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22章 双管齐下

宁校长回到家,先是和老婆大战了一场。

宁夫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控诉,说自己几十年的人生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说你要是真想干那事,去找个鸡也好,只要不被人发现,让老婆丢人现眼就成,说人家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那是有道理的,你怎么就把岁数活到狗身上去了呢?

宁校长也是一肚子的火,在他心里,这些年要是没有自己,老婆子哪里能过的这么舒畅。就算老丈人还在当副厂长的时候,也没能帮上自己太多,这校长的位置是自己几十年努力挣来的。不过,事情既然闹出来,就像上次一样,老婆的全力支持是很重要的。如果又有谁不识好歹来调查,老婆坚决的挺挺,自己这边的人也好说话。所以,宁校长勉强压住火气,开导老婆说,你不要去相信这些乱编的东西,这八成是上次那个贱人回来报复我。你越是和我吵,外面的人越是高兴。

宁夫人冷笑着说,人家都说吃一堑,长一智,你管不住自己下面的家伙,活该被人报复。可怜的是我,上一次毕竟没有任何话传到我的单位上去,这一次呢?我简直成了笑柄。就算你撇清了,我大概也没脸呆在那里,要提前退休了。

宁校长好说歹说总算暂时安抚下了老婆,却又接到侄女的电话。

侄女在电话里说,文翰饮食公司并入了新成立的公司,成为其饮食分部。公司刚开了股东会,决定提前启动两个项目,庄家宫廷菜菜馆的开发和购买饮食一条街的几家房产。为了启动这个项目,原来的各个股东也需要按照股份的比例分别追加不同份额的投资。

正江入股以后,宁校长的股份稀释到百分之一点五,按照这个比例他需要拿出至少一万五千块的追加投资,期限是半个月之内。除了宁校长之外,江之寒,黄阿姨,和许经理都承诺会在一周内让资金到位。

宁校长心里正烦恼的是眼前的大事,没有心思理会这个。赚钱虽然重要,和保住校长位置相比,根本算不上什么。如果一旦事态扩大,他也需要钱到处打点。这些年虽然积累了不少钱,但最近连着添置了两处房产,手里活动的资金已很局促,哪里有余钱去做什么狗屁追加投资。

宁校长颇为不耐烦的说,告诉他们,没有钱,怎么着吧?

侄女说,如果不能兑现追加投资的话,按照他们那些复杂的规定,要么就是重新评估我们所占的股份,要么就是可以由其他股东买断我们现在的股份。

宁校长冷笑了声,让他们买断好了。自从顾司令的正江入股以后,宁校长琢磨着自己以后在这个公司的发言权越来越轻,卡脖子的事情也不那么好做了。基本上来说,宁校长对股份占有这个事情兴趣不大,他还是对现金比较感冒一些。

侄女低声说,好像顾司令那边那个许小姐很有兴趣买断我们的股份。

宁校长心咯噔跳了跳,他问,这个投资和股东会议是什么时候说起的事?

侄女回答他说,引入投资好像是暑假开始的时候就有这个风声,股东会是一个月前就说好的。我向你汇报过,不过我也不知道最后会通过这么一个决议。我们本来是想反对的,可是……

宁校长琢磨了一下,自己应该是太多疑了,车文韵这个女人,应该没有能量和顾司令或者是文翰的其他人挂上什么关系,这不过是个巧合,这帮家伙想着赚钱想疯了。

宁校长说,这个事情,我再考虑一下。

侄女催道,他们说的,期限是两个星期。

宁校长不耐烦的说,我知道了,我不着急,你有什么好急的?便啪的挂了电话。

一觉醒来,宁校长照了照镜子,好像一夜间多了好几十根白发。他叹口气,仔细洗漱了,自己找了个面包来当早饭。也不理还关在卧室里的妻子,也不忙着去学校,进了书房,把昨晚想的事情又过了一遍,然后拿起电话拨了个号。

宁校长先拨了公安局城区分局曾副局长的电话,寒暄了两句,宁校长就开门见山的问道:“老曾啊,我是来咨询一个事情的。说来不好意思,这些天有个以前解雇的老师到处在发匿名信造谣中伤我,影响很坏。我就是想问问,关于这个,是不是可以采取一些什么样的法律行动?”

曾副局长沉吟了一下,说:“是这样啊,你有嫌疑人了?”

宁校长说:“是的,是五年前造谣中伤我的一个女老师,后来被赶出七中去了。我琢磨着八成是她。”

曾副局长说:“这样啊,你手里有没有什么证据。比如,你认识她的笔迹?”

宁校长说:“她很狡猾,不是手写,是打印出来的。”又诚恳的说:“老曾,我们几十年的朋友了。我就给你句实话,这个事情我不想闹大了,搞的太被动,所以找你,务必要帮帮忙。”

曾副局长说:“这样吧,你把她的姓名和单位给我,我先找人把她弄回来好好谈一谈,希望会有些收获。”

宁校长很是感谢了一番,又约了过几天吃饭,便放下电话,又拨了一个号码,是教育局的一个处长,姓张。

张处长一向以消息灵通,身段柔软著称,以前霍局长的小规模聚会里,宁校长是见过他的,应该算是霍局长的人,但又有消息说,他现在有向新来的孔局长靠拢的迹象。

前段时间张处长打电话来找宁校长解决一个转学名额,宁校长还没给他回音,趁着这个机会先给了他一个人情,接着在电话里闲聊了几分钟。

宁校长知道张处长这种人是八面玲珑的,也不绕太多的圈子,问道:“孔局长来了这一段时间,好像动静不大呀。”

