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62章 表白

江之寒坐在两栋单元楼后面的荒地上,从这里往下看,可以看见林墨家住的地方。上个星期林墨受伤以后,江之寒把她和她母亲送回家,虽然知道了具体的地址,却并没索要电话号码,这几天也没有去找过她。吸取了以前的教训,江之寒可不愿林墨或者是她父母以为他有什么不良的意图。

江之寒精心的挑了两根草,把它们套起来,挽上结,一手一个,往两边拉。小时候经常玩这个游戏,不过那时候是两个人比谁找的更硬,今天他玩的是双手互搏。

八点半的时候,江之寒远远的看见古老师拿着公文包出门了,大概是去学校值班吧。他犹豫了一下要不要去登门拜访,想了想还是放弃了。就如他写信给伍思宜说的一样,这个人生坐标,他最想做的其实是要看护她。

九点过十分的时候,江之寒看见林墨一身黑色,走出了单元楼的大门,便拍了拍手,站起来,绕过背后的单元楼往下走。

江之寒走的不算太快,等他绕到下面的时候,已经看不见林墨了。他拐过一个弯,前面十几步的地方,林墨正往前慢慢走着,身边有一个个子中等的小男生。

小男生说话的声音不算小,隔了老远江之寒都听的清清楚楚。他说:“林墨,你准备选哪个班?”

林墨回答说:“选班这个事,还不一定吧?我想都没想过。”

小男生说:“我昨天去过班主任董老师的家了,她很确定的告诉我的。董老师说,这一次,学校要改革,升入高一的本校学生,成绩年级前十名的,或者是得过全市十佳三好学生,十佳学生干部的,给他们自由选班的权利,作为一种奖励。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两个都是有资格的。”

林墨似乎想了想,才说:“嗯……我不知道有什么区别。高中班的班主任我也不太认识,科任老师是谁也不知道。再说了,离开学还有一阵,等到那时候再说吧。”

小男生说:“我……我想好了选哪个班了。”

林墨哦了一声。

小男生犹豫了一下,问:“你不想知道我要选哪个班吗?”

林墨轻声说:“哪个班?”

小男生停下脚步,侧过头去,很郑重的说:“我……要去你去的那个班。”

林墨跟着他停下来,垂眼看着脚尖,好像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来,说:“你……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吧。我不知道我会不会选的不好。”

小男生很坚定的说:“你……去的班对我来说就是最好的班。”见林墨低头不答他的话,他咬咬牙,说:“林墨……记得选好了班给我打电话。我……先走了。”走了两步,恋恋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终于转头飞快的跑开了。

江之寒心里叹息一声,好家伙,进化的很快,表白这件事比我学会的早了一年有余。

林墨跺了跺脚,好像有些烦心的样子。一抬头,江之寒笑呵呵的正站在她面前。

林墨愣了一下,脸上飞起两片红云,不由自主又跺了跺脚。

江之寒笑道:“这次没吓到你吧。我发誓,真的不是存心偷听的。”双手并拢,做个保证的姿势。

林墨有些局促的问:“你怎么在这儿呀?”

江之寒笑道:“其实……我正准备去你家,看看你伤口好了没有,顺便向你道歉来着。”

林墨轻轻哦了一声,说:“我正要出去呢。”

江之寒说:“没关系,我就是来看看的。”侧头观察了一下她的下巴,说:“不会有痕迹的。”

林墨被他勾起了心事,皱眉说:“谁说的,我这几天照了几十遍镜子了,那疤痕一点儿也没有变淡。”

江之寒安慰她说:“这个,要有点儿耐心,起码也要几个月吧。”

林墨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知道他说的是对的。

江之寒说:“对我来说,你去的班就是最好的班,这是我这一年来听过的最好的表白了。”

林墨的脸又红起来,她嗔怒的看一眼江之寒,说:“偷听别人说话就不对了,拿出来取笑人就更是没有道理。”

江之寒摸摸鼻子,笑的像只狐狸一样。

林墨不甘心被他取笑,想了想,反击说:“你难道没对倪裳姐姐说过这样的话?”

江之寒愣了愣,问:“你……和倪裳很熟吗?”

林墨好像很得意扳回了局势,说:“我告诉过你呀,倪裳姐姐是我的榜样。”

江之寒看着林墨,回想起自己高二开学初见倪裳的情景。在大家的眼里,倪裳也算是外向活泼的女生,但江之寒能看到她更里面的东西,倪裳是一个一直担负着很多责任,给自己定了很多规矩的女孩儿,有很严格的家教。给他的感觉,林墨同她的性格大相迥异,虽然他现在和林墨并不熟悉。

江之寒换了个话题,问:“你这是去哪儿?”

林墨说:“去我爸厂里面。”

两人随意说着话,走到外面的路上。

江之寒说:“你要往左走了吧,我得去一下书店。”

林墨看了看眼前的三味书屋,说:“这家书店很不错呢。”

江之寒笑道:“欢迎光临,我可以给你八折优惠。”

林墨惊讶道:“是你家开的?”

江之寒点点头,说:“忘了今天想给你说的正事了。”他看着林墨大大的眼睛,很诚恳,有些缓慢的说:“那天吓着你,我真是很抱歉。不过……我真的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觉得在哪里见过你,那天早晨才表现的有些奇怪。听起来很老套不是吗?不过是真的,就像……很难形容,有些类似见到了失散很多年的妹妹,或者是很多年不见一起长大的邻居,有点那种感觉,你知道吗?”

林墨看着江之寒,他眼里包含的东西太复杂,而她还太小,不能够完全读出来。不过,她能读出一点亲切,读出一点信任,或许还有一点点依赖?

不知道什么原因,林墨对眼前这个她从不同渠道听过很多传说的大男生也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她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江之寒如释重负的叹了口气,莫名的觉得有些像当年向倪裳表白等待审判的时刻。他说:“看到你,有些像……我说不太好,有些像找回了一个很多年前的老朋友,所以顺带把很长一段历史也找回来了。我呢,好歹比你高三年级。我只是想让你知道,如果有什么烦心的事,不能解决的困难,如果觉得我也许能有所帮助的话,不要忘记来找我。”

江之寒很温柔很温柔的问:“好不好?”

林墨轻轻点了点头,举起右手在胸前挥了挥,说:“我走了。”走进市场附近熙熙攘攘的人群中。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