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71章 迎新舞会【下】

江之寒的心情被周同学弄的好了很多,他饶有兴致的观察着舞池里外的红男绿女,觉得也很有些意思。灯光一明一暗,江之寒看着那些舞池里风度翩翩或笨拙移动着的,座位上高谈阔论或贼眉鼠眼的,端坐如淑女的女生,跃跃欲试却又羞怯止步的男孩,忽然觉得大学真的也不错。

这时候,汤晴走过来,指了指他身边的座位。

江之寒说:“请坐。”

汤晴坐下来,问:“不跳舞?”

江之寒说:“嗯,好像看看更有趣。”

受她身材的拖累,汤晴当然不是那种特别受欢迎的女生。不过她晚上也被邀请了三次。江之寒以他业余的眼光看,汤晴的舞跳的算很好的,比舞池里绝大多数正在扫盲或者略微会一点的女生要高出至少三个档次。他有几分恶毒的想,可惜的是今天来这里的大多数男生,不是来找会跳舞的女生,而是来找长的周正的女生的。

江之寒有两分替汤晴鸣不平。公正的讲,她长的算端正,五官没有什么缺陷。只要下定决心减上二十斤或者二十五斤,在青大校园里那绝对是有不少人追的主。汤晴这个女孩,让江之寒有些佩服也有些好奇的是她那种淡然的气质。她好像不那么在意自己糟糕的身材,对周围各种人的负面反应也能泰然自若,应对如常。

江之寒本能的觉得她是一个比大多数新生成熟很多的人,应该有些阅历和故事,才能够浑不在意的走自己的路,享受自己的生活。

汤晴看了江之寒一眼,拿起可乐杯,喝了一口,评价说:“现在你们男生不是流行装深沉吗?我看呀,要比这个,这个屋子里没人比的过你。”

被周同学搞的心情很好的江之寒侧过身子,很认真的说:“你知道我为什么装深沉装的最好吗?”

在阴暗的灯光下,汤晴被他明亮的眼神逼视着,莫名的心里有些慌,拿起饮料杯本能的掩饰一下。

江之寒很严肃的说:“因为……我本来就很深沉。”

汤晴正喝着饮料,一下子呛到喉咙里,忍不住咳嗽了几声。

舞曲这时候停了下来,舞会也接近尾声了。

舒兰这一曲是和系团委副书记跳的,一个大三的男生。她走出舞池,斜刺里同时杀出来两个男生,想要提前预订她的下一曲。舒兰礼貌的拒绝着,可是这两位不是大一的新生,居然有些不依不饶的跟着她走了几步,嘴里好像还在说些什么。

今天晚上,舒兰是拒绝了不少邀舞的人的。基本上,她一个拒绝的眼神,或者开口三个字“对不起”,对方就乖乖的离开了。忽然遇到两个脸皮厚的,舒兰有些不知所措,目光扫过,同班的女生都不在座位上,没法给她打掩护。

舒兰一下子看到汤晴,回身又说了声对不起,我累了,便快步的走了过来,像是迫不及待来投奔革命根据地的战士。

江之寒坐在那里,发觉那两个家伙好像是一伙的,他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在恶作剧大一的小师妹。在舒兰身后,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犹豫了片刻,还是没有追过来。江之寒看在眼里,不由咧嘴笑了一下。

舒兰发现自己并不是那么得心应手的对付着仰慕者,心里有些对自己的不满,也有几分狼狈。她快步走到汤晴身边,说:“我今天走之前还去寝室叫你呢,你不在。”两人虽然不在一个系,寝室却是中间只隔了一间。

舒兰坐下来,回头看,那两个男生没有如影随形,悄悄送了口气,一转头,看见江之寒脸上挂着笑容,好像有些嘲讽的味道。

不知道为什么,舒兰觉得心里很恼火。也许是这几周被大家培养出的公主模式开启了,她很看不惯江之寒脸上那好像幸灾乐祸的表情。她很突兀的质问:“有什么好笑的?”

江之寒正在琢磨那两个小子是不是故意的,听到舒兰气势汹汹的问话,愕然转过头来,看见美女沉着脸,别有一种风情。

江之寒玩心大起,心里想,你们两个小子要是搞笑的,实在太不敬业,做了一半就撤掉了。他说:“我在笑么?我在替人惋惜呢。”

舒兰翘了翘下巴,“你什么意思?”

