《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91章 醉酒

坐在沧海居的包间里,江之寒和橙子干了一杯啤酒。

橙子的酒量不行,但喝酒很豪爽,现下里看来是已经不行了。

他的话比平时多了不少,“老大,你背着我,能翻过墙?”

江之寒说:“Kao,老子又不是神仙,大不了绕道去大门,背着你多走半个小时罢了。”

橙子说:“我就放心了……老大,你知道吗?我今晚太紧张了,踩了她两脚,把她的白皮鞋踩脏了……可是,她什么也没说。”

过了好一阵,他半趴在桌子上,说:“真是一个好女孩儿!”

江之寒附和道:“是呀,是个好女孩儿。”

橙子说:“老大”

江之寒:“你说”

橙子说:“我配的上她么?”

江之寒使劲捶了他一拳,“当然!你配的上任何人,知道吗?”

橙子迷迷糊糊的点头,“配的上她……”

又问:“你今天和她跳舞,她说了什么吗?”

江之寒心里咯噔了一下,恋爱中的人有时候好像会有特别的直觉。他低下头,看着眼前的茶杯,语气平静的说:“说什么?……没说什么特别的,嗯,说她上机编程准备的还不错……小怪这些天不是还手把手教她吗?她说……小怪很聪明,计算机比计算机系的人还厉害……”

没有人回答。抬起头,看见橙子已经沉睡过去。

江之寒看看沉睡中的橙子,轻声说:“加油吧,兄弟,当你还有这样的热情燃烧的时候,就使劲去烧,烧死了也没有关系……”

※※※

走出酒店的时候,江之寒还是扶着橙子的。三五分钟后,橙子的身子倾斜的角度越来越大,他不得已只好背起他。还好这个家伙不算重,背在身上也不比伍思宜重多少。

夜风吹过,天气愈发凉了。

十点半以后,侧门已经关了。平常大伙儿都是翻墙的,今天要背着一个家伙翻墙,江之寒的功夫还没有练到那一步,只好绕远走了大门。从大门南北向的中轴线往里走了不远,橙子在江之寒背上苏醒过来,小脑还不怎么好使,大脑已经开始运转了。

他含含糊糊的说:“去……去女生宿舍。”

江之寒说:“兄弟,女生宿舍还有一会儿就关门了。”

橙子斩钉截铁的命令道:“女生宿舍,出发!”

江之寒苦笑了一声,和喝醉酒的人讲理是愚蠢的行为。不过他有些担心,喝醉酒的家伙可是什么都干的出来,即使温厚内向如橙子,说不定也能折腾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行为,明早醒来还不后悔死?

终究,他还是拗不过那个喝了酒的人,背着他壮烈的向女生宿舍出发了。到了门口,正是关门前那十几二十分钟情侣道别的高峰。

树荫的阴影下,路灯照不到的角落,成双成对的男女或是拉着手,或是对视着,或是说着私密话,大胆些的在接吻,更变态些的喜欢把亲热的举动暴露在灯光下。

江之寒四处看了看,心里颇有些惊奇。女生宿舍下面这一块儿说不上大,那么多的人两两的站在一起,分享着空间,眼里好像没有第三个人,也算是爱情的魔力。时不时的,成队的或者单个的女生从情侣们中间目不斜视的走过,大概对这样的情景已经司空见惯,再也引不起她们任何观望的兴趣。

江之寒问背上的橙子,“兄弟,下一步还有什么指示?”,回答他的是一串含糊的音节。

江之寒叹口气,背着他折而向南,往自个儿的宿舍走去。

刚走出几十步,一阵冷风吹来,江之寒不由缩了缩脖子,背上的橙子似乎也被吹醒了,他大声说:“老大,停,停……停!”在深夜静寂的校园,声音远远的传开去。

江之寒瞥见不远处有一张石桌,便走过去,把他放下来,坐在桌子边的石椅上。这个地方正出在另一栋女生宿舍和研究生男生宿舍之间的树林,这个时候路上偶尔有两个人路过,已经很清静了。

橙子坐直了身子,舌头有些大,说话却很清晰。他说:“操,好想撒泡尿。”

江之寒说:“那就撒吧。”

