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59章 我叫林墨

※※※

浮生一刹逝如电,断桥辜负美人缘。

未知来生相见否?陌上逢却再少年。

【注1】

※※※

江之寒的家里,林志贤坐在沙发上,打量了半天他吊着的左臂,很是好奇的问:“到底怎么了?”

江之寒苦笑了一下,“被老爷子骗了……”

林志贤说:“快说来听听,我可是警告过你。”

江之寒说:“老爷子号称可以废掉我的功夫,我居然鬼使神差的就相信了。然后呢……这个,是我们门派秘密,不能讲给你听。总之呀,我和他过了几招,最后还使了诈。喏……这就是惩罚。”

林志贤摇了摇头,“你看起来精神状态还不错。”

江之寒说:“还好,我悬崖勒马,最后展现了一下我的纯良本性,总算没有被逐出门去,得了个留校察看的处分。”

林志贤说:“关大哥昨晚打电话给我,让我来好好劝诫一下你。他说的其实也有道理。我反省一下自己,这两年来,我从一个派出所所长爬到现在的地位,还总觉得事事不如意,很多人都欠着我的。你呢,更是小小年纪做出一番不小的事业,各方面都还算顺畅,不要老觉得不满足。按你师父的话说,不要太多的莫明的戾气。要知足!”

江之寒摇头道:“是呀,道理其实浅显易懂。可是……要达到他老人家那种淡泊的修为,哪是那么容易的?”过了半晌,他探头问林志贤,“你说,师兄,是不是算计多了,就特别容易觉得别人欠了你的?”

林志贤哈哈大笑起来,他指了指江之寒,“嗯……有道理,我们两个大概都有这问题。”

这几天,江之寒吊着左臂,整天都老老实实呆在家里。老爷子回来了,又狠狠的教训了他一顿,他自然不好意思再赖在四合院不走。

住惯了郊区宽大的四合院,重回到高楼林立的单元房让江之寒感到很不习惯。这些日子,他坐在屋里,往外看,除了远处露出的山峦,映入眼的全是高低参差不齐的钢筋混凝土,让他本来就郁闷的心情更是加重了几分。

江之寒回想师父教育他的话,越想越觉得很有道理。这两年来,自己得到了很多,大学考上应该没问题,从无到有的创办了几个公司,家里的经济状况不可同日而语,在高中的校园里也可以算得上是绝对的风流人物。为什么有时候还是满腹怨气,甚至满腹戾气呢?

老爷子也许说的对,自己把得到的东西越来越当成理所当然,而对任何一点没有到手的,或者受到的一点点挫折,心里却满是不平,总觉得是老天或者世人欠自己的一样。老爷子那天说,不知足有时候可能是好事,有时候却足以让你堕入深渊,永无回头之日。

倪裳走了,是自己没能好好的护住她;思宜走了,是自己伤害她太多次。这一年来遭受的所有大的挫折,与其诿过于人,不如自我反省才是正道。

道理虽然想的明白,心情却不是能够一夕扭转的。

江之寒勉强打起精神,想要继续完善它的校园整体的商业化改造计划,从昨天开始提笔尝试了七八次,总是不得要领,写上十几分钟就搁下笔来,既缺乏灵感,又缺乏强迫自己前进的纪律性和动力。

如果按照师父所说,就算维持现在这个生意的规模,就已经比普通的工人强上十倍百倍,一辈子也不需要担心衣食的问题。那么拼命的在十七八岁挣钱,牺牲所有的假期,是为了什么呢?为了钱更多,有朝一日像Andrew他老爸那样?还是为了往上爬,爬到罗行长,崔副市长,甚至顾司令那样的位置?

对于财富和权力这个圈子,江之寒不像普通的同龄人,已经有了粗浅的但真切的接触和体会,但对进入这个圈子强烈的憧憬,他似乎缺乏那么一点点动力。

有钱当然是好的,但要奋斗到多有钱才是人生的目标,他没有一个清晰的想法,或者说是冲动。在这个阶段,他拼命的经营手中已有的东西,更大的原因是因为这是自己一手创建起来的,有那么一点像自己看着成长的婴儿,心里已经有了很深的感情。

※※※

除了出去换药,江之寒在家里已经呆了几个星期了。

今天是去学校看成绩的时候,放在古时候,就是科举发榜的日子。

江之寒走在路上,却找不到任何激动的心情。他冷静的自我评估过,结果应该是考上一般本科和重点本科当中二选一,而这两者的区别,对他来说基本是不存在的。唯一让江之寒有些兴奋的是,再过几个月,自己就要真正走出生活了十几年快二十年的这个城市,去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每想到这个,他莫名的有些兴奋。

