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87章 道歉【下】

小怪走进来,说:“老大,睹物思情呢!她的名字是不是叫芳芳小姐呢?”

江之寒抬头看了他一眼,把照片收起来,说:“芳芳小姐是来和我告别的,要开始她新的人生。”

小怪做出同情的神情,“老大,你也有被抛弃的一天!我为你感到悲哀。”

江之寒笑了笑,说:“所以呢,我也要开始新的感情了,这一次……要和以前有所不同。”

小怪转头对橙子说:“看到没?思春的不止你一个,老大也思春了。天啦!这是深秋好不好,冬天还没到,春天还很遥远。”

江之寒科普他说:“小怪,你知不知道,思春是正常的生理反应,男人二十四岁达到那种能力的最高峰,以后就走下坡路了。所以呀,你也跟着我们考虑考虑吧。”

小怪严肃的点头,说:“我已经有我的情人了。”

橙子惊讶的哦了一声。

小怪说:“她的名字叫街机。”引来三人一阵大笑。

江之寒取笑他说:“街机可以XX吗?”

小怪严肃的回答:“XX带来的不过是化学物质的释放和某种神经反射。科学的讲,是可以模拟的。”

吃了些热乎乎的东西,喝了几杯温好的黄酒,大家的谈兴愈发上来了。

江之寒问道:“橙子,今晚主要是想听听你的进展汇报的,这一弹指间,又有两三周了,可有什么新的进展?”

橙子摇摇头。

小怪嗤笑了一声,说:“老大,别信他的,他进展老大了。”

江之寒扬扬眉,“哦?说来听听。”

小怪说:“首先呢,高数课和计算机课的时候,舒兰课间休息和他说话了。从此以后,橙子在他们会计班,是老鼠过街,人人喊打。”

江之寒笑道:“这是一小步,也是一大步哦。”

小怪说:“大步还在后面呢!上前天,我和橙子一起去图书馆,在从二楼到三楼的楼梯上遇到了舒兰同学,她很主动的对我们家橙子说,你……好!”装出舒兰娇媚的声音,让江之寒掉了一身鸡皮疙瘩。

江之寒摸了摸下巴,说:“看小怪的神情,这还有下文!”

小怪一竖大拇指,“老大,你真乃神人也!话说昨天……舒兰和橙子讨论了你!”

江之寒扬了扬眉,“哦?越发有趣了嘛。”

小怪看了眼橙子,“你说还是我说?”

橙子翻了翻白眼,不说话。

小怪说:“沉默就是放弃权利。且听我说,舒兰同学说道,我亲爱的橙子……”

橙子使劲拍了一下他的背,小怪怪叫一声,说:“好了,我不亵渎你的女神了,说正经的吧。舒兰问橙子,你认识江之寒?我看到一次你们一起在食堂吃饭。橙子就说了,我们是一个寝室的。舒兰又问,哦?你们关系好吗?橙子就说了,我们是很好的朋友。舒兰又问,哦?他这样自以为是的人也可以成好朋友吗?”

小怪喝了口茶,清了清喉咙,说:“老大,面对女色的诱惑,我们橙子充分体现了美色不能淫的大丈夫本质,他高尚的没有跟着舒兰数落你,反而说,老大,就是江之寒了,其实人挺好的。说他自以为是,有时候大概是不熟悉造成的误会。”

江之寒和橙子碰了碰杯,说:“多谢了,不过……你的女神说的其实不无道理,我有时候是有些自以为是。”

小怪接口道:“所以嘛,好人总有好报。我们橙子说了实话,舒兰不仅没有怪他,反而说了一句话……”

江之寒急切的问:“是什么?”

小怪说:“你看,老大的好奇心都被调动起来了。舒兰她说呀……橙子,你还真是个好人。”

江之寒举起杯子,“这句话,我百分之百的同意。”

橙子看着江之寒,说:“舒兰……其实不像她看起来那么傲……人挺不错的。”

江之寒很诚恳的点点头,说:“我知道,我知道。”

※※※

三食堂楼上刚开了一家川菜馆,卖食堂那样的大锅菜,也卖点菜。小怪去吃了一次,说味道不错,比食堂好多了,价格也不算贵。

于是,今天下午便拉上江之寒和橙子一起来吃晚餐。三人之中,只有橙子是不怎么吃辣的江南人,但无奈他是好人,只好被两个坏人挟持委屈了。小怪告诉橙子,吃辣就像喝酒,吐呀吐就习惯了,然后能力就上去了。

一进门,发现生意实在是好,座位都坐满了,小怪懊恼的说:“看来只能买外卖了。”

江之寒看着橙子看着别处不说话,顺着他的眼光看去,在角落的地方,舒兰和汤晴坐在一起。

都说有情人的眼睛多远都能发现对方,看来倒不是虚言。

这时候,小怪也注意到了,他说:“舒兰!……还有那个经常和她在一起的胖胖的女孩子。”

橙子补充说:“汤晴是老大的同学。”

江之寒拍拍他的肩,“敌情了解的不错,橙子。”想了想,又说:“别人的面子不给,橙子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在两人有些惊愕的目光中,率先往里走,走了几步,回头招呼他们,“不是缺桌子吗?厚着脸皮去挤一个呀。”

走到近前,一眼扫去,两人点的菜才上了一个,刚刚开吃。

江之寒微笑着问:“不好意思,桌子满了,能挤一下吗?”

