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64章 妹妹

如果有一个人在这次合作中和林叔叔一样开心,那个人非林墨莫属。

看见父亲多年的计划正式开启,看见父亲越来越多的在家里露出开心的笑容,林墨对那个第三次见面就吓得自己磕破了下巴,险些毁了容的男生充满了感激。她一心想要做点什么,来分享父亲的快乐和希望。听说江之寒要为父亲的店选址,便主动申请要跟着去实习一下。

江之寒让她去问父母的意见,得到他们的同意以后,便领着她在城区各个地方转悠。

开个包子店这个规模的生意,现在江之寒一般是交给下面的人全权处理的。这一次有所不同,除了把各种申办手续合同签署之类的事交给了肖邯均,他亲自出马,像当年为母亲书店的第一个分店选址一样,很精心的来为包子店选址。

当了老板,待遇毕竟还是不一样的。肖邯均让手下的人在城区先梳了一梳,给出了六个候选。江之寒只需要把这六个地方跑一跑,最后拍板拿主意就好了。

害怕林墨中暑,江之寒坚持上午出去,下午休息。六个地点花了两天的时间。周三的中午,江之寒带着林墨走完最后一个地点,便到了风之裳,坐下来喝冷饮。

自从高中毕业以后,江之寒不再隐瞒身份,风之寒和状元楼的雇员都知道他是老板。见老板来了,上的当然是最顶级的甜点和饮料。

林墨虽然在七中读书,却是第一次进风之裳里面来。她很好奇的转悠了一圈,走回来,对江之寒说:“我们这个是最贵的。”

江之寒笑道:“来,试试看,值不值这个价。”

林墨用叉子送了一块进嘴里,慢慢的吞咽着,好像在细细品味。过了好久,她叹道:“真好吃!”

江之寒笑道:“多谢捧场。”

林墨说:“可……还是不值这个价。”

江之寒哈哈大笑,林墨不仅是他的人生坐标,和她相处了几天,江之寒发现和她在一起有一种很自然很简单的开心,整个人都很放松,真的像两个人在一起处过很久,有一种默契一样。即使曾经亲密如伍思宜或者倪裳,和这种感觉也是不一样的。

江之寒说:“让我考考你,这两天看过的这六个地方,你觉得哪个最合适你爸开店?”

听到这么严肃的问题,林墨放下叉子,很仔细的思考了一阵,黑眼珠滴溜溜的转来转去,配上她一脸肃然的模样,江之寒在旁边看了觉得她的表情很卡通。

林墨说:“嗯……我也不知道唉。你不是说,要交通便利,潜在顾客多,又相对类似竞争少的地方吗?嗯……我觉得今天最后看的那个地方好像最好。铜街口是下半城的交通枢纽,来来往往上下班的人很多,顺便买个包子等车当早饭,应该不错吧。我好像也没看到太多的早餐店,那个地方又不能摆小摊的。”

江之寒很满意的点点头,“说的不错。”

林墨想起什么,急急的说:“可是,你不是说那里租金要贵不少吗?”

江之寒摆手说:“租金贵一点不要紧,要打出名声来,就要去繁华的地方。”现在毕竟不比两年前,那一点租金的差别在江之寒的眼里已经不是主要的决定因素了。

林墨问:“可是……租金这么贵,亏了怎么办呀?”

江之寒笑道:“你说呢?”

林墨抿着嘴,想了一阵,说:“反正是你的钱,不管了。要不……你就把这个贵死人的东西多卖出几个就赚回来了。”

江之寒摇头说:“你对我们这里卖的东西哪来这么多的怨念,今天你吃的可是免费的哦。”

林墨伸了伸舌头,低下头去努力消灭眼前贵的离谱的甜点。

在凉爽的店里坐了一阵,江之寒又拉林墨去旁边的状元楼随便吃了点东西,算是解决了午饭。走出饭店,看见公司新买的商务车正要出去,便公器私用,让司机顺便捎两人一程,不过十来分钟的车程。

下了车,江之寒和林墨一起回她家,准备和林墨父母谈谈店址的事情。到了家,古老师和林叔叔都不在,江之寒便坐下来等他们。

林墨泡了茶,端一杯给江之寒,在他旁边坐下来,拿起本武侠小说津津有味的看起来。

江之寒无聊的看了会儿电视,问林墨:“还有什么书?”

