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11章 体验

江之寒清晨起床的时候,有了下农村的第一次惊险经历。他绕过猪圈去简陋的茅房的时候,好像惊醒了两只猪。江之寒不是很肯定,他蹲在茅房里,总觉得有四只猪眼睛亮亮的盯着自己,心里有些发毛,草草解决了战斗,就跑了出来。路过猪圈,孩子气的秀了秀右臂的肌肉,小声说:“老子不怕你!”

清晨五点的村庄,还被冬日的寒气笼罩着。

江之寒也不敢怠慢,打起精神做了下热身活动,又打了一整套杨家拳几遍,身体慢慢的热乎了。江之寒打的兴起,最后一拳打出,吸口气,对这面前一棵极粗的大树一拳打过去,那树像被大风吹过,使劲摇晃了一下。

江之寒听到一声压抑的惊呼,转过头去,看见卓雪站在那里,捂着嘴,眼里有惊讶混杂着崇拜的神色。

江之寒笑着打声招呼,“卓雪姐姐,这么早啊?”

卓雪顿时红了脸,想起昨天自己闹的笑话。她跺了跺脚,终还是没有忍住好奇心,问:“你会功夫啊?”

江之寒微笑道:“借我师父的话说,三脚猫的功夫,就是锻炼一下身体而已。”

卓雪眼睛亮晶晶的,“打的很好看。”

江之寒玩笑道:“以前偷看人家练功,可是江湖大忌哟。”

卓雪脸又红了,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之寒说:“和你开玩笑啦,我这功夫,求人看还没人来呢。对了,你起这么早在学习?”瞥见她手里拿的语文书。

卓雪点点头。

江之寒走过去,看见她翻开的课本上的古文,问:“在读古文?”

卓雪纠正他说:“背。”

江之寒惊讶道:“这篇古文大纲不要求全文背诵的呀?”

卓雪说:“我们老师说,所有古文都要全文背诵,好些现代文我们也背的,虽然不在大纲的要求范围之内。老师说,要和城里的重点中学的人竞争,就只能依靠愚公移山的精神,多下功夫。”

江之寒问:“你每天都这么早起来背书吗?”

女孩儿向自己冻僵的小手上吹口气,说:“嗯,每天五点钟。”

江之寒问:“星期天呢?”

女孩儿说:“也是五点。”

江之寒长长的叹口气。

卓雪眨眨大眼睛,“怎么了?”

江之寒说:“在你光辉的反衬下,我这个学习不刻苦的家伙很自卑。”

卓雪嘟嘟嘴,说:“我要是有你一半的本事,我不上大学也没关系。”

江之寒笑道:“我有什么大本事?”

卓雪很认真的说:“我舅舅算是村里最有本事的人之一了,他都替你工作……”

江之寒笑道:“我只是运气好一些罢了,并不比你舅舅强。”

卓雪说:“可是,你才多大呀?反正啊,我在镇里面的学校,老师都说我比别的同学眼光要宽广,读的东西也多,其实都是舅舅的功劳。我从小就听他讲很多事,他还会从部队里每周给我写信,每个月都买书寄给我看。在我心里,舅舅……是这个世上最能干的人。”

江之寒柔声说:“你舅舅确实挺厉害的。”

卓雪说:“我妈说,舅舅有本事还是其次,他的人好才是最主要的。我妈身体一直不好,干不了什么农活,我爸农活干的虽好,但一年辛苦下来也没有几个钱。舅舅舅妈都是好人,虽然他们有儿子,还经常资助我读书。如果不是他们,我说不定初中毕业就辍学了。”

所以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江之寒看着寒风中有些抖索的女孩儿,不禁感叹道。

卓雪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低下头说:“你……准备读大学吗?”

江之寒说:“当然,为什么不呢?你想过读什么学校吗?”

卓雪说:“我想还是读师范吧,这样可以少花些钱,出来工作也应该比较稳定。”

江之寒问:“中州师范怎么样?”

卓雪说:“挺好的,离家相对比较近,可以回来看看。我不太放心妈妈的身体。不过……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考上?”

