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79章 赌约【上】

周五的中午,江之寒接到Andrew的电话,找了身衣服穿好。看到他在门口的试衣镜前整理衣服,橙子玩笑道:“是要去见哪个妹妹?”

江之寒笑了笑,“妹妹不知道有没有,老男人应该是有不少的。”

Andrew的姨父老家就在青州,在这里有不少商界的盘根错节的关系。这一次,他国庆节前造访青州,江之寒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情。Andrew打电话说有个很小型的商界朋友的酒会,让他去混个熟脸。江之寒心想,去看看,认识几个人,长长经验总是有利无害的。

走到一楼,正碰到寝室里涌出一群人,是国贸系的在男生寝室开班会。江之寒眉头皱了皱,舒兰现在看到他总是一脸恨不得剐了他的模样,顺带着她在系里学院里的很多仰慕者都对江之寒颇有敌意。

江之寒停下步子,让前面堵着走廊的人群先走,有几个男生回头来看他,看完了,转过去的时候还会从鼻子里冷哼一声,作出副不屑一顾的表情。

江之寒嘴角动了动,觉得这些小公鸡一般的男生很是有趣。他等到人散的差不多了,才慢慢的走出宿舍楼。

宿舍楼的门前停着一辆黑色的大奔,有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站在车边。大学生们虽然没有素质低到围观大奔,还是有不少人不停的回头张望。

中年男子向江之寒走过来,说:“江先生,请。”陪着他走近车,伸手替他拉开车门。

江之寒微微点头致谢,弯腰钻进车里,Andrew坐在后座上。

江之寒笑道:“不好意思,又劳驾您跑一趟。”

Andrew指了指车前方,说:“我来接你是顺路,你不必感谢我。今天是来青大考察考察的。”拍拍江之寒的肩膀,“看起来你们学校的女生质量堪忧啊……对了,刚才看到个靓的,你上车前盯着这边看呢,你认识?”指指前方舒兰的背影,很无聊的对司机说:“朝那边开开,我还没近处看个仔细呢。”

江之寒笑了笑,“那个呀,是个冤家对头。”

Andrew拍了下大腿,“有戏,说明有戏。没有爱,哪来恨啦?我听望山说你好像和姓伍的姑娘掰了。正好,改明儿有空了带你出去物色物色。你们青大是没戏了,青州医大和教育学院应该还有些希望。”说起大学里的女生资源,冯承恩那是一个了如指掌。

车缓缓的开过舒兰身边,她扭头看过来,却看不进镀了膜的车窗。

Andrew仔细品味了一番,说:“嗯,不错,我打75分,很不错了。”打个响指,车平稳的加速,很快把舒兰抛在身后。

后视镜里,舒兰身边的一个男生呸了一声,说:“最讨厌这些家里有钱就自以为了不起的二世主了。”

要是江之寒听到,一定会觉得很冤枉。他倒是不抗拒作Andrew这样的二世主,可惜没有那个命,钱还得靠自己一分一分,辛辛苦苦的挣。

江之寒手里拿着个酒杯,脸上挂着丝笑容,和身边这位叫沈永城的三十几岁的男子说着话。

今天这个酒会是西式的自助餐,来的人很少,不过十来个。

虽然冯承恩很少和江之寒谈起过家里的事,但冯家是他们那里著名的财团,又有几个在娱乐界八卦界鼎鼎大名的花花公子,正迎合了媒体的胃口。若单论名声,几个经济实力更强的家族也是大大不如。江之寒自从和他搭上线以后,叫人收集了所有能找到的冯家的资料,从头到尾浏览过一遍,对他们家族的一些情况算是大致有个了解。

冯承恩的姨父姓沈,领导的九江实业也是颇有名气的上市公司,可以算作冯系财团的一个旁支。顾望山曾经提起过,冯承恩说他姨父沈家曾经是江南一带有名的豪门,虽然受到了冲击,这十年来也算慢慢恢复了些元气。因为家族的关系,沈先生的九江实业是最早进入大陆的上市公司之一,在江南和岭南都有不小的投资。

今天的主人就是一位胖胖的,笑容很温煦的,看起来大概五十出头的沈先生,名字叫沈佑嘉。另外还有两位姓沈的,包括正和江之寒说话的这位沈永城。江之寒琢磨起来,这几位大概就是冯承恩姨父的亲族。

江之寒只曾经在电视小说里看到所谓豪门的概念,心里倒是有几分好奇,所谓百年豪门是个啥样子。今天随着冯承恩的小车过来,他也算有了点初步的概念。沈家招待人的地方是他们自己的一栋别墅,就座落在翠湖旁边的静山半山腰。在静山上看翠湖日落据说是绝佳的风景,上个周末的时候江之寒一个人骑着车,抱着很罗曼蒂克的心思,绕着翠湖一圈,恰好在今天路过的这条岔路,他寻思着要骑到山顶去。没想到,走了一公里不到,就看到铁门和警卫,乖乖的掉头走了。回去问当地的猴子,被告知说那里是宁州军区青州干休所,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去的。

