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50章 甩手掌柜回归

高考前这两三个月,江之寒扎扎实实的当了一回甩手掌柜。从公司开始的第一天【第一家书店开张】,江之寒虽然没有真正介入过公司的日常运作,但每个星期,甚至每一天都在关注着书店食堂和餐馆股市投资的运营情况,才过去的这三个月是个例外。

股市投资方面还好,除了进行了两次小的进出操作以外,所有先前的持股都保留着,没有任何大的变化。但在公司的文化分部和饮食分部这两个分支,一个季度的时间里还是发生了很多的变化,而所有这些变化都没有让江之寒分心去处理。

为了准备高考最后的冲刺,江之寒提出要完全离开公司运营一段时间。在和黄阿姨,程宜兰,肖邯君,杜姐,还有母亲历蓉蓉开高考前最后一次会时,程宜兰问了一个问题,什么事情需要向江之寒报备。江之寒当时想了想,说关系到公司生死存亡的事情。好消息是,这样的事这几个月并没有发生。

程宜兰他们是不容许江之寒偷懒太久的,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江之寒就接到电话,提醒他不要忘了下午一点半开会。江之寒拿着手机苦笑了一声说,你们可真是仁慈啊,还慷慨的给我放了一夜半天的假。电话那头,程宜兰很开心的笑起来。

下午一点钟,江之寒就出现在高考后寂静的七中校园。

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射出来的光不是红的,是高温下炙热的白色。树上的叶子纹丝不动,连一丝儿的风都没有,正是中州一年最炎热的日子。

江之寒一路走来,虽然穿着短袖短裤,汗水仍然往下淌。他伸手擦了擦汗,在远处驻足又看了一会儿度过了两年的高中教学楼,便拐到食堂旁边的办公楼,其中一层已经被公司租下来作为办公用途,重新装修一新。

推开会议室的门,空调嗡嗡的声音扑面而来,空气猛地一楞,仿佛进入了另一个世界。

江之寒见会议室里只坐着程宜兰的秘书,在打印今天开会的资料,看看表,知道自己今天来早了,便转身去了肖邯均的办公室,找他讨杯茶喝。

江之寒和肖邯均很熟,敲了敲门,没听到回应,便推门走进去,却看见程宜兰和冯一眉坐在沙发上,正和肖邯均议事。

江之寒挠了挠头,说:“来的不巧。”

肖邯均站起来笑道:“来的太巧了。”

程宜兰跟着也站了起来,笑道:“欢迎归队。”

几个人寒暄了两句,重新坐下来。

肖邯均先关心一下高考的情况,问:“考的还好吧?”

江之寒回他说:“重点不敢打保票,本科线应该是问题不大。”

肖邯均笑道:“程经理私下说的,考不上就好了,可以全职的来领导我们了。”

江之寒转头看着程宜兰,很夸张的张大了嘴。

程宜兰捂着嘴笑了两声,摆手说:“千万别让你妈知道了,她会打死我的。”

三个人哈哈笑了起来。对江之寒来说,公司现在虽然规模不大,但他最满意的就是管理层之间的关系特别融洽,有那么一点家庭的味道在里面。

程宜兰收住笑,说:“说正经的,我们确实等着你回来掌舵,这样心里更踏实一些。”

江之寒半是玩笑的说:“这三个月试下来,一切运转良好,更坚定了我当甩手掌柜的决心。”

几个人随意聊了会,到了开会的时间,便一起去了会议室,加入他们的还有主管财务的杜姐,风之裳和状元楼的两个营运经理,江之寒的特别助理楼铮永,还有现在主管食堂日常运作的陈振中。

按照惯例,开始是杜姐的季度财务报告。接下来,风之裳和状元楼的两个经理分别汇报了一下经营情况。江之寒和状元楼的经理已经打过很多次照面了,但今天是第一次在会议时见到他。状元楼的经理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姓钟。他这段时间见惯了江之寒呼朋唤友去餐馆吃饭,客客气气的样子,今天开会面对江之寒,报告刚结束,江之寒随口问了两个问题,都说得上是犀利,摆出来的架势是给我准确的答案,给我准确的数据,不要模模糊糊的。钟经理真的紧张了一阵,还好准备的还算充分,没有当场被问的张口结舌。

三个人讲完了,陈振中谈了下食堂的营运。食堂这边,情况算是最稳定的,现在一楼也重新改造过了,营业面积进一步的扩大,又划出了四分之一左右的地方,作为可以点菜的小餐厅。

程宜兰最后作了个简短的总结。总的来说,上个月开始风之裳已经开始盈利,虽然额度并不是很大,而状元楼的情况有些不一样。开张第一个月盈利以后,接下来的时间基本在持平的上下波动。

程宜兰说道,今天的一个重点就是讨论一下状元楼和风之裳下一步的市场推广计划,另外宫廷菜餐馆的工程进度也是一个议题。

接下来的议题就由冯一眉来主持。因为这是冯一眉进入公司以后,江之寒第一次正式参加会议,程宜兰在会上又正式的介绍了一下冯一眉的情况,包括她现在负责的工作。加入公司以后,冯一眉现在是整个市场部的负责人。

