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52章 任性的要求

周五的早晨,江之寒从外面早练回来,顺便带回一笼包子当早餐。推开卧室的门,看见伍思宜又坐在床上发呆。这几天,她发呆的次数似乎越来越多。

江之寒走到床边,她一点儿没有发觉。

江之寒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说:“Hey,别发呆,快吃早饭了。包子冷了就不好吃了。”

伍思宜惊醒过来,但也只是眨了眨眼,没有说话,也没有挪窝。

江之寒俯身看她,女孩儿的眼宛如深潭,里面波光浮动,难以看清她在想些什么。他坐下来,抓住女孩儿的一只手,有几分忧虑的问:“有什么事么?”

伍思宜愣愣的,好一阵子才摇了摇头。

江之寒看着她,耐心的问:“怎么了?”

伍思宜说:“没什么,不过是随便胡思乱想来着。”

江之寒说:“快起床吧。睡醒了躺在床上,就容易胡思乱想。”伸手去拉她。

伍思宜忽然说:“之寒,你还记得我前几天说过的话吗?”

江之寒停住手,问:“什么话?”

伍思宜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如果我提出什么要求,你会答应我吗?即使你不是很愿意。”

江之寒微微皱了皱眉头,坐直了身子,沉声说:“嗯,说来听听。”

伍思宜似乎在观察这江之寒的表情,过了半晌,她咬了咬下唇,仿佛下定了决心,“那天……倪裳告诉我,投资股票的钱,她家也拿了一份出来。”

江之寒很不喜欢伍思宜在他面前说起倪裳,而最近她谈到倪裳似乎越来越多。他淡淡的说:“没错。”

伍思宜说:“倪裳说,前个月她们家有急事要用钱,本来要把里面的钱取出来的。不过你没答应。”

江之寒掩饰住心中的不悦,淡然道:“是啊,我觉得还能涨点儿……她那晚看来真的喝多了,这些事也拿来和你讲。”

伍思宜盯着江之寒,“她确实喝醉了,可能太想醉了吧。只是偶然说起股票投资的事,她不在意露了个口风,我诱导她把这些讲给我听的。”

江之寒眯了眯眼,脸上的微笑已经看不见了。

伍思宜翘了翘嘴角,露出个有些奇怪的笑,像是不屑,又像是倔强孤傲。

江之寒说:“你的要求是……”

伍思宜深吸了口气,“我想你把她家的钱都退给他们……这不正是倪裳的父亲要求的么?为什么不呢?”

江之寒垂下眼,没有看伍思宜的脸。他说:“就这个要求?”

伍思宜轻声重复,“就这个要求。”

江之寒抬起眼来,“我可以问一下,为什么突然冒出这个东西来的么?”

伍思宜摇了摇头,“没什么理由……一觉睡醒,它好像就在那里了。”

江之寒目光锐利的盯着伍思宜,她毫不退让的和他对视着。

江之寒轻轻叹口气,“我这里面还有楚明扬的钱,还有薛静静的钱,我是不是也应该退给他们呢?”

伍思宜说:“这个随你了,他们也没这么要求过。”

江之寒松开抓着伍思宜的手,沉声问:“为什么要盯着倪裳不放呢?我不是告诉过你么?倪裳已经是过去了……没错,我开那家糕点屋的时候,想的名字就是我加上她。没错,我以前确实非常非常喜欢她。可是,她已经过去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呢?”

伍思宜仰起头,呆呆的看天花板。她说:“我相信你。”

江之寒说:“如果你相信我的话,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要求呢?虽然倪裳是过去了,她还是朋友啊,她对你也很好啊。为什么我不可以把她家的钱,像楚明扬家或者薛静静家的,一起放在我们的投资中呢?”

伍思宜看着江之寒,淡淡的说:“没什么理由……所以,才叫任性的要求。”

江之寒摇头说:“可是,你这个要求完全没有道理嘛……”

伍思宜说:“偶尔的,我不可以提一个无理的要求么?”

江之寒说:“思宜,那就不是你了。你是聪明成熟的,你是独立自信的。你应该相信自己……也应该相信我。”他伸手抱着女孩的肩膀,柔声说:“自从我们在一起后,除了高考前给她打过一个电话,祝福一下考试的事情,从来没有和她联系过。”忽然联想起林晓,江之寒心里跳了跳,有些发虚。

伍思宜古怪的笑了笑,慢慢的说:“伍思宜应该是成熟自信的,不应该提无理的要求……”她说的很慢,好像在梦呓。过了一会儿,她仿佛从梦境中苏醒过来,说:“但,人都会变的,不是吗?”

江之寒说:“那就不是伍思宜了。”

伍思宜自嘲似的笑了笑,“如果我一定要逼迫你那样做的话,你一定会恨我吧?”

