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45章 尽君今日欢【上】

林晓把腿盘起来,头发凌乱着,星眸半闭,肌肤泛着红色。

“快一点,快一点……快一点”她说。

一分钟以后,她断断续续的叫道:“不要这么快……停一下,别这么快。”

林晓不断的发出自相矛盾的命令,最后终于说不出话来,伏在江之寒身上,满足的呢喃了几声。

江之寒轻轻的理着她凌乱的头发,说:“如果做的不顺利的话……打我电话,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林晓清脆的笑了两声,“做的顺利,就不能打你的电话了?”

江之寒说:“当然可以,我们是朋友嘛。”

林晓伏进他怀里,温柔的说:“之寒,遇到你之前,我心里总有好多的怨气。我总觉得老天爷待我太坏了,凭什么所有这些事,都让我遇上?凭什么?为什么?每次想起这些,我总是满腹怒气。”

她咯咯笑了两声,“但是,在那个早晨,你告诉我……是你的第一次的时候,嘻嘻,我突然觉得老天也是公正的,我没有被他抛弃,你知道吗,小处男?”

江之寒无奈的笑了笑,“看来我的牺牲是值得的哦。”

林晓很认真的点点头,把双臂环过江之寒的脖子,娇笑道:“休息好了么?”

江之寒看着两眼紧闭,双手使劲抓紧床单的林晓,心里有疼惜,有柔情,也有冲动。他不知疲倦的劳作着,想要用身体传达某种抚慰,却不知道她是不是能够体会。

林晓只是一味沉浸在享受之中,她不再多话,只是断断续续的呻吟着,最后的时刻,忽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叫,那声音穿破了屋梁,传散开去。

江之寒也吓了一跳,他低下头吻住她的嘴,把那声音半途掐断了。

※※※

江之寒在床上躺了一阵,林晓已经离开了,但身体的味道还残留在枕间。

人生的际遇还真是奇妙,不是吗?发生在林晓身上的事,以前以为不过是电视小说的杜撰呢,但电视小说看来怎么也逃不出真正生活的包涵。

江之寒躺在床上,什么也没想,只是无聊的看了好久天花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坐起身来,跳下床,看见床边的书桌上有一张存折般的东西,下面还压着一张纸,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林晓放在那里的。

江之寒把纸抽出来,只见上面写着:

帐户里有一半的钱,愿意和我做一次共犯么?

拿去投资,或者是做点好事吧,算是我求你的。

江之寒苦笑了一声,翻开存折扫了一眼,把它随意扔进到抽屉里,把纸条又看了两遍,揉碎了,扔进废纸篓里。

出了房门,看见天色已经暗下去。江之寒想想,要不今天去书店和母亲一起吃盒饭吧,便换了身衣服,往外走。

拉开院门,只见门前的台阶上站着一个人。听见开门声,她转过头来,正是伍思宜。

江之寒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一下子懵住了。

他用了大概七八秒钟才平静下来,低头问:“你……不是后天才从皖城回来吗?你爸爸那里……有什么事吗?”

伍思宜笑了笑,“反正我爸生日也完了,工作的事也敲定了,所以……我就提前回来了。”

江之寒伸手把她拉起来,说:“你不是有钥匙吗,来了干嘛不进来?”

伍思宜亮了亮右手的蛋卷冰淇淋,说:“我刚来,忽然觉得站在这里边吃冰淇淋,边看晚霞,挺有意思的。”

她指着西边天边的云霞,轻声问:“之寒,你看,这晚霞真漂亮,不是吗?”

江之寒抬头看去,只见天边的云霞被落日的余光染成金黄,紫红,浅蓝,一丝一缕,一团一堆,果然是美丽极了。不过他的心思并没有放在那晚霞上,而是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事。

林晓要讨债的时候,江之寒心里不是没有一丝迟疑。思宜不在中州的念头,有那么一刻是出现在他的脑子里的。但我有女朋友这个念头,却并没有长久的坚守在那里,成为自己坚拒的理由。在我心里,难道没有真的把她当作我的女友?

江之寒低下头,看见伍思宜正迷醉的看着天边的晚霞,心里难以抑制的有强烈的负疚感。

他说:“思宜……”

伍思宜转过头来,“你刚才在干什么,学习么?”

江之寒心使劲跳了一下,脸上却是没有变颜色。他点头道:“看书看累了,就休息了一会儿,正准备去我妈那里吃晚饭。”

伍思宜说:“这样啊,那……你快去吧。”

江之寒说:“我也没有和她说好。既然你来了,还是我们出去吃吧,就在拐角处那个小饭店好了。”

整个吃饭的过程,两人有些出奇的沉默。伍思宜好像在想着什么心事,有些心不在焉的。江之寒心里忐忑着,观察着她的脸色,猜测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却看不出什么端倪来。

伍思宜皱着眉头,好像在苦思冥想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有时候还把手指甲伸进嘴里轻轻的咬着。江之寒一会儿看看她,一会儿回头想自己的心事,不知不觉间大半小时就这么过去了。

吃晚饭,回到四合院,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江之寒继续看他的书,做他的试卷。伍思宜像往常一样,坐在床沿上,看一本杂志。看了一会儿,她好像有些累了,便坐到床上,靠着枕头,半坐半躺的继续看她的杂志。

江之寒今晚有些不能集中精神,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放着林晓的到访和伍思宜的突然回家,感觉自己多多少少有几分像一个被妻子回家抓住的偷情的丈夫。他装作不在意的不时回头看伍思宜一眼,她很专心的在看自己的东西。江之寒心里总是有些平静不下来,他使劲抽了抽鼻子,感觉林晓身体的味道还萦绕在房间里。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月亮被云遮住了。黑漆漆的夜晚,小屋里的两盏灯显得特别的温馨。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