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82章 爱情顾问【上】

下午下了宏观经济课,江之寒在第八教学楼门口遇到刚下了高数课的橙子,便和他结伴往回走。

离国庆节的周末还有三天,大学开学已经快一个月了。

总的来说,对于大学校园和大学生活那些曾经的美好的向往,这一个月在江之寒这里大大的打了折扣。不能说他不喜欢青大,美丽的校园给他一种熟悉又亲切的感觉,在图书馆里或者尼姑山上他也尽情的享受着新生活的充实和自在。但也许是期望值莫名的设的有点高,在青大的第一个月,江之寒总觉得有些想要抓到的东西没有抓到。

无意识的,江之寒有些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的同学,包括一个寝室的和一个系的新生。在他眼里,胖子小马猴子这帮家伙比自己中学遇到的同伴还要幼稚,是只会读书不懂人情世故的小孩儿。但上个周末在私人别墅的经历,又让江之寒觉得自己另一只脚踏足的那个世界,虽然一点都不幼稚,其实也无趣肮脏。

和Andrew谈话以后,江之寒回到学校还在想那个问题:拼命的挣钱,到底最终是为了去哪里?难道是为了进入那样一个“精英”或者“命运决定者”的圈子?他虽然相信不是所有的成功人士都是那样的嘴脸,但反省起来,他为自己的另一面生活,自己引以为豪的成熟,难免有几分自我怀疑拥有那样的生活就一定比在寝室里为了一包方便面开心的那些幼稚的家伙更美好?

也许拜这样的自我怀疑所赐,江之寒这个星期呆在寝室的时间多了些,下了课没事就抓着橙子到处乱逛,买些小吃去黄龙溪边坐一坐,骑着车去有青州大学的后花园之称的紫竹公园逛逛,晚上去简陋的街边录像厅看香港枪战片,十二点过了还放了一部乳房一闪即逝的三级片,然后翻墙回寝室睡觉。

江之寒在寝室的室友中和橙子一见如故,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橙子这个人看起来很诚恳,而且性子比较平和。他家乡附近是以经商出名的,大家都说那边的人比较精明会算计,但橙子却是个比较直爽讲义气的家伙,让江之寒觉得更像家乡中州长大的人。

走在校园的路上,江之寒随意的问橙子,为什么每天下午回寝室从来都看不到小怪,难道他在教八或者教五自修?

橙子笑了笑,说下午要找小怪,只可能在一个地方,便领着江之寒出了侧门,去隔着黄龙溪的校外一条街,名字叫做龙泉街。

龙泉街是青大学生打发课余时间最方便的地方,所以这里就像一个迷你的小城市,从小餐馆到录像厅,从卡拉Ok厅到租书屋,从台球室到游戏厅,从打印室到百货超市,从银行到邮局,可以说应有尽有。

橙子带江之寒去的是侧门斜对门的游戏厅,是这条街上两个游戏厅之一。走进门,橙子熟门熟路的带着江之寒掀开布帘,进了里间。在靠墙的一个角落里,有三五个人围在一台街机前面,时不时发出惊叹的声音。

有个人忽然大叫一声,这个动作太帅了!

另一个人附和道,手真TMD快!

江之寒跟着橙子走近了,只见在人群的中央,小怪正背对着他们,全神贯注的操作者。他微微躬着背,从侧面看,可以看见屏幕上的关羽同学正把敌人的最后一滴血一刀劈掉,引来一两声喝彩。

江之寒和橙子在小怪身后站了十几分钟,他也完全没有发觉。橙子上去打了个招呼,小怪偏头看了他半秒钟,嘴里说了句来了,又回到他的游戏世界里去了。

江之寒拍了拍橙子的背,眼睛示意了一下,两人也没同小怪打招呼,便走出来。从阴暗的游戏厅走出来,阳光一照,显得特别刺眼。江之寒不由眯了眯眼,好像走出了一个世界,走进了另一个。

江之寒问橙子:“你打的多吗?”

橙子说:“高三的暑假打街机还挺上瘾的,不过和小怪没法比。和他一起玩了几次,倒是没什么兴趣了。和他一比,实在是太逊了。这家伙……是天才!”

橙子问江之寒:“你不喜欢?”

江之寒偏头想了想,说:“还真没打过几次,都说不上喜欢不喜欢。”

橙子说:“你……好像很多事情要处理的样子。”

江之寒说:“是呀,是有不少杂事。”

两人从后门进了校园,橙子说:“现在吃晚饭,太早了些吧?”

