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4章 春光里

在市图书馆前面那条可以俯视大江的道路上,江之寒牵着伍思宜的手,慢慢的走在夕阳的余晖下。

暮春是中州最好的季节,气候适宜,风景秀美。风吹在脸上,仿佛能感受到一点点大江的气息。

两人好像沉浸在春天的气息中,很默契的并不说话,只是慢慢的走着,享受这难得的悠闲时光。

走过刘老板的小店,伍思宜停下脚步,说:“我们今天去这里吃,好不好?”

江之寒愣了半秒钟,爽快的说:“当然好了。”手指了指旁边那家伍思宜妈妈的朋友新开的店,说:“那里虽然好,毕竟不比刘老板算是半个朋友,不来照顾他的生意,有时候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见伍思宜看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他又加上一句,“我是个念旧的。”

伍思宜笑了笑,推他往里走,“知道了,你是个最重情重义的。”

进了餐馆,幸运的是江之寒最中意的座位还空着,于是坐下来,点了菜。江之寒给伍思宜斟好茶,舒服的靠在椅背上,伸了伸胳膊,说:“今天天气真好,总算有点春风熏得游人醉的感觉了。”

伍思宜看了会儿风景,喝了口茶,忽然问:“之寒,你给我写了这么多信,我一封都没有回,你有没有生气?”

江之寒摇了摇头,说:“没有啊,开始嘛有些失望,到后来习惯就好了。”

伍思宜白他一眼,说:“我的作文一向很差的……就算心里想着,也写不出你写的那些东西。每天睡觉前,我总看你的信,使劲想,这家伙写的到底是不是真的?还是……他给很多人都写这个?”

江之寒正使劲点头,听到最后这半句,又使劲的摇了几下头。

伍思宜扑哧笑出来,问:“你能感觉到我在想你吗?”

这真是一个棘手的问题,江之寒张了下嘴,思考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诚实的摇了摇头。

“讨厌,”伍思宜说:“我就知道你不能。”

她悠悠的叹口气,喝口茶,说:“所以呀……看得见未来也是没用的。明知道你这家伙一生会被很多女生围绕,我还是乖乖的回来了。”

江之寒笑起来,“拜托,别给你一根杆子,你还真爬上去了。你真的以为自己会算命?哪只眼睛看见我的未来来着?”

伍思宜不理他,换了话题,说:“你想好去哪所大学了吗?”

江之寒说:“马上就要填志愿了,不过我还没有主意。专业大概想好了,学校嘛,还没有。再说了,就算我填了志愿,也不能保证去得了。”

过了一会儿,他又补充说:“明矾打电话来说,如果是中州大学的话,只要上了最低分数线,是可以保证我去想去的专业的。他大力推荐我去读荆教授的专业。”

伍思宜问:“你不是对荆教授也很尊敬吗?”

江之寒说:“是啊……不过我现在基本的想法,还是想去中州以外的地方。出去见见世面,应该能开阔一下眼界。老是呆在一个地方,好像不是什么好事情哦。”

伍思宜说:“这次去我爸的城市,他安排我去了另外一个银行。因为打了招呼,所以安排到各个部门都轮转了一圈。虽然我是个银行职高出来的,又不过是去实习的,大家都不太把我当回事,真正的事情不会让我做,但总算对整个流程有了个大体的了解。而且,我问他们问题,他们也不好不回答,还是学到不少东西。”

江之寒赞道:“你这也是先行一步了,还没上班就有了比较深刻的认识,到时候选部门心里也有个数。”

伍思宜说:“就因为各个部门都要轮流实习过来,我才在皖城呆了那么久。”

她看了看窗外,说道:“妈妈上次和那人分手以后,情绪一直都不太高。我……想了很久,还是决定多给她留些空间。她还很年轻,是应该再找个伴儿。凭什么我爸和小妖精在一起,我妈就只能陪我过一辈子呀。所以,我决定去皖城上班,也该轮到我爸管我,让我妈多些自由的时候了。”

江之寒道:“可是……这样的话,你离开你妈去皖城,虽然出发点是好的,她也许会多心,或者是伤心吧?”

伍思宜说:“我和她说了,欢迎她随时过去和我住一起。我在外面租个两室的房子,有一间会空出来留给她的。”

江之寒说:“你想的周全就好。”

伍思宜说:“皖城有所很好的大学,不过好像是理科特别强,你想去的专业并不是长项。”

江之寒抿了抿嘴,伍思宜回来,他心里真的温暖又开心。但关于两个人的关系,甚至是以后的发展,他多少有些迷茫。现在想起来,一毕业,还可能面临两地分离的情况,心里的不确定感愈发的强了。回想起来,江之寒不知道自己那些思念的信件更多是出于发自内心的喜欢,还是一人独处时的寂寞。

也许我传递了太多的错误的信号?让她有了太高的期望?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受伤的还会是她。江之寒仔细想来,不觉有些汗颜。再一次伤害伍思宜,是他一心想要避免的事情。

伍思宜说:“你别不说话呀,我又不是要你去皖城上大学。如果……以后真的……有机会在一起的话,也不在朝朝暮暮啊。”

江之寒心里长叹一声,又是这句话。见鬼了,又是这句话。

他收束住心神,换了一个话题,说:“思宜,你最近很求上进哦,不会工作以后就变成一个工作狂了吧?”

伍思宜有几分幽怨的看看他,说:“我不努力的话,怎么跟得上你的脚步?”

江之寒心里感动,笑了笑说:“去银行干几年也好,有了经验,等到我的公司做大了,请你来当我的首席财务官。”

伍思宜说:“我不会拒绝的。你这个家伙也是贪财的,抓住你的财务大权,哼哼,你会听话很多吧。”

江之寒举起茶杯,说:“来,敬未来的CFO。”

风吹过,屋顶的风铃清脆的响起来,伍思宜的脸上现出一个春光般明媚的笑容。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