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40章 敌意【上】

高考进入倒计时。

这些天来,江之寒像所有高三的学生一样,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伍思宜会准时的来陪他吃晚饭,但也不再拉他出去逛街或者爬山。一个星期有那么三两天,她会陪江之寒去四合院,在灯光下坐在一边,静静的看自己的书或者杂志。

即使只是坐在一间屋里不说话,看江之寒灯光映射下的一个侧面,她也感觉温馨而幸福。自从父母离婚以后,伍思宜很难对任何东西有一种信赖感,而屋子里坐着的这个男生,能给她那种感觉。她想要把他抓紧了,有时候却忍不住想,父亲那样的,周围都围满了小妖精。他的未来,应该会五倍十倍的耀眼吧,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每当有这样的想法,伍思宜通常都忍不住有些好笑。连现在都还没有呢,就想到了遥远的将来。自从回归以后,江之寒对她更加的体贴温柔,但某些时候伍思宜似乎感觉到了距离感。譬如说,江之寒越来越喜欢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只是一味的抱着,并没有别的亲昵的举动。伍思宜事后回想,不确定是不是上次负气出走的后遗症。又比如说,江之寒对她似乎更加客气有礼,开玩笑的时候少了,正儿八经说话的时候多了。伍思宜成天琢磨着这些变化和征兆,到了后来自己也有些糊涂了。

用一个词来简单形容她,患得患失是再适合不过的。

在伍思宜的心里,相比想象中的未来的狐狸精们,倪裳是一个真正不能避开的,真实的存在。有意识无意识的,伍思宜会回想以前江之寒和倪裳在一起时的互动,他是怎么和她说话的,他是怎么向她表达亲昵爱慕的,他是怎么在朋友们面前讲起她的。

在这段关系开始的时候,伍思宜这样聪明的姑娘,当然明白倪裳的样子还深深刻在江之寒心里。那时候,她说,我会耐心的。但世事一向是说时容易做时难。有时候她扪心自问,要用多久的时间,要花怎样的努力,自己才可以不再在倪裳的阴影之下。

对于这个问题,伍思宜没有答案。比这个更糟糕的是,她也没有太多的信心。

江之寒做完了一套试题,伸了个懒腰,转过头来,看见伍思宜呆呆的坐在床边看一本杂志。灯光下,女孩的神色柔和,长发遮住小半个面庞,有一种静态的美。

江之寒也有些温馨的感觉,他笑道:“思宜,你看的好像比我还专心呢。”

伍思宜轻轻啊了一声,抬起头来,说:“我在看上次姑姑带回来的香港八卦杂志呢,不需要专心的。”

她说:“你还记得姑姑给你提过那个冯家的二少爷吗?”

江之寒说:“当然,他出了那么大笔钱,我怎么会不记得?”

伍思宜把杂志递给江之寒,说:“这期杂志上,有两篇都是关于他哥哥的。他哥哥有个爱好,喜欢追求明星,所以经常上八卦新闻。”

江之寒问道:“冯家这么有钱的人,你姑姑是怎么认识的?”

伍思宜说:“我姑姑的形象设计室虽然不大,还是有些名头的。而且,她最好的朋友是香港最有名的发型师之一,冯家兄弟都常去那里做头发的,冯家老大还经常带他包的小明星去。我姑姑说,其实冯家有三个儿子,现在的老二其实是老三。二儿子过继给大伯了,正式算是大伯的儿子,所以现在大家叫都他老二。冯家的商业王国,算是开始的晚的,祖父一辈打了基础,在父亲一辈才一飞冲天。整个集团,是他父亲和大伯共同打造出来的。因为大伯没有儿子,而这边足足有三个,所以过继了一个儿子过去。”

江之寒拿起杂志翻了翻,他对于这种事没什么兴趣,也没什么太多的向往,评论说:“这也写的太详细了些吧,香港人真喜欢看这个?还一百来页都是这类的东西。”

伍思宜笑道:“喜欢的人多了。工作太辛苦了嘛,就想看点不用动脑筋的,猎奇的东西。”停了停,又说:“姑姑上次打电话还说呢,冯家少爷上次托她问你那个问题,你给的回答他看了,说非常的妙。据说他最近可能到内地来,如果到了中州的话,说还会来找你呢。我姑姑说,这个二少爷还在读书,没有进家族的商业圈子,人也特别随和些。”

江之寒杨扬眉毛,说:“那敢情好,这么有钱的少爷我可是只在小说上看过,至少也看看到底真实生活中是长个啥样。”问伍思宜,“他多大?”

伍思宜说:“不清楚,好像在读大学本科。我听说,他是他爸后来娶的太太生的,比两个哥哥要小十好几岁。”

两人正说着话,电话铃响了。江之寒拿起电话,说了两分钟,放下来,对伍思宜说:“楚明扬的,这小子说,周末要进行高考冲刺前最后一次聚餐,给大家松弛松弛。”

伍思宜问:“你去吗?”

