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83章 爱情顾问【下】

橙子咬了咬嘴唇,说:“其实……我也没想过要怎样,能在高数课的时候,或者计算机课的时候看看就挺好。我和你说这件事,就是想找个人说说。而且……我看了这么几个星期,觉得她虽然被很多人奉承着包围着,人却是不错的,对谁都很有礼貌也很客气,所以心里想,也许你们中间有些误会。”

江之寒很奇怪的有些激动,就像好不容易发现了一件可以刺激他肾上腺激素分泌的事情,一件和朋友相关的甜蜜而美好的事情,不容把它错过。

江之寒对橙子说:“暗恋虽然听上去浪漫,但进攻才是王道呀,兄弟。”他正色说道:“你说的没错,咱们若论身高相貌,不过是普普通通的。可是,男人和女人不一样,外表只要不太离谱,并不是最重要的。如果你说的是一见钟情,也许相貌是必须的。咱们要的不是那个,所以相貌就不那么重要了。”

江之寒仔细的分析给橙子听,“既然不能一见钟情,就只能指望日久生情了。其他的,要说什么英雄救美,这太平盛世,也没有机会不是?说到日久生情,首先一条,你必须走进她的生活。光是一起上两门课,一学期也说不了十句话,你和她说过话吗?”

橙子摇头。

江之寒说:“所以嘛,万事开头难。就像你说的那样,她被很多人包围着,你又和她不是一个专业的,要想靠近她,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但是……只要你有决心有计划,也不是那么难的一件事情。走进她的生活,有两种方式。一呢,就是突然跳到面前,哈喽,我是某某某,我喜欢你。以舒兰现在受欢迎的情势,情书收了至少有好几打了吧,要脸的师兄们去当面表白的应该有不少了吧。以我看,这招多半不管用,还会断了你的后路。她还来不及了解你,就本能的想拒绝,以后见着,第一反应就是要退避三舍,免得被你纠缠上。这二呢,就是要想办法慢慢的接近她,不要太急,不要太直接的直奔主题,不要一早就把她吓跑了。等她想跑的时候,你已经撒下了网,布好了线,就不那么容易让她跑掉了。认识她身边的人,了解她的喜好,知道她的作息行踪,然后再慢慢的找机会和她找到共同点。先不妨认识一下,然后成为一般的朋友,再然后让她慢慢发现你的优点,再徐徐图之。”

橙子有些迷茫的问:“我……有什么特别的优点?”

江之寒说:“很多呀,天资聪颖,待人真诚,朋友众多,啊,还有……很喜欢很喜欢她,比别的男生更持久更深厚。”

橙子说:“我应该不会是最喜欢她的吧。”

江之寒摆摆手,“就当自己是了。回到我们的正题,这些呢,都是些基本的原则框架,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很难的,需要耐心,需要恒心,有时候还需要厚脸皮。先说说怎么接近她,你有什么想法?”

橙子摇摇头,“没想过这么具体的事。”

江之寒说:“说简单点,就是两方面,她做的事,她交往的人。大一新生,最经常做的事是什么?无非是上课,吃饭,晚自修,再加上她的业余还好。最接近的人是谁?八成就是同寝室的,同班的,和同乡。这些都是可以入手的机会呀。譬如说,除了和她一起上的两节课,有没有别的机会呢?她选修的是哪门课?赶快去选上。她经常去哪里上晚自修,八教还是五教,有没有固定的教室,赶快去找出来。她最好的朋友是哪几个?有没有可能迂回认识一下?然后呢,争取能定时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更多的了解她的喜好性情,给她留下好的印象。第一次出门读书,父母不在身边,谁都会有孤单寂寞的时候。我告诉你,越漂亮的女生,有时候反而越容易寂寞,因为被同性嫉妒,在异性面前又要保持矜持。所以呢,你就有机会展现你的温柔,填补她的空虚,在她某些精神特别虚弱的时候,趁虚而入,占领她的芳心。”

江之寒语重心长的拍拍橙子的肩膀,“橙子,这可是一个大工程,你要有吃苦耐劳的准备呀。”

橙子看了江之寒半晌,叹道:“老大,我怎么觉得要是你看上了哪个女生,她一定逃不出你的魔爪呢?”

