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1章 雷霆手段

天色已经黑下来了。

街边停着一辆长安面包车,坐在驾驶座上的大汉低声问:“你跟了他几天,发现他和宁校长那边有任何接触吗?”

副座上的人说:“没有。”

大汉低声说:“看来之寒的分析多半是对的,这是完全独立的两个事件,只是凑巧碰在一起了。”

副座上的人说:“我再跟他几天,说不定能抓住他什么小辫子呢。”

大汉说:“之寒说,这不太可能。平常生活里,他就是那种朝九晚五的公务员,能干出什么来?”

副座上的人说:“说不定呢。”

大汉说:“你要跟也行,今天先给他一个小小的警告,照计划行事吧。”

倪建国今天加了班,下了公车天已经全黑了。他走在路上,刚拐过一个弯,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忽然眼前一黑,就失去了知觉。

再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被布蒙着眼,有个冰凉的手拍了拍自己的脸。他感觉到那人戴着手套,心里一下子浮现出电视里那些杀手的画面,全身都僵硬了。

那人带着一口北方的口音,说:“别瞎叫啊,这里荒的很,没人听你的。”

倪建国紧张的吞了口口水,嗓子干涩,却是说不出话来。

那人说:“这是最后一次警告,希望你能真的听进去,管住自己的嘴巴。下一次,如果再遇到我,就不是今天这么简单了。你要报警的话,随你了。”

说完,他一转身走了,走了几步,远远的说:“一分钟之内要是敢摘下蒙眼的东西,就别怪我不客气了。给你留了五十块打的钱,在上衣口袋里。”

倪建国其实已经吓傻了,绑架这个词在脑子里乱蹦,怎么也想不到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上。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把蒙眼的布拿开,发现自己站在一个荒了的田上面。他心跳的利害,站起来觉得有些眩晕。走出田埂,往外又走了十几分钟,终于看到了些灯光。就着灯光,他看了眼蒙眼的东西,是小学生常戴的一条红领巾。

倪建国略定了定神,走近灯光出,抓住一个路人问了路,才知道在市区外不远的一个郊县。他又问了车站的方向,懵懵懂懂的上了车,往市区赶去。

报警?这个念头在脑袋里跳出来。可是,人家什么也没要,只是威胁了两句,还倒贴了五十块钱,警察会立案吗?还是我要把为什么受威胁讲出来,他们会信吗?倪建国的脑袋飞快的转着,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他摸了一把裤兜里的红领巾,想起江之寒阴森森的目光和那个人冷冷的话,四处看了看,总觉得有双眼在黑暗中窥视着自己。倪建国缩了缩脖子,终究还是决定先回家再说。

一路上,倪建国的心很乱。他那天威胁江之寒说,他封不住自己的嘴。但他看到的不过是江之寒和车文韵有一个很亲密很长久的拥抱,虽然在这个年代的师生关系中并不常见,但倪建国其实自己也不清楚自己可以去说点什么。

江之寒的反应如此激烈,难道……他真的和他老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或者……宁校长的事情,他真的是幕后的黑手??

倪建国想来想去,始终理不出个头绪。但回想起刚才的遭遇,他虽然坐在车子的座位上,小腿肚子也不由得又发起抖来。

回到家,白冰燕打开门,皱眉说:“你干什么去了?你看看,都几点了。”

倪建国含糊的应了一声,问:“晚上有什么事吗?”

白冰燕说:“回屋说。”

倪建国跟着她回了主卧室,定了下自己的心神,问:“干什么,神神秘秘的。”

自从他答应拿出八千多块钱买墓地以后,夫妻俩的关系慢慢开始回暖了。

白冰燕说:“今晚家里来客人了。”

倪建国有些不耐烦的问:“谁呀?”

白冰燕说:“那个叫江之寒的小伙子。”

倪建国全身不受控制的哆嗦了一下,怒道:“他来干什么?”

白冰燕说:“你反应这么大干什么?我看,那个小伙子人还不错。”

倪建国厉声问:“他来干什么?”

白冰燕说:“你冷静一点,人家又不是有什么恶意。他说,一来,是来道歉的,不应该和小裳谈恋爱,影响了她的学习。他不是已经转学了吗,为了不影响到小裳。”

倪建国从没和白冰燕详细讲过那晚的情形和冲突的过程,所以她并不算真正知情。

白冰燕又说:“二来,他是来说明一下上次我们投了5000块钱的用途。他给我看了现在持有的股票和大概的利润,唉,比得上存10年活期都不止了,早知道再多投一些进去。他说,这个投资公司,是几家集资搞的,就像小裳说的那样,顾望山的爸爸顾司令员是最大的股东,其他的还有一些股东。他还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情况,他妈妈现在有一家饮食公司,正准备在小裳帮着打广告那家店旁边开高档酒楼,还有一家文化用品公司,是开连锁书店的,都有六家店了,我在电台听过他们的广告的。据他说,他们的合伙人有市里面的副市长,公安局的局级领导,还有学校的校长。”

白冰燕说:“我后来仔细问了小裳,据她说,那几家店说是她父母开的,实际上拿大主意的都是他。小裳还说,崔市长的女儿也在她们学校,时常和她说,江之寒经常去她家和她爸下棋聊天说事情。小裳还说,他和110的最大的头,还有刑警大队的大队长都称兄道弟,经常在一起喝酒吃饭。我还以为他在吹牛呢。”

倪建国叹口气,他大概猜到了江之寒忽然选择上门拜访的原因。一边用黑社会吓唬他,一边给他老婆摊牌,让他知道他在白道上的力量有多过硬。双管齐下,就是给他的最后通牒。

倪建国摇了摇头,心里不禁想,如果自己早知道了他的能量,那晚会不会有一个稍微不同的结局?

但下一刻,对江之寒的刻骨的厌恶,混合着对自己虚弱的厌恶,又重新浮上心头,他看着妻子,有些恶狠狠的说:“我还活着一天,就不准他进我家的门,你记住了。”

白冰燕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很久,没有说话,拉过被子睡了,但倪建国还是听到了她睡下去时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我看也不比你以前经常说起的那个顾望山差,不就是早恋吗?不至于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