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78章 寝室那些事儿【下】

这个时间,山上已经偶尔能见路人。部分是和江之寒一样来晨练的,人不多,但都很彪悍的样子,通常赤着膊,大家见了会点头微笑,或出声招呼,然后错身而过,各奔前路。还有一小部分,是一大早就来山上约会的情侣,手挽着手,在晨光下相互注视着,抑或坐在某个大的岩石上眺望远处的风景,哪怕是相对无言也是甜蜜的享受。

尼姑山虽然不高,但延绵出去,和旁边的山接为一体,要是一直跑下去,可以翻到城市的西南角。

江之寒通常会选择四十分钟到一个小时的长跑,偶有兴致,譬如今天,完了以后,也会坐下来,平息一下呼吸,看一看脚下的校园和远处的城市。

进大学已经快三周了,除了飞回中州一趟去处理商业上的事,江之寒的生活和普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两样:去教室上课,去食堂吃饭,去图书馆看书,回寝室睡觉,简单,重复,但其中也不乏乐趣。

江之寒曾经对于大学的期待,有一部分是真的,有一部分并不如他想象。

譬如说,他曾经以为,大学的老师授课时会激情澎湃,不拘泥于课本,海阔天空,和学生很多的互动。其实不然,至少在他目前遇到的教师里,他还没有找到一个那样的。好像老师们还是像高中一样,拿着教材一板一眼的讲着,有的老师根本连互动都没有,下了课拍拍手就消失了,还不如高中老师来的亲切。

他也曾经想象过,大学的同学是所谓的天之骄子,应该各个风华正茂,谈吐不凡,或者风趣好玩。但他现在接触最多的,就是一个寝室的兄弟,的确有很好玩的譬如小怪,性格很好的譬如橙子,但小马猴子胖子这几位,江之寒观察了一阵,还远不如高中时认识的那些家伙,譬如顾望山温凝萃他们来的成熟。

江之寒自我反思,也许是自己把大学想的过于美好,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失落感。

刚进大一,他大多数的同学还没有摆脱高三的惯性,还是在努力的学习着,毕竟能考到重点大学里来的都是成绩优异学习刻苦的好孩子。下午一下课,以后所有的时间都是自由安排的,而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去图书馆或者教学楼自修。

江之寒有所不同,他这两周最享受的两件事,一件就是静静的坐在图书馆里看书,另一件就是在校园里四处闲逛,有时候他会拉上左畅,橙子,或者小怪,但更多的时候是只孤魂野鬼。

七中也算校园很大的中学,但还是没法和本科生加研究生有八千人出头的青大相提并论。

走在青大的校园里,一开始江之寒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作为一个路痴,他好像没有真的在里面迷过路。但这些天转悠的久了,他又觉得那不过是一种幻觉,这些地方自己一定是没有来过的。

江之寒坐在一块凸出的大的岩石上面,看见远处太阳慢慢升起,把阳光洒进郁郁葱葱,清洁美丽的校园,忽然想起高中的朋友们。

入学这几周,江之寒凭借他现在的交际本领,也认识了不少的人,有那么几个也开始一起吃饭游玩。但大学不同于中学,更重要的是,此时的江之寒不是彼时的江之寒。看他们的时候,江之寒的心里有时候不自觉的跳出一个念头,他们太小了。

而他自己呢,好像有一点点太老了,不确定是不是还有激情或者是欲望去找一个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像和以前的那些至交好友那样。和橙子小怪他们走在一起的时候,江之寒偶尔会想起楚明扬温凝萃倪裳顾望山他们。在高中的某个时刻,他一心想的是将来在这样一个更加自由的环境里和他们无所顾忌的出游同行,但时过境迁,好像那种急迫的心情不再在那里,不再那么急切的想要和人分享些什么。

江之寒呆呆的坐在山顶,山风吹过来,掠过还有汗迹的背部,有些微凉的感觉,他也丝毫没有察觉。

过去一年里,或者准确的说,过去几个月里,他高中最后两年里曾经和他最亲近的几个人,母亲,老爷子,倪裳,伍思宜,一个被他伤害离开了,像上次一样少有音讯,一个险些把他驱逐出门,自己厚着脸皮去见,被告知没有真正想通错误就不用来了;一个因为一次噩运,被命运所阻隔,现在相隔数百里,也少有联系;只有母亲永远会在那里,可以期待,即使曾经有过不满或是误会。