江之寒叹口气,“你别夸我,就是到了我手上的我也让她跑掉了。先不说这个,你好好想想,有什么可以着手的地方?”

橙子说:“倒是有一个,我们……是老乡。”

江之寒使劲拍了他一下,“你这家伙,耍我是吧?这么好的消息,一直不说。你们不会是一个中学的吧?”

橙子说:“不是的,我是市一中的,我们市主要的两个重点就是一中和四中,在青大的人不少。她是向阳中学的,考到青大的同学应该没有那么多。我们系王磊也是向阳的,我是听他说的。”

江之寒眼珠子转了转,“同乡?……要不这样,你出面来组织个同乡会如何?”

橙子说:“我吗?”

江之寒说:“等等……就组织一个9X级的同乡会,只限大一的人参加,免得被人横插一杠。欧阳……就是欧阳老师对我说,青大有句老话,防火防盗防师兄,这师兄,是一定不能让他们插进来的。”

江之寒站起来,兴奋的说:“就这么定了,搞个大一萍湘同乡会,组织人橙子。不是马上就到国庆了吗?第一个活动就可以组织在国庆节搞。”

橙子说:“可是,就算我搞了这样一个同乡会,她也不一定会参加呀。”

江之寒说:“再说一遍,这关键四个字,就叫徐徐图之。即使她暂时不参加,你把网撒出去了,至少可以多认识些向阳中学的人吧,了解一下她的过去和喜好吧,这些可都是顶顶有用的信息和人脉呀。”推着橙子说,快回宿舍去。

橙子问:“干什么?”

江之寒说:“干什么!事不宜迟,还有三天就国庆了,当然是写一个召集启事,赶快在一食堂和二食堂前面的公告栏各贴上一份。”

※※※

小怪退后了两步,歪着头欣赏自己的作品,一个画在海报右上方的卡通人物。

江之寒竖起大拇指,夸道:“没得说,就为这个,来报名的女生至少多三成。”

小怪投桃报李,“老大,你的字和我的画真是珠联璧合呀。”歪着头又看了看,问江之寒:“还需要加点儿什么?”

在两人的身后,橙子撇撇嘴,这两个家伙兴致勃勃的研究着海报,早把他这个当事人抛在了九霄云外。

说起来,小怪和江之寒都是新生楼数得着的奇人。江之寒不用说了,就凭新生舞会和舒兰的冲突就已名声大振。这以后,关于他的传言非常的多,从进出接送的奔驰车到兜里揣着的高档手机,关于他是富家子弟的传闻甚嚣尘上。小怪虽然名气不如江之寒,也是一个开学第二周就敢逃课,一个月不到就在校外游戏厅挣出赫赫名声的奇人。

让橙子有些奇怪的是,两个人好像都不是对男女之情很有兴致的那一种。江之寒面对经管学院第一美女都不假辞色,而小怪呢,自从开学,每个星期都能收到以前高中女生的来信,其中一位每次都是两三页纸,另一位每次都会附上最新的玉照。江之寒和橙子欣赏过以后,公认论姿色在青大也是中上以上的水准,但小怪虽然每次都回信,但从不超过3行,花的时间从不超过5分钟。江之寒对此评价说,这比不回信还要可恶。

这样两位似乎对女生不那么感冒的家伙,在橙子追舒兰这件事上却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热心。组织同乡会的主意是江之寒出的,去游戏厅把小怪拉回来配图也是他的主意。一向对游戏痴迷的小怪不但毫无怨言,还兴致勃勃的参与了整个计划,提供了全方位的建议。橙子有时候真想钻进这两个家伙的脑子里,看看他们想的到底是什么。

小怪看了看海报,补充说:“老大,这个联系电话太不方便,每次都要到宿舍下面传达室去接,要是漏掉了舒兰的电话可是划不来,不如你把你的手机也贡献出来吧。”

江之寒很豪爽的说:“没问题。”想想舒兰和自己不对眼,说:“这样吧,再留一个手机号,联系人就写……小魏。”用的是小怪的姓。

江之寒回头看了看橙子,似乎终于想到这位才是正主儿,问:“橙子,你还有什么意见?”

