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68章 报到日【下】

出租车到了后校门,司机说到了,还体贴的补充说我这两天拉了三四趟报道的学生,在这里下车离报道的地方比大校门更近。

女孩掏出钱付了帐,一共是六十六块。江之寒掏出钱夹,数了三十五块钱给她,女孩只收他三十。江之寒懒得和她啰嗦,帮忙从后箱把她的大行李拿出来。

女孩问:“你知道新生报到在哪里吗?”

江之寒说:“找个人问问吧,我也是新生。”

女孩有些惊讶,江之寒背着一个不大不小的包,看样子是来旅游的,她听到江之寒对那个中年男人说自己是青大学生,原以为他多半是回校的老生。

江之寒问:“你哪个系的?”

女孩说:“经济系。”

江之寒笑道:“巧了,我也是经济系的。江之寒。”

女孩自我介绍说:“汤晴。”

江之寒和汤晴跨过一座小桥,进了后校门。

青州大学的这一面有一条小溪,却有一个很大气的名字,叫黄龙溪。江之寒走进学校,回头看了看校门,有一种奇怪的亲切而熟悉的感觉,眼前的景物就像是定格成一张相片,而自己在哪里见过一样。他环目四顾,左手边有一个小小的小卖部,右边有一条没有铺水泥的小路,沿着小河伸向远方,往前走两步,便是一个三岔路口,右前方是一栋学生宿舍。仔细观察,你可以发现是女生宿舍,有几个窗外挂着花花绿绿的衣物。

本着绅士的原则,江之寒提议帮汤晴拉她那个死沉的大箱子。他原以为汤晴会拒绝的,没想到她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江之寒背着自己的大包,拉着大皮箱,径直往前走到三岔路口,向右拐。

汤晴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问:“你以前来过青大?”

江之寒说:“没有。”

汤晴问:“你知道报到的地方在哪里吗?”

江之寒无所谓的说:“条条道路通罗马,随便走走,应该都能到的。”

汤晴愣了愣,不再说话,只是跟着他往前走。

沿着路一直往前,一会儿的工夫,就嗅到一股浓郁的香味。江之寒四处看看,前面是一丛茂密的桂花树。再往前,就看到篮球场,十几个人正穿着短袖,或是赤膊在上面战斗。江之寒放慢了脚步,仔细观察了两分钟,发现都是些很业余的家伙,应该连自己的水平都不到。

他有些得意的摇摇头,往左拐,走到路的尽头,就看见一个大的纸板做的标记:

左箭头:新生报到处

右箭头:新生行李存放,各系接待处

江之寒转头问汤晴:“应该是先报到,还是先存放行李?”

汤晴说:“应该先存放行李吧,顺便可以问问系里的人要做些什么。报到通知上好像是这么写的。”

正说着话,一辆自行车刹在了旁边,车上一个带着金丝眼镜,个头不高,留着短发的男生一脚撑地,完全无视前面斗大的标牌,问江之寒:“同学,请问新生报到在哪里?”

江之寒心里笑道,这位仁兄眼神很不好使,硕大的标牌明明就在眼前。他一指左边,那人抬头一看,说:“对对对,记起来了,就是在科学馆前面,谢了啊!”骑着车绝尘而去。

江之寒和汤晴向右拐,走了几步,就看见各个系的标志和旗帜在路两边一字排开,很有些赶场的感觉。路的一边是一长排的桌子,后面坐的大概是接待新生的老师和高年级学生。两人一路走过,一个一个标牌辨认过来,直到快要结束的地方,才看到了经管学院的标志。

经济系有两张长桌子,旁边还停着一辆三轮车。这时候,正热闹的紧,六七个男生围在那里。江之寒走近了,看见一个女孩儿正俯身在桌子上填着表,身边有两个男生正站着给她讲解,桌子后面还坐着三位,乐呵呵的看着前面。旁边停着一辆三轮车,里面装着好几件大行李,三个男生站在一起聊着天。

江之寒走到桌子前,发现自己好像是透明的,没人注意到。偏头看了眼汤晴,清了清喉咙,问道:“你好,我们是来报到的新生,经济系的。”

桌子后面的一个男生抬头斜眼看了看两人,问:“经济系的?”