江之寒看看表,才四点四十,便提议道:“买些小吃去河边坐坐?”

橙子很高兴的答应了,两个人去小卖部买了两杯可乐,又买了江之寒喜欢吃的牛肉干和橙子喜欢吃的鱿鱼丝,拿着东西找了个空的石椅坐下来。

江之寒喝了一大口可乐,左右看看,小声笑道:“两边都是鸳鸯,就我们是俩大老爷们儿。”

橙子喝了口可乐,有些欲言又止的样子。

江之寒很快看出来,但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看河边的垂柳和河对面的街景。

终于,橙子有些结巴的问道:“老大,你……和……舒……兰之间真的像他们说……说的那样?”

橙子是会计班的,和江之寒的经济班,舒兰的管理系同属经管学院。管理系有些大课是和江之寒他们一起上的,有些大课则是和橙子他们一起上的,譬如高数。

江之寒笑了笑,“他们说的是怎样?”

橙子有些小心翼翼的说:“他们说……她喜欢你,你不喜欢她。”

江之寒哑然失笑,“Kao,现在怎么越传越邪乎了?上个星期我听到的版本不是说她请我跳舞,被我拒绝了吗?现在就成了喜欢啦?”

橙子转开目光,说:“因为没有人辟谣嘛。”

江之寒说:“那你来当我的发言人,替我辟辟谣好了。”

橙子转回头来,坚持问:“那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江之寒和橙子这些天已经很熟悉了,对他的脾气也渐渐了解。基本上来说,他不算是那种喜欢刨根问底的家伙。

江之寒心中一动,仔细看了看他的神色,心里大概有些数,嘴上说:“其实事情很简单,那天我看到有两个想请她跳舞的家伙很好笑,便顺口开了个玩笑,本来是没什么恶意的,结果她就发了脾气。我呢,反唇相讥了一下,让她有些下不了台,所以就吵了两句。”

橙子说:“你……看不惯她?”

江之寒挠挠头发,说:“其实也不是啦……我这个人,老实和你说,现在有时候大概是刻薄了些,有时候想到什么就忍不住出口讽刺人家两句。”

橙子说:“这样啊……”

江之寒看了他一眼,忽然问:“喜欢她?”

橙子下意识的摇摇头,张了张嘴,没有说话。

江之寒打了他一拳,说:“Kao,咱们俩谁跟谁呀,有什么不能说的?”

橙子迎向江之寒的目光,那里面看不见嘲笑,有的只是真诚和关心。他搓搓手,承认道:“是啊。”

江之寒问:“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橙子有些的扭捏说:“我也不知道……大概是第一节高数课吧。”

江之寒捶他一拳,“Kao,难得,原来是一见钟情。”

过了开头,就如同翻过了一座山,接下来是一马平川。橙子看着水面,像是在回忆往事,虽然那不过是几周前的事。

他说:“我那天恰巧坐在第三排,她们女生一字排开坐在第二排,她就在我侧前方。下午的太阳照进来,有些懒洋洋的催眠,阳光照在她脸上,好像在上面镀了一层膜,让她显得更加的晶莹剔透。你只道,这些课中间我是最不喜欢高数的。但那天下午,我就想着,要是下课铃永远不响该有多好!”

江之寒微笑道:“以后每节课你都坐第三排?”

橙子摇了摇头,“没有,那样的话,让人看出什么,不太好吧。”

江之寒看着身边的朋友,他眼光落在黄龙溪上,却仿佛投在远处。从侧面看,橙子平凡的脸显出几分平常不见的刚毅,但他的表情却很柔和,仿佛是午后刚刚喝了一杯茶,听了一支动人的乐曲。

江之寒只觉得有些尘封的往事似乎被那种神态唤醒,他伸出手,揽过橙子的肩膀,说:“兄弟,你的心情,我……能理解。”

橙子偏头看过来。

江之寒慢慢的说:“是不是觉得,有她在的地方,哪怕四周是灰墙,是灰尘,是无聊的人群,也是这个世上最愿意呆的地方?”

橙子笑了笑,是认可的笑。

江之寒忽然站起来,动作很大很猛的,吓了橙子一跳。他问:“怎么了?”

江之寒比了个很有力的手势,说:“心动不如行动,既然这么喜欢了,就要有所作为!”声音有些大,两旁的两对情侣都扭过头来看。

橙子有三分感激三分好笑的把江之寒拉回椅子上来,说:“老大,你比我还激动啊!”停了一会儿,又说:“我……又不高又不帅,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她……可是被所有人都包围起来的那个,凭什么喜欢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