冯一眉看着江之寒,说:“我上任以后,认真阅读了两家店开业时的宣传文案,收获非常的大,也感到很大的压力。风之裳和状元楼开业的时候,做的宣传推广配套方案都非常的有冲击力,有新意,有重点。我们的定位很明确,就是要做高端的市场。从这个定位出发,我们需要持续不断的推出市场推广的方案,来塑造我们的形象,来吸引潜在的顾客,来刺激顾客的消费。”

冯一眉招手让程宜兰的秘书把打印的东西拿过来,自己站起来给每人发了一份。她回到座位上,接着说道:“这是我们上个月在街上和企事业单位作的一个简单的市场调查。同中州三家最老牌最知名的餐馆相比,状元楼名字的认知度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攀升的可以说非常的好。同知名度最高的得月楼相比,我们差仅仅13个百分点,和排在第三的味庄只差6个百分点。对于一个刚开业的餐馆,可以说这是一个很难超越的成绩。电台广告,开业时联系来就餐签名的香港歌星,和报纸的相关报道是我们调查中知道我们品牌的头三个途径。具体的情况,大家可以在第三页看到。”

冯一眉停下来,给与会的人一点时间看文件,接下来说道:“但在回答我们下一个问题时,超过百分之八十五的人选择了不会去吃或者短时间内不计划去吃。为什么呢?排在前面的三个理由分别是,听说很贵,不喜欢吃粤菜,和不知道好不好吃。”

冯一眉说:“在吸引顾客消费上面,粤菜馆固有的两个弱点,如果我们可以称之为弱点的话,就是高价格和与本地老百姓口味相差比较大。在开业宣传的热潮之后,销售额出现停滞甚至小幅下滑的原因,回头来看,最主要的原因当中,这两个因素有很大的影响,这也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

冯一眉环视了一下开会的众人,说:“我看了江总以前写的相关市场推广的文件,针对这两个问题,他提出了一个观念,我觉得很独到,而且应该成为我们的指导性思想。这个观念的核心就是,看似会成为销售阻碍的因素,可不可以反过来被利用和开发,把它们变成促进销售的因素。譬如说……高价格。这个初看一定会是一个不利的因素。但对于某些顾客群来讲,高价格可能是最吸引他们的地方,因为能够体现他们的品味,他们的财富,和他们的与众不同。同样的,顾客的饮食口味其实也是可以培养和引导的。大家吃了这么多年中州菜系的菜,以后会不会想着求新求变求不同?如果可能的话,我们能不能来主动引导这样一个流行趋势?”

冯一眉看了看江之寒,说:“从这个指导思想出发,我的观点是所有的后续的市场推广和营销都要围绕着它来进行。说的直接一点,就是怎么来制造这样一个舆论环境和市场氛围,让吃高价的粤菜成为有品味和有身份的象征。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现阶段我主要提出两个方面的建议。第一,我们联系到港星在中州开演唱会的时候到状元楼来就餐,把这个营销和饭店开业结合起来,回头看取得了很好的效果。我们不应该停留在这里,而是应该策划一系列的相关活动来进一步的提高知名度,和树立高端的形象。就这个方面,近期我们已经在实施中的一个项目就是下个月香港投资代表团到中州访问的时候,联系让状元楼作为官方招待的饭店。这个项目的实施目前进展还比较顺利,下周一的时候我会专门做一个详细的汇报。”

冯一眉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润了润喉咙,接着说道:“第二,我们要把精力先集中在有经济能力在我们这里进行消费的人群上来。在其他的消费群中,名气再大,他们在近期来进行消费的可能性也比较低。在可能消费人群中,我们基本上又有两个划分,一个是公款进行消费的,另一个是高收入人群,包括外宾,企业主,和其它高收入人群。这是一个长期的营销项目,我们首先要想办法去找到并且联系这样的人群集中的组织,协会,单位等等,然后再争取在这群人中慢慢培养饭店的声誉,然后用他们的影响力来带动和辐射更广的面。关于这方面的计划,我也正在写一份系统的计划。由于现在我们手里有一些现成的资源,所以某些政府机关的公款消费会是我们第一个争取的目标。”

冯一眉接着讲了十来分钟更具体的东西,结束了她今天的报告。程宜兰转头看看江之寒,问:“之寒,你有什么要指示一下的?”

