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72章 勿以善小而不为

新生舞会扫盲,最终一夜成名的是江之寒同学。

除了江之寒,汤晴,和舒兰三个人,大概没有人真的听清他们谈话的所有内容。所以谣言一起,就错的很离谱。

最流行的一个谣言版本是这样的,作为经管学院大一无可争议的第一美女,舒兰同学主动邀请经济系一班的江之寒同学跳舞,被拒绝。然后,江之寒同学同胖胖的汤晴同学跳了一支舞,把舒兰同学给气哭了。

毫无疑问,三个卷入的当事人都受到了影响,但江之寒无疑是最被关注的。这则留言的轰动程度,其实是正比于在众人眼里它的荒唐程度。据说很多人专门来考察了一下汤晴同学长什么样,然后喃喃的摇头离开,相互议论着,有人说这怎么可能,那小子瞎了狗眼了么?另一个说,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说不定……有什么别的原因?旁边一人说,能有什么原因,这世上什么都缺就不缺变态。

一个星期以后,这个故事不但没有褪色,反而衍生出很多版本,譬如说汤晴家是不是很有钱,江之寒脑子是不是有毛病,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直到有一天,小怪回到寝室,在卧谈会上给大家披露了一个消息,他说跟我一起上网球课的管理系的人告诉我,他们那里出了件怪事,他们系花倒追一个男生,那男生不但不领情,还喜欢上了一个丑女。

江之寒睡在靠窗的下铺,使劲打了自己脸一下,Kao,叫你图一时开心,这搞得,都是哪儿跟哪儿呀?

这些天,汤晴见到江之寒也是没有好脸色。在经管学院的大课上,经常能听到小声的提问,哪个是汤晴,哪个?那个呀!有没有搞错,挖靠。任谁听到这样的议论,也不会对这件事最初的肇事者任何好脸色看的。

舒兰这位被捧上云端的公主,这几天遭遇到很多古怪的眼光。要知道主动向人表白,是会让你的高贵感失分的。寝室里的女生谁都不当面谈这个话题,班上的女生也是这样。所以,舒兰对这个谣言内容的了解程度,大概在整个经管学院排名倒数第一。

而江之寒,当仁不让是被议论最多的人,也是开始被关注的焦点。这一次,他靠的不是运动会的一鸣惊人,或者是考试的优异成绩。在大学,这些事情都不那么重要,反而是八卦流言有它特有的威力。

很快的,有人发现江之寒的手机,知道他时不时的会在外面请大家吃饭,和一班的班主任好像称兄道弟,关系颇深。关于江之寒来历的猜测,也开始盛行起来。在经管学院女生寝室的夜谈会中,除了舒兰那个寝室,江之寒正式浮出水面。

如果江之寒有幸旁听这些座谈会,他一定会骄傲几分的。基本上来讲,最低的评价也是这个男生长的还不错,最高的评价嘛,就是某个女生酸酸的说,有什么好惊讶的,我看这个男生帅的很,又有型,据说家里又很有钱,看不上舒兰是老正常的事情了。

※※※

这个周三,江之寒私下里给欧阳打了招呼,又让现在很崇拜他的左畅帮忙应付一下课堂点名什么的,便抛下所有这些流言,坐上了回中州的飞机。

公司现在添置了一辆商务车,楼铮永开着它来机场接江之寒。

上了车,江之寒大致问了问公司近期的情况。两人进了市区,找了楼铮永喜欢的一个小店停车吃饭。

吃饭的时候,江之寒问起那笔慈善款子的运作情况。林晓离开时,留下了十几万的“赃款”。江之寒确认它的安全以后,便从自己的小金库里又提了十几万出来,合起来把它规划作慈善用。在江之寒的计划中,钱主要投在两个地方:贫困地区失学儿童的复学资助和退役残疾或经济困难老兵的生活补助/创业贷款。

