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18章 好消息和坏消息

宁校长坐在办公室里,有些心神不宁。脸上神情变幻不定,一会儿是不屑,一会儿是愤怒,下一刻似乎又有些得意。

几年以前,当他第一眼看到车文韵的那天,回到家里他便暗自下定决心要把这个女子抱进怀里,藏到屋里,收为己有。宁校长并没有骗车文韵,他是从一个工人家庭里出来,没有任何背景,靠着自己的能力和老校长的赏识,慢慢的一步一步爬上校长的宝座。

花了二十多年的时间,他才走到了那一步,又击退了几个挑战的人,把校长的位置坐的稳稳当当。那以后,他才开始有了些别的小心思,譬如说,有一个才貌双全的情人。

调查组到七中的时候,收到的反馈信息基本上还算准确。宁校长那以前没有对任何年轻女教师有任何非分的要求,也许是她们还不够迷人,也许是他那时候他担心自己的职位远远胜过了别的需求。当他终于感觉到位置的牢固,而上天又把那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人送到身边来的时候,他简直以为一切都是天意,该到了享受的时刻了,没想到那是一朵带着刺的玫瑰。

车文韵的告发,是让宁校长这一辈子距离悬崖最近的事。王书记比他资格老,在各处也有些人脉,想要借着那个机会把他这个不把书记放在眼里的强势校长搞下台也是很正常的。实际上,王书记离成功也只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也许就是几厘米的距离。

人家都说,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车文韵事件以后,王书记提前退休,他在七中的势头可谓一时无两,登高一呼,是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的。但受这个事的影响,三四年的时间里,宁校长倒是收起了风月方面的遐想,一心掌他的权,赚他的钱,做他的校长。

那个叫车文韵的女老师,这些年他一直都在关注着。而且越是关注,他越不能放下。如此娇媚入骨的女人,失去了名校的工作,离了婚,被社会舆论压迫着,居然可以在一所教弱智的学校里一干就是三四年,面对一群傻子还没有任何怨言。在心底深处,他对这个女人不得不说一个服字。

一年多前,宁校长终于没忍住,吃了窝边草,把车文韵曾经的同屋夏老师发展成了情人。夏老师姿色不过中等,但胜在身材丰满,脾气也算柔顺,虽然比着车文韵那是天上地下,也算是聊胜于无。在宁校长内心隐秘的欲望中,她曾经是车文韵的同屋也给她加了些分。

自从和夏老师幽会以后,宁校长像是吸了鸦片,欲罢不能。校长是什么?除了多拿些钱,有笑脸奉承的家长和属下,眼光扫过能够威严的让所有人屏气息声,宁校长迫切的需要更多的东西来证明自己这一生奋斗来的成果。

譬如说,一个在身下婉转承欢,娇语低吟的丰满身子。

她为什么这么千依百顺?不是因为自己年轻,不是因为自己英俊,也不全是因为钱,是因为自己……是校长。

自从和夏老师固定约会以后,宁校长时不时的会问起当年车文韵的情况。夏老师虽然不那么情愿,但还是乖乖的把她知道的一一道来。宁校长听了,心里想,原来她也是如此挣扎无助,并不是我以为的那样坚强厉害。知道了那些成年旧事,不知道为什么宁校长心里就有些痒痒的,去年找个机会把车文韵在特殊教育学校的工作也黄掉了。他心里不无龌龊的想,连教傻子都教不成,我看你能怎么样?在内心的最深处,宁校长是有那么一个隐秘的期望,车文韵会回头来向他投降。不过这个女人能耐得住那样的寂寞和萧条,要让她回头恐怕是件很困难的事。

今天上午市里面有个教务会议,中间休息的时候四十中的学生处长,姓徐,就巴巴的跑过来拍宁校长的马屁。徐处长的老婆也是老师,在七中初中部,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数学老师,算下来待遇比徐处长还好,重点校和破烂校的区别还真是天上地下。徐处长在家里就常说,只要能转到七中去,就算行政级别降个半级自己也愿意。

由于老婆的缘故,徐处长的对于几年前的车文韵事件是知之甚详的。所以车文韵一到四十中,他就格外的关切她的一举一动,心里也不禁感叹,果然是祸水级别的尤物。这个学期,学校决定让车文韵出掌成绩最好的一班,其它的英文老师颇有怨言。毕竟一班集中了所有有希望考上大学的学生,让一个算是年轻的初来乍到的老师去负责,也难怪有很多不服气的人。

