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69章 迎新舞会【上】

裤兜里的手机响起来,江之寒拿出来看了看,站起身说:“不好意思,出去接个电话。”

走出门,站在小饭店外面的人行道上讲电话。天色已经黑下去,校内校外的灯亮起来,秋天夜晚的风是凉凉的,吹在脸上,喝了酒的脑袋清醒了不少。

打电话来的是楼铮永。

接下来这个周末,公司下面的“宫廷菜”菜馆就要开张了,届时会有一个精心设计的开张剪彩。再加上江之寒入股的校园开发公司,取名叫“汉港开发”【汉是中州的别名】的,给中州七中的第一笔200万元贷款到帐。作为回报,七中出让了校内的土地的共同开发权。

按照公司几个高层的意思,希望江之寒周末能够飞回去,参加一系列重要的会议和仪式。楼铮永现在是江之寒的特别助理,所有协调和时间安排的事情都由他负责。把所有行程和会议时间都敲定了,今晚打个电话最后来和江之寒落实一下。

江之寒关上手机,也不急着回去,站在人行道上深深的呼吸了几口带着桂花香的新鲜空气。

在四十中的经历告诉江之寒,好朋友的感情需要慢慢培养。但要在一个陌生的环境站住脚,和大家打成一片,金钱和拳头通常是很俗却很管用的两样武器。在青大这样的地方,拳头大概是没什么用武之地的,但钱却是走遍天下都行得通的通行证。

今天晚上是江之寒在小店宴请同寝室的兄弟。他的寝室一共七个人,除去江之寒自己,一个是青州本地的,一个来自祖国的伟大首都,一个是解放区老根据地农村来的,一位是七朝古都旁边的一个小镇考出来的,一个来自中原大地的省府城市,最后一位是江南人,据青州四百里左右的沿海小城市出生的。从地理位置上来讲,伟大祖国除了东北,基本都覆盖到了。

不知道是谁想出来的主意,今年的新生有一个奇怪的改革,就是不同系的学生混住一个寝室,美其名曰要加强学科交流。江之寒其实不太明白,几个大老爷们睡一间屋怎么就能学科融合上了。七个人来自四个系,经济系,机械系,电机系,和计算机系。江之寒和叫橙子的算是少数民族,其它五位都是工科出生。

来自中原的那位同志,是个性格开朗,很爱笑的好同志。两个星期下来,已经给寝室的每一位都取好了外号。外号没什么出奇的创意,中州本地这位叫猴子,可以想象身材瘦小,而且有几分尖嘴猴腮的样子。来自首都的那位,生活条件比较好,所以体型在另一个极端,理所当然叫胖子。七朝古都那位呢,因为名字里带个恺字,取了谐音叫凯子,港片里经常有这样的笨蛋。解放区来的这位,最是严肃,大家不敢给他取奇怪的外号,叫简单的叫他小马。江南的那位,因为名字里有个诚字叫他橙子。江之寒读书不算早,一比岁数,居然是全寝室最大的,自然的就叫老大。最后这位爱给大家取外号的,说中学同学通常叫自己小怪。

江之寒不仅年龄是当中最大的,社会阅历应该当仁不让也是最多的。几天下来,几个人的脾气性格基本上都有了数。

这六个人当中,小怪和橙子是最对江之寒胃口的,给他的第一印象颇好。橙子不象小说中的江南人,是那种很豪爽仗义的性格,而小怪是那种典型的天资聪颖,又生性豁达的人。

猴子因为家就在青州,经常不在寝室,所以接触不多。小马是个不太爱说话的,对江之寒来说初看有些过于严肃拘谨。凯子是个烟鬼,比起其他人更注重自己的仪表。

胖子是个有趣的家伙,很快的江之寒就发现他有一个忌讳,就是不喜人家问他为什么伟大首都有那么多伟大的大学,他却千里迢迢选择了青大。小怪很快也发现了这个事,所以没事就喜欢挑逗胖子,问青大有什么好的,胖子来和我们说道说道。

今天出来聚餐,是小怪提出来的,说一个寝室的兄弟,要一起住四年,应该吃顿见面饭,增加一下感情。听了这个提议,胖子马上说,那去食堂吃吧,不要浪费了。小怪见胖子舍不得钱,随口开玩笑说,江之寒是老大,是不是应该请大家一顿,没想到江之寒一口就答应下来了,于是有了今晚的聚餐活动。

