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27章 谁是失败者

江之寒接到倪裳的电话,感到很惊讶。自从决心以另一种方式回到她身边,帮助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女孩走完青涩岁月这艰难的一段,江之寒一直很小心。他想帮助她,而不是制造什么烦扰。所以,开始的时候他大概一周去找她问一次问题,后来四十中的学习气氛好了以后,他大概半个月甚至三个星期才去找她一次,每次都限于严格的学习讨论,偶尔谈谈几个朋友的近况。

江之寒去的越来越少的一个原因,是他发现当两个人曾经那么亲近以后,要把距离拉远去做朋友,实在是一件太艰难的事。有时候在一起的时候,说话就会有少许的尴尬,保持一个什么样的距离,采取一个什么样的姿态,是超越了他成熟以外的事情。所以,有意无意的,他有些回避她,虽然他想振奋她帮助她的心愿并没有改变。

江之寒约了倪裳下午放学以后在师父的四合院见面,坐在屋里,心里奇怪的有些忐忑,不知道下面会有什么发生。

听到敲门声,江之寒打开院门,看见倪裳戴着黑纱,脸上有淡淡的忧伤,便猜到了七八分,他柔声问:“外婆……?”

倪裳轻轻的说:“外婆去世了。”

江之寒咬咬嘴唇,直接的安慰的话他一向不太会说,只是默默的领着她进了屋,问:“要喝点什么?”

倪裳说:“不用了,我坐坐就要走。”

江之寒还是给她倒了杯水,坐下来。

倪裳说:“是这样的……妈妈想要给外婆买一个很大的墓地,所以需要钱。不知道……可不可以把上次投资股市的钱取出来?”

江之寒说:“这样啊……没问题,你需要多少?”

倪裳说:“五千。嗯,我……我们亏了吗?”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这样吧,我先给你5000。股市的要卖,还要一两天的时间,钱到帐还需要几天。我的判断是,还能往上面涨一涨。你看这样好不好,这5000算是我借给你的,以后股票卖了,除掉这个钱,剩下的利润我再算给你。”

倪裳说:“这样……好吗?”

江之寒笑道:“有什么不好。你等等,我今天恰巧取了笔钱出来有用,先给你吧,我等会儿再去银行取过。”

江之寒把钱拿出来,数了5000给倪裳,问:“你确定5000够了?要不要多一点?”

倪裳说:“应该够了吧。”

江之寒多数了十张给她,“先给你6000好了,反正你投资的市值早超过这个了,也让你妈好安心一些。”江之寒见倪裳来取回投资的钱,知道家里面的周转不是那么好。做生意之前,家里是经过那样的时候的,所以他觉得多拿点,兴许能让倪裳她妈更安心一些。

倪裳看看江之寒,终于还是把多的1000接过来。就像惯性的力量一样,她在这个男生面前好像习惯了服从。

江之寒问:“听凝萃说,你最近这次考试考的很好?”

倪裳说:“嗯,还不错。”

江之寒微笑道:“这次还算老实。”

倪裳微微红了脸,不说话。

江之寒说:“要选校了哦?”

倪裳说:“是呀,要是考后选就好了,心里也有个数。”

江之寒说:“你没问题的,就算是P大或者T大也没问题,不过热门专业可能有些不保险。”

倪裳问:“你想好专业了吧?”

江之寒说:“差不多有个数了,你呢?”

倪裳说:“我……不是很确定。”过了一会儿,小心翼翼的问,“你觉得我比较适合什么?”

江之寒说:“我觉得很多你都适合啊,譬如管理呀,法律呀,或者外交官什么的。”

倪裳看着他,“所以,你觉得我不太适合理工科方面的,没有天赋?”

江之寒说:“没有没有,计算机或者电子技术,我觉得你也挺适合的,而且应该会是未来十年的热门专业。”

倪裳轻轻叹口气,说:“大家眼里我就是这样的,好像什么都不错,但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

江之寒笑道:“你说什么呀!现在的教育制度,大家中学都学一样的这几科,都一门心思准备入学考试,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以后该做什么。难道数学好些,就真的去读数学系?英文好些,就去读英文系?那才不靠谱呢。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数学英文语文这样的学科基本上是基本学科,或者说工具学科而已。”

倪裳说:“你就很明白要读什么。”

江之寒眨眨眼,“我很特别呀。”

好久没看到江之寒这副得意讨打的模样,倪裳忽然觉得心里很温暖。她发了阵呆,站起来,把钱小心贴身放了,说:“我走了。”

江之寒说:“钱不少,我送你上出租吧,这样比较安全一些。”

两人并肩走出门,江之寒锁好门,说:“走吧。”

走出门来,春天的天空,明朗美丽,风拂过柳树,不正是约会最好的时节?

江之寒略微落后倪裳半步,看着她扎好的马尾辫在背后扬起落下,很奇怪的,经过了那么久的疏远或是挫折,看见这个女孩的时候,自己心里还是有一根弦似乎被轻轻的拨动,带出一些这些日子少有的柔软的东西。

走到路边,却没看见任何出租车的影子。

江之寒说:“这里比较偏僻些,要叫出租通常要等久些。”

倪裳轻轻的嗯了一声,乖巧的站在旁边,眼睛似乎看着自己的脚尖。

沉默了好一阵,江之寒忽然说:“倪裳……不要太难过了。”

倪裳抬起头来,江之寒看见她眼里已经充满了泪水。

倪裳以前不是爱哭的那种女生,但自从分手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泪腺就像发达了十倍一样。她走近一步,慢慢的把头靠在江之寒的肩膀处,哽咽着说:“我……好难过。外婆去世前那天晚上,和我……说了好多。她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外婆,可是我以前还曾经讨厌过她来着。”

江之寒任她轻轻靠着,伸了下手,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去抚摸她的背或是头发。他低下头,温柔的说:“好好努力吧,她会为你骄傲的。”

有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倪裳恋恋不舍的看了江之寒一眼,钻了进去。出租车里出来一位风韵极佳的美人。她有些讶异的打量了倪裳几眼,朝江之寒微微点点头。

在他们背后街道的拐角处,倪建国站在阴影里,使尽全身力气抑制着自己的愤怒。看见女儿依偎在江之寒的怀里,他心里满是失败感。费尽了心思,换来的却是一个更会撒谎的女儿,和这样一个结果。

这场战争,难道真的就要这样认输了吗?他心里闪过顾望山的警告,旋即咬了咬牙,狠狠发誓道,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我也绝不要输掉生命中最后一件需要保护的东西。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