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2章 回归

共同经历了一些事情以后,江之寒慢慢的把楼铮永当作了自己最亲密的下属和朋友之一,从某种程度上讲更甚于和他一起开始创业的肖邯均,尤其是在一些私事上面。楼铮永现在拿两份工资,他除了在文翰挂职以外,还兼着一个总经理特别助理的职务,负责为江之寒处理一些台面下的以及私人的事物。

楼铮永说:“我跟着他几天了,我看他应该是知道厉害,不会有什么动作的。据我上次的观察,你对他的性格把握的还是比较准的,我们狠一点,他就会软一点。我们狠到底,他就会软到底。不管他出于什么动机,让他知道厉害关系,他就会乖乖的。”

江之寒问:“小飞跟着你一些日子,你觉得他怎么样?”

楼铮永点头说:“还不错,除了街头脾气还要改一改,基本上做得到能吃苦,少说话多做事,人也很聪明。”

江之寒问:“今天他跑哪去了?我以为他会和你一起来呢。”

楼铮永说:“他说他想再单独跟几天。”

江之寒摇头说:“不用了。今天正式的文件已经下来,宁校长因为身体原因主动请辞七中的校长,提前退休了。温副校长现在是代校长,就等着过段日子能把代字去掉。我看上面的人是达成什么妥协,不再穷追猛打宁校长的问题,作为交换,把七中这块地盘乖乖的交出来。既然他都倒了,没人会有兴趣再帮他翻身的,这个年龄,又没可能东山再起。”

喝口水,江之寒接着说:“而且,车老师马上就要出国了。她一走,在万里之外,再多困扰她的事情流言都会消散的一干二净的。说起来,这个事情,我的第一反应还是稍微过激了一些。”

楼铮永说:“好,我今晚就告诉鹏飞,让他不用去了。”

江之寒说:“酒楼马上就要开业,招的人基本都到位了。你这两天抽个空去召集新来的人开个会,大概对那些人有个初步的了解。还有一件事情,建果园基地的事,我托荆教授找了一个农学院的老专家,他要实地去看一看,你关心一下接待工作,一定要非常仔细,把方方面面都细节想的周详一些。那边交通条件不好,不知道老专家的身体能不能吃的消。这方面,要拿出个接待的很具体的方案出来,让人家感觉到我们的诚意。”

处理完公司和学校的事情,江之寒晚上回到家。刚进门不久,就听到电话铃声。

江之寒拿起话筒,电话那边传来沈鹏飞兴奋的声音,“大哥,我有大发现。他奶奶的,我叫他装……”

江之寒忍不住笑起来,“啥事儿这么激动?”

沈鹏飞说:“姓倪的,有情人,我就知道他会有把柄让我抓住的。”

江之寒大吃了一惊,虽然他总觉得倪建国是个表里不一的人,他的印象中倪建国总算是很顾家的那种男人,基本过的是朝九晚五,两点一线的生活。他居然在外面有情人?

沈鹏飞听不到江之寒说话,还以为他不相信,说:“大哥,绝对可靠,我告诉你。嗯,至少有九分可靠。”终究不敢把话说的太满。

江之寒说:“行了,你今天先回来吧,我们再慢慢商量这个事。”

沈鹏飞对倪建国的怨念来的一点不比江之寒少,大哥第一次把最紧要最私密的事情拜托他去处理,就被他搞砸了,害得江之寒被迫离开了七中。而倪建国的假摔手法,又一向是沈鹏飞所深恶痛绝的。要不是事后江之寒严厉的警告过他,他早就叫上几个兄弟去把他的腿真的砸断了。

这一次,倪建国居然敢再次主动挑衅,沈鹏飞等反击的这天已经等的太久了。所以,当楼铮永都说不用再跟的时候,他还不屈不饶的跟了一天,一心要抓到点什么他的小辫子。所谓天道酬勤,他还真的等到了倪建国去找茹芸的这个晚上。由于天色已黑,而且情人心情不好,急需抚慰,茹芸还大胆的跟着倪建国下了楼,站在那里温柔的目送他离开。