张处长愣了愣,说:“动静再大,也不会动到七中身上去。现在教育局里,啊,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呢。”

宁校长说:“我最近忙一点,有一阵没去局里面了,倒是叫几个副手多去走走。”

张处长有些奇怪,难道老宁还怕有人造反?不是说他的位置是五大重点中最稳的一个吗?他笑着说:“你们管教学的郑校长最近倒常来,不过孔局长应该没时间见他吧。还有谁?对了,温副校长,他好久不来了。我听说,他最近忙着赚钱呀。”

宁校长说:“是啊。你知道的,他老婆有些路子的。”

张处长叹道:“赚钱好啊,赚钱才是硬道理。可惜我们这里是清水衙门,什么处长,局长,都不如钞票来的实际呀。”

宁校长打了几声哈哈,把电话挂了。他担心的倒不是车文韵告状本身,他担心的是有谁隐藏在她后面要给自己一刀。放下电话,宁校长稍微安心了一点,现在看起来,学校内部应该没有谁愿意出来挑战自己。郑校长?那个家伙有几斤几两,他清楚的很。他心中唯一有些忌惮的是温副校长的能力和他老婆的能量,所以才把他死死摁在后勤校长的位置上。

宁校长又给夏老师打了个电话,严正的警告了她一番,安慰了她一番,又叮嘱了一番以后的说法,又给两个关系挂了电话,终于心里安了不少。收拾好东西,出门去了学校。

走近办公楼,路上开始三三两两的遇到学校的老师。宁校长不动声色的观察着,老师们身体姿态和面部表情中透露出来的恭敬貌似没什么变化,自己的掌控力还在。

宁校长矜持的和招呼他的老师们点点头,迈着方步,踱进自己的办公室,还故意让办公室的门虚掩着,坐在那里处理公务。

宁校长稍微好转的心情大概维持了四个小时,就被一个电话破坏了。

曾副局长在电话那边说:“老宁,完全没有证据,我这边实在没法拿人呀。”

宁校长说:“老曾……”

曾副局长打断他说:“老宁,不是我推诿你,那个女人,是有人保着的。”

宁校长太阳穴跳了跳,问:“是谁?”

曾副局长苦笑了声,“是我的顶头上司,分局方局长。”

宁校长惊讶道:“方局长?他……是受人所托吧?”

曾副局长说:“我知道你想知道这个,也帮你探了探口风。方局长口紧的很,我可以告诉一点,关系很硬,方局长说了,如果没有百分之百的铁证,说是信是她写的,决不能动!我听他的口气,托他的人应该级别高不少,可能是市里的主要领导也难说。”

宁校长倒吸了口冷气。放下电话,他心一下子乱了。车文韵靠上了一个大领导?所以,她有恃无恐回来报仇了?宁校长仔细想来,以车文韵的气质才貌,要想去靠一个大领导作情妇,应该不是没可能的事。不过,车文韵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人了?如果她真的靠上了大领导,她怎会在特殊学校一呆四年多,又被放逐到四十中,还在那里受气?

宁校长翻来覆去的想这个事情,觉得这其中实在有些道理说不清。但没有时间让他再多想,更坏的消息到了。

拿起话筒,电话那边教育局党委的刘副书记一开口,宁校长的心就沉了下去。

刘副书记和张副局长当年号称霍局长的左膀右臂,和宁校长的交情是不一般的。

刘副书记语重心长的说:“老宁啊,我怎么说你呢。你怎么就这么不小心……怎么说话那么不小心,还被人录音了?!”

宁校长差点从座位上跳起来,他下意识的看看门,门早已被他关上了。宁校长问:“什么录音?”

刘副书记说:“五年前那个女人,你怎么还和她纠缠不清,还被人录了音?还有,那个夏老师是怎么回事呀?”

宁校长忍不住叫起来,“我是被构陷的呀,书记。”

刘副书记不悦道:“你和我说有什么用?我听到的那一段,对你很不利呀。谁知道人家手里还有什么?我不想保你,还会给你打电话?现在人家孔局长握着尚方宝剑,要拿你开刀立威,你叫我怎么办?今天的碰头会都是搞的突然袭击。我说了两句,对老同志要慎重,特别是以前被诬陷过的老同志,都被人不软不硬的顶回来了。你赶快去把你的事料理好了,调查组最快后天就会来。还有,该跑的地方赶快去跑一跑。哎,这也不用我来提醒你。”

宁校长放了电话,这次他真像热锅上的蚂蚁了。现在他基本可以确定,该死的婊子车文韵应该是勾上一个市里级别的领导了。能够同时发动公安和教育局两个部门的局级领导,给自己来个雷霆一击,不是一般的人可以办到的。

宁校长翻出贴身的电话本,一页一页的翻过来,反复琢磨着可能帮的上忙,说的上话的人。这一次,应该是生死攸关的时候了,得拿出些魄力来。

宁校长深深吸了两口气,给侄女打了个电话过去,“你马上去接触一下公司的其它几个股东,看谁愿意出的钱多,把股份全部转让给他们。记着,不要多问,我要现钱,最好是两三天以内。好了,马上就去办……等一等,你去问一下那个许经理,另外两边……我来打电话。”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