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56章 流血夜【上】

江之寒忍了很久,还是拨了手头伍思宜在皖城家的电话。不出他的意料,是空号。江之寒放下话筒,即使拨通了又能怎样?

道歉?伍思宜不需要这个。把她追回来,因为怜惜,内疚,还是因为喜欢?

当上天给了伍思宜第二个机会的时候,她虽然有所顾虑,还是勇敢的去表白了;当上天给了江之寒第二次机会,让他用信把她召唤回身边的时候,他轻易的浪费了机会,又多伤害了她几次。

江之寒曾经觉得不公平,自己对倪裳那么好,最后倒落得那样一个结局,但说到底,倪裳并没有真正做错太多。而要说到公平,自己曾经受到的,都一古脑转嫁到伍思宜身上了,而且做的更过分。每每想到这个,江之寒怎么也摆脱不了愧疚的感觉,并不是一个不够喜欢就能解释所有这一切伤害的。

和倪裳的离开,以及伍思宜第一次负气出走不一样,这一次江之寒并没有太多痛苦的感觉,有的只是更多的迷惘和无奈。

第一段感情,就像那雷雨夜,结束的轰轰烈烈。第二段感情,就像昨天午后的中州,闷热的透不过气,无声的结束更像是无疾而终。

程宜兰打电话来,说冯一眉的市场推广方案的详细版本出来了,让江之寒去看一看,江之寒想也没想就把它推掉了。他坐在屋里,和以前几次不一样,那时候感觉心里有股怨气,想要找个地方发泄一通,譬如找王义宁打一架,或者到酒吧里狂喝烂醉一番。而这次,充斥全身的完全是无力的感觉。

也许,所谓爱情,本来就是件非自然的东西。两个人,对彼此要求太高,离彼此距离太近,终究注定了要相互伤害,或是不能持久?

或者,自己终究不够成熟,还不能应付这样强烈的感情?

或者,全力付出的感情,在人的身体里,只有一个火种,燃烧尽了,就再不会回来?

这样艰深的哲学问题,注定了是越想越迷糊的。江之寒在家里枯坐了一上午,又出门瞎逛了一下午,没有忍住去了一趟河边的沙滩。

我喜欢你……

大江过处,言犹在耳。

佳人已去,情何以堪?

※※※

傍晚的时候,江之寒出现在雯雯的台球室里。

雯雯见到他,很急切的问:“考的好吗?”

江之寒摇摇头,又点点头。

雯雯睁大眼,说:“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江之寒有些无精打采的说:“还凑合。”

雯雯也是极会察言观色的人,不再和他纠缠考试的事情,拿来几罐冰镇啤酒,开了,和他坐在一起,慢慢喝起来。

两人随便聊了两句,曲映梅推门走了进来。

自从堕胎事件以后,曲映梅表面上的跳脱真是收敛了不少,和江之寒之间倒是又亲近了许多。

看到江之寒和雯雯坐在一起喝啤酒,她也不像往常那样开起玩笑,走过来问:“考的还好?”

江之寒懒懒的说:“还凑合。你的工作呢?”

曲映梅说:“已经上班一个星期了,不过是合同制,临江宾馆。”

江之寒问:“结果没去成象山大饭店?”

曲映梅撇撇嘴,“人家都是有背景的,我是谁呀?别瞎想了,能有个地儿呆着就不错了。”

曲映梅接过一罐啤酒,喝了两口,抱怨道:“实在是太热了,我今天坐公车,人都比平时少了一半,还是热的不行。”观察了江之寒一会儿,关心的问:“你怎么了?精神不好的样子。”

江之寒摇摇头,不说话。

曲映梅陪着他喝了会儿酒,说道:“之寒,有件事,我很担心呢。”

江之寒说:“什么?”

曲映梅说:“小雪现在有个追求者,是市区供电分局局长的公子,给她送了几次花和礼物,我看她还很满意的样子。后来有人告诉我这家伙不是一般的纨绔,是臭名昭著的玩女人,好像还有一次差点被起诉强奸,靠他家关系才摆平的。我去打听了一下,他在这块儿很有名的,大家都说是这么回事。我给小雪讲,她不以为然的说,既然没判刑,就不是真的。你说,我怎么劝她呀?”

江之寒问:“她多大了?”

曲映梅说:“十八呀。”

江之寒问:“你多大了?”

曲映梅说:“你明知故问么?我十九了。”

江之寒说:“怎么听起来,你像她妈一样?”