江之寒当然知道,在如此雄心勃勃的计划前,现在手里的钱不过是杯水车薪。他告诉楼铮永,凡事总是要开始的,早开始总比晚开始好,先帮助几个人总比一个人都不帮好。

同父母商量以后,江之寒提出以后争取每年至少把百分之十到二十的纯利润投入到这个资助计划中来。针对这个大体的目标,江之寒让财务的人做了一份简单的利润估算。根据估算的结果,江之寒告诉楼铮永,这启动的二十五万左右的款子先按十八个月的运行目标来计划安排。以后,每六个月,公司会向这个基金补充新的血液,钱的多少就要视公司的盈利情况而定。江之寒最保守的估计,维持现在这个资助水平应该不是什么大的问题。

确定了大的方向以后,细节的操作都交给楼铮永去办。农村失学儿童与退伍军人这两件事,楼铮永都有切肤之痛,他的战友,他的侄儿侄女,他的同乡,有这样问题的人比比皆是。

如果说江之寒借钱给他,帮助他父亲治病还是属于私惠。对楼铮永来说,江之寒的这个举动就是纯粹出于公义,从某种角度上来讲,是让楼铮永对他更为服气的一件事。

江之寒现在手下的几个公司,说小已经不算很小,但说大却还远远的不够资格。在小公司高速扩张的阶段,现金是最最宝贵的东西。江之寒愿意在这个时候拿出相当一部分的利润,不声张的从事公益,让楼铮永不由对他更高看一眼。

关于资助退伍军人这一块儿,江之寒是通过顾望山征求过他父亲的建议的。顾司令对他的举动表示了赞赏,但同时告诫他说,如果资金不通过官方的渠道,那么就不要搞什么专门的私人机构,做的最好也低调一些,组织松散一些,最好就弄的像有钱人做点好事积点德,不要搞的风生水起,让公众觉得国家不能照顾好退伍军人一样。

江之寒听了传回来的话,不由的苦笑不已。他心里说,我倒是想搞的大张旗鼓,那也要有那样的资金和能力才行。

吃过饭,江之寒来不及回家,先去了楼铮永的办公室,听他汇报资助计划的细节问题。从一开始,他们面临的一个主要决定就是走什么样的渠道。退伍老兵这边,国家虽然有相应的机构和政策,却不是一般人可以参与的。所以,楼铮永建议通过一些现存的松散的老兵之间的联系,来收集情况,发放资助。毕竟,现阶段的钱并不多,从自己身边的人做起应该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贫困学生这边的情况有所不同,几年前开始的“希望工程”计划已经有相当的影响力和覆盖面,到底是把钱直接捐助给这个项目,还是走自己的渠道,楼铮永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也许是受了江之寒的某些影响,他现在对任何官方的和半官方的渠道都保持着某种怀疑的态度。

虽然还处于很初始的阶段,江之寒对这两个计划都规划出一个很长期的远景。在他的计划中,单纯的金钱补贴永远只是杯水车薪,怎么样让受帮助的人自主自立,甚至以后反过来加入资助者的行列才是成功的关键,才能够保证可持续的资金积累和计划实施。

关于帮助退伍老兵这件事,江之寒完全是从认识肖邯均开始接触到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然后慢慢的开始对这个群体有越来越多的了解。而了解越多,尊敬也就越多。楼铮永父亲的事情,让江之寒在以前的基础上又往前走了一大步,开始有了一些系统的计划和设想。

楼铮永给江之寒仔细讲过很多退伍兵的情况和困难。他告诉江之寒,在他看来,相当一部分志愿兵是最困难的一个小群体。很多志愿兵来自贫穷的农村,在军队服役多年。从他们成为志愿兵那一天,原则上他们就失去了农村的土地,被当作城镇户口对待。在军队里,志愿兵在某些方面原则上是享受军官的待遇,退伍以后也应该安排复员就业。但在执行的过程中,存在很多的问题。

