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76章 隆中对

宫廷菜馆二楼的“东宫”,正式的宴请已经结束。三个年轻人留下来,继续饮茶聊天。

冯承恩喝了口据说是以前某个皇帝老儿最爱喝的茶,放下茶杯,说:“不得不说,之寒确实是个天才。这样规格的餐馆,在我们那里也是排得上档次的,没想到能在中州这样的城市见到。”

江之寒笑笑,“承蒙夸奖。”

冯承恩问:“不过我有个问题,这样档次的消费,你不担心在这里找不到消费群?”

江之寒说:“回头看,我其实更担心状元楼的生意。这个地方嘛,每天只做晚上,一晚只做四桌,我相信是会有生意的……随时随地,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啊。”

顾望山接口说:“听说接下来半个月都已经订满了,光警备区就连订了两周一楼的一个包间。”

冯承恩笑道:“看来很好赚啦……之寒,缺不缺钱,要不我入一股?”冯少爷好像随时都有数不完的零花钱,可以到处打赏。

江之寒笑道:“这样的生意,对你来说格局太小了。”

冯承恩说:“我就是个学生,只能小打小闹玩一玩。”

江之寒看了顾望山一眼,转过头来看着冯承恩,“Andrew,说正经的,有没有想过要轰轰烈烈的干一场。”

冯承恩笑道:“哦?又有什么事情想拉我下水?”

江之寒说:“真的要大干一场的话,我哪里有资格和你合作,不过做做马前卒,跟着你们这些大鳄后面喝喝汤,也是不错的。”

冯承恩笑道:“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

江之寒说:“其实也没什么特别具体的。不过,我最近不太管公司的日常行政事务,花了很多时间来想想战略方面的东西,倒真是有些想法。”他喝了口茶,说道:“可惜的是,我们这样规模的公司,即使有些战略上的规划,也需要慢慢的等待,很多东西甚至根本就没有资格去涉足……我最近在《亚洲财金周刊》上读到两篇关于你们集团的文章。再过几年,你们那里就要回归伟大母亲的怀抱了。可现在,舆论的导向,悲观的情绪很严重啊。我看,很多大的集团,都在寻找外面的投资基地。现在有两个很流行的趋势,一个是南进,一个是西进……”

冯承恩点点头。

江之寒说:“你们集团就是一个很典型的代表,最近有消息说,在英国和东南亚,你们有意向进行两个大的并购项目,这是最典型的西进和南进……可是,最大的机会在哪里?我想,也许是在相反的方向上,是北进,是我们这里。”

冯承恩点头说:“这一点上,我和你不谋而合。”

江之寒笑道:“你们这个规模的公司,最高层怎么运作,我只在TVB的电视剧里看过些,呵呵……不过就我纸上谈兵的想法,这样规模的集团,有着成熟的管理团队,强大的基础设施,和广泛的销售渠道人际网络,作为领导者,也许比经验,比其它所有东西都更重要的,是……战略远见,是选准方向。”

冯承恩打个哈哈,“有机会,我介绍你给我哥哥认识一下。”

江之寒笑了笑,“现在的南进西进策略,不就是你哥主导的么?”他饶有深意的看了看冯承恩,说:“Andrew,我最近和两个大学者聊天,他们又提到我以前和你说过的东西。大陆现在,从细处看,也许是千疮百孔:官僚体系,行政效率,不同的制度,基础设施,人才储备,亦或是销售网络……但从大处看,却是潜力无穷。现在……看似风险很大,却可能正是大干一场的好时机啊!一个正确的战略决定,也许能受惠十年,二十年,是真正的关键的一手棋!”

