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12章 问策

心情不好或者身处困局的时候,离开平常生活的环境一段时间,往往能有所帮助。对于江之寒来说,这一次也不例外。

从楼铮永家里回来,他的心情好了不少,心境好象也更平静了。他把山里拿回来的礼物带回家,虽然走了两天,回来以后父亲的脸色更加难看了,江之寒倒不以为意,笑嘻嘻的和父母讲讲出去的见闻。

江之寒反省自己,以前被最亲近的人批评了,如果自己觉得委屈,通常会顶嘴或者不开心,为什么不左边耳朵进,右边耳朵出,就当没听见呢?面对陌生人,江之寒其实能做到这点,但正因为他太在乎身边的人,被他们批评的时候心态反而更容易失衡。

在家里歇了一夜,真切的感受到还是家里的床更舒服。第二天一早,江之寒就打了一圈的电话给好朋友们,告诉他们自己走了几公里的山路,颠簸了大半天,带回来三十几斤超级好吃的甜橙,愿意要的第二天上午去老爷子的四合院取货。

第二天早上,江之寒打了辆车,早早的去了老爷子的家。一会儿的工夫,人陆陆续续的到了,先是楚明扬,然后是陈沂蒙,温凝萃,顾望山,薛静静,和阮芳芳。

江之寒笑道:“今天大家怎么这么给面子?”他也没想到,一声召唤,江集团的人基本都到齐了,除了两个曾经和他关系最亲密的女生,倪裳和伍思宜。

温凝萃说:“什么给面子?根本就是你好久都没招呼人聚会。”

看着楚明扬点头迎合,江之寒想了想,好像真是这样的,只好玩笑道:“我现在看见七中的同学有些自卑。”引来一片嘘声。

冬天的太阳挂在头上,不刺眼,但还是带来些暖意。感觉到今天天气还算暖和,江之寒便张罗着把大桌子搬到庭院里,给大家泡好茶,又跑到几条街外的小店订了七八个菜,回来煮好饭,第一次在四合院里招待朋友来次大聚餐。

大家说起最近的生活都有些乏善可陈,特别是高三这几位。除了偶尔还能看两集电视剧放松一下,其余的时间基本就是在学习和睡觉。

楚明扬叹道:“老大,还是你潇洒,又跑到农村去体验生活去了。”

陈沂蒙说:“潇洒也是要有本钱的。我要有老大那么聪明,我也每天多睡两个小时。”

江之寒问他:“曲映梅怎么没来?”

陈沂蒙叹道:“非常时期,还是不要顶风作案的好。”

大家随便说些家常话,菜就送来了。于是端出酒,斟上饮料,像过去一样,聚餐开始了。

楚明扬感慨道:“这样一起吃饭,随便说说话,感觉很好,比在餐馆里聚餐更好。以后每个月老大你定时的在这里招待我们吧。”

江之寒笑骂道:“我欠你们的?”

大家都点头同意,说,就是欠我们的。于是约了每个月的第二个周日或者第三个周日的中午,作为江集团新的聚餐日。

散了席,大家纷纷告辞。

江之寒说:“小顾,你留一下,我有些事情找你帮忙。”又问温凝萃,“要不要去另外一间房等我们?”

温凝萃白他一眼,“你们商量阴谋诡计,我才懒得等。”摆摆手,自己走了。

江之寒说:“先是有一件小事,你帮我打听一下。今天这个甜橙,味道还不错吧?这是我前不久去一个朋友老家过年背回来的。那个鬼地方……唉,交通太不方便了,先是坐小三轮颠了我快两个小时,把胃酸都要颠出来了,接下来还有走几个小时的山路。不过呢,大概是温度,土壤,和种植技术的原因,我发现那里的甜橙味道特别好,比市面上能买到的好多了。”

顾望山问:“怎么?连这个生意你也想做?”