江之寒想了想,很诚实的说:“不会的,但有些不高兴是一定的……思宜,我会尽量满足你的愿望。但这件事情,你是想歪了。”忽然想起倪裳曾经说过的话,心里有些不自在,但还是继续说:“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就是相互信任。如果没有那种信任,而需要不停的试探的话,就没什么意思了。”

伍思宜长长的,长长的叹了口气,扭头看着窗外。良久,她仿佛想通了什么,问:“今天你又有什么安排?”

江之寒说:“要去和沈师姐谈一谈资本重组以后,股份分配的事情。”

伍思宜说:“那么……我可以再提一个无理要求么?”

江之寒看着她,“你说。”

伍思宜说:“别去了,陪我去逛街好吗?”

江之寒愣了一秒钟,旋即咧嘴笑了笑,“好,我马上给她打电话,改在明天好了,也不急那么一天。”

盥洗间里,伍思宜关着门,细心的给自己化妆。她涂了很淡的口红,加上一点点的粉底,把眉毛描了描。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轻声说:“这……就是自信成熟懂事聪明的伍思宜?”抹去眼角不小心滑落下来的一滴泪。

※※※

江之寒牵着伍思宜的手,走在市中心的繁华街道上。

世事很奇妙。当年和倪裳约会的时候,总是战战兢兢的,生恐被谁看见了。如今和伍思宜在一起,虽没有正式告诉过父母,但也不准备刻意的隐藏。到目前为止,却没有任何的风声传出去。

和一年多前一样,江之寒忠实的做着自己跟班的角色:帮着提包,帮着给出自己的建议,在大街小巷来回穿行。和一年多前不一样的,两人手牵着手,已经是情侣的姿态。

而且,伍思宜买了很多很多的衣服,心安理得的让江之寒掏钱付账。江之寒出门的时候,身上带的现金不多,只好趁着伍思宜试衣服的空当,跑到隔壁的一个银行分理处,取了不少现金。

中州百货的四楼女装精品部,江之寒耐心的站在试衣间外面。伍思宜换上一件衣服,转出来,他或是竖竖大拇指,或是摇摇头。当然,竖拇指的时候有十之七八。

夏天是很适合伍思宜穿衣服的季节,她美好的身材能够清楚的展现出来。江之寒有几分邪恶的总是推荐她买V字领的上衣,好让那高峰山谷能够有机会一展英姿。

不是周末的营业日,难得有这么出手阔绰的大客户。几个营业员都殷勤的站在一旁,纷纷夸赞伍思宜的好身材,衣服如何像是为她定制的,男朋友如何又有情趣又有耐心又有钱财。伍思宜笑笑,并不接她们的恭维话。

从中州百货出来,江之寒的手里又多了三个袋子,里面有五件上衣,两条短裙,一条短裤,和一套泳衣。

江之寒笑说,原以为你去惯了香港,已经看不上这里卖的衣服了。伍思宜撇撇嘴,说才买了这几件你就心疼了?江之寒摇头苦笑,不理她的挑衅。

一路走过来,伍思宜的兴致似乎越来越高。逛街果然是女孩子的美味佳肴,对于伍思宜尤其如此。

两人一家一家的走过去,江之寒手里的袋子越来越多,最后两只手都提满了。他提议说,要不找个地方把衣服放好,再来战下半场?伍思宜笑问,你还有力气逛下半场?江之寒慷慨激昂的说,鞠躬尽瘁,后面四个字被女孩的手打了回去。

伍思宜领着拿满了购物袋的江之寒,转到了那家熟悉的馄饨小吃店,这里算是她的最爱之一。

两人坐下来,放开肚腹,饱餐了一顿。

伍思宜拿起餐巾纸,轻柔的擦了擦嘴,说我逛够了,下午我们去爬西山吧。

※※※

西山顶上,江之寒和伍思宜席地坐着。伍思宜坐在前面,把头靠在男朋友的胸前。

他们选了个阴凉的地方,前面是峰峦如聚,青树郁郁。偶尔有一阵凉风吹过,拂过刚爬过山有几分汗湿的背,凉丝丝的让人舒服的想哆嗦一下。

西山,市中心的商业街,大江的河滩,和杨老爷子的四合院,是留下两人足迹最多的四个地方。

两年前,江之寒在这里初遇这个有点酷酷的,成熟的,但又有几分自我哀怜的女孩,听她在山顶讲家里的事,背她下山。

一年前,江之寒还是在这里,听她讲自己诅咒的成果,在失去倪裳后的日子,终于有她走进自己的生活。

坐在山顶,伍思宜不像逛街时那样谈笑风生,只是一味的坐在那里,静静的欣赏风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也曾经牵手走过很长的路,沉默不作交谈,也能感受到默契。江之寒双手环抱着女孩儿温软丰腴的身子,把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上,跟着她看风景,心情好像越来越平静,呼吸也慢下来,好像时间凝固在这片美景中,逡巡着不想往前走。

过了很久很久,伍思宜才轻轻的感叹了一声。她说:“景色真美……比初见你那天还要好。”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