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25章 四十中镇校之宝【上】

车文韵一身黑色的套装,穿着平底的凉鞋,从公车站往四十中的校门方向走。进四十中的这条路,路面比较狭窄,路边还经常有流动的小商小贩在卖东西,是没有公车进来的。如果不是叫出租的话,从外面大马路走到校门口就需要十几分钟的时间。

周末的时候,车文韵已经听说调查组进驻七中的消息了。这些天来,她听从江之寒的指挥,做他要求她做的事,从来没有多问一句。车文韵并不知道江之寒的全盘计划是什么,他的目的又是什么,但很奇怪的,她仅凭直觉就执拗的相信了他,听从他的指引。周日车文韵去了九龙口的天主教堂,祈祷的时候,她闭上眼,在心里问万能的主,他是你派来的,是吗?

走进来这条路,前半段街两边都是居民区,所以显得很热闹,早上就有不少出行的人和卖早点的商贩。车文韵不顾美女的风度,在街边买了一张现烤好的甜甜的加芝麻的烧饼,边走边吃起来。

拐过一个弯,就走到这条路比较偏僻少人的这一段。车文韵一边吃着烧饼,一边想着不知道这一次事情会有什么样的发展。既然录音带是自己交出去的,难道自己又会被叫到调查组面前去,再接受他们的审问和白眼?想到这里,她身子不由抖了一下,仿佛回到五年前那些最黑暗的日子。

一抬头,车文韵就看见两个男人挡在身前。两人中等个子,一看打扮神情就知道是街上混社会的。

车文韵心里紧了紧,上次在这附近被打劫她并不害怕,因为有个神奇的“巫师”早就给她预言过,连怎么反应都教了她。而这一次,看起来这两位真是来意不善呀。

车文韵皱皱眉头,想从他们身边绕过去,其中一人一伸手,把她拦下来。

车文韵尽量平静的问道:“拦着我干什么?”

那人说道:“你心里很清楚。”

车文韵说:“我不认识你。”

那人说:“你认识陈文边不?”陈文边就是夏老师的泼皮丈夫。

车文韵说:“认识又怎么了?”

那人冷笑道:“怎么了?你妈的煽动陈哥去要钱,他现在被公安抓起来了,你就这么算了?”

车文韵心里叹息一声,姓宁的果然到处人脉宽广。她其实也不知道江之寒要她教唆陈文边去闹宁校长主要是什么用意。但江之寒坦白对她说过,布局的事他来负责,但明里负责出头的事情主要就得由车文韵来办。这样的分工,可以让车文韵背后真正的力量隐藏起来。只要宁校长没法找到车文韵和江之寒这个奇怪的连接,他就永远发现不了到底是谁潜伏在车文韵的背后。这样一来,他的反击缺乏目的性,效果就会差很多。

车文韵有些紧张的把手伸进裤兜里,那儿有江之寒暂时借她用的一个手机。手机里存好了一个号码,只要按住一个快捷键就能拨通。车文韵手心紧张的出了点汗,她手指摸索着,不能确定那个键是她要拨的号。

车文韵提高了声音,说:“你们要干什么?”旁边有两个路人侧头看过来。

拦路的一个人恶狠狠的瞪了那两人一眼,另一个人冷笑道:“你在背后煽风点火,然后就想撂开不管?世上哪有这种好事情,走吧,我们老大要见你。”

车文韵叫道:“我不认识你们老大。”

那人不耐烦的说:“臭婆娘,不要不识抬举。”伸手来抓她的手。

车文韵往后跳了一步,说:“光天化日的,你要干什么?”

那人看着他呵呵笑了两声,忽然从兜里摸出一把小的弹簧刀,威胁道;“你再啰嗦一句,信不信我在你脸上开个花?”

车文韵拿包的手下意识的挡了挡脸,按着手机的手一抖,便按了个键,也不知道是不是按对了。

车文韵又退后了几步,她飞快的扫视了一下四周,附近只有三五个过路的行人,看见那人手上的刀,都避开了眼,加快了脚步,匆匆的从旁边走了,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

那人吼了一声:“再跑一步,我真的就招呼上来了哈。”

车文韵身子一震,下一刻,她一咬牙,转身就跑,心里想着,跑过这个弯,三五十步的距离,外面就是繁华的地方。

车文韵拼命的往前跑了十来步,忽然看见一个大汉从前面朝自己冲过来,心里一沉,心想这下完了,险些就脚下一软坐在地上。没想到那大汉到了自己身边,却并不停留,飞快的往她身后冲去,接下来就听到两声短促的惨叫声。

车文韵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不由得惊讶的停住了脚步。那两个拦她的人已经倒在地上,其中一人捂着肚子翻来滚去的嚎叫着。

那大汉有些厌恶的看了哀嚎的人一眼,忽然回过头来,对车文韵说:“把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

车文韵愣了愣。

大汉已经走到她身前,问:“你有号码的吧?”