江之寒好像蛮欣赏她发怒的表情,努力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吟道:

“这个秋天的夜晚啊,

风儿多么凉爽,

那两颗年轻而炙热的心啊,

纯真而又高尚,

心目中的女神一转身,

我只听到,

它们摔在地上,

哀痛又不甘的回响。”

江之寒舔舔嘴唇,心里很是得意。人说曹植七步成诗,自己大概只用了三步就吟出了一首即像普希金又像泰戈尔的大作,超卓的天才光芒四射呀。

舒兰呆了一呆,忽然涨红了脸,说:“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无聊啊!舞会舞会,大家就是要跳跳舞,相互认识的……请人跳舞不是很正常么?像有的人那样一晚上害怕的缩在这里,还举办什么舞会呀?”

汤晴也投过来一个责备的眼神,大概在说,这个玩笑开的有点过火。

江之寒一时兴起,吟了首歪诗。说到底,他现在我行我素的味道越来越浓,在朋友面前还会想想对方的感受,在半个陌生人面前就只顾着自己开心了。

看见舒兰愤怒的回应,江之寒皱了皱眉,反省了一下,这个玩笑太过火了?他摆摆手,说:“别误会,没有恶意。”满不在乎的拿起可乐杯,又一次发现里面已经没有水了。

汤晴伸出手,拉住舒兰的手,凑过头轻声说了两句。

舒兰白了江之寒一眼,气哼哼的别过头去,和汤晴咬着耳朵。

过了一会儿,她大概还是不甘心,越过汤晴,看着江之寒问:“会跳舞吗?”

江之寒说:“会一点点。”

舒兰不屑的哼了一声,说:“不会跳舞又不是什么见不得的人的事,下去学不就行了?今天本来就是给大家扫盲的。偏偏还要面子,坐在那里,还说什么会一点点。会一点点,到底是会还是不会?”

江之寒撇了撇嘴,不是每个漂亮女生都是倪裳那种性格的。她们中的大多数,还是容不得吃一点亏的,是被呵护惯了的,是记仇的和睚眦必报的。

他也不辩解,起身出去又买了一杯可乐。殊不知,这样的做派,就像当年惹火倪建国一样,是最讨人厌的。他走回座位,新的一首慢三的舞曲正好响起来。

舒兰不依不饶的盯着他,讽刺道:“会一点点的人,上去试一下可好?”

高三的有一段时间,江之寒常和曲映梅雯雯她们厮混。尤其是雯雯,交谊舞跳的很好。在她的培训下,江之寒自称会一点点决不夸张。

江之寒看了舒兰一眼,她像一只斗鸡一样盯着他,说:“会就会,不会就不会,最讨厌打肿脸充胖子的人。”

江之寒问:“你会吗?”

舒兰说:“我当然会,要不我们去试一试?”

江之寒笑了笑,站起来,伸出手,邀请汤晴说:“请你跳个舞。”

汤晴犹豫了片刻,还是站了起来。

江之寒拥着汤晴,在舞池里旋转。他很快发现,汤晴的舞跳得确实好,比他还要好不少。慢慢的,两个人的默契也出来了,在舞池里旋转着,似乎是最有技巧的那一对。

汤晴矮他一个头,江之寒低头看着她,汤晴眼里满是惊讶。一曲完毕,旁边坐着的凯子居然鼓起掌来。

汤晴跟着江之寒走出舞池,小声说:“别太过份了。”

江之寒回头看她一眼,笑道:“对她的人生成长,兴许有些益处哦。”

两个人走回去,舒兰还很勇敢的坐在那里。汤晴抢先一步,坐到她身边,拉着她说起悄悄话来。

过了半晌,舒兰挣脱了汤晴的手,站了起来,看着江之寒,很生气的大声说:“会就会嘛,你这样装来装去,以为很酷是吗?”

江之寒耸了耸肩,“我什么时候装过了?我一开始就告诉你,我会一点点。你一定要看什么叫会一点点,嗯,我给你演示一下。”指了指汤晴,说:“她呢,就叫会;你呢,就叫基本不会。至于我?会一点点。”他很可恶的笑起来。

舒兰使劲咬了下嘴唇,在眼泪快掉下来之前,说了声“你!……”,一转身走开了。走的太急,踢到了一个凳子,勇敢的没有叫出声来。

汤晴跟着站起来,恼怒的看了江之寒一眼,说:“最后这下太过了啊!一点气量都没有。”追着舒兰出去了。

江之寒坐在那里,舒兰的声音很大,在舞曲停下来的场里吸引了很多诧异的目光投过来。

江之寒悠然自得的喝了口可乐,莫名的觉得很开心。咬着吸管,几秒钟的功夫,他又琢磨出一首歪诗:

秋天的夜晚啊

你把我诅咒

尤其是

当我发现自己什么都不会的时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