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23章 计划永不如变化快

调查组来的比预料的还要早一天。

宁校长几乎来不及做任何事,该拜访的人打了电话,还没有明确的回音。该打招呼的亲信手下,自己才见了一半。而该筹的钱?他一时能拿出来的不多,一狠心,他把所有的股份都转给了出价最高的肖邯均代表的股东。为了从那狗娘养的那里多拿点现钱出来,他没有召开校务会,就一挥笔,按照原先的合约,重新签了一份,把租约长度给他延长到了二十年。

调查组来的气势汹汹,教育局党委和纪委的人一下子来了六个人,分成三组。级别最高的两位,和宁校长关了门谈了一下午,语气很是不客气。另外两组,分别在约谈学校的老师和中层干部。

下午谈话结束的时候,带头的纪委罗书记不咸不淡的说:“宁校长,还有很多情况我们需要了解。明天,我们换个地方谈。早上九点半,到局里办公室来和我会面。”

宁校长把两人送出办公室,回身关上门,狠狠的啐了一口,但现在已顾不得怨恨了。去局里谈?会隔离审查吗?他揉了揉头发,觉得头痛的要命。想起刘副书记的吩咐,今天之内要找人是找不到了,还是先看看有什么把柄落下来了吧。

宁校长在办公室里坐着,强作镇定的又处理了一些平常的公务,还照常见了几个人。等到天都黑了,才拿起公文包,再顾不得观察老师们的反应,匆匆走到校门外,四处看了看,叫了辆出租,去了经常和夏老师幽会的那处公寓。离公寓还有一条街的地方,宁校长便付钱下了车,警惕的到处看了看,往单元楼走去。

这栋楼建在半山腰上,从街上要往下走一段阶梯,拐几个弯,才能走到大门。宁校长走到离大门二三十步的地方,拐过一个弯,就看见两个身材魁梧的男人站在那里,正冷笑着看着他。

※※※

前天晚上,江之寒第一次去拜访了林志贤林师兄的家。林师兄的老婆姓庄,叫庄晓雪。庄晓雪让江之寒就叫她雪姐。

出于一种很奇怪的心理补偿,江之寒对林志贤的妻儿都很热情。他很奇怪的认为,小芹是自己介绍和林师兄认识的,所以从某种角度讲,林志贤的婚外情自己是有一份贡献在里面的。江之寒虽然知道这个想法很荒唐,但不知道怎么的,第一次见到庄晓雪就觉得自己像欠了她些什么一样。

因为这个原因,江之寒去之前,精心为林志贤的儿子和老婆都各准备了一份礼物,给他儿子的是一个儿童学习用的电子琴,给他老婆的是一套高级护肤品。

庄晓雪笑着说,听林志贤说起江之寒都听的耳朵起茧了。林志贤把江之寒说的好的不得了,今天见了,结果比他说的还要好。这一番表扬,让现在脸皮很厚的江之寒都不觉红了脸。江之寒有感于她真挚的热情,在他们家呆到很晚,和林志贤的儿子玩游戏也玩的也很投机。

走的时候,江之寒的一个电话本被调皮的小林藏了起来,回家才发现。第二天打电话过去,庄晓雪说,随时过去拿。她说,你师兄虽然一天忙的不归家,我却是天天都在家的,什么时候有空了就过来拿,电话都不用打,不要搞的那么见外。

今天放了学,江之寒回四合院温习了一阵功课,想要出去换换脑子,一时兴起就上了公车,往林师兄的家赶去。

宁校长的这处公寓,江之寒是知道的,喝醉了的夏老师告诉过车文韵。坐这辆公车,就在林师兄的家前两站。快到宁校长住处的时候,江之寒不禁微笑起来。今天的谈话,大概够校长大人喝一壶吧?趁着城门失火,他示意肖邯均趁火打劫,又敲了十年的租约出来,还把一个不同心的股东赶出了公司,又在同许小姐的暗斗中重新牢牢拿回了过半的公司操控权。

总的来说,一切都在预计的轨道上,按照江之寒的设计进行着,甚至比先前预想的还要好很多。

等到宁校长被赶下了校长的宝座,要痛打落水狗,应该会有很多的选择吧。江之寒这样想着,眼睛飘向窗外,却意外地看到宁校长正钻出出租车,警惕的四处看看,穿过街道,往公寓楼走去。

江之寒心里一动,站起来,跳下车门,悄悄的跟了上去。

※※※

宁校长没有见过情人夏老师的丈夫,连照片都没有看过。但凭着直觉,他知道两人中那个手上拿着一根烟,留着小平头的应该就是,心里大恨,那个女人连幽会的地方都供了出来。

宁校长定了定心神,装作毫不在意的走过去,目不斜视。走过两人身边的时候,小平头忽然伸出手拍拍他的肩膀。

宁校长停下脚步,装作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小平头摸了摸下巴,盯着宁校长,说:“认识一下,老子就是被你戴绿帽子的。”

宁校长皱了皱眉,转身欲走。

小平头吸了口烟,狠狠的说:“别妈的装蒜了,姓夏的婆娘是老子堂客。”

宁校长镇定了一下心神,说:“你……是夏老师的爱人?我告诉你,不要听信一些谣言,还是要好好过日子。”

小平头呸的吐出一口痰,“操X,她亲口承认的,难道不是你干的,是被狗干的?”