他补充说:“你们集团现在主导的两个方向,制造业和不动产,在这里都有极大的潜力。劳动密集型产业,向发展中国家转移,是不可逆转的趋势。而我们这儿的房地产市场,还处于商业化最开始的阶段……更不用说,现在为了吸引外来资金,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有千奇百怪的优惠政策。如果像你们这样有影响力的集团,来的早,来的轰轰烈烈,起了标杆的作用,因此可能收到的潜在优惠,更是不可估量的。现在开始重新提经济挂帅,GDP就是最大的政绩。所以……”

冯承恩收起笑容,沉默的喝了口茶。抬起头,他又恢复了些貌似玩世不恭的神情,“我说之寒,听你一番话,我怎么就想到当年刘皇叔见到诸葛孔明,孔明先生说,你要谋得川中,联吴抗曹,方能三分天下,谋得一席之地。”

江之寒嗤笑了一声,说:“我是不是该说,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冯承恩哈哈笑了两声,“你鞠躬尽瘁,可是为了你自己的钱。”

※※※

九点刚过,冯承恩便和两人告辞,匆匆的走了。

江之寒问顾望山,“这家伙约了人?”

顾望山瘪瘪嘴,“好像才泡到一个中州师范英语系的系花,还有新鲜感呢。”

江之寒问:“你见过?是美女吗?”

顾望山瘪瘪嘴,“还成,就是说话声音让人起鸡皮疙瘩。”

江之寒说:“最近怎样?高三的生活?”

顾望山淡淡的说:“也就那样,作业是成倍的多了。反正太多,也就是身上的虱子,挠不完,也懒得管它……我说,你极力想说服这个小子,真想大干一场?七中开发,也算是不小的买卖了,还不满足?”

江之寒笑了笑,“我不都实话实说了吗?想跟着大鳄后面喝点汤而已。”看了眼顾望山,他说:“我倒真是看好这个方向。不过事情总会有风险。到头来,反正也是他们的钱,就算亏了,哈哈,也轮不到我这个喝汤的……”

顾望山说:“我也觉得,Andrew其实是个有野心的。不过他哥比他大很多,进了公司很多年了,现在也算在某些方面掌舵了。他想要争,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儿。”

江之寒说:“我也这么看……你说,这家伙每次到内地来,都要到处找个妞泡,生恐人家不知道他是来寻花问柳的,至于吗?我看,倒有些欲盖弥彰的味道。”

他补充说:“不过依我看,就算他哥知道他想干点啥,也不会太以为然的。他们选择进入东南亚和欧洲,一定是经过长时间的调查和研究,对自己的决定应该很有信心,不会认为他瞎折腾能翻起什么大浪。”

顾望山问:“你以为,他能鼓捣出大动静来吗?”

江之寒说:“试试总是没错的,虽然他即使进军大陆,我也不见得拿到什么好处。但是,如果他真的有野心的话,如果按照我看豪门电视剧的经验,他的家族里有派系支持他的话……”

顾望山笑骂道:“操,你是电视剧看的太多了吧。”又问:“怎么样?大学的生活可有不同?有没有遇到新的姑娘?”

江之寒叹息说:“青大的男生有些惨的,是个美女就把自己当西施。资源太稀缺了呀……”

顾望山忽然问:“我看伍思宜这姑娘还不错,怎么又被你无情抛弃了,大情圣?”

江之寒恼道:“你现在怎么也八卦起来?”

顾望山笑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呀。”

江之寒叹息说:“我就知道,女人在情郎面前是保守不住任何秘密的。”和伍思宜分手这个事,大约知道一点内情的,不过温凝萃一人而已。

顾望山笑道:“我看好你,已经有点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境界了。继续努力,继续努力!”

江之寒给他一个懒得理你的表情,换个话题说:“最近许小姐好像很安静唉。公司里的决策,她的代理人都点头通过,从来没有发言的意思。”

顾望山说:“许箐那个人,是聪明人。你做得好,她不会和你捣乱的,反正赚了钱,也有三四成是她的。坐地收账,谁不愿意,是不是?我说,财务都是你的人,你就不知道做些手脚,自己多吞点?”

江之寒哈哈笑了几声,“我倒是听到风声说,她好像再鼓捣些别的事情。”

顾望山说:“我也听说了,不过不知道详情。推测看来,不外乎是慢慢的把一些钱往自己手里转,给自己留点后路。以后,就是谋不到最想要的,钱不能亏欠了自己。”

江之寒说:“如果Andrew这家伙真的愿意再引进更多的资金,我准备另外开一个公司。到时候,你也差不多进大学了,以你自己的名义代表你父亲来入股,和你妈说说,你老爸应该不会有意见。嗯……那时候,让我们兄弟联手,好好的干它一场!”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