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四卷 两面人生
第265章 新的台阶

三天以后,江之寒就要离开中州,去体验一个全新的地方和全新的生活。曾几何时,大学生活是一个多么梦幻的未来。现在的江之寒虽然对它的期望值不再那么高,但几分期待总是有的。

让江之寒高兴的是,在他离开之前,终于看到新项目的正式启动。

暑假过了不到一半的时候,江之寒就找到温校长【现在正式的头衔还是温代校长,但去掉那个代字应该就是这几个月的时间了】,向他展示了一个庞大的开发计划。

从某种角度说,江之寒和他的敌人,前任宁校长有着一样的看法。中州七中位于市区最繁华的地域,离市中心商业中心不到十分钟车程,离市委市政府也不到十分钟路程。这些年来,七中在中州市区和近郊的重点中学中一直只能算二流,最多不过是准一流,与它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不符。

中州市区和近郊的重点有很多种说法,曾经有人称五大重点,这些年最流行的是说“七大重点”,包括一中,师大附中,实验中学,育才中学,北山一中,八中,和七中。在这七所重点中,一中,师大附中,和育才中学通常被认为是第一档次的,而七中不仅在第二档,还通常被认为和八中一起是敬佩末座的。

在这个高考挂帅的年代,大学升学率,重点大学升学率,国内顶尖大学录取人数,和文理科状元通常是衡量一个学校水准的在主要标准。这几年数学物理化学奥林匹克竞赛影响力渐大,竞赛获奖也成为一个重要的参考衡量标准。无论是哪种标准,七中都稳定的排在五到八名,一直被其它的几个学校压得抬不起头来。

宁校长以前谈起这个问题,一针见血的指出,为什么我们落后于一中那几个学校,因为我们没有顶尖的老师,也没有顶尖的学生。而长而久之,这就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或者是良性循环】。学校的升学率越高,声誉越高,初中考高中的中考中,最顶尖的学生就更多的涌向那些学校,他们的录取线就更高,总体来说收的学生平均基础就更好,三年下来,很可能升学率就会更高。

要改变这个趋势,宁校长提出的观点就是,七中需要最顶尖的老师。顶尖的老师可以把差不多的原料做出更好的菜。在他的观点基础上,江之寒加了一点:我们需要最顶尖的学生。如果有了更好的原材料,再加上更好的厨师,做出更好的菜的机会就会大大的增加。

怎么从其它的顶尖学校手上去抢这两样最稀缺的资源:顶尖教师和尖子学生?江之寒提出的建议很简单:钱。

就一个字,钱。

要把最好的老师从其它学校挖过来,七中唯一能拿出的与众不同的东西就是更高的报酬,而经济刺激是最现实的也应该最有效的。现在的制度并不禁止老师的跳槽,江之寒没有提太多具体的建议,因为在这方面温校长显然是真正的专家,他知道哪里有可能挖到最好的老师。

用同样的办法,江之寒建议学校可以引诱中考的顶尖学生选择七中,采取的形式可以是不同种类不同名称的奖学金和助学金。很多学习成绩很好的学生,家庭经济环境一般或者较差,一定数额的奖助学金对他们会极大的吸引他们。从教学环境来说,七中比其它顶尖学校也许差点,但差距并不是那么明显。

这两件事情,理论上都可以提高学校的升学率,但都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学校用什么来平衡这个支出呢?江之寒提出一个配套的商业开发计划来支持。

江之寒告诉温校长,他看一些美国的资料,受到一些启发。在美国,有两套中学教育系统,私立中学和公立中学。平均来说,私立中学的教学水平更高,因为无论是硬件投入还是软件的教师学生比例都远较公立中学优越。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美国人没有财力送孩子进私立学校,只能选择学费低很多的公立学校。美国的公立学校水平参差不齐,最后导致了一个商业现象:好的公立学校附近的房屋比一个区域同等条件的其它房屋要贵很多,比例可以从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一百。

分析起来,个中缘由并不难理解。美国的小学和中学入学并不以成绩高低录取的,而是划分地域录取的。住在某一个地区,就有资格去分配给这个地区的学校。很多家庭不愿意或者没有能力花大钱送孩子去私校,又害怕他们得不到好的教育,所以都垂青于好的公校。久而久之,在市场的力量驱使下,校区质量成了决定房地产价格的一个重要因素,甚至是最重要的因素。

江之寒分析说,在国内有两个重要的因素不容忽视。第一,中国人一向讲究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所以在教育的投入比例上比西方国家应该不会低。第二,温校长提到过,义务制教育已经开始施行,以后可能会进一步的深化。到时候,一个可能的趋势就是小学甚至初中的入学都采取地区就近入学的标准。

如果是那样的话,学校周边的地产房产的附加商业价值会非常高,而现在大多数人现在并没有意识到。七中有一个相对大面积的校园,校园四周还有一些山坡荒地之类的。

江之寒提出一个全面的学校商业开发计划,先是尽可能的向外扩张校园的覆盖面积,然后是在校园内进行房产开发。开发出来的房产,一部分作为教师的集资住房福利房,另一部分作为商业房向外销售。如果以上的分析是正确的,这部分商业房应该可是卖出很好的价钱,因为它有重点学校的附加值在里面。

当学校的名声进一步提升以后,江之寒认为学校可以开办所谓的高价班,对离中考分数线差一点但查的不多的学生收取“助学费”。譬如说,差5分交5000元赞助费,差10分交1万元,差15分交2万元。当然,太差的学生也不能要。这一批高价学生相对的素质可能会差一点,但在好老师的调教下,应该也不会太影响最后的升学率。现在学校也收极少数的关系学生,但并没有形成一个系统,而且多数是掌权者写条子塞进来的。

