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46章 尽君今日欢【下】—求订阅

江之寒又回头看了眼伍思宜,在静默的夜里,一个孤独的小院里,有一个人陪着,是一种很好很好的感觉。而那种温馨的感觉越强,心里的愧疚也就跟着强起来。

如果再来一次,我会拒绝林晓的要求吗?江之寒问自己,却没有很肯定的答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貌似叛逆的女孩的影子,也已经在他心里有了一个固定的空间。听着她的表白,感受她的无奈和一点点的自卑,江之寒清楚地有心疼的感觉。如果一夕之欢,真的能给她一点点慰籍,自己又怎么忍心拒绝呢?

如果倪裳现在还是我的女朋友,我还会答应林晓的要求吗?江之寒这样问自己。同样的,他也没有答案。应该不会吧,不过如果那是事实,自己也不会认识林晓了。

正胡思乱想,神游天外的时候,伍思宜忽然开口说:“我今天不想回去了,好吗?”

江之寒转过身来,说:“好啊。”

伍思宜站起来,说:“我出去一下。”

江之寒说:“我陪你吧,天黑了。”

伍思宜说:“这里安全的很,你自己好好学习吧。”

江之寒说:“学习久了,正好出去走走。”

伍思宜坚持道:“不用了。你要是担心的话,把手机给我,有什么事我会马上给你打电话的。”

江之寒见她坚持,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把手机交给她,陪她到了院门口,说:“快点回来,久了会担心的。”

伍思宜甜甜的笑了笑,“真的会担心?”

见江之寒点头,她挥了挥手,说:“最多十五分钟。”

伍思宜很守时的只出去了十五分钟,回来以后,坐上床继续看她的书。

十一点的时候,江之寒把今天的任务胡乱的总算弄完了,活动了一下胳膊,站起来,对伍思宜说:“这么晚,你今天不回去了么?”

伍思宜说:“我出门的时候,家里停电了。我不知道现在是不是来电了,一个人呆着,怪可怕的。”

江之寒温柔的说:“那你今天就睡我这里吧,我去睡西屋。”

伍思宜放下书,说:“我睡西屋就好了,比你床还干净些。”

江之寒摸摸鼻子,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伍思宜眨眨眼,“你先洗漱还是我先?”

江之寒说:“你快去吧,我正好再看一会儿书。”

江之寒待伍思宜弄完她那一套繁琐的程序,放下书,去了盥洗间,三下五除二,十分钟解决了战斗。换上一件新的无袖汗衫,穿上短裤,走到西厢房。推开门,只见伍思宜坐在床上,开着一盏昏黄温暖的台灯,正看一本书。

江之寒走过去,轻轻的吻了一下她的脸颊,柔声说:“晚安……早点睡吧。”

伍思宜嗯了一声,抬起眼看着他。灯下的女孩儿,被晕黄的光衬着,又多了几分柔美。她的眼睛仿佛深潭,黑黑的亮亮的,里面似乎包含着千言万语。

在这么近的距离被她注视着,江之寒忽然有些心慌,忍不住有种想逃跑的感觉。伍思宜的眼里慢慢有了些许笑意,仿佛有几分揶揄的神情。江之寒定住心神,又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慢慢的退出屋子,回身把门关好,又去检查了院子的大门,才回到自己的卧室。

江之寒的作息时间是很严格的,这一年多来,他渐渐习惯了准时睡觉起床,到了后来,习惯成自然,倒也不是什么难事。

他熄了灯,躺在床上,生物钟却没有像往日一样准时敲响。他闭上眼,但林晓哀婉的模样和伍思宜灯光下柔美的侧影,像走马灯似的交替出现,把他的睡意一点一点挤出去。

欺骗?同情?背叛?承诺?这些词语飞快的一一闪过,只有让他的脑子更加迷糊。黑暗中,墙上挂钟的秒针滴滴嗒嗒,声音特别的响。

也不知过了多久,江之寒在黑暗中睁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下一刻,他听到了轻碎的脚步声。那脚步声在门前停了下来,过了半晌,吱呀一声,并没有锁的房门被推开了。

江之寒微微眯着眼,月光洒进来一片,照着一个精灵般的人影,像是在冰上滑行一样,走了进来。房门在她身后关上,咔嗒一声,锁上了。随着那声音,江之寒的心使劲跳了一下。

江之寒仿佛身在一个梦境里,被魔法定住了身子。但他还能感觉,感觉到熟悉的香气慢慢的接近,轻轻的把他围绕。然后……有一个无比温软的身子满满的靠了过来。

江之寒长长的出了口气,好像在水下憋了很久终能呼吸一样。伍思宜依偎在他的怀里,久久的不说话。江之寒左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后背,右手环过她的脖子,温柔的搂住她。

忽然间,伍思宜解开了睡衣胸前的两颗钮扣。她抓住江之寒的左手,引导着他,轻轻的按在自己那骄傲的凸起上。

江之寒条件反射的想缩手,却被伍思宜坚定的按住。

黑暗中,他叫她,“思宜……”

伍思宜嘘了一声,说:“不要说话。”过了一会儿,她请求道:“吻我。”

江之寒听话的吻过去,伍思宜有几分狂暴的含住他的嘴唇,急促的喘息了几声。

三五分钟后,两人的唇舌已经激烈的纠缠在一起。江之寒的手陷在一团温软之中,比棉花还软,比凝脂还滑腻,比花还香。他忍不住放肆起来,让那团温软在手中变幻形状,让女孩在她耳边轻声吟唱。

伍思宜的身子越发的软了,她咬了咬牙,拉住江之寒的手。江之寒以为她受不了了,正要从她的睡衣中缩回去,女孩却拉住她的手,一路向下,插入睡裤之中,隔着最后那层布,按在她最神圣的地方。

江之寒忍不住又叫了一声,“思宜……”

伍思宜在他耳边曼声说:“我可以说不……你……不可以。”

江之寒的手僵在那里,好久好久,终于下定了决心般,在伍思宜耳边说:“思宜,我爱你。”

伍思宜满足的长叹了口气,在他怀里扭动了下身体。

江之寒仿佛收到了某种信号,下一刻他不再犹豫,拨开最后的那层防御,准确的找到那隐藏在草丛中的珍珠,轻轻重重的揉将起来,揉出一团滑腻,一串吟唱。

※※※

黑夜中,江之寒的呼吸平缓而规律。伍思宜听江之寒说过,他一天睡的时间很少,但一旦睡着,就会很沉,打雷也打不醒。

伍思宜侧过身子,很温柔的亲了亲男孩儿的脸,小声的说:“不要再骗我了,好吗?再也不要了。”

静寂的夜里,没有人答她的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