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16章 跟踪

下了一次乡,鼓捣了一下公司重组来应付许小姐的收购攻势,一个寒假转眼就到头了。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也是高考冲刺的最后一个学期的正式开始。对很多应届高三学生来说,这就像是一个半年期的封闭集中营的开始。

江之寒好像不太有这样的觉悟,走在教学楼的楼梯上,他还在感慨寒假转眼即逝。“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江之寒摇头晃脑的轻轻念了一句,偶尔酸一酸这个习惯,他大概是深受楚明扬同学的不良影响。

上了三楼,走到走廊尽头,是一班的教室。门半开着,江之寒走进去,放眼看去,看见几个人自己都不认识。虽然和高三一班的大多数同学只是点头之交,但一个学期下来,他们的样子江之寒基本还是有个印象。

江之寒深知自己偶有习惯性走神的毛病,于是退了两步,到了教室门外,仰头去看上面的标牌---没错,是高三一班。江之寒挠了挠头,又走进去,这个动作却是引来了几声轻笑。江之寒顺着笑声看过去,被他目光扫过的人顿时闭上了嘴。江之寒摇摇头,我有这么恶名昭著吗?

下一刻,他目光总算扫到几个熟人,包括楚婉,便径直向她走过去。

江之寒问楚婉,“怎么好多人不认识?”

楚婉捂着嘴笑起来,“不是按照成绩重新分班了吗?你忘了?”

江之寒恍然大悟,“怎么把这茬儿给忘了?……重新分班了,我坐哪里呀?”

楚婉咯咯的笑起来,“你坐哪里,怎么问我呢?”

江之寒说:“也是哦,你怎么知道你坐这里呢?”

楚婉说:“后墙上贴着座位的分配表。”见江之寒要走,笑道:“你不用去看了,你的座位就在我旁边。”

江之寒愣了一愣,“我们是同桌?”

楚婉看着他,“不欢迎么?”

江之寒说:“怎么会?”把书包放下来,一屁股坐到凳子上。

楚婉咬了咬嘴唇,“你真的都忘记了?”

江之寒一头雾水的:“忘记什么?”

楚婉说:“我们是同桌,不是晓晓请你去让王老师和王主任安排的吗?”

江之寒眨了眨眼,皱着眉想了半晌,“好像是有这么回事啊……我怎么还没老,就有记忆衰退了。”

又问楚婉:“晓……林晓呢?她分在几班?”

楚婉回道:“她还在南边找工作的机会,还没有回来。这次学校特别恩惠,找工作的只要请了假,可以晚些再回来。”

江之寒沉吟道,“这样啊……你最近和她有联系吗?”

楚婉偏头看着他,“她没有联系过你?……我们大年初一通过一次电话。她在那边找的挺辛苦的。”

犹豫了一下子,又问:“你……能不能帮她就在中州找个好点儿的工作呢?我真舍不得她去那么远的地方。”

经过那一日一夜超近距离的接触,林晓在江之寒心里的地位已经完全不同以前了,莫名的对她有一种亲近感,就像是和一个人分享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或者是秘密,这天下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就如小时候江之寒和邻居的小女孩发誓的时候常说的那样: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江之寒说:“如果可以帮忙的话,我会尽力的。不过……我也不知道她想要干什么。兴许……她想的就是要出去闯一闯呢?”

楚婉说:“那……你在南边帮她找个工作好了。”

江之寒不由笑起来,“我哪有那么神通广大?”

楚婉说:“晓晓说,你……是很厉害的。”

江之寒看了她一眼,“不要用糖衣炸弹轰炸我呃。对了,既然做了同桌,这学期还请多关照。”

楚婉看着他,目光如水,“晓晓让你当我的同桌,不就是让你多关照我?”

江之寒笑道:“互相关照嘛。我呢,偶尔会缺课的,如果你的笔记能记详细一点的话,会很有帮助的。”

※※※

上午最后一节课是英语课。

车文韵穿着一件米灰色的及膝的风衣,头发似乎剪短了些,堪堪及着肩,鼻梁上架着一副新的无框眼镜,还是那神情淡然的模样。

在那个酒吧的傍晚以后,这是江之寒第一次见到她。坐在第四排的座位上,江之寒微微眯着眼睛,想要发现她有什么样的变化。车文韵只是很专心的做着自己的工作,她讲的东西很透彻很系统,但她很少向学生发问,似乎尽量避免着与学生的互动。看着她一副淡淡的神情,上面仿佛写着:请离我一米以外,江之寒低下头,轻轻的笑了笑。

车文韵在开学的第一天心情并不是那么好,去年冬天寄出的申请材料全都如石沉大海,丢出去连个响声都没有发出来。申请是要交费的,而且是美金。车文韵辛辛苦苦挣了大半年的导游和家教的钱,申请了二十个学校就全花光了。

比这更烦心的是,上个星期她在商场偶遇了以前的同事夏老师。夏老师现在打扮的也很时髦了,修了眉,涂了口红,洋装上了身。夏老师一反当年爱理不理的样子,硬拉着她去一个冷饮店坐了坐,似是无意的提起,宁校长不久前还问起她的近况,很是关心的样子。

有些事情有些人,不是想要忘记就可以埋葬在记忆深处的。

车文韵拍了拍手上的粉笔灰,走出教室,去休息室洗了洗手,出了教学楼。下午她还有两节三班的课。五点半,她还有一个家教。再往后,她手里还接了一份为中州一座古庙写英文版介绍的活儿。既然她决心逃离那个人的阴影,她就要努力赚钱,然后看看老天是否给她一个机会,让她去大洋彼岸寻找一块儿清净地先呆上两三年。

在所有这些工作之前,车文韵想要一个人安安静静的享受一顿可口的中餐。她出了校门,走了十来分钟的路,搭上一班公车,坐了三站,下了车,左拐右拐,到了她最喜欢的一家牛肉面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地方偏僻的缘故,如此美味的小馆子中午却不算挤。车文韵笑着和老板老板娘点头招呼,进了里面的隔间,坐下来。五分钟的工夫,面来了,一大碗香喷喷的汤,里面是面条,上面是红的辣酱,绿的葱花,切成薄片的牛肉,不用尝,光是看着闻着,就是无上的享受。

车文韵大口的吃了几口面,又喝了两口汤。烫烫的汤,一下子让整个身体都暖和起来,再配上辣酱,连面色都吃的红润了几分,有一小粒汗珠从鼻翼淌下来。要是人生只是可以安静幸福的天天享受一顿牛肉面,而没有其它的烦恼,该有多好啊!

车文韵微微叹了口气,抬起头来,只听有人说来碗大碗牛肉面,然后竹帘一掀,一个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江之寒大咧咧的走过来,在车文韵对面坐下,微笑着说:“好难找的小馆子……嗯,这面闻起来就不简单。”

车文韵定定的看着江之寒,半晌,轻声的问:“你……跟着我?”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