江之寒说:“当然了,我上次问他选校的事,他还和我吊胃口。正好去看看他们都选的是什么学校。”

伍思宜盯着江之寒的眼睛,问:“我可以去吗?”

江之寒笑道:“当然了,一起去吧,你按平时那个时间来找我就好了。”

※※※

楚明扬本来找的地方是个新开的饭店,不算高档的。江之寒想了想,让他改成了状元楼,又打电话给程宜兰订了一个包间。

他倒不是存心显摆,但酒楼开业以后还从没有请最好的朋友们去吃过,总有些不好意思。趁着这个机会,正好招待一下大家。

约好的时间是周六的傍晚。江之寒要从家里出发的时候,接到冷倩的电话,书店现在正在同教育局谈中小学指定教科书和参考书的销售权,今天出了点问题,需要他打电话协调一下。

江之寒坐在四合院的书房里,连着打了几个电话,有两个还讲了十几分钟的时间。放下电话,发现已经到了约好的时候了,便给店里打了个电话,让他们先上几个菜,顺带解释一下自己要迟到好一阵。

打完电话,江之寒站起来,对伍思宜说:“走吧,过去要迟到好一阵呢。”

伍思宜今天精心的打扮了一番,脸上涂了很淡的粉,嘴唇上有不那么显眼的唇膏,披肩发柔顺亮滑,是才去美发屋打理过的。伍思宜穿了一身深蓝色的连衣裙,下面是一双式样很新颖的凉鞋。

她走到江之寒面前,转了转身子,问:“怎么样?”

江之寒笑道:“挺好的,我喜欢这个连衣裙。”

伍思宜嘴角翘起来,“真的?”

江之寒说:“骗你干什么,快走吧,我们真的要迟到好久了。”

因为状元楼就在学校外面,走路不过几分钟就到了,所以楚明扬一批人来的很早。接到江之寒的电话,酒楼的经理赶快让人上了一轮冷菜和汤,又上了一轮小点心,让他们先填填肚子。

江之寒过来的时候,又遇到堵车,到的时候已经晚了大概三十分钟。

刚走进大门,大堂经理,一个姓徐的中年男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他殷勤的笑了笑,问候道:“江总,我安排在一号包间,已经上过点心,冷菜,和汤了。你来了我就让上热菜。”左手指了指,说:“我给您带路。”

江之寒笑道:“不用了,你忙吧,我知道一号包厢在哪里。”

走上楼来,往包间走去的时候,旁边的伍思宜忽然伸出左手,握住了江之寒的右手。

江之寒愣了愣,偏过头去,看见伍思宜亮晶晶的眼神。

他微微笑了笑,反手握紧了她的小手,往前走去。

包厢门外站着一位服务员,门关着,但留了一条缝。

刚刚走近,江之寒就听到楚明扬豪迈的声音,“这个点心确实不是吹的,好吃。”

江之寒笑了笑,还没等他伸手,服务员已经帮他推开了门。

江之寒和伍思宜走进去,楚明扬第一个扭头看到,叫了声,“终于到了。”

下一刻,房间内的嘈杂声一下子消失了,所有人的视线都朝这边看过来,然后……掠过江之寒和伍思宜的脸,停留在他们牵着的手上。

一声轻响,背对着窗,正对着门坐的倪裳手里的筷子,有一根掉在了她面前的盘子里。在忽然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声音特别的刺耳。

江之寒眼光扫过,倪裳眼里是一种奇怪的混合,好像是惊恐,又似是紧张。很快的,倪裳垂下了眼,避开了他的目光。

江之寒脚步略微慢了一下,偏过头来看身边的伍思宜,女孩装作轻松的样子,但握着他的手不由紧了几分。从近处看,似乎能从眼里读出一份倔强和三分坚决。

江之寒拉着伍思宜走过去,帮她拉开一张椅子,示意她坐下,然后自己也坐了下来,旁边正好是温凝萃。

江之寒开口说:“不好意思,临时要打几个电话,又遇到堵车,结果晚了这么久,等下罚酒三杯哈。”

眼光扫过,楚明扬的脸上还挂着惊愕,类似的表情浮现在屋里几乎每个人的脸上。江之寒其实不想以这样一个牵手的姿态很快出现在七中的朋友面前,但伍思宜主动抓住他的手的那一刻,他没有任何借口把她松开。已经伤害过她一次,怎能忍心在还未愈合的伤口上又撒上一把盐。

从某种程度上,江之寒能读懂伍思宜的不安定感。所以,他紧紧的握住她的手,给她一个明确的信号:现在,你……就是我的女朋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