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7章 反戈一击

江之寒开完会,匆匆的赶到四十中。一进校门,就碰到余凯,一个经常一起踢球的高二生。余凯球踢的很好,经常踢的是组织前卫或者影子前锋的角色,偶像是意大利的巴乔。

余凯一见到江之寒,就说:“江哥,明天校队去和七中比赛,你也去吧?”

江之寒惊讶道:“我们学校还有校队吗?我可不是校队的。”

余凯说:“我们哪有正规的校队,不过是李子临时把我们这些经常踢的人组织起来,他说是体育主任叫他干的,说什么现在四十中要和七中加强交流。”

江之寒问:“还有谁呀?”

余凯说:“都是我们经常一起踢的哥们儿。大家都说,你绝对第一后腰,怎么样?去吧?”

杀回七中去,踢场球?听起来好像是一个不错的主意。江之寒稍稍犹豫了一下,便点头答应了。走进教室,想着这其实不那么重要的足球比赛,心里竟有些兴奋。

比赛定在周六的下午五点钟,地点当然是在七中的田径场兼足球场。

这一次,轮到江之寒的队伍穿着颜色不同的杂牌服装上场了,而七中的家伙居然订做了一套队服,还把中州七中四个字印在胸前,摆明了是一场正规军对杂牌军的战斗。

江之寒目光扫了一下七中的队员,没一个高三的。想来也是,现在已经进入最后的冲刺阶段了,像江之寒这样潇洒的非常少见。即使在四十中的队伍里,也只有三个高三的,另外两位是根本不准备考大学的。

比赛还有十几分钟开始,四十中这边带队的是体育教研组的一个主任,姓丁。球赛还没开始,就被七中的一个老相识拉走聊天去了。反正就是一场足球赛嘛,也不需要一直在场边盯着,跟着队伍过来不过是因为上面吩咐过,这也算是校际的交流活动。

丁主任就像四十中每一个老师一样,多少知道江之寒现在在校长主任们心中的地位,很自然的交待他管理一下队伍,并把队长的职衔交给了他。

江之寒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来,首发十一人的名单昨天就已经定下来了,是余凯李建树他们几个人搞的。这一次,一共也就来了十六个人,所有这些家伙都是球场上天天见的老面孔,分组比赛的时候也经常在一起。

江之寒吩咐大家稍微做了下热身,拉了拉韧带,接下来当然就是赛前动员。

江之寒别出心裁的说:“我们以前踢比赛,不都是要下注谁赢吗?来吧,今天也来赌一把。”

余凯叫道:“十块,赌我们赢。”

李建树大叫,“二十!四十中必胜!”

其余人等,也纷纷叫嚷起来,结果没一个不是赌四十中胜的。

余凯笑道:“妈的,都赌我们赢,那还赢个屁钱呀?”

江之寒也笑起来,他说:“这样吧,如果今天我们赢了,我请大家连吃三顿好的,摆两桌。如果我们输了,你们合起来出钱,我就白吃。”

余凯等纷纷叫好,李建树玩笑道:“江老大,这样看来,你不能上场啊。万一你为了三顿饭叛敌了怎么办?”引来几声笑声。

江之寒最后吩咐道:“这个场地不太好,跟土场没什么区别,所以大家不要铲球,免得伤了人,这是一个事。还有一个,据我在这里踢球的经验,有些地方坑坑洼洼,乍一看看不太出来,球滚过的时候经常会减速加速或者变向,所以呢,禁区防守的时候出球要快,最好是大脚,不要磨磨唧唧的玩那些绣花针的功夫。”

其它的,关于战术之类的东西,现在讲也太晚了,连一次练习的机会都没有。好在这帮家伙都是每周踢球的,有时候也会在一个队里面合作,不像当初三班的人,真正踢得多踢得好的不过三两人而已。

※※※

七中这支队伍,其实是以去年的高一六班,也就是打败高二联队的那个班级为主体的,又加了三四个人进来。

现在应该称他们高二六班了。这个班的班主任很年轻,是一个很独立特行的。他坚持认为丰富的课外活动可以激励学习的积极性,因此大力的加以扶持。因为他的缘故,高一六班有全校闻名的足球队和乐器演奏小组。

七中的人听到四十中的家伙嚷嚷着要赌球,便有些人不屑的撇嘴笑起来。

守门员赵湘问:“他们到底水平怎么样?完全不知道嘞。”

队长钱政朝那边看了一眼,“我听说不怎么样?那个孙德行,就是经常和我们踢球那个家伙,不是社会上混的吗?他有时候也去四十中踢的。据他说,水平不如我们。”顿了顿,又说:“你们别以为烂校体育好。烂校其实是成绩烂,体育烂,什么都烂。”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

这一次,是和正式比赛一样,踢上下半场各四十五分钟。

开始七八分钟,基本上是双方互相的试探。相对来说,防守队形都收的比较紧,投入进攻的人不算太多。

很快的,江之寒就看出了两队的差别。若单论个人能力,基本还是在一个档次的。但七中的队伍配合明显默契不少,跑位和传接球更加默契流畅。四十中的人虽然每周一起踢球,但并不总是编在一支队伍里面,所以踢野球的味道更浓一些。