江之寒摸摸下巴,说:“冯经理讲的很专业很系统啊,我先要好好回去消化一下才是真的……我看,讲的很好,方向也是对的,具体的细则,可以慢慢再探讨。对了,近期来说,香港投资代表团这个事,一定要不惜代价抓住机会,兴许我能帮上一点忙,等一下冯经理留下来,我们再仔细讨论一下。”

散了会,江之寒叫上楼铮永到了程宜兰的办公室,同冯一眉程宜兰一起继续谈刚才的话题。

程宜兰说:“香港代表团这个事,你黄阿姨出面联系了一下市里面负责招待的人,他们原则上同意至少有一天在我们这里用餐,但是他们说招待这个事情还要往上面汇报,同时要尊重客人的意见。所以我们准备了一份材料,已经交给他们。现在不能说完全定下来,但应该问题不大。”

江之寒想了想,说:“你们有代表团的名单吗?如果有的话,给我一份。”

又谈了一些细节的问题,江之寒站起来和他们告辞,对冯一眉说:“尽快的把你的具体计划给我一份,我需要向你这样的专业人士好好学习一下,再看看能不能提一点意见?”

冯一眉笑道:“我决定加入到公司里来,一半原因是看了风之裳开业时候的广告营销,真是惊为天人啊。后来听程经理说,是你一手策划的,我就下决心要进公司来好好学习一下。”

明知道对方至少有一本是拍马屁,江之寒还是感觉很受用。他笑着摇摇头,对程宜兰说:“你看,做市场的,说的话怎么听着就是让人很舒服。我差一点就真的觉得自己是天才来着了。”

冯一眉很认真的说:“真的,我确实是这么想的。”

江之寒笑道:“谢谢谢谢。老实讲,你是专业人士,我偶尔拍拍脑袋,兴许能拍出个不错的注意。但长远来说,还得依靠你这样的专业人士。”

江之寒看看表,说:“不好意思,我接着还要到书店那边去开会,今天就先说到这里吧。”

离开七中,楼铮永开食堂的一辆长安车,和江之寒一起往北山区赶,预定四点整会在北山分店召集大家开个会。

江之寒问起最近有没有政府部门来找碴儿,楼铮永说没有,他说应该是上次崔副市长发了话,文化部门是他主管的,应该不太会有人短时间内来做这样的事情。

由于最近天气太热,一考完,江之寒便安排母亲去春城避暑去了,父亲请了几天假跟着去了,所以今天开会的人除了江之寒他们两个,就是六个分店的营业经理,主管进货的沈鹏飞,主管销售的肖虹,主管零售业务的冷倩,主管财务的小吴,和小倩。

主持会议的是冷倩,现在她算是厉蓉蓉之下文化分部的第二号人物,在公司成长过程中慢慢显露出她的商业天赋。

江之寒听了小吴的财务报告,几个分店的经理也简要的汇报了一下这几个月的销售情况,不过今天的重点是肖虹负责的一个新项目:为中州各中小学代销教科书和官方指定参考书籍的项目实施情况。

自从孔局长入主教育局以后,因为孔局长和黄阿姨,以及阮校长等等几个人之间都有这样那样的一些关联,江之寒想办法走了下路子,最后是在林志贤林师兄和黄阿姨的牵线搭桥下,开始争取这个事情。

教育局直属的有一个教育书店,但只在市中心有一个分店。在中州其它区县,以前一直是委托新华书店代销的。三味书店这次开出更高的分成,又有私人的关系在里面,孔局长拍板把市区以外的四区一县的代理权都交给了三味。

从六月初开始,三味的几家分店就陆陆续续的开始进货。从最近一个月左右的情况来看,代销教科书和参考书对书店的零售业务帮助还是很大的,同时也培养了新的顾客群体。冷倩分析说,到了下学年开始的九月份十月份,这个项目对书店业绩的帮助应该能更大的体现出来。肖虹和沈鹏飞是负责进货和与相关方面人员进行沟通联络的负责人,他们两人也简要的汇报了一下自己的工作。

散会以后,江之寒和楼铮永到了冷倩的办公室,和她单独又谈了半个小时。

冷倩说,经过这近半年的时间,上次封店造成的负面影响感觉已经基本消除了,但新华书店方面的竞争力确实比以前要来的强,再加上批发市场开始涉足零售业务,整体的竞争形势比一年前要严峻不少。从总的趋势上来看,零售方面的利润空间还在被压缩,希望最近开始的这个项目对此会有所帮助。

冷倩本来还要汇报一下最近的招聘和解雇的情况,江之寒摆摆手说,这些事情你负责就好了,只要不是经理级别的人员变动,我是不会过问的。

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已经是六点多了。江之寒忙着又要去中州师范,晚上约好了要去明矾家讨论事情。

坐在车上,江之寒揉了揉太阳穴,听了整整一下午的汇报,东西多得一时都消化不过来。他颇有些苦恼的向楼铮永发牢骚说:“楼哥,想想还真可怜啊!高考昨天才结束,拼死拼活的劳累了几个月,大家都去狂欢去了,我还要在烈日之下继续工作,这都是什么世道啊?”

楼铮永笑笑,毫不同情的说:“嗯,等到你今天忙完了。明天一早我给你汇报一下果园那边的进展情况。”

江之寒翻了翻白眼,看着窗外渐渐往下落,但仍然无比刺眼的太阳,忿忿不平的说:“妈的,都是自找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