江之寒说:“是的。”

那人递过来两张表,“先填一填这个。”指指旁边那个空桌子,“去那边坐下来填好了。”

江之寒说了声谢谢,拿过表格,递给汤晴一份,走到旁边的桌子前,拉开凳子坐下来。

很快的填好了,江之寒站起来,走过去问道:“不好意思,想请问一下这个父母的籍贯是指父母的出生地是吧,我不太记得了,现在可以不填吗?”足足过了十秒钟,才有个人抬起头来,不太耐烦的说:“这个我们就不知道了,最好还是都填上。”

江之寒看了眼四五个围在一起,正热心指导旁边那个女生填表的人,心里冷笑了一声,妈的,都是些没见过女人的。

虽然是第一次真正走进大学校园,江之寒这以前听明矾说过很多高校的逸事。明矾开玩笑说每年的新生报到,都是老生选美的最好机会,在学生会或者团委任职的男生是最不会放过这个日子的。

江之寒虽然看不清被大家围在中间正低着头的女生的模样,但也猜的到估计有几分姿色,要不自己旁边还坐着一位女生呢,怎么就没有一个人搭理?

江之寒算是见过大世面的,心里对这些师兄们说不上丝毫的敬畏,看到几个人像什么一样围着一个女孩转,心里更是鄙夷起来。走回自己的座位,把手机拿出来,拨了书店的电话,说:“妈,你和爸的出生地是哪里?一下子忘记了……通县,是吧?还有一个是凤凰城……好的,好的,我安置好了晚点再给你打电话。”

这个时候的青大,连宿舍房间里都没有电话,接电话是要到楼下值班室接的。至于手机,不用说更是个很稀罕的东西。江之寒拿出手机讲了通电话,总算吸引了旁边几个人的目光,上下把他打量了一番。

江之寒骨子里是比较傲气的,见到这帮人厚此薄彼,一副没空理你的样子,心里已经很不舒服,连报到程序都懒得问他们,看了看表格,觉得应该知道了大概的流程,便侧头看了汤晴一眼,“去科学馆前报到?”眼光扫过她的大皮箱,说:“对了,看起来好像他们可以帮你们运行李去宿舍的,问一下吧。”

汤晴犹豫了片刻,站起来,走过去问三轮车旁的男生:“请问……你们可以帮忙运一下行李吗?”

当头的男生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好像还微微皱了皱眉,说:“哦,是的,行李我们可以帮着运到宿舍的楼上。不过……这个车装不下了,你放在这里,贴上名字和宿舍号寝室号,等下一个车吧。”

汤晴谢过他,走回来。这时候,填表的女生也站了起来,往三轮车这边走过来。

江之寒总算可以看清她的样子,瓜子脸,披肩发,柳叶眉,白皙的肤色,挺翘的鼻,除了嘴唇稍微厚一点,算是五官很标准的美人。在一般人的眼里,应该是和倪裳阮芳芳一个级别的美女,虽然江之寒一眼看去,觉得她的气质相比那两个人略有不如。

江之寒早就听说青大是理工科的大学,男女比例及其变态,这样的美女应该是很少见的,也难怪大家见了对其他报到的新生都没什么兴趣。

女生走到三轮车前面,一笑,眼睛眉毛都弯弯的,还有两个小小的酒窝。她说:“谢谢师兄。”

三轮车边的三个人都笑着说太客气了,前面那人很殷勤的说:“你这个箱子不能压是吧?”见女孩点头,说:“我把它放在上面,不会被压着的。”

女孩又谢了一次,走回来,路过江之寒两人身边的时候,主动打招呼说:“你们好,我也是今年的新生,我叫舒兰。”

江之寒客气的说:“我叫江之寒。”

汤晴也说:“我叫汤晴。”

舒兰说:“还要去科学馆前面报到呢,要不,大家一起去吧?”

三人往科学馆走,舒兰说:“今天到了,还没来得及给家里报个平安,也不知道全部收拾好要什么时候了。”

江之寒闻弦歌而知雅意,拿出手机说:“先打一个吧。”

舒兰甜甜的笑了笑,接过来,拨了号码,说:“妈……我已经到了,先给你打个电话。我正报到呢,晚上再给你打,拜拜。”

江之寒接过电话,侧头问汤晴:“你要打一个吗?”

汤晴摇摇头,说:“谢谢,不用了。”

刚才见到一大帮人围着舒兰,而那个三轮车明明还有空间,却不愿意帮汤晴运行李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江之寒有点同仇敌忾的感觉。他暗中观察,发现汤晴神色如常,并没有因为无人搭理而显得难过什么的,联想到她一路上看的书,对她倒是多了几分兴趣。

三个人一起报了道,舒兰同两人说,这次学生会帮忙,所有女生的棉被床单都已经领好了,放在宿舍,连暖水瓶都领好了,不用再去后勤处,所以只要报了道,分好寝室,今天就基本完事了。看的出来,师兄们给她讲解的很详细。

回到接待处,汤晴的行李还放在那里,学生会的人推说要等满一车才能走。但当舒兰轻轻的施展了一下她的魅力以后,就有人自告奋勇的拉这两件行李单独跑一趟。

江之寒撇了撇嘴,和两人说了再见,自己去后勤处领东西,然后去了寝室:六舍210房间。

刚上二楼,迎面就碰到了戴眼镜骑车的迷糊同学,江之寒第一眼看到他就觉得这家伙有点学者的范儿。

那人看到江之寒,热情的招呼说:“同学,你是今年的新生?”

