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77章 寝室那些事儿【上】

江之寒背着旅行包,推门走进寝室。屋里热气腾腾,两个热得快正努力的工作着,桌子上是三盆扣着的方便面。

下午四五点钟的晚餐对青春期的男生们实在是早了一些,油水通常也少了一点,临睡前的方便面加餐就成了寝室一景。

小怪看见江之寒,叫道:“老大,你终于修仙回来了?吃了这么久方便面,什么时候晚上再请大家出去搓一顿,开开荤呀?”

江之寒把包往自己床边一放,翻翻白眼,“你以为我是凯子呀?”

凯子接口道:“你不是,我才是,你是财主。”

正开着玩笑,有老太太叫卖的声音,“茶叶蛋,茶叶蛋,6毛钱一个。”

江之寒坐下来,说:“这老太太挺厉害的嘛,不是贴了公告不准进宿舍卖吃的吗?”

小怪说:“嗯,我们都猜测她是看门老头的老婆。”

凯子很龌龊的说:“说不定是情人。”

江之寒指了指他,“你也太恶心了。”

话音刚落,灯熄了。十秒钟以后,又重新亮起来。

本科男生宿舍,十一点熄灯,这是十点四十五的提前预告。

猴子跳下床,催促道:“怎么还不开?我的方便面还等着下锅呢。”胖子从自己床上走下来,摇摇晃晃的走出门去。

江之寒看着他的背影,问:“这么晚了胖子还出去串门?”

小怪嗤了一声,说:“老大,你和人民群众也太脱节了。胖子每天熄灯前三十分钟吃方便面,预告熄灯以后去蹲WC,然后回来睡觉,雷都打不动。”

凯子正吃着方便面,叫道:“正吃饭呢,拜托不要说WC。”

小怪坏笑一声,说:“你前天不还说吗,胖子吃了就去拉,怎么会这么快,又不是单细胞生物。”

凯子作呕吐状,叫道:“小怪!不准恶心我!!”

小怪愈发得意起来,说:“你们有没有听过一个笑话?”

猴子还没有开吃,叫道:“有什么恶心的笑话,趁着我水开之前,赶快讲完,不要影响我的食欲。”

小怪说:“有个人,他就像胖子一样,吃完饭,十分钟就拉出来了。一看,拉出来的大半还跟吃进去前一样,觉得很是浪费……”

橙子很配合的问道:“然后呢?”

小怪说:“他寻思着这样太浪费,效率也不高,就把拉出来的又吃下去。”

一阵怪叫声,凯子扔过去一个衣架,猴子扔过去一本书。小怪很灵巧的左右闪开,自己已经笑的喘不过气来,还是坚持说:“他不停的吃,不停的拉,……周而复始,一直到……拉出来的,哈哈哈,都是屎为止。”

江之寒咧了咧嘴,这家伙也未免太恶心了。

猴子拔掉插头,摇头说:“妈的太恶心了,今天晚上不吃面了。”

小怪见恶心到了大家,很开心的拿起一本武侠书看起来。

凯子很勇敢的吃完了面,还淅淅呼呼大声的喝完汤,说:“猴子你也太逊了,这也能让他恶心到。我吃的可香,他说我吃的是屎我也吃的下,我这屎就是香,就是香……馋死他!”

橙子抗议道:“你们有完没完!”

凯子抹了抹嘴,说:“对了,忘记告诉老大我们最新的计划了。猴子,你来说!”

猴子看看门外,说:“胖子回来了怎么办?”

凯子说:“操,胖子拉屎拉十五分钟是雷打不动的,地震了他都回蹲在那里拉完。算了算了,我来说。老大,胖子晚上睡觉打鼾像打雷一样,你都听到了吧?”

江之寒睡觉是睡的很沉的,进了大学,这几个星期只要在寝室,他固定的熄灯睡觉,五点钟起来练功,中间睡的很死。

江之寒说:“我没听到……对了,中午的时候,听到过两次,他睡午觉的时候,是挺响的,不过没那么夸张嘛。”

一向不怎么说话的小马说:“中午是因为环境噪声大。深夜的时候,那可叫一个吵,322的隔着几个房间,他们的人说都能听得见。”

小怪说:“322算什么?我在一楼门口就听见了。”

猴子接嘴道:“我们向胖子抗议了,大家都被吵得睡不着觉。这家伙,连道歉都不说一声,还说我们夸大其词。”

小马说:“自己打呼噜,当然自己听不见了。他爸送他来上学的时候,在我下铺睡午觉,声音和他有一拼。”

凯子说:“所以呀……我们准备给他点证据。”看了看门外,跑过去掩上门说:“今天晚上……拿录音机把他的呼噜声录下来。”

江之寒问:“然后呢,你们想干啥?”