私底下,说闲话的就很多,明的暗的无非是对着车文韵的美貌,以及她和校领导之间可能的暧昧。不知道是谁把车文韵的老底很快翻了出来,包括那一段不堪回首的七中的历史。吃不到葡萄的人就议论开了,当年告校长非礼她,现在大概已经学会非礼校长了吧。反驳的人说,哪里呀,我听说,那时候是因为她作了书记的情儿,想要跟着情夫诬陷校长,才落得那样的下场的。

徐处长听说,车文韵受到很大的困扰,跑去向阮校长请辞一班的老师,被拒绝了。没想到新学期开学不久,车文韵在三班的课堂上就被几个男生气哭了,一气之下出了教室,连一堂课都没有上完就回家去了,也没向年级组长或是教务处报告,还是三班的班主任当天下午听班长汇报才得知这个情况。

年轻老师或是新老师在四十中被学生气哭这样的事,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儿。通常来讲,要学会弹压这些学生,是需要一些年的经验的。但被学生气哭了,就赌气一声不响甩手走了的老师,倒真是不多。周五的政治学习会上,教务处的王主任非常严厉的批评了车文韵,宣布扣除她本月奖金,视情况再决定是否让她继续执教高三一班和三班。在会上,车文韵出口为自己辩护了两句,惹毛了一向严厉的王主任。要知道“阎王”在四十中是头号元老,学生和老师中的威信甚至超过大多数校长。王主任当着所有老师的面,说了很多很苛责的话,当场就把车文韵又说出几滴泪水来。

有句话叫做祸不单行,用在这段时间的车文韵身上再是合适不过。三天以后,她早上上班的时候,新买的手提包被抢了,项链也被一把扯掉,还在脖子上划出一小道血痕。车文韵也算是强悍的女人,把高跟鞋一脱,赤脚去追打劫的人,最后扭了脚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车文韵走到教学楼的时候,衣服凌乱,脖子上和脚底有伤痕。很多老师听到她在走廊上遇到王主任的时候,讽刺他在办公会上说的学校治安在这半年显著改善的事情。即使城府深如王主任,也铁青着脸拂袖而去。车文韵在办公室里抱怨说,这个鬼学校学生不听话也就罢了,但连基本的安全都保证不了,怎么呆的下去?

平常的时候,徐处长这样的,是不放在宁校长的眼里的,最多点个头而已。而今天上午的时候,当徐处长谄媚的打过招呼,恭维了两句,又无意的讲起四十中的环境如何的差,把车文韵的事情拿出来仔细讲了。宁校长面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却是耐心的站在那里听他讲了很久,心里抑制不住的有一股兴奋涌上来,好像吃了人参果一样,只觉得浑身都很通泰,休息结束后发言的时候状态也不是一般的好。

带着这份好心情回到学校不久,就听到一个不那么好的消息。夏老师从家里打电话来说,她丈夫发现了两人幽会的事。上周五的时候,两人的第一次去夏老师家里幽会,宁校长不小心在卧室里落下了个私人的东西。夏老师的丈夫回家无意发现了,把她关在家里审了一天一夜,她便招了。

拿着电话筒,宁校长险些骂出来,愚蠢的女人!他镇定了一下心神,问东西在哪里?夏老师说她趁着丈夫不注意,已经拿回来扔进垃圾堆里去了。宁校长松了口气,嘱咐说,你告诉他别想跑到学校来说三说四,到时候不自在的只会是自己。夏老师说,她丈夫说了,他也不愿意把事情闹大,日子还要过,只要两个人断了,再想办法帮他调个工作,他就当什么没发生过。

宁校长含糊的答应了,把电话放下,心里便飞快的转开了。这两夫妻是联合起来讹诈自己?夏老师的丈夫是个没什么本事但又有些破落户脾性的,这一点他听自己的情人说过很多细节。宁校长琢磨着,无意间被发现秘密大概是真的,但这以后的事情,他就不太清楚了。宁校长虽然是落了个东西在夏老师家里,但并不算特别私密的东西,即使对方还拿着那个,也不一定能说明什么问题。

宁校长用手无意识的敲着桌子,一下又一下,心里慢慢的盘算着自己可能遭遇的危机和对策。

对他不利的一点,几年以后如果又爆出一个生活作风方面的留言,总不是一件好的事情;对他有利的一点呢,现在学校里没有什么可以也愿意直接挑战他的人。而且,他的任期就剩最后三年多了,在七中稳如泰山,又对上面的人没有任何威胁,愿意花力气来动他的人应该不多。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