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66章 临别赠言

生活了十八年的城市,到了说再见的时候,心情一定是复杂的。对于一般的大学新生,大概会是兴奋,紧张,混合着对对未来的不确定感。江之寒经过这两年的磨练,心理年龄比同龄人要成熟不少。对他来说,兴奋和期待是有那么一点的,但对出生长大的故乡的眷念也涌上心头。更何况,这里有太多寄托了感情,分享过成长的朋友和亲人。

出发之前,江之寒打算花几天走一圈,去和很多朋友吃个饭,面对面的说声再见。这几天,他已经跑了不少地方,见了不少的人。

今天是最后的一天,江之寒一早就来到中州大学的校园。明矾已经和他吃过饭了,他今天是来见荆教授和沈桦倩的。

到了荆教授办公室,比约定的早上九点半还早十分钟。沈桦倩坐在外间的秘书室里,站起来打招呼,说:“不好意思,荆教授今天临时有会。”

江之寒哦了一声,这一年来起码有三次他约好了见荆教授,都被临时取消了。自从成为省政府经济顾问以后,他的会多的数不胜数。据明矾说,最近有消息说荆教授要被聘为国务院的特别经济顾问。

沈桦倩陪江之寒走出办公楼,江之寒笑问:“师姐早上有空吗?”

沈桦倩嫣然一笑,“我很空的,我可不是荆老师。”

江之寒要求说:“嗯,能不能陪我逛逛中大校园?”

沈桦倩毫不思索的点头答应道:“好啊。我在这里住了九年了,每个角落都熟悉的紧。”

两人出了办公楼,往左拐,漫无目的的沿着中大宽阔整洁的林荫道往前走。夏末初秋的阳光从树叶间的缝隙照下来,洒在沈桦倩的黑发上,肩背上,在上面镀了一层灿烂的光。沈桦倩穿着一件浅黄色的衬衣,配上石磨蓝的牛仔裤和白色的运动鞋,装束的很清爽。她今天把头发用橡皮筋简单的束起来,更显得比真实的年龄小了许多。同江之寒走在一起,要说他们是同班同学,不知道有没有人相信,反正江之寒自己是相信的。

江之寒看着晨光下走着的沈桦倩,感觉她的气质和大学的氛围有一种完美的和谐,好像她就应该生活在这里一样。走在校园的林荫道上,她有一种走在自己领地内的感觉,不是侵略性或者高傲的,而是悠然自得,和轻松自如的。

江之寒听明矾说过,沈桦倩今年冬天或者明年春天就会毕业,留校只是时间问题。留校以后,从讲师做起。她专业能力一流,又有荆教授这尊大神罩着,前途应该是很光明的。

沈桦倩看到江之寒脸上一直带着淡淡的笑,问道:“你笑什么?”

江之寒说:“我觉得,大学校园真的很适合你,好像……你就应该住在这里生活在这里一样。”

沈桦倩偏了偏头,笑道:“怎么?外面世界太复杂,只有你能混,我太天真了,是不是?”

江之寒苦笑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这个地方……就像是属于你的。”

沈桦倩指着旁边一个小池塘,说:“我像你这么大……才上大一的时候,早上经常到这里来看书。后边这一排树才种下不久,才这么高……”她比了比,说:“现在呢……成了约会的圣地了,看书的倒是少了。”

江之寒驻足和沈桦倩看了看,眨眨眼笑道:“去坐坐?缅怀一下你的大一时光。”

沈桦倩看了看他,率先走过去,找了一个空着的长石凳坐下来。

江之寒在旁边坐了,和她一起沉默了一阵,说:“我以前挺憧憬大学的生活的……可是,这两年以后,我真的有些觉得,怎么说呢?好像失去了好多那种期待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变老了?”

沈桦倩扑哧一笑,“老你个头?你才十八也,再大能大到哪里去?”

她专注了看着前面的小池塘和里面几朵浅红色的荷花,眼睛并不看江之寒,像是对自己自言自语,“之寒,我其实是有些话想和你说……现在你连房地产开发都搞上了,事业又上了一个新台阶。但是,如果我可以给你一点建议的话,一心往前赶固然没错,有时候停下脚步来看看四周的风景,也是很重要的。因为……你一心要去的目的地,还不见得有旅途的风景那么好。”

她收回眼光,侧头问道:“还记得我们去过的天工峡吗?”

江之寒点点头。

沈桦倩问:“你觉得在那里几天,什么风景是最吸引你的?”