猴子说:“让他知道他多么影响我们睡觉啊。我们希望他能晚一点睡,等我们睡着了他再睡。”

江之寒说:“可是,你们这几个家伙有时候熄灯了还要用应急灯,要他等到什么时候?”

小马说:“谁要用应急灯是另外一回事,我们要他熄灯后晚睡二十分钟。”

江之寒说:“那……你们可以提前二十分钟睡呀。”

猴子说:“那怎么可能睡的着?熄灯前二十分钟,大家都在进进出出,又要泡方便面。以为都像你,睡下去像猪一样的?”

江之寒看了猴子一眼,这家伙身材很矮小精瘦,但因为是本地人,有时候说话有些冲。江之寒心里有点恼火,但也不想和他计较,说:“可是,胖子睡觉就是容易打鼾,那能怎么办?”

凯子说:“老大,我们也是没办法呀。天天被吵得睡不好觉很难受的。”

江之寒问:“如果你们给他听了录音,他还是不愿意晚睡怎么办?”据他观察,胖子也是个不太懂人情世故,又一味死板的执行自己的作息制度的一个人。

猴子说:“那,我们就威胁他,把磁带送一份给他们班女生。”猴子和胖子都是电机系的,但不在一个班。

江之寒说:“Kao,你们这招太恶毒了吧!打哪儿不能打脸,胖子会和你们拼命的!”

小怪说:“老大,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我们也是走投无路啊。老大,支持我们吧!”

在江之寒眼里,这几个家伙的游戏有点像小孩过家家,他有些好笑,说:“我又没被他打扰睡觉,当然保持中立了。我宣布,我的立场是不支持,不反对,不泄密,不参与。”

凯子说:“操,老大,你太不仗义了。”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橙子忽然说:“我和老大一个态度。”

猴子恼道:“又出现一个不坚定的革命同志。其他的人,来表表态!”

小怪说:“我坚决拥护。”

凯子说:“和胖子斗争到底。”

小马说:“我支持。”

猴子总结道:“好,今晚……行动!”

话音刚落,灯熄了。

小怪叫道:“楼下老头是什么破表?这哪有十五分钟!我的书才翻了三四页。”

过道里传来一阵喧哗,过了一会儿,有人叫道:“谁他妈的在用热得快,保险烧了。”

楼道的不同地方传来笑骂声,“你爷爷在用热得快!”

那人怒道:“孙子,别叫得欢,出来换保险丝啊!”

过道尽头,忽然有人大叫道:“老子这里有个五倍粗的,绝对烧不了!马上给你拿过来。”

江之寒在黑黑的屋里哑然失笑,保险丝用这么粗的,还有什么功用?

凯子忽然怪叫道:“突然停电,胖子别被吓的掉下去了吧。”

话音刚落,胖子推门进来,嘴里咕哝道:“我还以为到时间了,提前就起来了。今天怎么这么快?”引来一阵狂笑。他很奇怪的问:“有什么好笑的?”

※※※

青州大学背靠着一座小山,叫做朝阳山,但青大的学生通常叫它尼姑山。

尼姑山的别名怎么来的,已经无从考据,兴许几百年前山上有座尼姑庵也不是没有可能。现在最权威的解释版本是,由于青大男女比例极不正常,男生们喜欢称自己学校为和尚大学。从这里衍生一下,山下住着和尚,山上住着尼姑,是很和谐的一个风景,或者是很极致的一种想像。

江之寒并不想因为自己练功招来一些奇怪的眼光,所以选择了这个所在。从校园北面的一个小门,沿着一条人走出来的道往上爬,就可以走到这个一两百米高的小山顶上。在尼姑山上,很容易找到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方便江之寒练功。

自从上次被师父惩戒以后,老爷子禁止他继续练杨家拳,直到他真正能反省自己的问题。至于怎么才是真正反省了问题,老爷子没说,江之寒也不清楚。但每天清晨的打坐练功,江之寒还是一直坚持着。杨老爷子说,他教的心法本来是能让人找到宁静和和谐的心境,江之寒学了之后,却南辕北辙,变得越来越易怒和暴躁,所以需要重新去体会,去学习。

江之寒上山的时候,天还没有亮。等到练完功,已经能看到霞光出现在天际。

练完功以后,江之寒通常会在山上锻炼身体,包括跳跃和长跑的练习。秋天的时候,中州的气候还算温和,既不太冷也不太热。江之寒跑在山顶的小路上,满目是青翠树木,偶尔在开阔的地带,可以俯视校园的风景,委实是不错的享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