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74章 再见卓雪【上】

卓雪就读的中州师范大学,学生九成五都是来自省内的,中州市本地的学生也远远超过一半。相对别的大学,就读师范的学生中,来自比较贫困的区县,小镇,和农村地区的同学比例显得很高,因为师范院校会减免很多相关的费用。

卓雪到中州师范的时候,楼铮永已经把妻儿都接到中州市区来了,他老婆也在学校校办工厂安排了一个工作,儿子安排进了七中附小。楼铮永和他老婆,都一向喜欢这个侄女的乖巧懂事,她一到中州,就把她接到家里住了几日,楼铮永的老婆还张罗着给卓雪买了很多衣服,虽然不是最贵的,但都说得上样式新颖,紧跟潮流。她告诉卓雪说,进了大学毕竟不一样,也不要穿的太朴素。女孩子嘛,稍微打扮一下自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楼铮永知道大学里也有不少势利眼的学生,生恐善良老实的侄女被人轻视排挤,所以开学后的第二个周末,就到了中州师范,叫了辆公司的商务车,把卓雪一寝室的同学都拉到状元楼,请她们好好吃了一顿大餐。那以后,卓雪的舍友都知道她有一个慷慨有钱的舅舅,没事儿开玩笑的时候都说,什么时候要再去宰他一顿。

下午接到舅舅的电话,说有人要到学校来找她,卓雪下了课就跑回寝室,同宿舍的几个女生都惊讶的问她,今天怎么没在图书馆自修。听说楼铮永要来,她们便笑着说,要跟着去蹭饭。

五点半的时候,卓雪接到楼下的传呼,两个和她要好的女孩,也拿起饭盒,一起顺路下楼去食堂,开玩笑说,看看有没有可能蹭到顿好的,就不用去那该死的食堂。

卓雪三人走到宿舍门口,卓雪正到处寻找舅舅的身影,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一转头,看见那个身材挺拔,头发短短的,眼睛亮亮的,嘴角勾出点微笑的男孩正站在门口,不知道为什么,心噗通噗通跳了起来。

江之寒见卓雪傻傻的站在那里,轻笑道:“怎么?不认识了?”

卓雪回过神来,问:“你怎么在这里?……舅舅呢?”

江之寒说:“你舅舅……给你说,他要过来?”

卓雪忍不住跺了跺脚,“真是的,舅舅也不说清楚。”一偏头,看见两个好朋友饶有兴致的打量着她,眼里全是笑意,脸上微微有些发热。她问道:“你……怎么不在青州?”

江之寒笑道:“逃学了呀。”

旁边的刘怡是中州市区的女孩子,一向伶牙俐齿。她笑道:“逃学来约会么?”

卓雪恨了她一眼,嗔道:“说什么呀?”

刘怡不以为然,很自来熟的说:“要约会我们卓雪,可是要先贿赂我们的,请吃晚饭怎么样?”

江之寒微微笑了笑,看着卓雪。

卓雪嗔道:“你别听她胡说,她就这样。”

江之寒摇摇头,邀请说:“走吧,一起去吃饭。”

两个女孩儿欢天喜地的把饭盒留在传达室,一左一右挽着卓雪的手臂,在她耳边悄悄说:“今天这电灯泡是当定了,让我们帮你考察考察。雪妹妹太善良,容易被人骗。”

卓雪到了师范,还保持着以前的学习习惯,早起晚归的学习,是寝室里最刻苦的一个。虽然她容貌清秀,尤其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招人怜爱,想要追求的男生不乏其人,她却好像心思只放在学习上,从没有这方面的想法。今天忽然有个男生似乎从天而降,和她态度亲昵,也难怪刘怡和陈秀雅的八卦之魂会熊熊的燃烧起来。

下了宿舍楼前的阶梯,有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停在路边。江之寒很绅士的拉开车门,请三个女生进了后座。

坐到副驾驶座上,江之寒问卓雪:“想去哪里吃?”

卓雪说:“啊?……我不知道唉,我们很少出去吃饭,都在食堂吃的。”

江之寒知道卓雪一向懂事节约,应该对吃饭的地方知之甚少,便问另外两个女生:“两位小姐,有什么喜欢的地方?”