宁校长脸色变了变,这个家伙果然是传说中的破落户,强笑道:“你要怎样?”

小平头说:“老子不和你说废话,一个月之内把工作给我调了,再拿两万块钱出来,我们就算了了。”

宁校长心里骂了一句,几天的工夫,除了调工作,又多出两万块钱的敲诈出来了。

宁校长沉下脸,说:“你这是敲诈,是违法犯罪的,你知不知道?”

小平头呸的又吐出一口痰。

宁校长威胁道:“我给你讲,这边公安分局的局长,还有你们单位的领导,我都很熟的,你好好考虑一下后果。”

小平头伸出食指,离宁校长的鼻尖大概就三五公分的距离,“你妈X的叫警察来抓我好了,要不叫我们领导开除我。老子今天可是给你留点面子,没有跑到学校去和你们调查组的领导说,你不要逼我。”

宁校长心神一凛,“什么调查组?”

小平头冷笑一声,“妈的别老装蒜了。”

宁校长问:“谁告诉你这些?”

小平头冷笑道:“老子也不怕告诉你,那个女人漂亮的很,比我婆娘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你妈的也日不到,问了有球用?”

宁校长心里想,果然是车文韵这个婊子,嘴上说:“你的工作嘛……啊,我会想办法的。我老实和你说,那个女人和我有私仇,不要被人当枪使了。”

小平头哈哈大笑了两声,“老子倒想当她的枪,她不让老子进去。废话少说,工作的事,我等消息。钱嘛,今天老子就差点喝酒的钱,快拿出来吧。”

宁校长心思急转,四处看了看,见天色已黑,四处无人,便掏出钱包,把里面一百多块钱的现钞全部拿出来,递过去。

小平头拿过来,借着路灯的光数了数,呸的吐出一口痰来,“你妈的是打发叫花子?”

宁校长把钱包翻开,让他看了看,“我全部的钱都给你了。”

小平头冷笑道:“你不是今天来这里拿偷情的东西吗?快上去拿了,我等着你,一起去你家取钱。”

宁校长脸色又是一变,这一定是车文韵那个婊子教唆他来的,心思急转,要不要上楼去打个电话?忽然想到一件事,说:“行,我先上去取点东西。”

小平头说:“别放老子鸽子哦,我等你十五分钟。如果你敢打电话叫条子来,老子出了看守所,直接就去教育局门口喊冤。”

宁校长也不理他,匆匆上了楼。

乍一看,这处单元楼只有一个大门出口,连一些住户都这样以为。但宁校长长期在这里幽会,地形打听的清楚,知道侧面供电房后面有一个小门,平时并没有锁,只是知道的人极少而已。

宁校长心里快速的盘算着,这个无赖大概还得拜托公安局的关系出面吓唬吓唬,但今天自己不宜和他多纠缠,于是进屋打了个电话给分局的一个熟人,嘱咐了两句,自己却匆匆在房间里看了一遍,有没有遗留下什么证据,收拾了两样东西,下了楼,拐到侧面的小门,轻轻一推,还是开着的。

宁校长松了口气,出了门,是一条小路,往前弯弯曲曲走七八十米,可以拐到刚才大门外那条路的下面一个出口。宁校长很久没有运动过了,他有些气喘吁吁的往前赶,刚刚拐过一个角落,忽然后颈被击打了一下,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一个年轻男人站在倒下的宁校长身边。这里是个死角,不仅左右看不到,矗立的墙还挡住了上面的视线。他摇了摇头,忽然抬起脚大力踹在他下身要害处,又伸出脚去,对准了那里,使劲的压下去,碾了碾。

那人四处看了看,像只猫一样无声的走到和大路相接的地方,略微探头看了看,一个人也没有。他镇定的拐上大路,走了几分钟,便到了外面的马路,很快的就融入了到夜色中。

那人随便跳上一辆公车,走到最后一排空旷的地方坐下了。车启动了,在街灯中缓缓前行,他轻吁一口气,以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自言自语说:“我真是很仁慈的一个人呀,先弄昏了你,可以让你少多少的痛苦。”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