江之寒说:“是的,我叫江之寒。”

那人伸手和江之寒握了握,“我是欧阳辛。你是哪个系哪个班的?”

江之寒说:“经济系一班。”

欧阳辛笑道:“正好,我是你们的代理班主任。”

江之寒吃了一惊,眨了眨眼睛,说:“你好,欧阳老师。”

欧阳辛呵呵笑了两声,“我这个,严格的说也不算老师啦。暂时帮人看一看,我是你们师兄,今年研究生二年级,不过是计算机系的。”

江之寒和他聊了几句,觉得欧阳辛是个很直接很爽快的人,和自己心里以为的学究型人才差距颇大。

欧阳辛说:“你来的算早的,你们寝室有一个本地的学生,来了就走了。外地的,你是第一个到。其它几个寝室我也要去看看,你先收拾一下行李吧,基本原则呢,谁先到谁先选床位。”

江之寒收拾好一切,去食堂换了200块钱的饭票,草草解决了中饭。因为下午并没有什么安排,江之寒吃完饭,把饭盆放回寝室,便一个人信步走出六舍,沿着宿舍外面一条小路往前走。

现在正是刚开学的时节,很多老生还没有返校,新生也没有到齐,所以校园里并不显得拥挤。青州大学的校园比江之寒曾经去过的中大或者中州师范又大了不少。上大学的人,通常都有这样的经历,才到学校的时候觉得校园真是大呀,住了几年,渐渐的会觉得校园越来越小。

江之寒正处于这个开始的阶段,拜他路盲的本事,他在这个大迷宫里胡乱转着,有时候会绕一圈回到原地。整个下午的时间,江之寒兴致勃勃,不知疲倦的在校园里转悠:一食堂,二食堂,三食堂,四食堂,学校医院,足球场,科学馆,体育馆,会议中心,第五教学楼,第八教学楼,图书馆,电教中心,留学生食堂,江之寒一个一个走过来,在很多建筑物前面,他都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在来青大之前,江之寒最先是看过学校介绍材料上的几幅彩照。收到录取书以后,他又去图书馆找到了几本关于青州大学的书,里面有更多的照片。江之寒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看多了那些照片的缘故,眼见的景物仿佛似曾相识。

江之寒漫无目的的转悠着,直到夕阳西下。不知不觉地他走到了黄龙溪边,在那里每隔十几步便有一个石椅。江之寒想要找一个坐下来,看看校外街道的景色。一路走过来,不幸的是所有的椅子上都坐着人,有读书的,有依偎着的情侣,也有半闭着眼像在睡觉的,抑或是在享受初秋的傍晚。

黄龙溪的岸边,有一排垂柳。微风吹过,柳枝轻轻的舞动,像是夕阳下的精灵。江之寒驻足看了片刻,爱煞了这样宁静,简单,而美丽的风景。

走到路的尽头,便是学校的另一个们,叫做断桥门,一个很奇怪的名字。

江之寒从断桥门走出去,前面就是校外一条街,卖百货的,开小餐馆的,还有一家新开的卡拉Ok。对着断桥门,是教工宿舍区的大门。

江之寒站在校门口,看自行车穿梭来往,二十来岁的大学生们成群结队的走过,毫不掩饰的散发着青春,自信,和豪情,似乎能感觉到一种叫幸福的东西。

忽然间,有一声尖厉的刹车声。江之寒循声看过去,一辆小汽车的右前方,有一辆倒在地上的自行车,骑车的大学生正从地上爬起来,看样子并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

一对情侣模样的大学生站在江之寒身边,也朝着那边看。

女孩抱怨说:“断桥门这里这么多机动车,也不修一个过马路的红绿灯,我看呀,迟早要出事。”

男生说:“有红绿灯也不见得管用。有些开车的,根本就是闯红灯闯惯了,而且速度快的很。我看呀,除非把这些家伙都吊销了驾照,路上才能安全些。”

江之寒听着他们说话,忽然觉得这个场景无比熟悉。他失神一般站在那里,浑浑沌沌的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他仿佛从梦中清醒过来,自行车和小汽车都已不在那里了。

忽然间,江之寒本能的感觉到不喜欢这个地方,想要赶快远离了它。他使劲摇摇头,快步的走进校门,往宿舍走,一刻也不想在这附近停留。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