每每想到这些,江之寒总有些憋屈,甚至有时候感到不平。虽然师父对他说,你已经得到了很多,不应该一天到晚觉得谁欠着你一样。但对于江之寒来说,倪裳老爷子伍思宜们在他的心里比生意发展更加重要十倍,他虽然知道自己有做错的地方,总觉得这样的结局对他多少有些不怎么公平。

江之寒胡思乱想了很久,才拍拍屁股,站起来往山下走。今天头两节并没有课,也不用着急赶路。走到半山腰的时候,右手边的小树林里忽然传出一声压抑着的女子的娇吟。声音很小,却瞒不过现在的江之寒。他恶作剧的大声咳嗽了一声,那声音马上就消失无踪了。

江之寒继续往下走,却被那声娇啼引起了些心事。这些天睡在寝室的床上,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需要。也许师父说的有理,练武的人发育的更加快,阳气也更加的重。

昨天在图书馆看书的时候,无意间翻倒一篇文章,说男人性的能力的最高峰平均在24岁。江之寒看看满校园的和尚们,不无恶毒的想,有多少处男在自己高峰的时候还不能有第一次的经验,难道不是一件顶顶悲哀的事?

※※※

江之寒离着寝室门还有好几步的时候,就听到里面的吵闹声。他刚才胡乱想了些心事,早忘了昨晚的事。一推门,就看见小马坐在桌子一边的凳子上,猴子和凯子坐在他身后的床上。

胖子站在桌子的另一边,怒气冲冲的样子,大声的问:“你们是给还是不给?”

小马梗着脖子,“你答应我们,就还给你。否则,就不给。”

胖子说:“你要干什么?”

猴子在小马身后说:“你不是不承认你打呼噜很响吗?我们拿出去找别的人评评理。胖子,要不要我们拿去给你们班女生鉴定鉴定?”

胖子腾的脸就红了,绕过桌子,走过来,说:“你给我站起来!”

猴子站起来说:“干嘛,要打架?”

胖子憋红了脸,良久才憋出一句,“去见欧阳老师。”

猴子说:“去就去,让老师评评理好了。”

胖子伸手去拉猴子,猴子打开他的手,说:“拉什么拉,我不会走路吗?”

江之寒心里叹口气,瞅了瞅寝室,橙子和小怪这两个家伙大概不愿趟浑水,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走过去,一手按住一个人的肩膀,说:“才来几天呢?还要一起住几年呢,吵什么吵。”

胖子不服气的想要挣脱江之寒,但江之寒两只手上都用了劲,两个人都不由自主的坐了下来。

江之寒冲小马说:“磁带。”

小马看了看他,没有要给的意思。

江之寒招了招右手,说:“怎么?你们拿去给别人听了,他睡觉就不打呼噜了?”趁着小马一犹豫,也不客气,把磁带一把抓过来。

江之寒本来不想管这些破事儿,但想想自己毕竟是这个寝室的一员。他把磁带递还给胖子,说:“大家开个玩笑,不要太当真……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几个确实因为这个事情,睡不好觉。”

胖子接过磁带,委屈的说:“我又不是故意的。”

江之寒说:“他们也没有要求别的,就希望你能晚睡十几二十分钟,不算是太过分的要求吧!”

胖子抗议道:“可是……我十几年都是这个时候睡的。”

江之寒说:“可是,你十几年都没有同其他六个人睡一间屋吧!依我说,大家五湖四海,千里迢迢的聚到一起来,是了不起的缘分,没有必要一开始就伤了感情。”

胖子说:“他们可以早睡二十分钟嘛。”

江之寒心里叹息一声,还真是习惯以自我为中心的小孩儿,他说:“你不是不知道,熄灯前那几分钟是最吵的时候,他们就算先睡也睡不着。既然大家住到一起了,就要相互体谅,不再是一个人的事了。”

江之寒看了胖子一眼,说:“我也言尽于此了。你好好想想吧。遵守一个作息制度也许是好事,但为了这个和寝室里的弟兄闹翻了,就不划算了。他们几个这件事情做的也欠考虑,你让一步,他们也为今天的事情道个歉,事情就解决了,不要伤了感情。”

胖子低头玩着手上的磁带,不答他的话。

江之寒站在那里,等了他三两分钟,一转身,说:“我先去上课了。”边收拾了两样东西,挎着书包往图书馆走去。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