刘怡娇笑道:“我们客随主便,只要管饭就好。”

江之寒现在好歹也是饮食业的行内人,对中州各个地方的知名餐馆知之甚详。他说:“要不,去试一试得月楼?”得月楼在中州有三家分店,大学区这家比江之寒招商到七中前面的那一家开的还要早两年。

※※※

包间里,刘怡正在绘声绘色的讲述卓雪刻苦努力的事迹。女生宿舍是晚上十点四十五锁门,而图书馆和教学楼都是十点钟赶人。为了在十点和十点半这段时间能有地方看书,卓雪到处找了一个星期,终于找到一教一间晚上不熄灯的教室,好像是给高年级建筑系的学生用的。从那以后,她总是踩着关门的点回宿舍,而一清早,六点钟刚过,就出门学习去了。

在系里面,卓雪有两个绰号:女生门都叫她“自修狂人”,而男生们背地里给她取的外号叫“黑美人”。

卓雪从山里考出来,进了中州师范,虽然现在家里的条件不再那么糟糕,她刻苦和勤俭这两样东西却是完完全全的保留了下来。刘怡是中州市区长大的,家里父母都是工人,所在的厂子效益还不好,所以经济上也比较拮据。刘怡的性格是那种外向的,话多但并不讨人厌那种。很快的,她就成了卓雪在中州师范最好的朋友之一,对于卓雪的专注和刻苦,她虽然常开玩笑,心里却是顶顶佩服的。

卓雪听着刘怡在那里唠叨,垂着头,好像有些拘谨的样子。还好服务员推门进来,打断了滔滔不绝的刘怡,让她感觉自在了些。

服务员问江之寒点什么菜,江之寒说:“你们店不是推出了一套复古的八菜套餐吗?就来那个好了。”

卓雪坐在他身边,张了张嘴,终于还是鼓起勇气问:“八个菜是不是太多了?”

江之寒满不在乎的说:“吃不完,打包带回去当明天的中饭好了,免得受食堂的折磨。”

服务小姐说,她不知道什么是复古的八菜套餐。江之寒皱皱眉头,说道:“怎么可能?不是上个星期就开始了么?你问问你们领班。”

一会儿的功夫,有个打着领带的男人跟着服务小姐走进包间,却是这个店的经理。他打量了几眼江之寒,不是很确定的问:“江先生是吧?”

江之寒看了看他,没有任何的印象,点点头说:“你是?……”

那人自我介绍说:“我恰好和江先生一个姓,算是本家。前不久,跟着我们刘总,在状元楼见过江先生一次。我是说谁会知道我们马上要推出的新菜系,原来是您呀。”

江之寒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是这样啊?我怎么记得这个月初你们就要推出这套东西了?”

姓江的经理说:“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应该是延迟了,大概会是下个月初的事。江先生,其实这套菜中有几个,我们现在是有的。另外有三道菜,也是有类似的。你看?……”

江之寒笑道:“那麻烦你帮我换成你们拿手的吧。”

江经理寒暄了几句,说好今天酒水店里请客,便退了出去。

对面的刘怡笑道:“唉,我以前看小说,梦想的就是到一个店里,小二一上来,就招呼一声,烫壶酒,切两斤牛肉,再把你们最好的菜上来。点什么菜,这样多豪气!”

江之寒哈哈笑起来,这个刘怡还挺有趣的,他问:“要不,我们也烫壶酒?”

四个人要了一瓶红酒,卓雪和陈秀雅一看就是没喝过酒的,稍微沾一点红晕就上了脸。喝酒却有一个好处,慢慢的几个女孩子话多了起来,连不太爱讲话的陈秀雅也开口说起才进大学的新鲜感受。

刘怡埋怨说:“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学习太刻苦。星期天叫她出去逛逛,她也总说没有时间。”

江之寒附和道:“说的也是,大学毕竟不同于高中,还是要劳逸结合嘛。”

卓雪笑笑,“我现在比以前晚起来一个多小时呢。”

陈秀雅说:“是呀,我们都说雪儿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

刘怡戏谑的笑问卓雪,“是呀,我们怎么就一直不知道窗外还有一个江之寒呢?”

她身边的陈秀雅纠正她说:“我知道。”

刘怡啊了一声,“你怎么知道?好哇,雪妹妹,你厚此薄彼。”

陈秀雅说:“不就是雪儿经常写信的那一个吗?”

看见卓雪很是尴尬,江之寒接过话头,说:“说真的,卓雪你写东西还真有天赋,一日三餐,上学放学这么枯燥重复的事情,都能写出很多生活的情致出来,节奏转接都相当的好。你们正好又是学中文的,有没有想过自己写点东西?”

卓雪喝过酒的脸更加红了,她摇摇头,小声说:“差的太远了。”

江之寒鼓励她说:“试试嘛,我看你很有潜力。”

刘怡说:“我也知道雪妹妹平时经常练笔写东西的。”

陈秀雅说:“嗯,雪儿最近还经常练习一样别的呢。”

刘怡拍掌道:“这个我知道……”被卓雪扭了一把,只是笑着看江之寒,没有说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