饭桌上,除了胖子小马是乖孩子不喝酒,其他人多多少少都喝一点。江之寒点了十瓶啤酒,以一敌四,很快用自己的酒量把大伙儿给镇住了。

出了小饭店,江之寒一手扶着喝的不多但已经醉的不行的橙子,往宿舍走去,一边和小怪天南地北的胡侃。

在大学之前,江之寒从来没有有过住校的经历,本来对这种一个寝室几个兄弟的场景很是向往,因为在小说里经常读到这样的兄弟之情。但这两年下来,江之寒发现自己成长的太快,见了一个人,十几分钟的工夫,就会察言观色,比较判断,最后作出一番结论,此人是不是可以一交的朋友,或者对自己有用的合作者。

进了大学校园,他一心想着别套用自己这两年的思维定势,毕竟这里是共同学习的地方,不是合伙做生意的地方。但无奈的是,有意识无意识的,他的观察判断那套东西就会跳出来,迅速的给他很多信息和判断。到目前为止,江之寒的结论是,橙子是最诚恳的,小怪是最有趣最聪明的,算是里面最可以一交的朋友。

另外一个让江之寒有一见如故感觉的,就是他临时的班主任欧阳。也许江之寒这两年真的太成熟了,遇到比他大四五岁的人,往往能很快的找到相同的话题和精神频谱。

和欧阳熟起来以后,江之寒很快就不叫他欧阳老师,直接叫他欧阳了。江之寒说,自己以前看武侠书,觉得复姓真的是太酷了,什么欧阳南宫司马之类的,可惜一直没有一个复姓的朋友,好在现在终于遇到一位。欧阳开玩笑说,如果是以武侠书论的话,是不是你更喜欢遇到一个叫南宫的。江之寒点头称是,说一般来讲,好像南宫家是很牛的世家。

欧阳对江之寒的成熟印象颇深,本来属意让他来当班长。江之寒想到自己以后会青州中州两地飞,缺课可能是经常的,便谢绝了他的好意,顺便把自己的情况稍微透露了一些。

如果说寝室是一个圈子,经济系一班就是另一个圈子。到目前为止,江之寒和经济系这个圈子的人更加疏远一些,因为两个星期以来除了一起上课,并没有太多别的交往。而大一的很多课,譬如高数英语,都是大课,几个班一起上的。

两个星期下来,经济系一班里江之寒真正说的上认识的就两个人,一个是汤晴,一个是名叫左畅的男生。

经济系的大课,九成都是和国际贸易系一起上的,而国际贸易系的舒兰同学,当仁不让的是现在整个经管学院的风云人物,连机械系的小怪同学都听过她的名头。

据左畅告诉江之寒,舒兰的寝室从开学第一天,每天都要接到七八个电话,两天以后,一吃完晚饭,寝室里所有女生都急匆匆的上晚自习去了,不愿意呆在屋里。这天下,没有一个女孩愿意一晚上替别人接电话记留言。

在左畅转述的版本里,入学还不到一个月,愿意为舒兰打饭的打开水的男生已经可以从三栋316寝室一直排到八舍的大门口。经管学院的人都说,只要舒兰一点头,不仅她们寝室六个温水瓶,整个八舍三楼的温水瓶都可以被献殷勤的人灌满。

听到如此夸张的传言,江之寒不得不重新仔细的观察了一下舒兰,看她是否真的有一笑倾人城,二笑倾人国的美貌。重新观察以后的结论,是维持第一印象不变。江之寒认为抛开主观的偏爱,舒兰不过就是倪裳阮芳芳那个级别的美女。

由于大课的原因,在教学楼附近江之寒经常能遇到舒兰。舒兰通常表现的很矜持,进出上课总是和一帮女生在一起,从没见她和哪个男生有单独亲密的来往。看的出来,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处在关注的风暴中心,而且能够优雅的处之泰然。舒兰通常表现出的是她清冷矜持的一面,但时不时的也不吝啬自己的微笑和甜美。

有几次,在走廊的过道里擦身而过,舒兰的眼光轻轻的飘过来,却没有打招呼的意思。江之寒刚入学,也不想和这么热门的人物有任何的瓜葛,只是微微点头而过,并不出声招呼。

私下里,江之寒对左畅橙子他们都感叹说,看来青大的校园男女生比例造成了极其不正常的生态环境。任何一个有两分姿色的美女进了这里,自信心都会急剧的膨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