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9章 填志愿

江之寒走进教室,看见后面墙上贴的大字,忍不住笑了起来:

人生能有几回搏?

此时不搏,更待何时?

江之寒挠挠头,这两句真是太熟悉了,似乎小学六年级自己就在教室黑板上见过这个口号。一晃眼六年了,没想到还这么时兴。

按照王老师上个星期在班会上讲的动员令,从现在开始,我们只有一个时间,那就是高考时间,没有星期一,没有星期二,抑或是星期六,星期天,没有休息日,没有其它特别的日子,只有一个时间:那就是高考倒计时。

今天,离高考开始还有XX天。

江之寒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和楚婉点点头。

楚婉拿出一厚叠材料,说:“这是王主任叫王老师交给你的,今年高校的介绍资料。”

江之寒说:“你看过了?”

楚婉笑道:“嗯,难得有这么好的待遇,别的同学都是去走廊上看贴着的材料。”这学期江之寒时常不在教室,慢慢的楚婉成了像秘书一样的人物,不管是谁找他,同学也好老师也好,在她那里留个言,楚婉总是认真记录,及时汇报,有时候还负责传回江之寒的回复。为了犒赏她的辛勤劳动,江之寒有机会就常请她和林晓吃中饭。从南边回来后,林晓倒也不避讳和江之寒一起吃饭了,三人经常就在附近街上的小店解决中餐的问题,如果江之寒不是有事要去吃工作餐的话。

状元楼开业以后,江之寒把几乎所有的生意,从股市到书店,从食堂到餐馆,都全部交给相关的人打理,自己开始进入这所谓的“高考时间”。

上午放了学,江之寒像往常一样,和楚婉,林晓一起吃了中餐,也不回家,径直回了教室,翻开大学介绍目录看起来。

这份材料包含的东西相当的繁复,江之寒草草的从头到尾扫了一遍,便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可能考取的那部分学校上。

首先排除的一些具有优先录取资格的学校,譬如军校和师范,江之寒根本没有打过这些方面的主意。接下来排除的是他自认为很危险的最顶尖的三五所大学。以这些大学往年在中州的录取分数线,江之寒大概需要百分之一百的发挥,才有可能上线。如果只是刚刚过线的话,想去自己理想的专业基本没戏。

高考的录取分数在全国各地很不平衡,在这几所大学所在的省市,或者是一些很偏远的自治区,录取分数相对低不少,有时候会低很多。但中州虽然是内陆城市,所在的省也算是人杰地灵,高考一向竞争极其惨烈,所以分数线之高,在全国也是名列前茅的。

江之寒的目标,是选好两所第一志愿的学校,一所重点,一所普通本科。据他了解,真正管用的只有第一志愿。如果实在发挥不佳,上不了重点,他自认为一般本科应该是手到擒来的。即使在高三最后这一学期,他还是分了不少的心在功课之外,所以不得不以防万一。

沈桦倩前两天打了个电话过来,问他想不想去中州大学。江之寒老实的和她讲了讲自己的想法。他说,我觉得,本科还是要出去开开眼界,去个离沿海开放地区比较接近的地方,感受一下不同的风气和经济浪潮,应该对自己有所帮助。有这么一种说法,本科更看学校和地点,研究生更看专业和导师。如果以后自己准备继续在经济或者金融这个领域深造的话,回中州大学投奔荆教授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双方又认识,荆教授现在在全国范围内也是知名的专家学者。沈桦倩听了,只说了一句,我在你这么大的时候,咋就啥都不懂呢,便挂了电话,留下满脸错愕的江之寒站在那里。

决定了要去沿海一带,江之寒又圈去了很多选择。加上他有比较明确的专业选择,有些纯工科的学校也不在考虑范围之内。即便如此,他还是圈出了六所重点,七所一般本科院校,作为最后决定的候选。

做完初步的筛选,很多同学已经进了教室,准备下午的课了。江之寒揉了揉眼,休息了一下。

楚婉这时候走进来,看他半闭着眼,便掂着脚,从他座位后面往自己靠窗的位置走,不想出声打扰他。

江之寒往前缩了缩,方便她进去,说:“你来了?”

楚婉嗯了一声,问:“有眉目了吗?”

江之寒把自己写下的初步名单递给她,说:“看看,有什么建议的?”

楚婉认真的看了看名单,说:“你没有考虑过P大,T大,和N大呀,这三所算是全国理工科的三强。”

江之寒笑道:“要量力而为哟。”

楚婉看着他,很认真的说:“试试吧,我觉得你能行的。你这样的,考试一定超水平发挥。”

江之寒看着她很严肃的样子,不由笑起来,这个女生什么时候成了自己的盲目崇拜者了。他摇摇头,说:“你太高看我了。而且,我这个人,一向宁为鸡头,不为牛尾,呵呵。”

下午放了学,江之寒没有离开教室,坐在座位上准备解决这个事情。关于择校的事,他其实已经准备好一些时间了,像沈桦倩明矾,甚至戚处长这样的,他都打电话大概咨询过意见,了解过现在全国大学的一些基本情况。

江之寒看着材料,觉得实在看不出来太多的差别。他想,既然差别不大,干脆还是以地理优先吧,优先选定了三个他想去的城市:沪宁,宁州,和荆城。这三个城市,正好构成一个三角,地处蜿蜒过南方的大江的出海口附近的地域,若论改革开放的程度,和南方的另一个三角洲可谓一时瑜亮。

在江之寒心中,那个本科学校主要还是以防万一的替补,所以他考虑了一阵,果断的选择了荆城科技大学。

剩下来的,就是最重要的一个选择,选择一所重点院校作自己的第一志愿。

江之寒苦思冥想了很久,又圈掉了几个名字,剩下来最后三个候选:

宁大

沪宁理工

沪宁交通大学

江之寒看看窗外,天色已经暗下来。他收拾好书包,把大学材料拿在手里,往家里走。

到了家,父母都没有回来。江之寒打开冰箱,拿出两盘冷菜,胡乱热了热,对付了晚饭,脑筋却还停在那最后这三个候选上。

江之寒想了想,给楚明扬打了个电话,问:“选校开始了吧?决定没有?”

