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89章 两件荒谬事

留园是青大校内唯一的一个茶座。除了学校经营或者外包的食堂,还有几个小卖部,青大校内的饮食店非常的有限。江之寒推测起来,要有极其过硬的关系,大概才能拿到经营的许可证。

今天下午,江之寒提前十分钟去了留园。三点五十不算是最拥挤的时候,他运气好,拿到一个角落里的小包间,坐下来等吴茵。

吴茵踩着四点钟的时间出现,坐下来,开门见山的问:“找我有什么事?”

对于江之寒,吴茵一方面心里有几分感激他那天做出的帮助的姿态,另一方面却把他当作那伙人中的一个,是她极力想摆脱的不愉快的屈辱回忆。

和江之寒在校园里的偶遇,是完全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她并不想那天的事情被到处传扬,又搞不清楚江之寒的身份,也是她今天爽快赴约的原因之一。

江之寒不紧不慢的问:“要喝什么茶?”

吴茵看了他一眼,说:“菊花就好。”

菊花茶上上来,江之寒替吴茵倒了一小杯,给自己的也满上,喝了一口,说:“对了,我叫江之寒,你知道我的名字吧?今天请你出来,有两件事情。”

吴茵抬起头看着他。

江之寒往她身后看了看,拿出一个信封,说:“这是你应该分得的那一份。”把信封推过去。

吴茵迷惑的看了他一眼,用手拨开信封的口,里面是厚厚的一叠东西。她随便抽出一张,不由吸了口气,是张一百元的钞票。她又抽了几张出来,还是一样的东西。

吴茵忍不住呼了口气,她把钱放进去,把信封放到身前的桌子上,又回头看了看,好像要确定没有别人看到。吴茵问:“这……是什么意思?”

江之寒直视着她的眼睛,云淡风轻的说:“这是你该分的那一份。”

吴茵戒备的看着他,“我不明白。”

江之寒眨了眨眼,“我又不是傻子,不会平白无故的送你钱的。总之,这是属于你那份,收下就行了。”

吴茵冷冷的看着他,“这里有多少钱?”

江之寒说:“一万块。”

吴茵说:“你让我不问为什么,收你一万块钱?”

江之寒耸耸肩。

吴茵把信封推了过去,看见江之寒好像很有趣的打量着自己,她抿了抿嘴唇,说:“我确实很穷,也需要钱。但你看错了,我还没穷到无故收陌生人钱的地步。”说着话,站起身来。

江之寒说:“坐下吧,我给你讲讲为什么是你的钱。我也还没有钱到随便送人钱的地步。”盯着吴茵看了半晌,终于等到她坐回座位上。

江之寒说:“我不给你说的太详细,只是因为……我想你不愿意知道的这么详细。既然你坚持,我就说说吧……那天,有人提议说,要赌多少钱能让你脱了衣服唱首歌,谁猜的最准谁就赢得赌注。”

看见吴茵怒火燃烧起来的眼,江之寒淡淡的说:“我的答案是,多少钱都不能……所以,我赢了。”

吴茵怒极而笑,“你们这些有钱人,玩的好雅致的游戏。”

江之寒耸耸肩,“你这倒是冤枉我了,我那天不过是被人带去,第一次去那样的圈子,没想到遇到的倒是几个蛮龌龊的人。总之,七七八八算下来,我最后拿到手的是五万块。虽然我赢钱是因为我的眼光很准,不过你总算没辜负我的眼光,所以,你二我八,我觉得这是很公平的分红。”

吴茵定定的看着江之寒,“你今天……是来羞辱我的?”

江之寒很坦诚的说:“有这个必要吗?而且,你帮我赢钱了呢。我觉得你不是为了钱出卖自己的女生,很高兴我的判断是对的。你知道,我也算是做生意的人,我做生意的哲学是,要公平的和合作者分享利润,才会有长久持续的成功。我想,在这件事上,我们虽然没有事先预谋,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合作者。所以……这是你应得的那一份。”

吴茵看进男生的眼里,但除了平静和真诚,她看不出任何嘲笑的东西。她一时间有些困惑,判断不清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盯着江之寒看了良久,吴茵终于开口说:“你不觉得你今天找到我说出这番话,很荒谬吗?”

