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30章 不速之客

傍晚的时候,江之寒把小桌子摆在院子里,放上书,就着春风,照着霞光,品着香茶,企图把复习变成一件享受的事情。

历蓉蓉昨天找江之寒聊了聊,希望他最后几个月能够把生意上的事情暂时放上一放,把精力都集中到复习上来。江之寒知道,高考对于母亲,属于一个失落的青春的梦,是再多的金钱都换不回来的。从某种意义上讲,母亲在他这个年龄去了农村,连高考的机会都没有得到,所以她对高考的梦想,多多少少寄托在了儿子身上。

江之寒答应母亲说,以后几个月,自己绝大部分的精力都会放在复习准备上面。状元楼的开张,可能还会稍微的关注一下。每周的例会,应该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除此以外,自己会暂时淡出公司几个分部的日常事务。这半年以来,江之寒操心具体的日常运作已经越来越少了,有了一个比较完善的管理团队,他想的更多的还是战略发展方面的大问题。

江之寒正入神学习的时候,车文韵推开虚掩的门,作了今天第一个不速之客。

江之寒看见她,有几分惊讶。自从那一夜以后,除了电话联系和出去喝了一次茶,江之寒已经好久不见她了。

车文韵不掩她的兴奋,拉过椅子,坐下来说:“我拿到了。”

江之寒不用问就知道她说的是什么,开心的笑起来,“真的吗?是什么学校?”

车文韵说:“宾大,英美比较文学,全额奖学金。”

江之寒虽然不明白比较文学到底是什么东东,还是问道:“怎么样?宾大是你满意的学校吗?”

车文韵说:“当然了,宾大也许远不如哈佛耶鲁有名,但也算是一流的学校。”

江之寒问:“什么时候开学呢?”

车文韵说:“录取通知上说,八月中旬就需要去报道。在这之前,我还有些私事要处理。所以高考一结束,我就会离开中州一段时间。”

江之寒从内向外的为她感到开心,“恭喜恭喜,今天要怎么庆祝一下?”

车文韵说:“今晚不行了,你知道我最近刚去那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下的办事处做了一个兼职,才刚去不久,就说要走,很是不好意思。结果给同事们讲,大家都很友好,都恭喜我。所以,说好了今晚我请他们吃饭。我本来想在电话里告诉你的,但……想想,还是要当面给你讲。”站起来,说:“来不及了,我要先走了。”

江之寒想到车文韵穿过大半个城,就为亲口告诉自己这个好消息,心里也很是感动。他站起身来,陪她走到院门口,替她推开门,很认真的说:“你不觉得,好事来了,就是一串一串的吗?我想,你以后会越来越好的,真的。”

车文韵站在门口,回头看江之寒,他就是自己生命中的神的使者。她往回走了一步,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在他耳边喃喃的说:“之寒,谢谢你……谢谢你。”

江之寒揽着她柔软的腰肢,心里充满柔情,也真心的为她感到开心。

下一刻,江之寒的耳朵忽然捕捉到一个细微的声音。他身体僵硬了一下,又是一声。

这一下,他确定他听到的是什么,在车文韵的耳边轻声问:“别慌张,听我说,有注意到什么人跟着你到这儿来吗?”

车文韵身子一震,说:“没有啊……是宁……的人?”

江之寒安慰她说:“别担心,他已经是条落水狗了。现在,你先暂时回到院子里去,当什么都没有发生。我来处理这个事。”

江之寒飞快的四处看了看,偏僻的路上一个行人都没有。他松开揽着车文韵的手,忽然像一只猎豹一样冲了出去。十秒钟不到的时间,他已经冲到围墙拐角处,那是照相机快门声音发出来的地方。

出乎江之寒的意料,站在那里的是一脸冷笑的倪建国。

他扬了扬手里的相机,嘲讽道:“我认识她,她在中州教育系统鼎鼎有名,听说才弄垮了宁校长,现在是你的老师吧?呵呵,真是有趣。”

江之寒轻轻吐出口气,他说:“真是难以置信呀。”话音未落,他已经闪电般的把倪建国手里的相机抢过来,变戏法一样的打开后盖,把一卷底片暴力的抽出来,把相机扔回他手上。

倪建国瞪圆了眼,江之寒这招纯暴力的手法,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他愣了半晌,说:“我要去报警。”

江之寒冷笑道:“你尽可试试看。我给你保证一点,你说的他们都会当作是放屁。”

倪建国想起顾望山说过的江之寒的关系网的话,心里倒是信了几分,嘴上却说:“你可以毁了底片,不过我眼睛看到的,你总不能堵住我的嘴吧?”

江之寒一开始就怀疑是宁校长那边的人在跟踪车文韵,当发现是倪建国以后,他心里很是疑惑,他来这里偷偷照自己的相干什么?

倪建国冷笑道:“我还是小瞧了你,不仅同学可以调戏,和老师也可以搂搂抱抱的。”

江之寒心里一阵鬼火冒,他不想暴露和车文韵的关系,给她或者自己带来任何的困扰。

江之寒冷冷的问:“倪建国,你……到底想要什么?”

倪建国不屑的看着他,“我想要什么……你不知道吗?”

江之寒说:“你不妨说给我听听。”

倪建国沉吟了片刻,说:“听说最近宁校长被搞的很被动,其中就有这个女人的缘故。难不成……你因为被他赶出了七中,心里也有怨气?”

江之寒心里想道,你的消息倒还真是灵通,嘴上说:“我为什么离开七中,你最明白是什么原因,和宁校长有什么关系?!”

倪建国撇嘴笑了笑,“哦?那难不成你和你老师只是单纯的在约会?”

江之寒看着倪建国说:“我真的不知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现在我也不想知道了。但我告诉你,如果你乱嚼舌头的话,你会非常非常……非常后悔今天做的事情。因为你是倪裳的爸爸,我以前让着你几分。这一次……不会再有那么好的事了。这是最后的警告,你……一定要记住了。”

倪建国看过去,迎接他的是两道冷冰冰的眼神,冷的让他忍不住缩了一下脖子。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