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21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宁校长的老婆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工作。当年她嫁给宁校长的时候,老爹在厂里是副厂长,所以按世俗的眼光,她算是“下嫁”。几十年后,她年老色衰,接近退休年龄了,父亲已经去世了,还好当年眼光好,选的工人家庭出生的丈夫成了七中的校长,要论实际的财力和权力,已经远在当年她父亲之上了。

人家都说,宁校长的老婆是有福气的,所谓未嫁从父,嫁夫从夫。她既摊到一个好老爸,又摊到一个好丈夫,一辈子过的轻松又滋润。

五年前,一向没有什么绯闻的丈夫,五十来岁了生活作风问题被调查,她二话没说,跑到学校去对着那个狐狸精吐了一脸的口水,脖子上抓了两把,对着来劝架的老师们说,我家爱人我最了解,他决不会做这种事,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又跑到王书记的办公室门口骂了十分钟,那个车文韵是王书记的情人的说法很多人记得就是起始于她的。

在工厂里混了这么多年,虽然一直有父亲的翼护,骂人耍泼这样的事她是无师自通的。回到家,宁校长的老婆换了一副面孔,把丈夫叫到面前,冷笑着说,我一看那个狐狸精,就知道她说的是真的。可是,你没能得手吧,人家……瞧不上你这把老骨头!

说起来,宁夫人还有些感谢那个叫车文韵的英文老师,那一次的危机,她一力力挺丈夫,又身先士卒的战斗,加上找了几个父亲的老关系,在平息事态的过程中算是出了大力。自那以后,丈夫,或者应该说老伴,收敛了很多,在家里也不怎么摆校长的架子了。宁夫人语重心长的对他说,你这把年纪了,也别折腾这个了,多挣点钱养老吧。真的出了事,原意帮你的还只有家里的黄脸婆。

宁夫人比丈夫小了五岁,也是还有三年多就到退休年龄了。由于帮着厂里几个领导的孩子解决了上学的问题,她挂着个科长的头衔,基本上班就是看看报,喝喝茶,日子过的算是惬意。这些年,儿子去外地工作,丈夫几乎天天有应酬,她连晚饭也省得做了,慢慢地,真的就心宽体胖起来。

周一的时候,宁夫人一上班就收到一封信,拆开一看,里面是打印的三页纸,而内容呢,是讲的一个姓宁的校长和学校某女老师偷情的经历。宁夫人扫了几行,就像触电一样,把它收起来,塞进抽屉里。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她一个人留在办公室里,把信拿出来慢慢看过。

这封匿名信很有些与众不同,洋洋洒洒三页纸,五六千的字,说是信,乍看之下更像是从哪里手抄本小说里撕下来的几页纸。信里除了校长只以姓代称,女老师以某老师代称,其它的细节很是丰富翔实,连幽会的公寓都写的明明白白。夹杂在细节中更让宁夫人难堪的,是一些情爱的细节描写。宁夫人看了一遍,只觉得心里满是羞辱,仿佛脸皮被人剥下来,扔到地上去任人践踏一样。

出于某种女人的直觉,她一看到,就相信夸张之下,信的内容基本是真的,心里熊熊的燃起了一把火。回到家,一把推开书房的门,把信劈头扔到宁校长的脸上,也不听他解释,自己反锁了卧室的门,也不吃晚饭,闷闷的睡了一夜。

第二天,宁夫人请了病假。等到第三天,她强打精神去上班的时候,她才发觉更大的噩梦还在后面。不知道怎么的,厂里的同事手里流传着一封同样的信,这其中最带劲到处宣传的当然是前几年和她竞争科长失败,而调到别的科室当副科长的死对头富玲。

不到三天的工夫,宁夫人丈夫的风流韵事就传遍了一个几千人的大厂,尤其是科室里那些成天翘腿看报纸喝茶无事可做的人们,从没见过这么生动活泼的匿名信的性描写,男人们一个个像注入了鸡血,私下里比婆娘们议论的还要起劲,而且十个人里有七个都是在羡慕着宁校长:TMD,没想到现在当个校长,有这么好的事儿。这个年头,知识分子就是有搞头。旁边有人说,知识分子妈的最是满嘴仁义道德,底下男盗女娼,引来一片附和之声。

有个受过宁夫人恩惠的同事,跑来给她一五一十的讲了情况。宁夫人一听,眼睛红了,自己在单位里几十年也算某种程度的养尊处优,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屈辱。她一口气上来,冲出办公室,一脚踹开富玲的办公室,指着脸和她理论,说是她在到处造谣。一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先是看了半天热闹,才在工会主席的厉声呵斥下,半心半意的勉强把两个抱在一起的女人分开。

宁夫人哭着去找书记理论,书记安慰了她半天,说,我们也调查过了,这个信应该不是富玲拿来的。所以呀,这个事情我们要批评她,你……哎,也要回去做做老宁的工作,让他把事态平息下来才是正经啊。

宁夫人回到家里,还全身都在发抖。活了几十年,都顺顺当当的,没想到老了却来受这样的气。丈夫包情人也还罢了,让这个事搞的满城风雨,让全厂几千人好像都在背后看她的笑话,这才是她最难忍受的痛苦。

宁夫人坐在客厅里,一门心思想着怎么和回来的丈夫算账,没想到等到的是狂怒的宁校长。不知道为什么,仿佛一夜之间,七中就传遍了校长包养女老师的流言。有一种说法,是有人在单身教师宿舍和办公楼投了不少匿名信。但奇怪的是,那些匿名信不知道在谁的手中。到了下午,宁校长的一个绝对亲信终于搞到了一份,巴巴的给他送来。看着校长看完信铁青的脸色,这位亲信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这个马屁是不是拍在了马脚上。

由于宁校长这些年建立的威信,倒是没有老师公开的在议论。但私下里,尤其是女老师们,眼光游弋着,相互打量着,一心想知道那个“某”老师到底是谁,据说目标已经锁定在三个人身上了。

宁校长打发走亲信手下,压住怒气,坐下来寻思对策。

匿名信?这个说法自己的人在五年前不就用过?宁校长太阳穴跳了一下,想了很久,一个人出了办公楼,找了个偏僻的地方,用公用电话给四十中打了个电话,说有事找一下车文韵老师。对方说,车老师啊?她好像生病了,几天都没来上课了。

宁校长心里冷哼一声,臭女人!以为几封匿名信就搞的倒我,你还真是和以前一样天真。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