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13章 石琳的真命天子

送走了顾望山,江之寒意外的接到了好久不见的石琳的电话。石琳在电话里约他晚上一起吃饭,在市中心的德兴楼。

江之寒一口答应了,出去买了个小礼物,六点钟准时去了饭店。自从石琳家搬出宿舍区以后,两人见面的机会就少了很多。再加上两人最近都很忙,大概有好几个月都没有见过了。

江之寒问过服务员,穿过走廊,上了楼,敲门进了左手第三个包间。

石琳一个人坐在里面,见他进来,开心的站起来,拉过他的手,看了看,说:“咦,好像又长高了一点了呃。”

江之寒单刀直入的问:“琳姐,怎么一个人呢?”

石琳说:“什么意思呀?”

江之寒说:“行了,你妈早和我交过底了。要不是谈恋爱,你最近这么难找,我经常打电话都没有人在家。”

石琳脸红道:“哪里是因为这个?我最近太忙了。我爸举贤不避亲,让我帮着主持一个质量监督的技改项目,级别也提成了半级。再加上以后要申请ISO质量标准审核,我又去大学报了个课,周末补补英文,以前学的都还给老师了。”

江之寒揶揄道:“别找借口了,琳姐。人呢?怎么没经过我审核,你就被骗了呀?”

石琳打了他一下,“等会儿就来了。我特的叫他晚来半个小时,我们好说说话。”

江之寒问:“这次是你自己找的?”

石琳说:“嗯……是同事啦,又恰巧是我大学一个同学的哥哥。”

江之寒笑道:“有缘哦!怎么突然就来电了?”

石琳嗔道:“哪来什么电?他是从四厂并过来的,到厂里也没有多久的时候。”

江之寒问:“谁追的谁?”

石琳脸红说:“讨厌!我会主动去追他?他有那么好?”

江之寒问:“石叔叔不是最不喜欢你找一个厂里的吗?”

石琳小声说:“他……他也没什么意见。”

江之寒叹了一声,“很厉害嘛,已经把一家都征服了。嗯,我今天要好好看看。”

又偏着头说:“琳姐,你怎么这么快就被追上了呀?才搬出去没有多久。”

石琳打他一下,“快你个头,姐姐我的初恋耶。你才多大,都赶到我前面去了。”

江之寒本想说自己已经分手了,但不愿破坏气氛,终于忍住没说什么,看了看包间的装潢,笑道:“琳姐,你发财了嘛。这个餐馆,在中州可是第一等贵的。”

石琳说:“我告诉他,要想通过测试呢,有三组人是一定要认可的,一是我爸妈,二是我高中大学的那几个女友,三就是我弟弟。所以,他就提议来这里吃了。”

江之寒笑道:“这么说,我应该多敲诈点什么出来。”

石琳说:“尽管敲。”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双毛线织的手套,递过来说:“喏,这是给你的新年礼物,虽然稍微迟了一点。”

江之寒看那手套的样子,就知道是她自己织的,恭维她说:“很漂亮嘛,是在哪里买的?”

石琳眼睛一亮,“织的有这么好?”

看见江之寒眼里的笑意,才知道被骗了,有些丧气的说:“唉……有这么差么?”

江之寒戴在手上,说:“嗯,挺合适的。真的很不错唉。你才学的吧?”

石琳说:“这是我的第二件作品。第一双是给我爸织的,比这个还糟。我本以为,这双已经拿的出手了。”

江之寒笑道:“真的不错,我说真的。谢谢你,琳姐。”眼珠子转了转,凑过头去说:“我知道了,你是把石叔叔和我当实验品吧……”

石琳蹙蹙眉,“什么意思啊?”

江之寒说:“把手艺练好了,才好给心上人织呀。”

石琳说:“想我给他织,慢慢等吧……”看着江之寒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恼的打了他手一下,转移话题说:“对了,说起倪裳这么久,我也在电话里和她说过话,就是没有见过。要不,今天把她也叫出来吃饭?”

