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5章 开业

吃过饭,江之寒帮伍思宜叫了出租车,自己上了另一辆车,去崔副市长家,亲自去给他送开业的请柬。崔副市长会不会亲自去,他也没有把握,不过礼节是要尽到的,而且再怎么说崔玲的妈妈是会去的,她也算小股东之一。

到了崔副市长家,肖阿姨开了门,示意他坐下,又叫新来的保姆端上水来。

江之寒坐下来,和肖阿姨随意的聊起天。因为是高三的缘故,崔玲还在学校上晚自修。肖阿姨指了指书房,说:“你崔叔叔心情不太好。”

江之寒哦了一声,也没有深问。

没想到肖阿姨主动的说:“他有个妹妹,小时候感情很好的,自然灾荒年间实在养不活了,就送了人。你崔叔叔母亲去世的时候,拉着他的手,说对不起这个女儿,让他以后有条件了一定要把这个妹妹找回来……这几年,你崔叔叔也是去找人帮过忙的,但还是杳无音讯,应该早就不在中州了吧……就是不知道去了哪里?所以,每年你崔叔叔母亲去世的那几天,他心情都很糟。”

江之寒留下请柬,显然今天不是适宜谈这个事情的时候。他大概讲了两句来的目的,便告辞出来。心里想着这个事情,很显然自己也不可能帮上忙。以崔叔叔的权高位重,他在公安系统民政系统能够找的人应该都找过了吧。出了中州,茫茫中国如此之大,又到哪里找去?

※※※

当初最终决定是做中州特色菜,还是做粤菜的时候,是江之寒拍板,选择粤菜的。虽然做所谓复古的中州历史名菜也有卖点,相对更合中州人的胃口,江之寒还是觉得类似的竞争者太多,包括几家想要招商过来一起开发的餐馆。

江之寒作这个决定,虽然有些所谓的分析,但至少一半还是凭的是直觉。他没做什么市场调查,即使有调查也不见得能得到准确的反馈。程宜兰就说了,做生意有时候靠的也就是直觉。试着去做,实在行不通,撤出来换一个,如果有幸没有破产的话,希望终于能找到赚钱的那个选择。

江之寒也同意她的观点。慢慢的,他也认识到,很多商业决定不是理论上一整套分析过程走过来,就有一个明确的答案的,很大程度上靠的还是领导者的眼光和判断力,当然眼光和判断力也多少来源于经验和天赋。

在程宜兰的努力工作,以及江之寒和黄阿姨,肖阿姨的关系网络的运作下,有两家餐馆决定到这里来开分店。一家是在偃城很有名的一家六十年的老字号,另一家则是在中州鼎鼎有名的得月楼。

因为前期的外装修已经很早就完成了,这两家餐馆的进驻速度很快,内部装修,人员招聘,节奏都快过江之寒他们很多,毕竟是在行业里驾轻就熟的公司。

在江之寒原本的计划中,三家餐馆可以同时开业,制造出一些轰动的效果。但其它两个店拒绝了程宜兰的建议,他们给出的理由是他们有自己看好的黄道吉日。

中州不少做生意的商家是很迷信的。偃城那家店的老总就专门从偃城请了一个风水师傅,跑来看过店的位置,门面对的方向,和周围的环境等等。以至于为了好风水,专门花大价钱新搬过来一棵大树,种在门的南侧。那时候,江之寒还同程宜兰肖邯均开玩笑说,Kao,这早得几年,应该会被抓起来吧,罪名就是散播封建迷信,这时代还真是不一样了。

两家新店看的黄道吉日不一样,中间差了十几天。既然不能凑在一起,江之寒和管理层的人商量了一下,干脆另选了一个正式开业的日子,比其它两家要早上一个星期。

在正式开业以前,江之寒已经在楼里举行过几次私人的试餐会,包括那次把温副校长和崔副市长,孔局长,还有林师兄招呼到一起的晚宴。他后来甚至帮四十中的阮校长搭了一次桥,让他和教育局新上任的孔局长派系的人一起吃过一次饭。

