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09章 下乡【中】

楼铮永家的土胚房虽然简陋,面积还是挺大的。楼铮永现在的收入在这里已经算是很好,但由于父亲的病和姐姐的两个小孩他也要在钱上面帮衬一下,所以房子也没有翻新。

推开院门,报信的小孩子们早就把消息传递进去了。在这个很封闭的小村庄里,每一个外来的访客都是很稀奇的,今天楼铮永身边就站着一位:江之寒同学。

在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孩子簇拥下,两个中年妇女走出来迎接他们。一个是楼铮永的妻子,一个是他的姐姐。

楼铮永的妻子姓张,江之寒就叫她张姐。张姐很热情的接过江之寒的包,手里一沉,对丈夫嗔道:“这么重的包,你怎么让小孩子背那么久?”

楼铮永张了张嘴,却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他看了江之寒一眼,他是小孩子???在楼铮永心里,老早就没把他当小孩子看了。

楼铮永问姐姐:“爸怎么样?”

他姐姐说:“已经没问题了。今天精神很好,不过刚刚听到你回来,正在屋里发脾气呢。”

楼铮永看了江之寒一眼,苦笑了一下。两人走进正屋,楼铮永的父母都已坐在那里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江之寒有些不好意思,上去热情的和他们打招呼。屋里除了楼家的人,还有好些邻居的小孩儿,红红火火的还真有过年的气氛。

楼铮永一一介绍过来,除了父母,妻子,姐姐,还有两个婶婶,和一个表弟。江之寒和每个人都打过招呼,便坐下来说话。

楼父问道:“小江看起来很年轻,是铮永的同事吗?”

江之寒说:“我今年满十八。”

楼铮永插话说:“之寒是我们老板。”一句话,满座皆惊。

楼父吃惊道:“那就是领导啰?”

楼铮永说:“之寒是一边读书,一边创办这个公司的。今年就考大学,和小红一个年级,但现在手下已经有三家公司,近百号员工了。”

因为要配合自己等会儿的行动,江之寒并不谦虚,只是微笑着听楼铮永夸自己。

张姐看了眼江之寒,有些不好意思的样子。刚才她还说他是小孩子,没想到是丈夫的老板。

江之寒给她一个微笑,谦虚道:“我这个人是个甩手老板,全靠楼哥这样能干的人才帮忙,才能取得一点点成绩。”

楼铮永的婶婶插话问:“一百号人?!每个都能开出铮永那么高的工资,那一个月要拿多少钱出来呀?”

江之寒笑道:“楼哥是我们的中高层干部,也是我们的栋梁之材,一般的人是拿不到他那么高的工资的。”

听说江之寒是楼铮永的老板,大家不再把他当小孩子看,气氛倒是没有开始那么热闹。江之寒很随意的和楼铮永的家人拉拉家常,十几分钟的工夫,大家看他没有什么老板架子,说笑声又高起来。

正说着话,楼铮永的姐夫带着两个孩子,一个女儿一个儿子,走了进来,和楼铮永江之寒打招呼。江之寒打量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同龄的女孩儿,穿一件白底蓝条纹的运动衫,在这个季节显得很单薄。五官很清秀,脸上好像有疾走以后的红晕,扎一根简单的辫子,最让人难忘的是一双眼睛,大大的,眼珠转动,仿佛会说话的样子。

江之寒在打量她的时候,卓雪【小名叫小红】也在观察着眼前这个男孩儿。负重走了两个小时的山路,江之寒早已脱了里面的高领毛衣,只穿着伍思宜送给他的衬衣和外套,样式新潮,裁剪很衬他挺拔的身材。村里的男子,大多数身材比较矮小。而江之寒已经和楼铮永一般的身高。男孩子剑眉星目,眼睛像一个深不见底的水潭,但里面又含着一丝笑意和几许温暖。嘴角处,好像总带着些似笑非笑的神情。很随意的坐在那里,好像这里就是他家一样。

卓雪微微的红了下脸,偏过头去,避开江之寒的注视。

楼铮永笑着介绍说:“小红的成绩很好的,在镇里的中学总排第一,应该考个大学没有问题。如果那样的话,会是我们村第一个女状元。”

卓雪害羞的看一眼楼铮永,娇嗔道:“小舅!”