江之寒看出的东西,对手也很快发觉了。队长钱政右手一挥,七中的队型明显的开始往前压,摆出了上手主攻的态势。

江之寒仍然踢他的后腰,位置就在两个中后卫之前,作第一道防守的屏障。王伟杰和张涛两个中后卫和江之寒经常在一起踢,大家的配合很是默契,主要就表现在三个人的站位的间隔很好,防对方突破的时候也有默契,谁去盯人,谁负责卡位,怎样压缩对方前卫前锋的空间,不用语言,一个眼神就能做到进退如一。

正因为这个三角防守小组的强大能力,七中虽然占据了上风,但数次想从正面突入四十中的禁区,都被干脆的破坏掉了。

打到二十分钟,四十中得到了开场以后最好的一次机会。江之寒在左中场断球,然后带球往前冲,过了中线,还没有人来阻截。他一路带球到了三十米附近区域,两个七中的后场一左一右逼了上来。

江之寒也没有玩什么花的,直接一脚长传转移到右边底线附近。传的力量稍许大了一点,不过余凯还是在球出底线前把它控制住。余凯控住球,面对七中的边后卫,连作了几个假动作,见对方不上当,又眼瞅着余凯已经高速插上,他简单的往回一扣,传中……

李建树高速前冲的过程中抢到了点,但身体平衡调整的不够好,仓促之间拿脚背简单的挡了一下,球直奔球门右下角,最后偏了大概不到三十公分。由于球速太快,距离太近,七中的守门员连扑救的动作都没有。可惜啊……

浪费了这个机会,场面又回到僵持。

虽然整体控球上占优,七中始终无法从正面突破四十中的防守。偏偏七中的进攻队员们还有些一根筋,密集着阵型,抱定了决心要在正面打开缺口,结果自然是一次次的无功而返。

三十六七分钟的时候,江之寒有了本场第一次射门。

余凯开角球,出乎七中的意料,他发出一个战术角球,地面球横传给前卫方栋,方栋作势要下底传中,却是把球扣回来,横传给禁区前沿右侧的江之寒。这是罚球前三人商量好的套路。

江之寒迎着球怒射,这一年来他的远射功夫更加见涨,能够把腿部的发力和触球部位更好的结合起来。

拿球就像炮弹一样飞出去,眼看着画出一道美妙的曲线,却砰的一声,打在一个防守队员的脸上。由于球速太快,那人作了一个闪避的动作,却没能完全闪开,被这一球踢的仰面倒下,而球却变了向,慢慢滚出了底线。

江之寒赶快走上前去,想要道歉,顺带看看伤到没有。一般来说,充满气的球踢到脸上会很疼,但不太会真正造成什么伤害。

江之寒走过去,说:“实在不好意思啊,没事吧?”

正说着话,发现有人推他的左肩。江之寒侧头看去,钱政正怒目而视,他说:“踢球干嘛往脸上踢?”

相比一年前的联赛,江之寒的比赛胜负心稍许小了些,城府当然也深了不少。

他轻轻的推开钱政的手,说:“没看见我在射门吗?又不是故意的。踢到了,我也很抱歉。”

钱政挑衅说:“那让我踢你一下?”

四十中的几个人鼓噪起来,江之寒能打的名声早就传遍了学校,有好事的家伙就叫道:“不知死活哟,江哥,扁他。”

江之寒笑起来,说:“你不妨试试。”转身走了开去。

一场小小的纷争平息了以后,上半场的比赛很快结束了,比分是沉闷的0比0。

中场休息的时候,余凯建议说:“我们是不是保守了些,下半场江哥你应该往前压一压。”

张涛附和道:“是啊,刚才那脚远射,如果不是运气差,应该进了。再多打几脚就算进不了,把那群狗娘养的都踢到医务室去也好。”

一群人轰然叫好。在球场上,火气在激烈竞争中会不知不觉的提上来,更何况是一群分泌正旺盛的年轻人。

李建树说:“江哥,刚才对那个小子太客气了吧。是我,就扁死他,狂的没边儿了。”

江之寒笑了笑:“Kao,我们是来踢球的,又不是来打架的。他叫两声你就让他叫呗,我们家对门那条狗叫的还大声,我从来都不理它。”一伙人大笑起来。

下半场开始刚刚三分钟,四十中就遭受了双重打击。

张涛在防守对方中前卫的时候,吃了一个假动作,急停转身的时候,扭到了脚踝,坐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样子。裁判也没有中断比赛,七中的前卫突到底线附近,回扣传中,王伟杰和江之寒各盯住一个包抄的进攻球员,但球传的很巧妙,到了后点,本来该张涛负责盯的人被漏了出来,他轻松的把球送进门。