江之寒柔声说:“你一定行的。一份努力,一份回报,这是永远颠扑不破的真理。”

卓雪眼里闪着光芒,“真的吗?希望你说的是准的哦。”

过了一会儿,试探着问:“你也准备读中州师范吗?”突然觉得自己问了个傻问题,脸红红的说:“你不会去当老师的啦。”

江之寒哈哈笑道:“为什么我不能去当老师?我最喜欢干误人子弟的事了……说正经的,我还没想好。”

卓雪说:“还有最后一学期了,心里真是很紧张。家里为了我读书,花了不少的钱,要是考不上,大家一定失望死了。”

江之寒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这里有什么缺的吗?参考书或者是别的东西?”

卓雪说:“我们学校的都比较穷,所以参考书买的不算多,也不算新。我们老师说,我们的试卷也不是很新,不如市里面好的学校找很好的老师收集整理出来的试题。”

江之寒说:“这个不成问题,我回去了可以给你寄些材料来,包括试卷什么的。不过你也不要迷信那些东西,还是按照自己复习的方法就好了。不同的材料,可以拿来开阔一下眼界,了解一下以前没见过的题型什么的,如此而已。”

卓雪惊喜的问:“真的吗?”

江之寒玩笑道:“不用谢我,江之寒叔叔给你寄点复习材料是应该做的。正好我的朋友定期会给我复印材料,我再多印一份给你寄过来好了。”

卓雪涨红了脸,咬着下唇,却是一点都没有生气的样子。

※※※

江之寒走的时候,邻里街坊都跑过来,二三十号人挤在屋里院里给他送行,搞的他很不好意思。

大家都说,江之寒这次来给老楼家带来这么好的消息,真是要感谢他,纷纷拉着他的手嘱咐他有空再来。

自从去了四十中,江之寒已经习惯了散烟来联络感情,虽然他自己不抽。他兜里就揣着两包比带来的烟更高级的,拿出来一人一支给爷们儿散了一圈儿。有人就说,哎哟,这个烟我在电视上看县长抽过的。了不得,县太爷抽的烟我们也能抽上一根。我还是抽半根,另外半根拿回去存起来,下次过节再抽。一席话,引得大家都笑起来。

虽然很穷,但楼家和邻居还是装了一大包土特产。江之寒推说自己背不动这么重的东西,张姐说,全让我们家这个背,来的时候太便宜他了。楼铮永的姐夫拿来一大包甜橙。江之寒说太多了,他很诚恳的说,很好吃的,当场剥了一个给江之寒尝。江之寒尝了尝,果然果汁充足,味道纯正,比自己家在市场买的甜橙好吃很多。

江之寒赞道:“这是我吃过的最好的甜橙了,一定供不应求吧?”

卓雪的父亲苦笑道:“我们这里,土壤和温度都挺适合甜橙生长的,可惜没有车运不出去,打给水果贩子,价格低的很,辛辛苦苦种一年也赚不到几个钱。”

江之寒问:“多少钱给他们?”听了卓雪父亲的报价,怒道:“这也太黑了吧!比市价的十分之一都要少。”

卓雪的母亲叹气道:“也没有办法,交通实在太差,而且……这些水果贩子也蛮横的很,一般人都惹不起。”

江之寒看了眼楼铮永,“我们公司的货车不可以过来拉一拉?”

楼铮永说:“装不了太多而且路难走,把油钱什么的都扣掉,应该是能赚一点,但是……我们手里也有很多事情,车应该是腾不出来的。”

江之寒皱着眉头站在那里,不说话。

楼父说:“小江,你不用担心了,这么多年都是这么过来的。”

江之寒忽然灵光一闪,心里有了个主意,笑了笑,对卓雪的父亲说:“您别灰心,我倒有个主意,回去看看能不能落实。如果可以的话,多的不敢说,您卖的价格翻个两三翻应该不成问题。”

卓雪的父亲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江之寒,关于销售的事情,他不是没有想过办法,但一直都找不出什么太好的办法,这个年轻人一眨眼的工夫就能解决问题?

江之寒笑道:“先不能把话说死了,执行上可能会有问题。等我有确切消息,再通知你。”

卓雪的母亲打了丈夫背一下,“你还别不信?小江的本事,是我们能比的?我们就等着好消息就是了。”

楼铮永和江之寒往山上走了七八分钟,转头看去,人们还站在村子口目送他们。

江之寒回头摇了摇手,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看见。

楼铮永拍拍他的背,“大家都很喜欢你。”

江之寒若有所思的问:“楼哥,你说,为什么很多人不能活的又有钱,又诚恳纯粹而快乐?难道,这两样真的是互相排斥的?”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