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28章 日记

倪建国从抽屉深处拿出钥匙,犹豫了两分钟,终究还是推门进了倪裳的卧室。他看了看中间最上面一个上锁的抽屉,想起八年前,他把一把锁当作生日礼物送给倪裳,说,你长大了,需要自己的地方保存自己的秘密,爸爸妈妈是不会干涉的。

而八年以后,他终于翻出了在角落处的备用钥匙,要来亲手捣毁自己的承诺。

倪建国觉得自己的手都有些发抖,心里有些好笑自己的紧张。他试了两三次,终于把钥匙插进了锁孔,旋开了,深吸一口气,打开这个自己遵守着承诺,从来没有翻动过的属于倪裳的私人空间。

抽屉的正中央,有一个精美的首饰盒,他打开来,看见一条漂亮的珍珠项链躺在里面。倪建国愣了愣,自己和妻子从来没有给女儿买过首饰,这个年代的观念,大学以前甚至工作以前,女孩子是不适合戴任何首饰的。倪建国啐了一口,不用脑子也知道是谁送的,心里却是越发沉重起来。

倪建国一件件的翻出里面东西,又小心的把它们放回原处。最后他看到的是那个精美的日记本,足有三五百页厚。

他小心的拿出来,翻开扉页,上面写着:

小白兔,愿她伴随着你成长。

小白兔?!倪建国觉得这个比喻倒是很恰当,倪裳就像一只被欺骗的纯洁的小白兔。他哗哗的翻倒底,最后一篇日记上写着:

今天,去之寒那里取钱了。这一次,我又骗了爸爸妈妈。

不像以前了,我告诉他外婆去世的消息,他再不会百般安慰我了。可是,后来走到路上,他轻轻的说了句,不要太难过了,我就忍不住哭起来。靠着他哭了一阵,好像真的好多了。要是,他能一直在我身边,那该多好啊!

我听凝萃说,她把我们上次的摸底考题给他拿了一份去,改出来,成绩能排到我们班的第六,如果他还在我们班的话。

我知道,他能行的!不管在哪里。如果他不是有那么多别的事情要处理,而是全心的准备考试的话,要考过我也是很容易的事情。

之寒今天问我,要读什么专业。我真的很苦恼,完全没有想好。不像他,早就有了主意。

难道这不是很讽刺吗?我应该是那个沿着大家都熟悉的路,设计好的路走下去的人,为什么对于未来,却有更多的不确定呢?

外婆去世了,我好难过。今年许的愿,又有一个落空了。

今年是外婆走了,去年是我们的分手。

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在新年许愿了!决不!!!

倪建国重重的吐出口气,往前翻,每翻过一页,他心里的火就旺上一分。不到一年的时间,这个叫江之寒的混蛋小子把属于自己的统统都夺走了,倪裳字里行间流露出来的喜爱甚至是崇拜,都是自己十七年来都没能达到的高度。

有一个瞬间,倪建国有种冲动,把手里的日记本一把撕成粉碎,但最终他保持了一分理智,把笔记本原封不动的放了回去,锁好了抽屉。

回到卧室,倪建国躺在床上,心里很沉闷。

即使把江之寒赶出了七中,这场战争自己好像已经输掉了大半。就倪裳日记本里透露出来的情思,只要江之寒召唤,她回到他的身边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倪建国想到顾望山的警告,又想到江之寒可以独立出钱去投资股市,背景情况显然不是他以前自以为是想象的那样,很多招数使不出来,也不能使出来。

怎么样才能让倪裳彻底死心呢?怎么样才能真正暴露这个男生邪恶的那一面呢?倪建国躺在床上,苦思冥想着。

有一个女人的影子忽然跳出来,慢慢清晰起来。

我认识她!倪建国一下子坐了起来。我认识她!那个女人在教育系统可是鼎鼎大名的,她……难道不是去了四十中当老师吗?

倪建国冷笑了一下,老师,学生,这应该是个很有趣的故事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