江之寒说:“老实和你说,这是五分生意,五分人情的事。那边的人都很好,辛辛苦苦劳作一年,卖出去的东西价格实在太低。我本来准备自己找些车过去运,不过有段路路况确实差,不知道这边过去的卡车行不行,所以才来找你帮忙。”

顾望山问:“我能帮什么忙呢?”

江之寒说:“就在他们附近就有一支驻军野战部队的营地。我是这样想的,让他们拿出一部分水果来,两成,三成,或者随便多少吧,免费送给部队,算是过年的慰问品。其它的,麻烦部队出车出人帮我运出来,我在这边很轻松可以卖四五倍的价格。这不是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吗?”

顾望山笑道:“货物抵运费,你这个算盘打的很精哟。”

江之寒说:“这是典型的双赢局面哦。部队去市场上买那么多水果,也要不少钱的,平时车空着也是白空着,人闲着也是白闲着,不是吗?”

顾望山说:“成,我去问问,不敢保证那边的人能认识。”又问:“对了,你这个……到底就是帮人忙呢?还是要做出事情来?”

江之寒说:“现在这个阶段呢,主要是帮朋友一个忙。不过,如果市场反响好,我们又能找到更大的市场,和更好的运输办法的话,我不排除投资到那里去建大面积的果园。有特别的土壤气候,劳动力成本极低,只要运输问题能想办法解决掉,应该是不错的一个生意。我是这样想的,很多事情,我们才开始做的时候,也不太清楚能发展到哪一步。但如果把基础打上了,入了门,再来看有没有进一步发展的潜力,可能会比较靠谱一些。”

顾望山说:“受教了。”

江之寒说:“这第二件事,就是我要支开温凝萃的原因。”

顾望山扬扬眉毛。

江之寒说:“我是想私下问你一下,你觉得温凝萃他爸以后有没有希望顶上宁校长,在七中当一把手?”

顾望山沉吟了一下,问:“你想把温叔叔扶上台?”

江之寒笑了笑,“你也太高看我了,我哪有那么大的能量?不过和你交个底,我在七中还想有些后续的投资,所以需要一个真正能帮忙的一把手主持大局。我想,宁校长任期不是还有三年多才到期吗?但即使他退了,说不定会扶持一个自己的亲信上台。那甚至可能还不如他在台上,因为我还得喂另外一个一把手。”

顾望山说:“这件事,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上个星期,我妈才说起和这个相关的一件事情。关于温凝萃家里的事,你知道多少?”

江之寒摊摊手,“我知道她妈妈家里好像是军队里的高级干部,所以才和你从小在大院里当邻居。除了这个,别的我就一无所知了。”

顾望山说:“没错,她外公以前是我爷爷的老部下,后来同我外公在一起搭过班子,也算军队的中高级将领。温凝萃的外公有三个孩子,据我妈说,最疼最喜欢的就是黄阿姨。但老头子脾气既暴又倔,当年黄阿姨要嫁给温叔叔,他坚决反对,说如果那样的话马上就断绝父女关系。我妈说,黄阿姨是个外柔内刚的,二话不说,当天就收拾东西出去,下个星期就领了结婚证。这就是犟人遇到了犟人。那以后,每年老爷子的生日,还有春节这样的节日,黄阿姨回去看他,他一律让警卫员拦在屋外。黄阿姨还是次次都去,被拦住留下礼物就走。为了调和两人的关系,温凝萃的外婆想尽了办法。温凝萃出生以后,她就告诉黄阿姨让她把女儿放到她那里来带一带。没想到,老爷子倒是一句话都没反对,温凝萃还最得他的宠。外人以为,这样父女的矛盾慢慢就化解了,没想到……他说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还是不见女儿女婿。”

顾望山继续说:“中间很多事情,我那时候很小,也不太清楚。我妈应该知道得比较详细,她和黄阿姨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总之,温凝萃小学的时候,老爷子就去世了,再后来不久,她外婆也去世了,就再也没在大院里住了。”

江之寒说:“原来是这样。”