橙子撇了撇嘴,心里想,你们两位都霸王上好了弓,我不从也得从呀。

※※※

江之寒早练完了,又在校园里逛游了一圈,才回到寝室。看看表,刚好早上八点半。因为是国庆的假日,很多人还蒙着被子在睡大觉。

一推开门,看见小怪和橙子对着桌子坐着,寝室其它几位回家的回家,出游的出游,都消失不见了。

江之寒惊讶道:“小怪,你今天起的可早?”即使是上课的日子,这家伙也少于十点钟以前起床的。

小怪托着下巴,叹息了一回,“睡不着呀。想着明天下午就要活动了,橙子的梦中情人还没有来电话,我就为他心忧。”

自从海报贴出去以后,反响还是很好的。才进大学的时候,同乡会这样的活动很多人还颇有兴趣,毕竟背井离乡来到大学的校园算是生命中的第一次。接连几天晚上,橙子不停的被守门老头叫下去接电话,大家都说他是这几天的“红姑娘”,下去接客接的最多。顺带的,江之寒也帮忙接了好几个打到手机上的电话。据橙子说,现在报名入会的一共有十二个男生,三个女生,加上他自己有十六个人。国庆节的第一次活动,应该至少会有十来个人到场。

但舒兰的电话迟迟没有来。

小怪一度和江之寒,橙子仔细分析了种种的可能。第一,舒兰去一食堂或二食堂吃饭吗?按理说,隔女生宿舍最近的就是这两个食堂,没道理她会舍近求远的。第二,她即使去食堂,有看海报栏的习惯吗?如果从来都不瞄一眼,就算广告做的再大再醒目,岂不是一场白用功?按小怪的说法,他这两天每天吃饭的时候,都巡视了一圈,保证招新的启事没有被后面的广告遮挡住。

江之寒提议说:“既然起来了,一起去吃早饭吧。”

小怪站起身来,对橙子说:“橙子,不如这样,你今天中午呢,请我和老大一人半斤卤牛肉。心诚则灵,说不定舒兰的电话就来了。”

橙子笑了笑,很厚道的说:“你们俩跑前跑后,帮这么多忙。就算没有她的电话,也应该请你们呀。”

小怪竖起拇指,夸道:“橙子,厚道人啊,厚道人有好报啊。我看不如这样,如果舒兰入会了,你请我和老大每人一次夜宵,一斤卤牛肉。如果她答应和你单独出去看电影逛公园什么的,一个星期卤牛肉,三次夜宵。如果答应你做你的女朋友,靠,一个月卤牛肉,十次夜宵。”

江之寒摇了摇头,二食堂的卤牛肉和沧海居的夜宵是小怪最崇高的理想,他笑道:“要是生了孩儿呢?”

小怪怪叫一声,“那怎么也得一年卤牛肉,瓦塞。”

话音刚落,江之寒放在床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拿起来喂了一声,递给对面的橙子,用唇语无声的说,好像是舒兰。

橙子接过手机,手有点抖,话音也有点抖。

小怪把头凑过去,两只手使劲的搓着,一副很紧张的样子。终于等到橙子放下电话,他很急切的问道:“搞定了?要来吗?是舒兰吗?”

橙子微微点头。

小怪怪叫一声,说:“卤牛肉,我们来了!”

江之寒看了眼橙子,除了相对苦笑,两人很难有别的表情。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