而今天,他们的车走的正是前几天江之寒骑车走的那条路。到了铁门处,警卫看了看车上的通行证,便举手放行了。江之寒很疑惑的问说,这里不是军区干休所吗。司机回答他说,前面的路往左就是去干休所,往右去的便是一片私人别墅区。冯承恩在旁边补充说,以前沈家被没收的房产,这几年好像又还回来了。

参加酒会的人,除了冯承恩和他带来的江之寒,主人沈家的三位,还有五位。那个谢了顶的老头子,姓郭,很显然是个重要的人物。除了对冯承恩还算客气,江之寒总觉得他看其他人都很有些居高临下的样子。他也是这个聚会的中心之一,身边总是被人围绕着。

另外两个引起江之寒兴趣的,一个是带着无框眼镜的三十几岁男子,很有些儒雅的风度。听人介绍,他还果然是搞学术的,青州大学政治经济学的正牌教授。另外一位,是个脸上总挂着无比温暖笑容的中年人,有些矮瘦。江之寒和冯承恩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他在给冯承恩一一介绍每个人的名字来历,好像和所有人都很熟识的样子。

冯承恩介绍江之寒的时候,说的颇有些模糊,说他是自己的朋友,家里是经商的。有人问起江之寒家是做什么生意的,冯承恩替他回答说,他家做的生意覆盖面很广,从零售业,到饮食,金融,还有房地产都有涉猎。江之寒瞟了冯承恩一眼,看他眼里好像有几分促狭的味道,自己也觉得有些好笑。听他这么一介绍,自己还真有些大财团二世主的味道。

冯承恩特别介绍沈永城给江之寒认识,说他是商界的青年才俊,比自己强多了。而且,他还是在青州一带从事房地产开发的,应该有很多经验让江之寒好好学习借鉴。江之寒和沈永城大概聊起他的校园商业开发,沈永城说道,这个事情听Andrew提起过,他自己也觉得很有前途。两人站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些生意上的事情。

在离他们十几步的地方,江之寒一扫眼,看到郭先生把冯承恩拉到一个角落里,似乎压低了声音在说什么。他好奇心一起,便竖起耳朵,一边和沈永城说着话,一边企图穿过房间里的噪声,听听他们在说些什么。

断断续续的,江之寒听到郭先生说,“姓顾的……父亲高升了……这也许还只是个跳板……京城……顾家在军界的关系……长期投资,长期投资啊……”

江之寒抿了口酒,心里想,顾司令要高升了?姓郭的怎么又知道小顾和Andrew的关系?他们看起来关系还算紧密?

※※※

冯承恩从服务员的托盘里新拿了一杯酒,施施然的走过来。江之寒正一个人站在落地玻璃的后面,看静山这片别墅区的风景。

冯承恩摇摇头,一脸痛苦的模样,“太无聊了……”

江之寒笑道:“我见你讲的很开心。”

冯承恩说:“没办法,应酬总是要有的。怎么样?和永城谈的如何?”

江之寒说:“不错,以后有机会还要多向他请教。”

冯承恩点头说:“今天就是混个脸熟。认识了,以后有什么事再好好谈。”正说着话,那个矮瘦的姓房的中年人又过来打声招呼,说了个笑话。

待他走开,江之寒问冯承恩,“这位房先生,好像人面很广嘛,每个人的情况都很清楚。”

冯承恩撇撇嘴,“他就是干这个的。”

江之寒疑惑道:“干什么的?”

冯承恩轻声说:“拉皮条的……说的稍微好听点,掮客一个。”

看到江之寒发愣,冯承恩笑起来,“对了,刚听到个好消息。小顾他爸可能要高升了,绝对内部消息哦。”

江之寒心里一动,冯承恩好像真的很相信自己的样子。他问:“哦?什么职位?”

冯承恩说:“听说是宁州军区副参谋长,就是今年的事了,看什么时候宣布……所以呀,你们俩还是有缘,大学他大概也会到江南来混吧。”

喝了口酒,冯承恩又叹道:“是不是该散伙了,无聊死了。”

江之寒笑道:“不是有几个漂亮姑娘吗?”

冯承恩摇了摇头,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说:“喏……看到老郭那个小蜜了吧。论姿色,在这里算是唯一入的了眼的。但我遇到过好几回,早就倒胃口了。”眨眨眼,江之寒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

忽然间,冯承恩眼睛一亮,轻轻的吹了声口哨,“靓女哦!这个……至少八十五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