顾望山道:“我妈说,黄阿姨年轻的时候,在大院里是最引人注目的,无论是相貌还是气质,都首屈一指,所以追求的人和有心的人都很多,长辈们也都很喜欢。当初才闹翻的时候,为了温叔叔当时工作的一件小事情,黄阿姨没和他讲,偷偷的去找了一个长辈帮忙,那个人向来喜欢她,又想父女闹闹矛盾应该不会长久,就出手帮了一下。没想到,不知怎的,老爷子知道了,不仅把那人找去痛骂了一顿,还去找人把弄好的事情又重新还了原。温叔叔后来知道了这件事,就和黄阿姨发誓说,他今生工作上的任何事情,不准她去走她的关系。”

江之寒叹道:“老头子也太倔了吧。”

顾望山说:“这些家事,我们不知道详情,也不好评论。总之,以后除了节假日黄阿姨带礼物去拜访,有时候她妈跑到家里来和他们吃个饭,工作上再也没有什么瓜葛。但有一个说法,温叔叔这些年不得意,以他的学历,资历,和能力,却只能在七中当一个主管后勤的副校长,是和一个人有关的。”

顾望山吃了一瓣甜橙,说:“那个人就是现任的教育局霍局长。他家庭出生还可以,不如温凝萃她妈。年轻的时候,霍局长也是个风流倜傥的,曾经追过黄阿姨很久,最后败给了温叔叔。再后来,听说他娶了一个主动追他的女的,家里是很有背景的,事业上也算一帆风顺。”

江之寒说:“所以……这么多年,他还在嫉恨?”

顾望山说:“这个,我就不知道了。但他以某种方式压着温叔叔,是很可能的事情。”

江之寒叹道:“那……看起来很难了。”

顾望山说:“变数就在这里。霍局长上个星期调任去了市委,离开了教育局。虽然可能算是高升,但县官不如现管,毕竟不在教育系统了,现在升任局长的是空降的,好像是你认识那个崔市长的亲信,而局里的书记发言权更大些。这个事情,是春节教育局书记来我家拜年的时候提起过要发生的。霍局长向来是强势局长,在上面也有人支持。他这一走,主管教育的副市长和新上任的局长应该对好好的改造一下中州教育战线兴趣很大。啊,你明白我的意思?”

江之寒搔了搔头发,“这个……真是很复杂。所以呢,总之一句话,现在要翻身,应该更容易些。”

顾望山说:“就是这个说法。”他笑了笑,又说:“我妈说,你的出现对黄阿姨影响也很大。”

江之寒啊了一声,“这又是从何说起?”

顾望山说:“我妈一向说,黄阿姨是个了不起的,年轻的时候过惯了那样的生活,后来出来过普通人的生活,不仅不抱怨,而且确实乐在其中,能够安然享受不同的生活环境。不过,她的雄心,她的关系网络,她的能力都在那里,只是年纪慢慢大了,可能也就不想折腾了。从某种意义上说,你捣腾了那些事情以后,她觉得温叔叔的事业又有了些好的前景,自己休息了这么多年,也有点想摩拳擦掌出来干点什么。”

江之寒赞道:“这才是真的能屈能伸!”

顾望山说:“真正经历过富贵,才能耐得住清贫,大概就是指她这样的。”

江之寒摇头叹道:“如果黄阿姨这些年的生活都算得上叫清贫,我们家过了多少年赤贫的日子啊!”

顾望山说:“所以,我给你出个主意。黄阿姨看重温叔叔的事业前途,远胜于她自己的。所以,你要是想有所动作,可以私下和她谈一谈。她应该是有不少能量的。而且我妈和教育局那个书记也很熟,必要的时候帮忙使把劲,不是什么大问题。”

江之寒说:“谢了!”

顾望山拍拍他的肩,“别谢我,我看你帮人整人都很有一套,什么时候我要想搞某个人的时候,还要借助你呢。”

江之寒道:“Kao”

顾望山哈哈笑了声,起身告辞走了。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