江之寒笑了笑,很自来熟的对卓雪说:“正好你来了,帮我一个忙。”

卓雪睁着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把自己的背包拿过来,拉开拉链,拿出一堆袋装的糖果,巧克力,和小吃,说:“仓促之间,没买什么过年的礼物,这些是给小孩子们的。”指指屋里一群小孩儿,说:“你来帮我发一发吧。”

楼父楼母都说:“这么远来我们就高兴了,怎么还带这么多东西?”本来想说,这个孩子太客气了,但想到这个孩子是领导,终究没有说出口。

卓雪的妈妈把她叫过去,说:“先开两包糖,发一发就好了。这些东西好贵的,不要浪费,先放起来吧。”

卓雪点点头,拿着两包精装的糖去散发,招来小孩子们一片欢呼。

江之寒继续从包里往外翻东西,除了两件换洗衣物,都是他一次性采购的礼物:两条好烟,两瓶药酒,和七八盒营养品。每拿一样东西,大家就客气好久,偏偏江之寒不觉得这样的客气很虚伪,只是更感到众人的热情和纯朴。

最后,江之寒拍拍手,笑道:“这下好了,回去不用负重行军了。”

楼父说:“小江,这个万万使不得,东西太多了,我们承受不起。”

江之寒笑道:“伯父,我大过年的来打扰两天,带点礼物是应该的。说起来,楼哥说我是老板,其实私下就像我的大哥一样。所以,你就不用太客气。晚辈第一次来看望长辈,带点礼物是基本的人情。”说着话,把楼铮永的儿子抱到怀里,笑道:“这个算是我的晚辈。”

小孩子很乖巧的叫声叔叔,和江之寒很亲热的样子。

江之寒从怀里掏出一个大大的红包,塞给他。

张姐连忙拒绝说:“这个可使不得。”

江之寒教唆小孩子说:“这是你的,不要让妈妈抢了去。”

小孩子,叫楼天,把红包死死的抓在手里,对他妈叫道:“我的,我的,我的。”逗得大伙儿一阵笑。张姐看了一眼丈夫,见他没有出言谢绝,也就闭了口。

卓雪发完了糖果,走回来坐下。江之寒指指那堆营养品,说:“记得让你外公试一试,按照盒子上的说明或是冲水,或是怎样,你记得和他说一说。”

卓雪见江之寒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不过比自己大两三岁的样子,但和舅舅坐在一起,和大人们说话很坦然的样子,便小心翼翼的问:“需要一起服用吗,叔叔?”

一句话出口,大家都笑起来。卓雪莫名其妙的四处看看,笑声却是更响了。她涨红了脸,不知道自己哪里说错了。

江之寒一脸笑意的看着她,摸摸自己的脸,很委屈的说:“我看起来真的有这么老?”

卓雪说:“你……”

江之寒笑道:“不用一起吃,可以一段时间试一两样,看看哪个感觉比较有效,以后再买那一种就好。这些东西,是没有副作用的,即使没效,对身体也多多少少有些好处。”

楼铮永很疼爱这个侄女儿,把她拉到身边说:“之寒虽然很能干,是舅舅我的老板,但他今年和你一样,读高三。”

卓雪啊了一声,脸更红了。眼睛朝江之寒看过来,好像在说,都怪你,让我出丑了。

江之寒有些惊讶,这个女孩子的眼睛好像真的能说话一样。他笑着问:“你什么时候满十八?”

卓雪说:“下个月。”

江之寒说:“嗯……那我应该叫你姐姐的。”一屋子的人都开心的笑起来,除了咬着嘴唇害羞的卓雪。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