林墨站起来,过了一会儿走回来,说:“哎呀,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妈妈的卧室锁住了,她的书都在里面。”

江之寒问:“你的书呢?”

林墨不好意思的说:“除了教科书参考书,我这里就两套武侠书和两套漫画书,是同学那里借的和书店租的。”

江之寒对漫画不太感兴趣,问:“还有一套武侠书是什么?”

林墨说:“绝代双骄。”

江之寒叹道:“这也太老了,我都看过两遍了。”想了想,说:“给我拿来吧,怎么也聊胜于无啊。”

江之寒随意翻着绝代双骄,好多情节他都能背下来了。林墨看的是一本笑傲江湖。她看的很入神,眼睛里只有书,一副如饥似渴的样子。过了很久,林墨放下书,感叹道:“岳灵姗好可怜的。”

江之寒笑了笑,说:“她也挺可恨的。”

林墨说:“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我们班上喜欢看武侠的男生都很讨厌她。可是我觉得她好可怜哦。”

江之寒心里一动,很自然的想到了倪裳,因为在他心里早就把倪建国当作岳不群。如果倪裳是小师妹的话,我的任大小姐又在哪里呢?江之寒忽发奇想。嗯,即使有那么个任大小姐,如果我是令狐冲的话,我也许更愿意选择仪琳小师妹吧……

江之寒胡思乱想着,有些神游天外。

林墨轻轻拍了他一下,把他唤回来。

林墨说:“嗯……爸爸这个事情,我还没有和你说过谢谢呢。”

江之寒说:“谢我干什么,我也是要靠你爸赚钱的呀。”

林墨说:“我知道……不完全是这样的。”

江之寒说:“那是怎样?”

林墨咬咬嘴唇,试探着问:“真的……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像看到了失散很久的妹妹?”

江之寒点头。

林墨说:“那……我是不是该叫你哥哥呢?”

江之寒笑道:“那当然好,就叫之寒哥哥好了。”

“之寒哥哥,之寒哥哥……”林墨轻轻的叫了两声,她的声音稚嫩中好像有带着些绵软,每一声好像能叫到你心里去。

江之寒觉得心被她叫的有些麻麻的,正准备答应,林墨忽然皱眉说:“不好。”

江之寒问:“怎么不好?”

林墨说:“好像有些肉麻,之寒……哥哥。”

江之寒急着说:“一点不肉麻,相信我,一点也不。”

林墨凑过来,问:“就叫哥好不好?我是独生子女,可想有个哥哥了。”

江之寒呆了呆,说:“好啊。”

林墨甜甜的笑起来,糯糯的叫了声:“哥。”

仿佛被某种电流击中一样,江之寒只觉得这声哥被打进心里最深处去了。他伸出双手,很自然的放在林墨的肩上,认真的说:“有了这声哥,我……一定会一直一直保护你,不让你受到任何伤害的。”

林墨的脸似乎红了一下,她低下头去,小声说:“谢谢哥。”

※※※

林墨的暑假也是繁忙的。周一要上芭蕾课,周二练书法,周四开始她的小提琴练习,其它的时候还经常跑她爸才开张的包子店。

听林墨念叨买一个小提琴太贵了,江之寒又不好送她一个,便打电话到处问了问,最后找到了程宜兰的妹妹。程宜兰的妹妹算是个半专业的,现在用的琴属于昂贵的那种,家里还有以前才开始学琴的时候留下来的旧琴。江之寒帮她联系好,林墨和她妈上门去买旧琴,程宜兰的妹妹见了,说很喜欢这个小姑娘,最后七说八说没有收她的钱,算是送给她的。

周五的时候,江之寒和林墨约好了要去她父亲的店看看情况。林墨去市文化活动中心滑旱冰,那里的场地最便宜。本来江之寒说好一起去的,临时被肖邯均抓去开会,只好完了会再去同她会合。

上午十一点的时候,江之寒打车去了文化活动中心,林墨已经完场,在门口等他了。

最热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两人也没有急着坐车,找了条小路,准备一路走到林墨父亲开的店。

林墨很开心的评点了一番她最近看的武侠书,又很恶毒的议论了一番热播的八点钟电视剧。

江之寒评论说:“你才多大,我怎么觉得你已经有点愤世嫉俗的倾向了?你说的那个八点档,我妈最近看的乐呵呵的,每天时间一到就端端正正的坐在沙发上了。”

林墨吐吐舌头,闭上了嘴。

江之寒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忽然想起什么,问道:“对了,你选好班了吗?”