第一个问题,很多地方政府和行政机关不能够真正落实政策,在他们口里,志愿兵在军队里享受军官待遇,退伍安排上就只能享受义务兵待遇,不能落实工作,或者落实的工作很糟糕的比例相当的大。第二个问题,城镇的义务兵,很多家庭条件不错,家庭关系也在城镇。而很多出生于农村的志愿兵,所有的社会关系都还在农村,如果不能够落实政策,他们自寻出路的难度要大上很多。第三个问题,是源于专业技能的薄弱或者不对口。很多老兵在部队服役多年,但退伍后发现自己缺乏社会上找工作需要的专业技能,再加上黄金年代都奉献给了祖国和军队,要从头补起,又谈何容易。最后一个问题,当然是市场经济浪潮的冲击。再往前一段时间,好歹分配一个工作,即使待遇再差,也是一个铁饭碗。而现如今,国有企业或者集体企业也面临破产解雇的问题,很多老兵被解雇以后,很难自己找到新的工作。

社会处于一个变革的年代,现在讲的是要“摸着石头过河”。但退伍老兵这个群体,在这个特殊的年代,在这个风风火火奔向富裕的时代,却多多少少成了被遗忘的那批人。

去青大前的那一周,江之寒和楼铮永,肖邯均,还有陈振中这批现在公司的退伍军人在一起吃了次饭,然后在肖邯均的家里一直聊到很晚。江之寒听楼铮永他们讲他们认识的战友的故事,心里很受触动,想要帮助他们的决心也就更大了。

楼铮永提交给江之寒的计划相当的翔实,而且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框架。有些事情,即使现在没有能力去做,也会放在长期的规划之中。

在楼铮永的计划中,帮助的形式主要有三种。一,通过正常的渠道,帮助退伍老兵们落实相关的政策。二,帮助退伍老兵进行职业技能的培训和寻找再就业的机会。三,对某些身体健康或者家庭困难的老兵给予一定的现金补贴。

坦率的说,以现在公司的规模,这个计划有些过于雄心勃勃了一些,但它和江之寒的理念非常的吻合。虽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够一步到位,但有个长远的目标总是一件能激励自己前进的好事。

在现在这个阶段,发放少量的资助金,帮助退伍老兵寻求政策范围以内的合理帮助,以及帮助他们寻找就业机会都是可以做的事情。俗话说的好,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都是了不起的情谊。很多老兵退伍以后,还会保持书信联系,也有些类似于同乡会之类的松散组织。江之寒和楼铮永决定从身边做起,先筛选他们认识的这批人和这批人认识的人,给予他们能力范围内的帮助。

听从顾司令的建议,江之寒并没有特别的去成立任何机构,而是在公司里面设立了两个职位,表面上他们也要为饮食服务公司工作,但至少一半的工作时间都用于这件事情,包括求助信息的收集,各种组织协调,政策研究,和其它相关的事务。

江之寒仔细想来,饮食业和服务业其实是个比较万金油的行业,比较适合招聘老兵,他们多半也能吃苦耐劳,是不错的员工。在新的招聘计划中,公司总是给退伍老兵留下一定比例的名额,但公司毕竟规模太小,能吸收消化的人员很有限。因此,他把眼光更多的放在一些同行的身上,希望通过文翰现在广泛的关系,能够说服他们在这方面助一臂之力。为了这个事情,江之寒找过黄阿姨,温校长,林师兄,和崔副市长,希望他们能够提供一些帮助。据楼铮永说,目前为止,反馈还不错。譬如说,七中的校办工厂和食堂最近给出了十二个名额,而林主任也联系到了几家公司,表现出这方面的意愿。

楼铮永列出了一个名单,是第一个半年计划里,直接得到补助金的候选。楼铮永把资助的对象分成两类,一类是一次性需要一定资金的,譬如给小孩老人看病。另一类是,暂时生活比较困难,需要一定补贴的。

在这个半年的计划里,一共划拨下来的钱只有5万块,有四个人拿到一次性的帮助资助,两个一万,两个五千。还有十一个人拿到每月300块钱的补贴。江之寒看了看名单,叹口气说,钱还是太少了些。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