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20章 证据

虽然天气还有些冷冽,嫩嫩的绿的叶子已顽强的长出来,预示着初春的到来。

江之寒坐在温副校长家的客厅里。客厅的家具重新布置过,一套新买的组合沙发被移到窗边。从江之寒坐着的地方,扭头往窗外看,映入眼的有几株树,树的后面就是中州七中的篮球场和教学楼。

江之寒转过头来,说:“黄阿姨,这楼也建了有七八年了吧,过两年该搬搬新地方了。”

黄阿姨慢慢的品口茶,放下茶杯说:“唉,虽然是旧了点,住惯了也觉得挺好的。”

江之寒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周围男女老少,很多的人都愿意喝茶,带的他现在也是一个喝茶的爱好者。

黄阿姨问:“你和崔市长家挺熟的吧。”

江之寒也不瞒她,“还算可以吧,我和他夫人和女儿还算比较熟。崔市长嘛,也就见过三四次,还算谈得来。”

黄阿姨指了指他,“你呀,一副小大人的样子。嗯……我和你说,霍局长上调市里面以后,关于教育局的继任局长的人选,崔副市长和霍局长暗地里是有一番角力的。虽然名义上,崔副市长是教育面的主管,霍局长在局里和市里都根基很深,是本地派官员的代表之一。所以,虽然最后局长是空降的孔局长,算是崔市长的一个胜利,但还不能说他完全赢了。孔局长现在在教育局的掌控力比较弱,不仅局里的关键事务还不能完全握在手里,几个重点中学的校长也多桀骜不驯之辈,或者暗地里更听霍局长这边提起来的张副局长的招呼的。”

江之寒睁着眼睛,很无邪的看着黄阿姨。

黄阿姨笑了笑,“宁校长算是霍局长的主要盟友之一,所以……不管是崔市长,还是孔局长……对关于他的有些事情,应该会有些兴趣。”

江之寒心想,这就是黄阿姨的厉害之处了。从某种角度讲,她算是半个局内人,拿到的消息不是自己可以比的。而且对于这一类问题的分析整理,由表及里的抓住主要矛盾,也不是聪明或者有远见就可以做到的,需要环境的熏陶和经验的积累。

江之寒很主动的建议说:“温叔叔的事,崔市长那里,如果我有任何能做的,你千万别客气哦。”

黄阿姨轻笑起来,“我和你客气什么,到时候自然会找你搭搭桥的。”

江之寒恭维道:“其实,黄阿姨你是不动则已,真要动一动,让温叔叔执掌七中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黄阿姨摇头说:“你别给我说这些好听的。我可以去吹吹风,如果你的消息不准确,宁校长还是稳如泰山。”停了一会儿,换了话题问:“最后几个月了,可不要影响了你的高考,准备的怎么样?”

江之寒说:“反正现在公司的事我都扔给程姐肖哥和我妈他们了,股市那面也还算平稳,基本是明矾在负责。所以,除了想想怎么算计人,我如今一天到晚都在努力学习呢。”

黄阿姨说:“那就好。虽然很多人上大学是为以后找个好工作,你并不需要这个。但你温叔叔常和我说,他觉得你去做做学问应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不去的大学里呆呆,实在是太可惜了。”

江之寒笑道:“温叔叔很看好我呃。”

黄阿姨又问:“想好了去什么学校和什么专业吗?”

江之寒说:“学校嘛,我还完全没仔细想过。不过专业方面,我现在比较倾向于经济系或者是国际贸易系。”

黄阿姨说:“你是有个主见的,这么小年纪就清楚的知道要干什么。你父母应该是很省心了。”

江之寒笑道:“我可是很多都不懂的,才经常要来向你请教。”

黄阿姨忽然促狭的笑笑,说:“请教什么?我看你比我知道的多。不过……如果要请教怎么说服小女朋友的爸爸,我也许有些建议可以给你。”

江之寒没想到黄阿姨忽然开自己的玩笑,也没想到温凝萃会把自己这个事告诉她妈,一下子闹了个大红脸。

黄阿姨好像很欣赏他窘迫的样子,笑着打量着他,也不说话。

江之寒不知道该说什么,他其实骨子里是个很傲气的人,关于自己最私人的又是他自认最失败的东西,不太愿意拿出来和人讨论。他有些尴尬的干笑了两声,却是没有说话。

黄阿姨看着江之寒,心里说,这个小男生的傲气,也算是他的一个小小的弱点吧。

※※※

从黄阿姨家里出来,江之寒的下一站是罗心佩家。

无巧不巧的,他选的这一天又是车文韵来家教的日子。

像上次一样,江之寒坐在客厅里看自己的电视。车文韵给罗心佩讲解了半小时的课,便拿出一份试卷让她做,自己慢慢踱下楼来。

车文韵坐到江之寒旁边,江之寒不说话,推给她一杯橙汁。

车文韵喝了一口,从小坤包里拿出一支采访用的录音笔,默默的递给江之寒。

江之寒接过来,揣进上衣口袋里。

车文韵叹口气,小声说:“你还真是一个残忍的人呃。”

江之寒看她一眼。

车文韵道:“把几年前的那幕重演一次,让我感觉……好像这几年都生活在同一个梦里,或者是又重新开始了一次噩梦。”

江之寒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成功了?”

车文韵苦笑一声,“这也算是成功?”她顿了顿,又问:“这个,能行吗?”

江之寒说:“我朋友告诉我,东西不在多,关键在领导感不感兴趣。不怕你恨我,老实讲,我让你去,因为……我也需要一点证据。”

车文韵看着他,“什么证据?”

江之寒说:“证明你的故事是真实的证据。”

车文韵深深的看着他,“你……十七岁的时候……就这么多疑?”

江之寒平静的说:“当事情有风险的时候,盟友的可靠是最重要的,不是吗?我可不想,最后被自己人所卖掉。”

车文韵问:“这么小就过这样的人生,难道不会很辛苦?”

江之寒说:“我不知道。不过,我可以坦白的说,对付宁校长这样的人,让我有一点点的兴奋感。如果成了,也许还会有一点点的成就感。对我来说,那就足够了。”

车文韵说:“这其中,有一些新的变化。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以前在教师宿舍有个同屋的叫小夏的女老师吗?她这两年当了姓宁的情人,前不久被她丈夫发现了。她被打了,出来喝酒,遇到了我,喝醉了,竟然把我当成了可以倾诉的知己……她说的话,也在里面。”

车文韵详细的讲起她听到的故事的来龙去脉,江之寒静静的听着。过了十来分钟,车文韵讲完了,楼上罗心佩“车老师”的叫声响起来。车文韵站起身来,江之寒坐在沙发上,抬头看着她,柔声说:“你该做的已经做的很好了,辛苦了,也受委屈了。现在……该我上场了。你就耐心的等消息吧。相信我,付出总会是有回报的。更何况,你不觉得,天意都在帮我们吗?”

江之寒微微笑了笑,这个插曲还真是有趣,看来原先的计划可以大大的改上一改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