※※※

办公室里,江之寒听了沈鹏飞的报告,抿着嘴不说话。

沈鹏飞急道:“大哥,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宜将剩勇追穷寇。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发疯了,又跑来挑衅呢?有这么个把柄在手里,就是暂时捏着,也好啊。”

江之寒当然不想放过倪建国,他不过是在思考具体的办法。

看到江之寒询问的目光,楼铮永说:“有种很小的摄像头,不过现在国内市面上好像没有卖的。”

江之寒点点头,“我也听说过。正好有几个朋友周末从香港过来,那边应该不缺这个东西吧。”

沈鹏飞舔了舔嘴唇,像只闻到血腥味的狼,咧着嘴笑了。

江之寒笑骂道:“你这么开心干什么?”

沈鹏飞笑着说:“想起来,就高兴哦。呵呵……呵呵呵呵。”

※※※

江之寒走进教学楼,刚拐个弯,背后有人叫他:“镇校之宝。”

江之寒心想,谁活得不耐烦了,敢当面讽刺我,回头看去,林晓黑衣灰裤,手放在裤兜里,一脸笑容的站在那里,脸庞却是好像清瘦了几分。

江之寒回给她一个真心的笑容,“你回来了!”

林晓说:“嗯。”

江之寒问:“工作找好了?”

林晓说:“我不是去找工作的,我是想去那边做生意的。”

江之寒扬了扬眉毛,“自己当老板?”

林晓说:“怎么?不行吗?”

江之寒说:“做生意的话,中州也不错啊,好歹认识些人。做生意人面很重要的。”

林晓说:“我知道的……不过,我还是想换个地方,而且过去看了看,那边机会确实更多一些。”

江之寒说:“那边做生意的话,要的成本可能会比在中州高不少。”

林晓说:“嗯,这我也知道。”

江之寒心想,你哪来的钱当本,去南边的时候还找我借了三千块当路费和平常花销呢。不过看着林晓似乎胸有成竹的样子,也懒得去过问她的私事,只是说:“回来了,叫上我的同桌,今晚替你接风吧。”

林晓说:“我还没谢谢你呢。”

江之寒说:“谢我什么?”

林晓说:“替我照顾小婉呀。”

江之寒笑道:“不敢当,我可没照顾她,学习上相互帮助一下还是有的。”

林晓说:“变谦虚了嘛,她同我讲,和你同桌,进步了好多。”

江之寒摇摇头,“帮助什么的过奖了,不过,谦虚谨慎一向是我的本性。”招来林晓一个白眼。

晚上吃饭的地方,是林晓选的,离学校不远的一家小店。林晓说,她以前有点闲钱的时候,常和楚婉两个人到这里来解决中饭或者晚饭。

老板推荐才从市场买的新鲜草鱼,于是就要了个一鱼两吃,再配了三个小菜。三人坐下来,听林晓讲她在南边的经历。

林晓很有兴致的边吃边说,说了足足大半个小时,才停下来,嗔道:“怎么就我一个人说,你们俩也说说这段时间有什么有趣的事?”

楚婉说:“哪有什么有趣的事?不就一天学习呗。”

看见二女看过来的眼光,江之寒耸耸肩,说:“楚婉现在的生活也就是我的写照,我这一辈子没这么刻苦过。”

楚婉以前不那么喜欢江之寒,和他同桌了半学期,倒也折服于他的聪明,而且觉得他待人挺和气的。处的熟了,偶然开他的玩笑,也从不见他生气。

楚婉揭江之寒的老底说:“他现在是特权学生,什么课都是想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的,班主任总说他是帮着老师批改试卷,整理题目去了,就像半个老师一样。”

江之寒笑道:“天地良心,我不在教室的时候,学习的还要刻苦。”正说着,手机响了。

江之寒说:“不好意思,接个电话。”拿出手机,说:“喂,哪位?”

手机那边传来一个很有磁性的女声,“你信里写的那些,不会是骗我的吧。”

等了那么久那么久,伍思宜的电话终于来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