在巷子口的刘烧饼处买了张刚出炉的热热的沾满芝麻的甜烧饼,江之寒一边啃着,一边沿着阶梯往下走。

在早晨的阳光下,前面十几步的地方,有一个穿着浅蓝色衣服的小姑娘正走在路上。随着她下阶梯的步子,乌黑的头发编成的辫子不断的上下摇荡着。江之寒在她身后走了一段,觉得她走路的步子仿佛含着一种奇特的韵律,像是和着音乐在跳舞,又像是某种小动物。江之寒细细想来,对了,就像是一只迎着晨光跳跃的小鹿。

江之寒瞧着女孩的背影,很惊讶一个人走路的韵律仿佛就可以给人一种欢快的感觉,简简单单的动作,却似乎带着快乐的磁场,能够感染到周围的环境。江之寒不知道为什么想起很小很小的时候有一部流行的日本电视剧,叫排球女将,里面的女主角叫小鹿纯子,好像天天都跳阶梯训练耐力来着。

走到阶梯快结束的地方,往右转就是四十中了,从左边往上走,是去七中的路。江之寒快走了几步,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想去看看女孩的正面是什么样子。

江之寒走过她的身边,装作不经意的侧过头,脱口而出道:“我认识你。”

那女孩停住脚步,偏头看了江之寒一眼,眼神在他吊起的左臂上停留了几秒钟,说:“江之寒。”

江之寒微笑道:“没错,你是林……”他记得倪裳提起过她的名字,却一下子想不起来。

林墨说:“我叫林墨。”

那声音在稚嫩清脆中带着一丝熟悉的感觉:我叫林墨……

江之寒觉得脑袋里有一根弦被拨动了一下,仿佛唤回一些陈旧的回忆。他无法清楚的描述那种感觉,但他几乎可以肯定,在某一个时间某一个地点,有这样一个声音说,我叫林墨。

我叫林墨……

江之寒像被魔法定住了手脚,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嘴巴微微张着,脑袋飞快的转着,想要把那种熟悉的感觉从记忆库里的某个储存格里调出来。

林墨偏着头,很有兴趣的打量着他,问道:“我的名字很古怪?”

江之寒啊了一声,从催眠般的状态中苏醒,冲口而出道:“不是,是很熟悉,像认识很久了一样。”

林墨眨眨眼,她有一双很灵动的眼睛,用眸如点漆来形容最是恰当不过。

江之寒看见小姑娘的嘴角微微撇了一下,虽然没有说话,但那神态分明在说,好老套的话哦。

江之寒忍不住脸上热了一热,虽然他说的是百分之百的实话,听起来却真有几分套磁的味道。为了避免尴尬,他迅速转变了话题:“暑假了,还要去学校吗?”语气亲切中带些随便,真有点像对着认识了很久的人在说话。

林墨说:“嗯,暑假夏令营有个培训……对了,今天……不是高考发榜的日子吗?”

江之寒笑起来,“没错啊,我就是去看榜的人。”

林墨微微偏着头,眼睛在他脸上转了一圈,评论道:“你……有点像去春游的人唉。”

江之寒忍不住大笑起来,他直觉的喜欢这个有趣的小姑娘,逗她说:“你有没有听过一句古话,叫有容乃大,无欲则刚。期望不要抱太大,就会放轻松的。”

林墨说:“你是觉得自己一定考的上吧?”

江之寒说:“谁告诉你的?没这回事。”

林墨说:“我妈。”

江之寒惊讶的扬扬眉毛,“你妈是?”

林墨笑起来,露出几颗白白的碎玉一样的牙,“我妈妈,现在教你物理。”

江之寒很是吃惊的问:“古老师?”

林墨轻轻点点头,眼里全是促狭的笑意。

江之寒忍不住摇了摇头,这个世界还真是不大。

说话的功夫,两人已经走完了阶梯,拐上了平路。

江之寒问:“我还不知道,你今年读几年级呢?”

林墨说:“开学就高一了。”

江之寒一时也找不到别的话,但这个小女孩给他那种亲切而熟悉的感觉却怎么也抹不掉。他忽然想起那次足球赛初遇时林墨说过的话,问道:“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被七中开除的?你妈妈告诉你的?”

林墨摇摇头。

江之寒看着她,想要知道答案。

林墨忽然指指右边,四十中的大校门就在眼前。

江之寒不放弃的问:“你还没告诉我呢。”

林墨调皮的笑了笑,说:“这……是个秘密。”

江之寒无奈的摇摇头,看见小姑娘上下摇荡的马尾走上去七中的岔道。忽然间,林墨回过头来,说:“要加油哦!倪裳姐姐是我的偶像。”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回过头走了。

注1:这首诗是某个读者评论时引用过的,我觉得很贴切,改了两个字放在这里。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