车文韵有些晕忽忽的点点头,把手机拿出来,说:“按住2就可以了。”

大汉接过手机,拿到耳朵边,过了一会儿,笑着说:“廖队啊,我楼铮永。啊,有个小事情麻烦你,这里有两个持刀抢劫的浑小子……啊,对呀,多谢了。”

大汉把手机递回给车文韵,说:“好了,这里我来处理,你该去上课了。”

※※※

车文韵有些晕乎的到了教室,今天的早读课安排的是英文。她下意识的看了看江之寒的座位,却是空着的。

这时候的江之寒正坐在校长办公室里,除了他和阮校长【阮校长同时还兼着学校的党委书记】,还有古副校长,和负责教务的王主任。

阮校长通常很严肃的脸上正带着笑容,“多少年了,四十中才有这么一次在市里面数学物理竞赛双双获得一等奖的好事啊。”前不久的中州市数学竞赛和物理竞赛,几所市重点中学没有向对待省奥林匹克竞赛那样重视,出来参加的多是高二和高一的学生,也没有集中集训过。江之寒虽然高三了,但肩负着阮校长要他为四十中争光的重托,基本上靠着他去年集训的老本,居然拿了一个市里面的一等奖。而数学方面,则是由古杰,江之寒上学期结识的一个数学怪才,拿下了另一个一等奖的荣誉。

王主任接话道:“我来四十中以后,这是第一次。”

古副校长哈哈笑道:“对于我们来说,好像四十中一开始,王主任就在这里了。”王主任经历了八任校长,大家笑称他是八朝元老,在学校里的威望,包括在学生中和老师中的,一般的副校长都拍马难及。

江之寒谦虚了两句,他心里明白,阮校长把他叫来,又隆重的把他最得力的左膀右臂都召集过来,当然不是单单为了恭喜他拿了一个物理竞赛一等奖。

江之寒说:“校长,我也算给您带来个好消息。您知道,市里严书记上任以后,主持的严打效果非常的好,社会反响也好,老百姓都拍手称快。现在,严打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了,严书记提出要巩固成果,进入到第二个阶段,而第二个阶段的重心则是从打击犯罪分子转换到深入整顿社会秩序,推动经济建设和精神文明建设。各个方面各个部门都要领悟贯彻这个精神,对于教育部门来讲,负责的崔市长提出了把整顿校区和小区附近的治安和学校建设有机结合起来这样一个新的观点。崔市长说,校区治安有严重隐患的多是一些非重点学校,所以不要老是把眼光放在重点中学和小学上面。这一次,市里面决定在小学,中学,和大学里面一共选取六个学校作试点,我们四十中会是其中的一所。”

阮校长把眼睛取下来,拿在手中,目光炯炯的看着江之寒。这个消息,他还不知道,这个学生已经有渠道得到了,看来他的来历比芳芳说的更要复杂不少。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能上了这个试点的名单,都是一件大好事,最保守的讲,政府会有些投入,不会让试点的学校太难看。

古副校长看了眼阮校长,问:“这个综合治理,会有什么具体的举措?”他不太确切江之寒到底知道的有多深,所以出言试探一下。

江之寒回答道:“恰巧我在四十中读书,所以我也贡献了一点具体的建议。当然,现在还没有完全定下来。但基本上来说,市里面和教育局方面有这么几个举措。一,在学校大门附近增设一个治安岗亭,会24小时有人值班;二,110报警中心会有一个人专门调配各个学校的报警电话;三,在大门出去这条街和左边这条岔路上,新修一些电线杆,增加晚间的照明度;四,教育局会拨一笔款,给学校重新修缮一下大门,也希望学校在值班室保证至少一名保安24小时的执勤。最后一点呢,需要做的事情比较多一点。因为我们这条路进来,除了学校,现在居民区也很集中。所以,借这个深度整理的机会,在考虑取缔一些临时非法营业的小商贩,适当拓宽进来这条马路,然后增设至少一到两个公共汽车站。这个如果实现了,住的远的老师同学们可以一出校门就上车,不仅对安全有更好的保障,也是一件利民的大好事。”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