橙子说:“好想就在这里撒。”不得不承认,酒是一种具有魔力的物质。

江之寒说:“那就在这里好了。”

橙子很开心的站起来,跌跌撞撞的走到一棵树旁。一会儿的功夫,洪亮的水声响起来,伴随着的是嘹亮的歌声:

周末午夜别徘徊

快到苹果乐园来

欢迎流浪的小孩

不要在一旁发呆

一起大声呼喊

向寂寞午夜说bye bye

江之寒有些心虚的四处看了看,还好,路上正好没人,但林子里似乎隐隐措措有好些人影。

转念一想,反正谁也不认识谁,就算把咱们当了疯子,又能怎样,管他呢?

橙子走回来,很开心的说:“爽到了……”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他不知道怎的,想到高中贴在教室后墙那个口号:人生难得几回搏?如果把它改一改,就贴切许多了:

人生难得几回痴!

人生难得几回狂!

橙子使劲吐出一口浊气,又回到喝酒时的那个问题,“老大,如果你不是我的朋友,客观的说,你觉得……我配得上她?”

江之寒正色说:“论家庭环境,论学习,论才干,论以后的前途,你哪点不如她?所差的不过是外貌,你不过中等,她在青大却是上等。可是对于男人来说,外貌并不是最重要的呀。”

橙子摸摸头发,说:“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她被这么多人所包围所宠爱,而我……不过是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所以……”

江之寒想了想,问道:“你想要的是什么,橙子?”

橙子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江之寒说:“如果你想要的,是书上写的,我们从小受教育的,那种人生第一次的全心全意投入的恋爱,喜欢她,不管其它。如果是那样的感情,就不存在你担心的那些问题。努力付出了,她接受不接受,也没什么后悔的。如果……你要更现实一些,想着怎么把她追到手,就需要更客观的来看这个事情。正如我们的CCS计划里规划的那样,要试着树立形象,要学会投其所好,要让自己更强大更耀眼。如果你契而不舍,成功的希望就会大几分。但这个事情从来都没有定论,是需要些运气和缘分的,实在是努力了但最后错过了,因为努力过,也不会有太多的后悔。”

江之寒看见橙子怔怔的出神,又补充说:“我一向认为,谁也不真比谁强多少。有些人也许帅一点,有些人可能嘴巴甜一点,有些人有钱一点,但如果这个世上大家追求的都是这个,你努力去做,也能做到的。橙子,谁都不比谁强,真的!就看你要的是什么。”

橙子反问他,“老大,那……你想要的感情是什么呢?”

江之寒摇摇头,深夜里忽然有一点倾诉的欲望。他说:“有时候,我想要的是你现在这样,傻傻的去喜欢一个人,一心为她好,看着她就像看天使,努力的保护她爱护她照顾她……但是,我做过一次这样的,短时间内好像再也打不起精神重复第二次。你走过这条路就会知道,距离太近,如果不加设防,伤害就会越深。投入越多,反噬就会越厉害。所以回想起来,有时候我觉得我想要另一种不同的关系:保持一点距离,不要隔的那么近,保持一点理智,不要那么傻傻的。兴许……只是找个伴儿,相互慰籍,填补空虚的岁月,那也是种不错的选择。”

也许是因为酒精的作用,橙子的八卦之魂开始燃烧,“那,你是在追那个校花吗?”

江之寒呵呵笑了笑,不置可否的说:“寂寞了,大家都需要个伴儿……有时候,不需要把事情搞的太复杂,不是吗?”

在他们身后的小树林林,有个女孩儿静静的坐在夜色里。托着下巴,仰着头,她璀璨的眸子里好像能看见天上繁星的影子。

※※※

舞会后的早晨,江之寒醒的很晚。被橙子折腾了一晚,难免有些倦怠。

起了床,看看表,正好是把早饭和中饭合成一顿的时间,便叫上橙子,去打了饭。吃过了,顺便去信箱取信。

又有一封是给自己的,却没有邮票。

江之寒拆开它,把叠着的信纸翻开,上面写着一行字:

即使是契约,也应该履行追求的义务,好吗?

江之寒低头笑了笑,把它叠起来,小心的放进裤兜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