楚明扬说:“老大,我们明天就要上交了。学校说,这次提前决定这个,就静下心来,好好准备考试了。”

江之寒问:“你选的是什么?”

楚明扬笑道:“保密保密,我们说好了,周末聚一下,每个人报一报自己的选择,到时候你也来吧。”

江之寒哑然失笑,楚明扬这家伙有时候有些神经兮兮的。他说:“嗯,如果我没什么临时的安排,就过来,看看你这家伙到底选了什么,还要吊我的胃口。”

楚明扬哈哈大笑了两声,说再见挂了电话。

既然要聚会,江之寒也懒得再给其他人打电话了。倪裳的名字在心里一闪而过。但自从伍思宜回来以后,江之寒有些刻意的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个名字,即使是作为普通的朋友。但倪裳会选哪个学校这个念头,还是坚强的在江之寒的心中逗留了一阵。

江之寒回到书桌旁,拿起资料,想要再仔细比较一下三个学校的相关专业介绍。把那一叠材料拿起来的时候,中间掉出来一张。他弯腰拾起来,看见上面写着:

青州大学

青州大学也算是重点大学,教学质量不错,历史也很悠久,但解放后第一次高校院校调整的时候,最强的两个系被分割出去了,所以恢复高考以后,它的名声倒是不如解放以前,算是有几分衰落了。

江之寒喃喃的念了两声,青州大学。

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这个名字很亲切,虽然这所大学他只是大概听说过。

江之寒挠了挠头发,拿起那张介绍的纸,认真读起来。

介绍的彩页上,有三张校园的照片,一张是大门和大门旁边老校长题词的,一张是图书馆和图书馆前面草坪的,最后一张是新修的第八教学大楼的。

江之寒跳过那些文字,把眼光定在那三张照片上,心里亲切熟悉的感觉越来越重。他有些奇怪,虽然青州是处于那个三角地带内的,一个风景秀丽的中等城市,他从来没去过那里。实际上在十七年的岁月里,由于以前家里经济不算太好,江之寒真正出了两川省的旅游也不过两次而已。

江之寒拿着介绍的彩页,一下子愣在那里。这亲切的感觉到底从何而来呢?为什么有几分像前两天看到那个初三女孩时的感觉?

他重新坐下来,认真的读青州大学的介绍,包括它的历史,学科构成,和发展展望。从介绍上看,学校还是挺不错的,不过同样是重点,它在中州的名气远远小于江之寒开始勾出的那三所学校。

一时间,江之寒为难起来。这种特别的亲切感,不仅没有帮助他作出决定,还让他在原来的候选中又多出来一个名字。他认真的把青州大学的名字写下来,和其它三所学校放在一起:

宁大

沪宁理工

沪宁交通大学

青州大学

江之寒左右前后,颠来倒去,看了好一阵写了这四个名字的纸,仿佛想单单从名字上就看出个优劣来。但直到睡觉,这个工作还是没有任何进展。

一觉醒来,江之寒在院子里练过功,只觉得神清气爽,心里想,这应该是一天脑筋最清醒的时候吧,赶快把这事给定下来。

江之寒走回屋去,把那张纸重新拿起来看了看。在原来的三个选择中,他稍稍的有些偏向宁大,以前同倪裳聊天,江之寒还提起过,说宁大虽然名气不如P大和T大,但若单论理工科的研究水平和治学严谨,据说是和P大T不相上下的。

可自从昨天偶然发现青州大学的介绍文件,江之寒就觉得青大这个名字相当的亲切,倒让他更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想了想,给伍思宜打了个电话。

“喂,谁呀?”伍思宜有些慵懒的声音传过来,江之寒才意识到时间太早了些。

他抱歉的说:“打搅你睡觉了吧?”

伍思宜啊了一声,“是你呀。嗯,没有……有什么急事?”

江之寒说:“倒也不是什么急事,不过一下子想起来了,想问问你的意见。”

伍思宜说:“你说。”

江之寒说:“我不正在填志愿吗?重点大学我初步选了四个,但看来看去差别不算太大,不知道该选哪一个?”

伍思宜好像有些高兴的样子,“你问我的意见呀?”

江之寒说:“是啊,要不我给你讲讲是哪四个?”

伍思宜拦着他说:“别,我也不是很懂……按我说呢,如果条件差不多,实在不知道怎么选,就看哪个最顺眼,就选哪个好了。”

江之寒问:“就这么简单?”

伍思宜轻笑道:“就这么简单。反正呀,这是我的办法。”

江之寒想了想,说:“嗯,就听你的吧。”

放下电话,拿起支红笔,重重的画了个圆圈,把青州大学圈了起来。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