江之寒笑笑,“我不觉得呀。有些俗人大概不理解,我对你的期望稍微高那么一点点。”

吴茵长长出了口气,“你送我一万块钱,大概和你找我的第二件事情有关吧。”

江之寒叹口气,“我就害怕你这么想来着。你先收下,我们再来谈第二件事,和这个完全不相干的。”把信封推到吴茵身前。

吴茵冷冷的看了他好一阵,还是把信封拿起来,放进了自己怀里。

江之寒皱了皱眉,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启齿,主要是害怕你误会我给你这笔钱,是有什么图谋的。但不管你信与不信,一码是一码。第二件事,只是我一个提议,你不妨考虑一下。至于答不答应,完全由你做主。”

他停了一下,说:“虽然你不是为了金钱出卖自己的那种女生,但我看的出来,你确实需要钱。要不,那天下午,那个老头子捏你的手的时候,或者是提出奇怪要求的时候,你早就拂袖而走了。”不理会吴茵冰冷的眼神,江之寒又说:“而我呢,现在也急切的需要一样东西。我觉得,我们可以……互相帮助。”

江之寒看着吴茵,轻轻的说:“我需要一个女朋友。”

吴茵愣在那里好一阵,忽然笑起来,“你的女朋友是用钱买的么?”

江之寒说:“说女朋友,也许不算太贴切。不过是这样的,初到青州,我觉得挺寂寞的,想要有个伴儿。做我的女朋友,没有别的要求,就是一起聊聊天,去食堂吃吃饭,和朋友出去玩玩什么的。”

吴茵冷笑了声,“就这样?”

江之寒很坦然的说:“就这样就好了。”

吴茵带着几分讽刺的说:“就这样?那我在这份工作以外,是不是还可以有男朋友呢?”

江之寒说:“那当然不行。不过什么时候你喜欢上谁了,只要说一声,我们可以和和气气的终止合作。”

吴茵偏着头,看着江之寒,似乎有些不相信他能提出这样荒谬的要求。过了好一阵,她说:“你……长的也不算离谱,又这么有钱,不知道堂堂正正的去追一个女孩子?”

江之寒说:“这是问题所在。老实说,我不太有这个心情。而且,我不愿意违心的去说我多么的爱你,也害怕过了几天,又要哭哭啼啼的闹分手什么的。可是呢,我现在也很害怕寂寞,不喜欢一个人像孤魂野鬼的到处转悠。校园很美,天空很蓝,一个人坐在图书馆里,心情就更凄凉了。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吴茵垂下眼,又抬起来,“在你眼里,我就这么缺钱?”

江之寒摸摸鼻子,“也许,这个说法是有些不太寻常。但……我总觉得你不是一般的女孩儿,应该能够理解几分。如果你愿意的话,虽然只是契约,我想我们可以做到互相尊重,互相帮助。而你也可以不用担心出去打工,会碰到那些龌龊的人。即使到了合同终止那一天,也不会有太多负面的情绪,说不定能成为很好很好的朋友。”

吴茵有些不可置信的摇摇头,她实在搞不太清楚面前这个男生到底想要干什么:羞辱她?一个恶作剧?拿钱买她做女朋友?契约女朋友?或者,他是认真的???

过了好一阵,她问:“如果我不答应呢?”

江之寒笑了一声,“你不答应的话,我当然只有放弃呀,难不成还能强迫你?这可是新社会哟,不是有钱的地主劣绅横行的年代。”

吴茵看着一脸真诚的男生,觉得自己有些混乱了。她把怀里的信封拿出来,江之寒赶快站起身来,说:“都说了一码是一码,别纠缠不清的。你如果不愿意,就当我没说。”他向吴茵招了招手,说:“那我先走了……如果你改变主意的话,请随时联系我。”

“你等一会儿。”吴茵叫住江之寒,“有一点希望你明白,虽然我现在确实很需要钱,我不卖自己。”

江之寒看着她,很诚恳的说:“我不想你误会,但看来……这件事,其实它的核心不是钱,而是契约。契约,你明白吗?仔细想好,认真履行,客客气气的终止。互相尊重,但又不需要干涉对方私密的事情……”

吴茵说:“如果你今天不是来嘲笑我,或者恶作剧我的,那么让我告诉你,没有女朋友是靠合同签回来的。”

江之寒说:“我想要的其实很简单,一个聪明美丽的,知书达理的女伴儿,一段彼此尊重,明白责任义务的关系,终止的时候不需要拖泥带水。当然,如果这不是你想要的,我不会勉强。”

挥挥手,他说:“只想说,我是认真的,这不是一个恶意的玩笑……再见!”转身走出包厢,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一个呆呆的吴茵站在那里,久久的没有动一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