林墨摇头说:“不还早着吗?我不喜欢翻来覆去的想一个事情。到了要选班那两天,再去想它好了。”

江之寒问:“那个发誓要和你一个班的小男生可是要苦等了。他叫什么来着?”

林墨看了他一眼,说:“黄斌。”

江之寒笑道:“黄斌……嗯,对他有没有感觉?”

林墨嗔道:“讨厌……哪来什么感觉?”

江之寒把脸凑到离她只有三十公分不到的地方,看着她的眼睛,“真的没有?……不要害怕,我不是你爸妈,不会棒打鸳鸯的。”

林墨脸红了红,说:“不理你了。”加快步子往前走。

江之寒不紧不慢的跟在她身后,也不说话。

走了好一阵,林墨的耐心终究敌不过江之寒。她停下脚步,转头问江之寒:“你……和倪裳姐姐呢?我想听听你们的故事。”

江之寒看看她,说:“好,交换秘密。”伸出右手的小指,晃了晃。

林墨歪着头想了想,同他勾了勾手指。

江之寒笑道:“这是怎么说的来着?”

林墨说:“拉钩上吊,一百年不变。”

江之寒说:“好吧,你先说还是我先说。”

林墨很爽快的说:“我先。”

江之寒有些诧异的看她一眼,“说吧。”

林墨嘻嘻笑了两声,“我呢……没什么秘密,对他没感觉。完了。”

江之寒怒道:“喂!……”

林墨睁着大眼睛,“我说的是真的呀,既不讨厌也不喜欢,就是普通同学啰。”

江之寒说:“那他是单相思?”

林墨嘟了嘟嘴,“哪来什么单……他不过是说想和我一个班嘛。我这个人,超级助人为乐的,所以人缘很好啊。”

江之寒摇摇头,“得得得,你就哄鬼去吧。”

林墨低头走着路,踢路上的小石子。

江之寒谆谆教导她,“走路呢,不能这样鞋底一直擦着地,要抬起来,再放下。要不,鞋很容易坏的。”

林墨白他一眼,“你怎么和我妈一样?”过了半晌,抬头对江之寒说:“哥,其实我真的就把他当普通同学的,不骗你。黄斌这个人挺老实的,对同学都很友好,不过他妈是个超级势利眼,我……很讨厌她。”

江之寒说:“怎么回事儿?”

林墨说:“他妈是班上家长委员会的,我呢,是班委会的,所以很早就见过。那时候,他妈妈还挺客气的,拉着我说了很多话,又问我爸妈是干什么的。我就说,妈妈是物理老师,爸爸是厨师。她当时就瞪圆了眼,像见了鬼一样,你爸爸是厨房工作的?好像是很低贱的工作一样。我当时可不高兴了。后来有一次,我妈也去开家长会,他妈拉着我妈在一边说话,说什么古老师,你那个学校虽然不怎么好,怎么也是个中学教师啊,怎么找了个厨子呀?我妈也真是好脾气,气得嘴唇都发抖了,还是没说什么难听的话。我恰巧路过听到了,就走过去拉着我妈走了。”

林墨忽然挽起江之寒的胳膊,说:“哥,所以……我好谢谢你。我爸终于有一天可以扬眉吐气了。”

江之寒看着她,心里感动她的善良懂事,柔声说:“那些看不起你爸的人,是他们自己浅薄,你不需要和他们较真。你爸这样有能力的人,成就自己的事业是迟早的事,你确实应该为他感到骄傲。”

林墨摇了摇江之寒的胳膊,“好了,我的全都说完了,现在轮到你了。”

江之寒说:“好吧,不过我想先问问,你怎么会和倪裳很熟呢?”

林墨说:“也不算很熟啦。初一暑假优秀学生干部夏令营的时候,我去参加了。那里面就我最小,倪裳姐姐那时候已经是校学生会的副主席。里面大多数的都是高中的人,没人搭理我,可是她很关心我啊,对我可好了。那时候,我们在外面大概有两周吧,我就天天都缠着她,问她问题呀,和她说话呀。然后,我觉得她什么都懂,什么都很厉害,而且对人还超级好的。从那以后,我就很关注她,每次她上台演出或者是组织活动,我在下面看着,心里想,要是我能像倪裳姐姐这样就好了。有时候在路上,我也会遇到她,和她说说话。再后来……我就经常看到你啦,几乎每次在校园见到倪裳姐姐的时候,你总在她身边……”

江之寒抿着嘴,点点头,七中还真是很小很小的一块地方。他问林墨,“你不是好像知道我很多事吗?”