江之寒看着她清澈仿佛不带尘埃的眼睛,笑道:“当然是那晚的星空。”

沈桦倩说:“是呀,那不过是偶然停下脚步看到的风景。大家都想着登上山顶去领略雄阔的风景,那里固然不错,但不见得有你期望的那么好,不见得比路边的风景更美。如果舍弃所有的一切,就为了早一刻登上山顶,不见得是件划算的事情。”

江之寒笑道:“好深奥哦。”

沈桦倩温柔的看着他,像看一个正在长大的小弟弟,“你会明白的……”

告别了沈桦倩,江之寒赶回市区。傍晚的时候,是他组织的高中时代最后一次聚餐,邀请的人有温凝萃,顾望山,倪裳,楚明扬,陈沂蒙,薛静静,林墨,和楚婉。除了不在中州的小胖子古杰和林晓伍思宜,江之寒中学时代最好的朋友们基本都到齐了。

江之寒是组织者,所以他带着林墨提前了半个小时就到了餐馆。吃饭的地方是新开的一个餐馆,这一年来中州新开的餐馆如雨后春笋。这个餐馆位于西山半山腰,从二楼的包厢可以居高临下看中州城市的全景和夕阳下的大江美景。

江之寒现在也算是餐饮业的业内人士了,深有体会餐馆的氛围环境和食物本身一样重要,尤其是对中高档的餐馆。

到了目的地,没想到倪裳已经到了。她解释说,今天在西山会朋友,完了就直接过来,所以是第一个到的。

倪裳看见林墨,颇有些惊讶。而林墨看到她的倪裳姐姐,马上就把江之寒丢到一边,跑过去,亲热的挽着倪裳的手,叽叽喳喳的和她说个不停。

江之寒见没自己说话的份儿,便把服务员叫来,仔细的先把菜点好了,又抽空打了个电话。一切处理好,放下手机,看见林墨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这次高考,倪裳考的相当的好,在整个七中名列第三。很多人遗憾说,她的高考成绩,加上其它方面的荣誉,足以让她进P大和T大的热门系,她却选择了虽然是第一流大学,但名声稍有不如的宁大,而且是颇为冷门的应用物理系。

林墨看着江之寒说:“考前我就对倪裳姐姐说,她一定能考学校前三,她说多半不行。我说,如果考上了,我就送她一个礼物恭喜她。”

江之寒深知林墨的精灵古怪,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问:“你准备的什么礼物呢?”

林墨苦着脸,说:“倪裳姐姐,我想了好久,也不知道给你买个什么礼物。终于有了一个免费得来的东西,想要送给你,又怕你因为它是不要钱的,会嫌弃不高兴。”

倪裳微笑道:“怎么会?我都叫你别送什么礼物,不过如果你一定要送,随便什么我都会很喜欢的。”

林墨说:“真的?随便什么,你都不会嫌弃,都一定会收下?”

江之寒嗅出一点古怪,警告的看着林墨。林墨吐吐舌头,说:“哥,要是我送姐姐的礼物不够好,你也不准生气哦。”

江之寒哑然失笑,“你送礼物,我有什么好生气的。”

林墨撒娇说:“倪裳姐姐,来,我们拉钩,不管我送的是什么,你都要收下,而且带在身边。”

倪裳有些宠爱的笑笑,伸出手和林墨拉钩,说:“好了,把你的礼物拿出来给我看看吧。”

林墨朝着江之寒眨眨眼,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崭新的手机,递给倪裳,“有这个,以后我就容易找到你了,姐姐。”

江之寒责怪的看着林墨,倪裳皱皱眉,说:“林墨……学会和我耍心眼哦!”看了一眼江之寒,大概在怀疑他是幕后指使。

江之寒心想,我可真冤啊。

林墨靠着倪裳,娇痴道:“倪裳姐姐,不要生气嘛。我没有骗你呀,这个是不要钱的,而且……我也害怕你不喜欢。你看……嘻嘻,你果然不喜欢。不过你答应过的,要收下,而且带在身边哟。”得意的瞄了江之寒一眼。

江之寒正在为这个小丫头头痛的时候,大部队陆陆续续的到了。

傍晚的时分,远处的城市和大江被落下的夕阳笼上一层淡淡的红色。

江之寒目光扫过朋友们。两年的时间,大家都长大了,有些曾经在身边的人,现在已远行了;有些曾经亲近的人,现在已疏远了。

但庆幸的是,大家还能聚在这里,喝酒说话。庆幸的是,大家曾经一起走过了这一段岁月,留下了很多美好的回忆。

江之寒举起酒杯,迎着夕阳的光,说了句很老但很真诚的话。

他说:“愿我们的……友谊长存。”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