0:1

比一球落后更糟糕的是,张涛不得不退场了,四十中防守所依赖的张-王-江的铁三角一下子缺掉了一个角。

七中的队员在兴高采烈的庆祝,有人说,瓦靠,好漂亮的过人,那家伙一屁墩就坐下去了,笑死我了。

这话老实说不算太离谱,不过球场如战场,同仇敌忾是很容易形成的气氛,更何况张涛刚刚受伤下场。脾气比较暴躁的成岗往前走了两步,江之寒见了,按住他的肩,说:“球场上,进他一个,才能封住他的嘴。”

中线那一边,钱政声音不大不小的对一个队友说:“我给你们讲过的,烂校烂校,就是什么都烂,再灌两个是最低目标了。”说完话,还扭过头来朝江之寒看了一眼。

江之寒不太明白这个钱政为什么对自己很有敌意的样子,难道真是歧视烂校的学生?但他回头看过去,看见队友们眼里有怒气在燃烧。这帮家伙一般来说是没什么集体荣誉观之类的东西的,何况在四十中读书从来不被人当作是荣誉。但今天,好像“我是四十中”的这个念头出现在每个人的脑子里,江之寒也不例外。

大概真的需要一种外力的压迫,我们才能真实的感觉到,我是这个集体的,请不要侮辱它。江之寒这样想着,声音却还是平静的,他说:“没什么可讲的,上去拼呗。”

开球以后,四十中的人像打了鸡血,一味的全速奔跑抢截,即使是在七中的后场,四十中的几个进攻队员也是不惜力的想要反抢。

七八分钟后,余凯的反抢逼迫对方仓促出球,江之寒在前场三十五米左右断下传球,沿着左中场往前突。他靠速度过了一个人,硬突到大禁区边上,一扣球,作势要往中路突进,再把球扣回来,成功的骗过中后卫,突到底线,在小禁区的边上。

江之寒传中,李建树包抄推射。

1比1。

重新开球以后,七中的斗志似乎也被进球给激发出来了,双方的动作开始有些大起来。

二十七分钟的时候,四十中的守门员漏了一个简单的远射,送出去一分,1比2。

不过三分钟以后,江之寒的长传准确的找到了余凯,他一脚传中,似传非射,直接吊进了远角。

2比2,比赛重新回到起点。

比赛进入最后十几分钟的争夺,场边看球的人情绪已经被一场精彩的比赛调动起来了,高声呐喊七中加油的声音愈来愈高,吸引了很多放学的七中学生停下来问个究竟,不少的人走下马路,加入到看席中来。

下半场四十分钟的时候,张涛缺席的副作用终于显现出来。面对对方核心中场的正面强突,江之寒贴着他,已经跟上了他的脚步,替补上来的中卫和江之寒没有默契,上来夹防,跑位却很糟糕,恰好挡住了江之寒的路。

对方前卫顺势往右边前方一趟球,一下子把两个人都甩在了身后,四十中的守门员出击的犹豫了一点,球从他身下穿裆而进。

2:3。

这几乎是一个致命的进球。

还有五分钟左右的时间,这样的比赛连补时都没有,裁判还是七中的人。

回到中线开球,裁判说道,最后三分钟。

余凯还要争辩,江之寒拉他一把,说:“你再说,就只有两分钟了。”

球一开出,拼死一搏的四十中几乎所有球员都压过了中线。江之寒把球分给余凯,他的控球相对最好。余凯带球吸引了两名防守队员过来围堵,他传给江之寒,和他做了一个经典的二过一配合,沿着边路疾下,一边下底,一边往内切,到了底线附近,他已经看到至少三个四十中的队员包抄在门前。

余凯传中……被七中的中卫伸脚一挡,出了底线。

角球。最后一个角球,最后一次机会。

余凯看着江之寒,“谁去罚?”

江之寒说:“你去。”走过去,低声说:“人太多,不要发低平球了,来个高球吧。”

这时候,四十中除了守门员,其他的十个人都到了禁区附近。双方二十个人集中在一小块场地上。

余凯很虔诚的把球抱起来,放在距脸很近的地方,有一刻江之寒简直要怀疑他要去亲吻它。不过他只是对着那个球念念有词了一阵,放下来,拿手轻轻的稳住它,退后了几步,助跑,旋出一个漂亮的弧度。

江之寒站在前点,看着球过来,他高高的跳起来,摆头,攻门。

在此之前,江之寒还没有真的试过比赛中头球攻门。幸运的是,这第一个头球他抢到了点,很完美的弧度,很漂亮的最后时刻扳平。

3比3,进入点球决胜时刻。

四十中的队员高声欢呼着,跑过来,把江之寒围在中间。

这一刻,江之寒能深切的体会到,我们是一起的,我们是四十中的一员。

他和队友们挨个击掌,大声叫道:“还没有完呢,还有点球。”

不知道谁叫了一声,“四十中必胜!”

十几个人一起叫起来,“四十中必胜。”

出奇的是,看台上没有什么嘘声,七中的观众们只是沉默着。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