林墨抿嘴笑笑,“我……是从不同的人那里,譬如学生会的师兄师姐,听到过很多关于你的事,关于你和倪裳姐姐的传说。听说,你们早恋了,然后又被发现了,然后……你就自愿的换了个学校,去了很糟糕的四十中。不过,我也不知道那些传言有几分真,几分假。”

江之寒有些无奈的笑了笑,他当年离开七中,就是为了不要给倪裳造成太多的困扰,没想到还是有很多传说留在了校园里。这世上,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

他抬头看看蓝天艳阳,高一的暑假,自己正雄心勃勃的要大干一场,一开学倪裳便出现在生活里;高二的暑假,自己为分手伤心难过着;高三的暑假,身边却出现了一个梦中的人。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

江之寒愣愣的发了回呆,侧头对林墨说:“去看了你爸,明天我带你去几个地方,和你讲讲我和你倪裳姐姐的故事。”

如果这段故事需要一个回忆和总结,也许身边的这个小姑娘是命中注定的最好的对象。就像车文韵说的那样,是上帝派来的使者。

※※※

江之寒和林墨站在七中的篮球场边。

江之寒说:“那天是开学的第一天,我莫名其妙上台领了一个见义勇为的奖。走下来,有人告诉我,你有一个新同桌了,而且是一个鼎鼎大名的美女……”

江之寒和林墨一起走进空旷的教学楼,经过二楼曾经的教室,走到三楼,去屋顶花园转了一圈,出了教学楼,往大校门方向走。

江之寒指着跑道,“那年快要到运动会的时候,是班上的1500米测验,我跑了第一,从终点往回走的时候,她就站在这里,微笑着轻轻的为我鼓掌……”

站在离林墨家很近的书店,江之寒说:“才开始这家书店的时候,我们家的情况就和你们家现在很相似。我也在努力的找一个顾客流量大,竞争少,又租金便宜的地方,心里患得患失,不知道前路是怎么样一个情况。那时候,我想做个简单的调查,看看大家都愿意买什么书,却又没有时间,就试着让倪裳帮我……”

从早晨到黄昏,江之寒领着林墨,走过自己和倪裳曾经踏足的地方,西山,动物园,回家的路,约会的馄饨店。他也领着她,走过自己的事业开始扩张的路,七中,北山,书店和餐馆覆盖的所在。

江之寒在讲一段故事,好像是讲给林墨听,又好像在给自己这两年做一个总结,抑或是讲给并不在场的倪裳或者伍思宜听。

在这个故事的结尾,两人来到了那家临江的餐馆,倪裳和江之寒最喜欢的地方之一。

进得门来,江之寒问服务员能不能坐角落里靠窗的那个老位置,服务员说有人坐了。江之寒问起刘老板,服务员说我们老板不姓刘姓庄。江之寒愣了愣,过路的另一个服务员说这家店是新盘过来的,我们才开张不到一个月。

江之寒和林墨找了一个临窗的座位坐下。

林墨虽然早熟,但这一天的故事,跌宕起伏,悲欢离合,对十五岁的她来说未免有些难以消化。她喝着茶,看着窗外的大江,怔怔的没有说话。

江之寒笑道:“以前坐在这里的时候,倪裳经常感慨说,看看大江东去,波涛壮阔,就会觉得日常生活的一些得失不必太过在意。只要认真努力,总是来日方长的。”轻轻叹口气,江之寒说:“但生活毕竟不是大江,一弹指,几年过去,就物是人非了。你没看见,连餐馆的老板转眼也换了人,错过的东西,大概就随着江水一直往东,再不回头了吧。”

林墨觉得鼻子酸酸的,她转过头来看这江之寒,恳求道:“哥,不要放弃啊……”

江之寒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过去的终究过去了,不管是好是坏,是甜蜜是悲伤。留下的印记会永远在那里,但前路还很长,顺着这条大江一直往东,就是他新的生活开始的地方。

【第三卷终】

P.S.预告一下,今天中午以前还有一章,是关于第三卷的作品相关的内容。从明天开始,开始更新第四卷《两面人生》,是江之寒大学本科生活的写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