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6章 致命武器

针孔摄像头的质量不算太好,画面有些模糊,不过床上两个人还是可以清楚的辨明。

江之寒关上机器,按着眉毛揉了揉眼睛。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绝大的诱惑:毁掉他的信誉,撕毁他的面具,摧毁他的人生。

从雷雨夜的冲突开始,江之寒和倪建国彼此间的怨恨,就如倪裳所料,越来越深。若论两人的力量对比,除了在对倪裳的影响力方面大概相差不多,在其它方面江之寒可谓占尽上风。但从一开始,他就因为深爱倪裳,束手束脚,从来都是被动防守的那一方。

倪建国自不量力的几番主动进攻,已经触到了江之寒的底线,他憋了一肚子的火要找一个反击的机会。现在,这个机会就在眼前。

说道寄点黑材料恶心一下人,江之寒不是善男信女,在宁校长的事情上,那么活色生香的信都是出自的他的笔下,现在有了活生生的材料,做这件事不要太容易!

寄给他的上司?寄给他妻子?寄给他本人?什么时机?怎么配合?江之寒似乎一下子就想出无数种方案。他苦笑了一下,自我检讨说,我真是挺阴险的,想起整人,主意就刷刷的往外冒,顾望山说的还真是不假。

江之寒想到一个主意,心不由怦怦的跳起来。

如果,我约个地方,把翻拍的录像带和照片往他面前一摆,给你两条路,一,声名尽毁,升官无望,妻女鄙视;二,我要要回倪裳,你不能说一个不字。

江之寒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的踱着步子,倪建国一定会毫不犹豫的选择二吧。

江之寒觉得自己身体有些兴奋的发抖,你是怎么斗败我的,我就要原样奉还。

我要要回倪裳!

而你,绝不敢说一个不字!

这个念头一在脑海里出现,竟不能自拔,他深深的陷入这个想象和诱惑之中。她母亲一点都不排斥我,等到高考结束了,我给倪建国一摊牌,他一定会乖乖屈服,然后……所有的阻碍,一瞬间都消失不见,我们可以再在一起了。

江之寒就像只发情的猴子,在狭小的空间里转悠了很久,终于觉得太憋闷,出了门,在路上随意的走着,任思绪随风运转。

思宜呢?思宜怎么办?终究……我还是喜欢倪裳,远胜于喜欢她吗?为什么,一旦和倪裳复合的希望一经燃起,那瞬间她似乎就被抛在脑后了?

如果这么做了,我和我痛恨的倪建国,真的有差别吗?

这样要回来的倪裳,真的是我想要的?

不久前突然拜访倪裳的家,是江之寒想好的双管齐下,威慑倪建国的计划的一环。但倪裳显然会错了他的意,看见少女惊喜又有些忧虑的眼光,江之寒知道她以为他是来讨好她妈,想要填平和父亲之间的鸿沟的。倪裳素来深知江之寒并不是那种喜欢在外面炫耀他创业经过的人,而那天晚上,江之寒不厌其详的讲述他们现在公司的规模,来往的达官显要,给倪裳一个错觉也是很自然的。

从倪裳家里出来的时候,江之寒感到有些愧疚。临别时,他甚至没有直视倪裳那清澈的眼睛。虽然他有充分的理由说服自己,自己是在自卫,是迫不得已的选择这种方式和她邪恶的父亲在战斗。但面对单纯如白纸一样的昔日爱人,江之寒有种感觉,自己离她越来越远。

而从某种角度上说,自己和她父亲倒是越来越像。

如果用这件事要挟倪建国,就意味着自己要帮他保守这个秘密。因为秘密一旦泄露,就不再有要挟的作用。难道,自己就揣着这个明白,若无其事的去面对倪裳和她母亲。要是有一天,倪建国决定拼个鱼死网破,把自己这个敲诈者一起拖下水,倪裳知道真相的感受又会如何?

江之寒脑子转着,大概比十台386加起来转的还要快。

还有一个选择:就是去揭发他,让他在妻女面前完全失去信用。这样一来,倪裳应该会相信自己以前的辩护了吧?她父亲对她的影响力应该会大大减弱了吧?即使倪建国反对,如果有了她妈的支持,自己也许就有一丝机会了吧?

江之寒想起倪裳反复说过的话,不管你怎么看他,他教我人生的道理,他为我树立道德的榜样。

然后……让我一手去摧毁她十七年的榜样和信仰?倪裳可以撑过这样的打击吗?

江之寒越走越快,越想越乱。他现在手里握着一个致命的武器,却不知道怎么用它,才能不波及他一心想要保护的那个人。

正心乱如麻的时候,手机响了,楼铮永在电话那边说:“之寒,程经理说,如果不影响你复习的话,下午五点半过去开个短会,半个小时就好。”

江之寒答应了,关上手机,叹口气,对呀,高考已近在眉睫了。不管怎样,现在不能揭出这件事来,影响了倪裳准备人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的心情。

江之寒安慰自己说,先搁一搁吧。不管怎么说,从此以后,自己再也不用担心倪建国这只讨厌的苍蝇的主动骚扰了。

P.S.

为了大学时代看的早餐俱乐部,纪念一下John_Hughes【才知道他过世了】

When_you_grow_up,your_heart_dies.

So,who_cares?

I_care.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