曲映梅不高兴的说:“你今天吃了什么,说话怎么这样啊?她就像我亲妹妹一样,你亲妹妹遇到这样的事,你不管么?”

江之寒说:“我打断她一条腿就好了,或者把那男的打断一条腿。”

曲映梅冷哼道:“你有本事呀。我不是没本事,才问你的吗?”

江之寒看了一眼,雯雯到后面去整理东西去了,就说:“我说两句,你别生气啊。”

曲映梅说:“我听着呢。”

江之寒说:“你那小雪妹妹就是有点贪恋这些东西,怎么办?你平时嘻嘻哈哈的,但自己心里还是有底线,有杆秤的。但她不一定有。”

曲映梅摇头道:“我不就是担心这个么?要不……你帮我同她说说?”

江之寒眯起眼,上下打量了曲映梅一番。

曲映梅说:“怎么了?”

江之寒嗤笑道:“我?我是她什么人?凭什么管她的事?”叹口气,他又说道:“我TMD连自己的事都管不过来。”

曲映梅关心的问道:“发生什么了?……”

江之寒喝口啤酒,“没什么……我说,该说的你说过了,该警告的你警告过了,就算是做亲姐姐的,也算是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其它的事情,都是她私人的事情,她父母都不管,哪里轮得上你?”

曲映梅垂下眼,“如果她父母还活着,当然轮不到我来管。”

江之寒这才想起雯雯曾经同他讲过的小雪的家事,心里对曲映梅倒是有几分肃然起敬。

江之寒叹口气,说:“姻缘天定。更何况,道不同,不相与为谋。你看重的,不是她看重的。不管你们感情多好,在这事上也说不到一起。所以我才说,你尽了自己的力,也就罢了。”心里叹口气,伍思宜转身离去,倪裳愈发遥远,自己的事都挫败的一塌糊涂,居然还有人要来找他帮忙。

曲映梅说:“我觉得,小雪并不像你说的那样,她本性还是很善良很好的。不过她在技校读书,眼界有些窄,没见过什么真正优秀的男生,家里的经济条件又不好,没有父母的照顾。所以,当她遇到一个肯在自己身上花心思,经济条件又好的,就容易陷进去,完全不去考虑这个人的品性如何……之寒,小雪现在交往这个人,叫刘鸿渐。我第一次见他,除了觉得他稍微有些轻浮,总体的印象还好。后来有一次,小雪转背出去的时候,他用言语调戏我,我才觉得不太对劲。我和他敷衍了两句,他大概觉得我是那种女生,便说了些很不堪的要求。因为小雪在我面前,一个劲的夸他好,我也没敢直接和她讲,回头到处打听了一下。没想到,这个刘鸿渐的名声蛮大的,经常到我们学校来钓女孩儿,很多人都认识。那个强奸起诉的事情,我是听当事人一个邻居讲的,应该很可靠。她告诉我,那家人拿了私下赔的钱,买了一个门面做小生意,就在她家附近,我路过的时候都看到过的。除了那件事之外,还有一个被他搞了,后来又甩掉,去……堕过胎的女生,以前是我们学校的。她亲口告诉我,这个刘公子的种种不堪的行为……”

曲映梅把手中的啤酒罐放在桌子上,继续说:“我后来把这些事都讲给小雪听,这个傻丫头,跑去直接问刘鸿渐是不是有这些事,他当然推的一干二净,说这几个女子都是缠着他没有得逞,才到处散布谣言的。他说,他对小雪是不同的,是真正的喜欢她。”

江之寒摊摊手,“该说的你都说了,亲近如你,她就是不相信,那还能怎么办?”

曲映梅说:“其实……其实小雪是很崇拜你的。她听沂蒙和我讲过你做的那些事,有段时间一直念叨向往……可是,你一直对她很冷淡。”

江之寒瞪大眼,“曲映梅同学,你不会是建议我……”

曲映梅虽然满腹心事,也不禁被他的表情逗得笑了起来,“嘿,我们家小雪有那么可怕吗?……如果你愿意和姓刘的竞争,我还怕什么。不过,我也知道那是不可能的。我只是想,我虽然像她姐姐一样,但小雪一直比较能听进去话的人,往往是她比较高看一眼的人。所以,你帮我讲讲道理,即使是一样的东西,说不定能比我说的更有用。”

江之寒叹口气,“你呀,这是典型的病急乱投医。”眯上眼,好像睡着了,不再理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