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15章 许小姐逼宫【下】

坐在温凝萃家的沙发上,江之寒怔怔的看着窗外。

侧面沙发上的黄阿姨看着他,笑道:“这里看出去风景很好?你好像每次都很喜欢嘛。”

江之寒回过神来,说:“我在想,两年后,三年后,从这里看出去,会不会有很大的变化?”

黄阿姨招呼温凝萃来倒茶,问道:“忧心忡忡的,又有什么事?”

在黄阿姨面前,江之寒没有掩饰情绪。他叹口气,把事情的前后很详细的讲了讲。

黄阿姨听了,简单的问:“你的想法是什么?到底要注资还是不要?”

江之寒很老实的说了自己的想法。

黄阿姨沉吟了一会儿,说:“既然想好了,那就去做。”她喝了口茶,说:“自己心里有个底线,过了这个底线,就坚决的拒绝她,就这么简单。”

江之寒揉揉鼻子,苦笑道:“就这么简单哪?”

黄阿姨看着他摇摇头,说:“之寒,你的生意并不是依附顾家搞起来的,完全是个独立的东西。你不愿意得罪他们,我可以理解。但做什么事情,都不能过于谨慎,瞻前顾后。你才多大,不要因为想的太多,就失了锐气。”

江之寒答应下来。他和黄阿姨是有很好的默契的,既然找她诉过苦,该说话的时候她一定会帮忙把话带到的。

黄阿姨问:“这个许经理,我听你提过好多次了,很不好打交道吗?”

江之寒漫不在意的说:“许经理很年轻的一个女子,不过是挺厉害的。虽然长的极漂亮,我每次见到她都有些害怕。说话很直接,有时候有些居高临下的样子。我听小顾说,他父亲好多生意都是交给她打理的。”

黄阿姨缓缓的点点头,“看起来很能干嘛。”

出了温凝萃的家,江之寒的下一个目标是约好了去中州大学找沈桦倩。荆教授是国企改革方面的权威专家,对股份制的研究也很深。资产评估和公司重组这件事,江之寒打算找沈桦倩帮忙参考一下运行程序和相关的文件,她以前是做过类似的事情的。

江之寒对资产评估这个事情,基本是个外行。所以他叫人替他准备了一份公司的财务报表,先拿去让大师姐大概有个了解。

见了面,沈桦倩大概给江之寒讲解了一番这方面的知识,程序,和规范。江之寒了解了个大概,但还是说这事儿就托付给她,特地聘请她来做公司的特别顾问。依照黄阿姨的指示,江之寒回家仔细考虑了一下自己的底线,想了想怎么来应付许箐可能的出价。

第二天,顾望山打来电话,告诉江之寒,他旁敲侧击的问了问,他父亲说,这个事情他是知道的,许小姐和他提起过。按照江之寒对这话的理解,这件事开始就是许箐的主意,顾司令对这样的“小事”应该不会太感兴趣。

星期四见到许箐,她还是像往常一样单刀直入,非常的直接。许箐说,顾司令指示过,正江出资原则上不要过半,虽然她很愿意多出一点钱。她似乎是半开玩笑的说,要不我们出百分之四十九好不好?

这个要求比江之寒想的还要高,不过算是没有过他的底线。他心里咒骂了一声,面上很诚挚的感谢了许小姐的信任,交给她一份公司股价的大纲文件,告诉她具体的东西还需要大概一个礼拜左右才能完成。彼此表达了以后要更加紧密合作的美好愿望,也没说太多的废话,江之寒便告辞出来。

※※※

江之寒递给沈桦倩一份文件,说:“这是财务根据你的方法,大概换算一下现在的股份持有,然后我个人有些转让,出来的基本是这样一个分配的方案。”

正江有限责任公司49%

厉蓉蓉和江永文共同持股31%

黄雅丽7.5%

丁婉君2%

肖秋萍2%

庄晓雪2%

宁小兰1.5%

公司管理层持股5%

沈桦倩问:“哦,你成了第二大股东?”

江之寒笑道:“估价上我可不会再让步了。这样也好,吃进来一大笔现金,算是这一年的回报。”

沈桦倩犹豫了一下,还是抬起头来,说:“丁婉君?……”眼神清澈。

江之寒笑了笑,说:“没错,就是师母啊。荆教授是我们特聘的战略顾问,他不愿意占股,我好不容易才说服师母的。”

沈桦倩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说:“你很厉害哦……不知道其他几位,又是什么大人物?”

江之寒倒也不瞒她,“一位是七中校长的侄女,这个我是被敲诈的。还有两位嘛,是我林师兄的老婆,和崔市长的太太。”

沈桦倩不无嘲讽的说:“你确实很会做生意。”

江之寒说:“他们确实做了很多贡献,所以得到股份是应该的。”

沈桦倩白他一眼,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她问:“这个许小姐,开口就要了49%。你不怕她随便联络一个小股东,就拿到过半的话语权?”

江之寒说:“这我也想过了,暂时应该不太可能。她对公司的经营并没有太多的想法。当然,这不代表以后不可能。说起来,这位宁校长,一定是会捧她的场的。我还真不知道,她说49%,是不是把这个算计进去了的。不过这个事情嘛,我是有对策的。实在不行,还有后招。大不了再搞一次融资嘛,到时候我准备从香港引入些资金,应该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送江之寒出来,沈桦倩忍不住问他,“你这个年纪,是谁教会你做事情要和权力勾结在一起的?”

江之寒笑笑,“师姐,勾结这个词好难听。我是不得已才学会的。再说了,就算利用了权力,我并不拿去做恶,不过用来保护自己,是本着多么高尚的出发点,不是吗?”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