※※※

状元楼的开业就安排在这个周末。周六开业第一天,不对外开放,招待的都是关系户。

在中州,江之寒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比较广泛的关系网络,以顾司令领头的军方的关系,林师兄网络的警方和武警方面的人脉,崔市长为代表的行政部门的关系,荆教授明矾父亲为首的教育界的朋友,还有小芹姐和她父亲那边新闻界的朋友。因为招商的关系,得月楼和另外一家餐饮一条街上的老字号餐馆老板又招呼了不少饮食圈子的人。所有的关系加起来,两层楼的状元楼席位也不够,所以安排了中午和晚上两个招待宴会。

江之寒虽然也算是超级早熟的家伙,但要游刃有余的处理这些场面上的交际还是有些力有未逮。实际上更多的时候,他的关系网络的构建和经营,还是主要依靠林师兄和黄阿姨的运作。除了去见几个有私交来往的长辈,大多数的场合,江之寒都是回避的。

周日的上午,江之寒坐在办公楼里,和匆匆路过的冯一眉聊了两句。冯一眉是程宜兰最近挖来负责市场行销的经理。据她说,昨天来的客人,还是以军方的人马阵势最大。许箐好歹也是大股东【虽然伍思宜的姑姑注资以后,她的股份也被稀释了】。恰逢开业,她使出浑身解数,大概从顾司令那里讨来了尚方宝剑。中州警备区的高官,除了顾司令和马政委,其余的几乎都全数到场了,以至于客人们私下里都议论这家餐馆是军队的公司开的。

周日的中午,是状元楼第一次正式向公众开放。但晚上的状元楼,又只接受预定的顾客。

这个星期,香港有位介于一线和二线之间的歌星到偃城和中州来开演唱会。江之寒通过冯承恩的关系,说好了周日的晚上他会在状元楼进餐。

冯一眉拿出了一整套开业的市场推广计划,其中包括中州晚报半版的大幅广告,周末副刊上小芹姐写的“软广告”,看起来是介绍中州饮食风俗文化的,实际上就是替新开的状元楼打广告的。

在广告以外,冯一眉为首的市场部和江之寒的思路是一致的。那就是,这样高档的餐馆应该承接更多的官方宴会和邀请有广告效力的社会名流,其中就包括了文体明星。

作为内陆城市,这个时代的中州,还不太有香港的知名歌星影星来举行活动。所以于姓明星虽然不算真正的一线巨星,但吸引的关注度还是很高的。

冯一眉设计的整个招待计划,晚宴时二楼是预留给于姓明星和他的团队,以及中州文艺界的一些关系户,而一楼则是通过电台点歌节目和演唱会现场的抽奖预定的客人,很多都是所谓的歌迷。在晚宴以前,于姓明星会在一楼有个简单的歌带签名赠送仪式,而所有一楼的顾客都可以得到一盘签名的歌带,还可以享受六点六折的优惠消费。

对于整个开业的推广设计,以及后续的市场推广计划,江之寒对冯一眉主持的计划和实施都相当的满意。他大概翻了翻她提交上来的文件,并没有做什么改动,就放心的都交给她去执行。

周日的时候,江之寒正蜷在家里看书复习,却接到罗心佩的电话,小魔女说她有个好朋友是歌星的粉丝,要让她帮忙要张签名照片。江之寒本来是叫她自己去状元楼,他打电话帮她安排拿照片的,但小魔女坚持要他陪着去状元楼吃饭,说她妈昨天去都没有带她,心里很是不平。江之寒拗不过她的死缠烂打,拉上在家里的伍思宜,一起去了状元楼凑热闹。

到了状元楼,在一楼要了一张预留的桌子,却发现罗心佩是一个人来的。她说,她朋友临时有事来不了了,但照片还是一定要要的。

江之寒他们到的时候,一楼的签名活动已经结束,食客们已经开始进餐了。

江之寒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看着灯火辉煌,装修富丽的餐馆,想想这居然是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而大半年前,坐在七中的食堂里,看到进进出出的学生消费三元五元,自己都已经开心的要飞起来。想到往事,江之寒不禁有几分好笑,有几分自豪,又有几分虚幻的感觉。

他看看窗外,华灯初放,灯下是他常常走过的学校大门前的那条路。江之寒看着那熟悉的人行道,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些怔怔的,思绪游离开去,一时竟有些痴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