舒兰看他一眼,垂下眼不说话。

汤晴抬头看着江之寒,眼里画个问号。

江之寒微微点头,意思是我是善意的。

汤晴看了眼他身后的橙子,相信了他的话,不冷不热的说:“坐吧。”

江之寒去里面找伙计拿了张椅子,挤一挤,三个人坐下来,却没人说话,场面略微有些尴尬。

江之寒眼角余光扫过,橙子双手端端正正的放在膝盖上,一动也不动,身子有些僵硬。

他也不在意,叫来伙计,和小怪商量了两句,点了三菜一汤,又问能不能要几杯茶,伙计很牛X的说,一次性杯子在那里,茶壶在那里,要倒自己来。

江之寒心里感叹了声这里的服务品质,站起身来,去拿了五个一次性杯子,又端来茶壶,一一满上,然后给每人面前放了一杯。

舒兰抬头看了看他,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江之寒迎上她的目光,说:“舒兰……这杯茶是向你道歉的。”说着,把茶一饮而尽。

舒兰垂下眼,不说话。

橙子有些紧张的,眼光在两人间交替停留。

江之寒放下茶杯,说:“舞会那天,我说了那首歪诗,虽然本意真不是讽刺你的,但确实很莫名其妙。后来说的那些话,也是很小气很无聊。”

汤晴递过来一个有些惊讶的目光。

江之寒继续说:“我这个人呢,有些自以为是,有时候兴致来了,也不管别人的感受,想说什么就说出口。这一次,没想到造成你这么大的困扰,我真是很抱歉。”

舒兰依旧低着头不说话。

江之寒清了清喉咙,说:“后来传出些离谱的话,我想辟谣,却知道越描越黑,所以,我确实很抱歉。按理说,大家报道第一天就遇到,应该是不错的缘分来着,没想到……不过主席不是说过吗?要允许同志犯错误嘛,犯一次不要就定性成坏人,要看他该不改正,要听其言而观其行嘛。”

在桌子底下,汤晴轻轻捏了捏舒兰的手。

舒兰抬起头,冷冷的说:“我呢,既不会跳舞,也不会说话,不像某些人,什么都来得,一套一套的。”

江之寒很谦卑的笑了笑,“你要理解,当那么一个舞会,有些人坐在角落里,没有一次跳舞的机会,而另外一些人总被人围绕,那些角落里的人心里难免会有些嫉妒的情绪,会说出些PH值很低的话。”

舒兰脸色僵了僵,大概没料到江之寒的姿态如此的低。她轻轻哼了一声,说:“虚伪。”转头对橙子说:“有一个自以为了不起又虚伪的同屋,你可是要倍加小心了。”

橙子憋红了脸,不知道怎么作答。

江之寒不以为意,看着舒兰的眼睛,诚恳的说:“不管你怎么想,我确实是真诚的来道歉的。不过……就不要影响大家的食欲了”,指了指正端上来的菜,说:“来,开吃了。”

这顿饭,吃的很有趣。

橙子一直是紧张的,不愿意看到任何不和谐的事情发生。小怪一直是幸灾乐祸的,极度企望着有什么言语的交锋。汤晴是疑惑的,目光不时扫过江之寒。舒兰是沉默的,只顾吃饭吃菜,很偶尔的和汤晴或者橙子说上一句话。

江之寒是洒脱的,他吃的最欢,还和小怪就菜的味道和做法进行了长时间的技术讨论,顺便向在座各位介绍一番。

末了,大家各付各的帐,江之寒三人是橙子抢着付的钱。

舒兰站起身来,丢下一句,“江之寒,你的脸皮真是很厚。”

江之寒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摇头说:“哎,真的……我两年前不是这样的。”

回到寝室,橙子看着坐在对面的江之寒,目光里有很多感激。江之寒摆摆手,说:“我今天也不算说违心的话,那件事,回头看,还是我太小气了。”

小怪在旁边说:“老大,你今天赔礼道歉,看来效果并不怎的。”

江之寒无所谓的说:“我也不是要怎的,对一个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的,形成了就改变不了。我只是不想成为横梗在我们橙子前进途中的障碍物而已。不是我背后说她坏话啊,橙子,舒兰也许是个很好的女生,但在青大被太多的人捧在手里,傲气娇气难免重了些。今天呢,我的面子是给她了,她即使不接受,感觉总会好些。”叹了口气,拍拍桌子,说:“努力吧,兄弟,虽然你的竞争未免太多了些。”

橙子有些局促的说:“其实……我也不是要怎样。”

江之寒拍拍桌子,叹道:“我知道,我知道……”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