江之寒叹口气,“已经分手了。”

石琳吃了一惊,坐过来,拉住江之寒的手问:“怎么回事儿?我怎么没听你说起。”

江之寒苦笑道:“我准备和你说的时候,你不是开始约会,找不到人吗?后来我想想,还是不要把痛苦拿来冲淡你的欢乐了。”说着话,就见一个年轻男子推门进来,看见石琳拉着江之寒的手,很亲密的样子,略微皱了一下眉头。

江之寒小声说:“这个事情,以后再和你说吧。你再抓着我的手,有人要吃醋了。”

石琳啊了一声,抬头看过去,脸上现出笑容,一只手还抓着江之寒,另一只手招了招,说:“你早到了。”

江之寒暗自打量那个男子,中等个头,眉清目秀,看起来很像江南那一带的人,也算的上是个美男子了。心里想,光说外貌,比相亲那些位是要强不少。

那人满面笑容的走过来,自己坐下来,招呼道:“小江吧,我可是闻名已久。”

江之寒微笑道:“叫我之寒好了,还不知道怎么称呼?”

那人说:“我叫华军。”

江之寒轻轻松开石琳的手,说:“华哥,以后还请多关照。”

石琳嗔道:“来的这么早?我们还有话没说完呢。”

华军也不恼,笑道:“要不要我出去抽根烟?”

江之寒转过头,朝石琳眨了眨眼,笑道:“琳姐可舍不得,来吧,我们可以让上菜了。”

饭桌上,大家随便聊些闲话,说说春节是怎么过的。

江之寒大概讲了讲自己去农村的经历,华军接过话头,说:“唉……那边确实穷,我老家就是在那个方向上的,后来考了大学才出来到了中州。”

说起这个,江之寒想起今天给石琳带的东西,便拿出一包甜橙,说:“这个味道真是好,华哥在那边大概吃过。剩了最后几个,我给你带来了,其它的都被我同学瓜分了。”又从兜里翻出几张购物券,说:“要买甜食糕点,去试一试这个。”

石琳接过来,看了看,说:“是风之裳的!我听说过,据说是很贵的地方。”

华军说:“他们打的那个广告,前段时间还蛮轰动的,好多人都在谈论。”

石琳看了看购物券,说:“给我这么多干什么?不要浪费钱了。”

江之寒笑了笑,“我的店,所以不存在浪费的事哦。”

华军惊讶的说:“是你开的?”

石琳很骄傲的说:“我早给你讲过了,我弟弟是天才,相信了吧?他可是白手起家哦。”

华军附和道:“是呀,我听伯父也说起过很多次,说厂里的规划他都经常听取之寒的意见的。”

江之寒摇摇头,说:“石叔叔胸有成竹,我只是随便瞎说说而已。”

华军道:“最近厂里情况不太好,伯父春节过的也不舒心。光是从银行里借过节的奖金,就折腾了好久才弄下来?”

江之寒问:“华哥是在哪个科室?”

华军说:“我是财务科的。”

江之寒笑道:“这可好了,以后你帮石叔叔掌握财权,他就更放心了。”被石琳打了一下。

华军说:“现在我们财务科就是孙子,出去就是去求人的,要债借钱,反正都是求人的事情。”

江之寒说:“关于厂里的发展,其实石叔叔是有很清晰的思路的。加强质量监督,明确奖惩制度,提高生产效率,砍掉难以盈利的部门,加强销售网络,裁减人员,保持核心产品的竞争力。现在的问题是,除了质量监督和销售方面他能做的了主,其它的事情他都做不了主。所以……”

华军说:“就是这么个道理。”跟着叹息了一回。

石琳嗔道:“好了好了,你一个,我爸一个,见到他就喜欢讨论这些事情。大过年的,不能说些高兴的?”把话岔了开去。

江之寒暗自观察华军,发现他说话逻辑清楚,对石琳体贴有加,而且脾气极好。心里想道,难怪琳姐如此的满意。

吃了饭,华军便要去结账。江之寒拦着他说,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已经结过了。他想着华军在厂里工作,拿工资吃饭,也没有多少钱,便提前去结了帐。

华军还要推辞,石琳拉住他说:“不用和他客气了,他是有钱人,不吃白不吃。”

出了大门,石琳把江之寒拉到一旁,说:“晚上给你打电话,详细说说你的事。”

江之寒笑道:“也没什么好说的,琳姐你快去享受初恋的甜蜜吧。”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