总的来说,在江之寒这个计划中,核心的创收手段就是卖房子和开办收费的高价班。他总结说,如果这个循环可以启动,最后很可能形成一个良性循环,学校升学率提升,名声更大,教师待遇大幅度提高,吸引更多的顶级老师,然后就能有更多的创收,再进一步改善学校的软硬件设施。而学校的名声越大,条件越好,反过来又会推动校园房产的价格,和高价班的收取费用。

而在这个改造计划的初始,学校需要启动基金来开始这个循环,而且通常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来看到显著的成效。由谁来提供这个启动资金呢?需要一个公司的介入和合作,而江之寒很显然愿意担当那个合作者的角色。

这个计划成型以后,最困扰江之寒的还是资金问题。房地产开发所需要的资金比他以前涉足的生意又不在一个层次上,他主要的资金还集中在股市里,暂时还没有撤出的意愿。

初见冯家老二的时候,江之寒就有意愿拉他进来。后来,随着股市的表现良好,加上顾望山似乎和冯老二很投契的样子,江之寒就提交了一份正式的商业计划给他,邀请他加入。

冯家老二总是说自己还在上大学,并不想正式涉足商业领域。但江之寒的直觉是对的,他虽然看起来什么都不在乎,对赚钱的事情兴趣其实相当的大。冯家老二给江之寒的回复相当的快,快的让他吃惊。冯老二说他这次入股的是他名下的家族基金,是得到他父亲许可的。说的直白点,就是那家伙随便拿了点自己帐户的零用钱出来玩,这些对于江之寒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江之寒最初向温校长和黄阿姨提出这个开发计划的时候,是非正式的在他们家里,温凝萃也没事在旁边听着。温校长一开始就被这个计划深深的吸引了,虽然有些细节需要商榷,但他的意向和雄心毫不掩饰的显出来。

毕竟,在自己手里把七中提升成中州数一数二的名牌,对他来说是一个大的不能再大的诱惑。

倒是出来的时候,温凝萃质疑了他的计划。温凝萃简单的总结说,这不是让富人孩子上学穷人孩子上不了学吗?江之寒倒是佩服起她的敏锐,他说穷人的孩子只能凭自己努力考个好学校,但富人的孩子既可以凭努力,也可以凭一点点钱财。温凝萃讽刺的问,所以你在制造不平等。江之寒并不否认,他分辨说不平等本来就在那里,他可没有能力制造。有时候,说不定明码标价还是一个相对好的选择。

今天上午是合作意向书签字的日子。代表江之寒这方面的是调过来主持这个项目的程宜兰和冯一眉,肖邯均代替程宜兰,开始全面的主持的文翰的总体工作。代表冯家老二出面的是一个姓钟的经理,一个秃头的四十岁左右矮小香港人,在合资注册的新公司中,江之寒方面以少量资金,技术,人员,和不动产入股,占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罗家老二以资金入股占百分之六十五的股份。公司总经理暂时由程宜兰担任,首席财务官由香港方面指派。

钟经理,程宜兰,冯一眉,和学校方面的领导上午在学校办公楼举行一个简单而隆重的签字仪式,江之寒就没有去凑热闹了。他坐在温凝萃家里,和她聊着天。十一点半的时候,江之寒看看表,到楼下去接了今天到学校有事的林墨,带着她去温凝萃家。

接林墨之前,温凝萃就曾问起过她。

温凝萃说:“你这个暑假经常和那个初三的林墨在一起?”

江之寒道:“我才认识你的时候就知道,你是FBI的。”

温凝萃说:“我可没跟踪你,不过很多人都知道哦。我认识她,还是倪裳在路上遇到时介绍我认识的,很可爱的小姑娘。”

江之寒说:“我走了,替我关照一下。”

温凝萃嗔道:“我现在不管你的事了,你这个人最小气。不过……人家开学才高一呢,十五岁的小姑娘,你……你这个色狼!”

江之寒很委屈的说:“你怎么这么不纯洁呀,我们就像哥哥妹妹一样。”

温凝萃讽刺道:“哥哥妹妹!呵呵,你有几个好妹妹?”

江之寒笑道:“现在有两个,你愿意的话,可以当第三个。”被温凝萃扔了支笔在身上。

江之寒把林墨正式介绍给温凝萃,对林墨说:“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你温姐姐。她爸爸是我们七中的老大,什么都归他管,所以被老师冤枉了呀被同学欺负了呀,找她准没错。”

江之寒又拿出个手机,说:“这是留给你的。”特别吩咐林墨说:“还记得我给你的肖叔叔和楼叔叔的手机号吧,记得有什么紧急的事给他们打电话,而且你有急事也好联络你父母还有温姐姐他们。”

林墨嘟嘴说:“我要手机来干什么呀?而且,……能有什么紧急的事呢?”

江之寒说:“比如,上学路上遇到坏人了呀什么的。”

林墨皱着眉头说:“本来没有坏人的,有了这个,反把坏人都招来了。”

温凝萃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江之寒,对林墨说:“收下吧,我也好沾沾光。平时把它关上,放在书包里就行了,不会有人知道的。”

林墨去洗手间的时候,温凝萃看着江之寒,说:“你……真是很在意她哦,像对妹妹一样?”

江之寒说:“从自私的角度,我希望她能够一直在我生活里。所谓爱情,就我的经验,距离太近,彼此期望太高,刚而易断。所以,从一开始,我就决定了,像对妹妹一样对她。这样……应该会安全许多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