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08章 下乡【上】

和倪裳吃了午饭,江之寒却是没有高兴起来,心情似乎更糟了。他自嘲的想,如果看看江景,就能把身边的小烦恼不如意都开解的话,一定有人会拿块布把大江蒙起来收费吧。

江之寒坐车去了七中【四十中这几天校园是关闭的】,想看看有没有人在打球,加入他们出身汗,也许会感觉好些。

到了篮球场,一个人也没看见。心里正叹气,却看到楼铮永一个人坐在场边,手里拿着一根烟。江之寒印象中,楼铮永是不抽烟的。难道是有什么大的困难?自从楼铮永加入公司以后,江之寒一开始就很看重他,所以去沪宁执行股票交易,也指派了他。三个星期前,他和杜姐都被调回,另作他用。

走下阶梯,江之寒走到楼铮永身边,坐下来,问:“有什么困难吗?”

楼铮永沉浸在自己的心事里,失去了往常的灵敏反应,直到江之寒说话,才吃了一惊,侧头看过来,哦了一声。

江之寒关心的问:“家里有什么事情?”

楼铮永吸口烟,说:“是啊。”在肖邯均招来的这两批退伍兵中,江之寒和楼铮永的关系最亲近,两人时常一起打球,偶尔会切磋一下技击。楼铮永虽然不是江之寒这样练功的,但部队里打磨出来的招式,实用性很强,没有花头。他也指点过几招江之寒的近身擒拿术。

江之寒说:“家里有事,干嘛春节还跑来加班?”春节的时候,食堂其实没有太多的事,只是留一两个人值班而已。

楼铮永苦笑道:“我也不瞒你,这是拜你的春节值班两倍工资的好政策,我是想多挣点钱。”

江之寒哦了一声,拍拍他的肩,“经济上有什么困难,怎么不说呢?难道在你眼里,我真是钻进钱眼去的人?”

楼铮永诚恳的说:“你的钱也是辛辛苦苦挣来的,而且还要到处拿出去再投资。我拿的工资,还有在沪宁时拿的差旅补贴已经很高了,哪还能随便开口?”

江之寒说:“如果可以说的话,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楼铮永叹口气,说:“我父亲肾功能不好,发展到需要透析治疗。他前段时间去了两次,说实在太贵,死活不愿去了。定期的透析治疗,我们现在的经济条件确实负担不起。我劝他说,现在我收入越来越高,先做着,钱不够借着,以后总能还的上。他不听,说有钱不如给孙子孙女们留着上学用。春节回去,为这事我和他吵起来,又没法说服他,就只好回来挣钱了,让我姐姐姐夫在那里慢慢再和他说。”

江之寒说:“你真是的,人命关天的事,从来没向我提过,太不把我当朋友兄弟了不是?”

楼铮永说:“我其实在肖老大那里借了几千块钱,暂时问题不大的。不过我爸是个倔的像牛一样的,所以……”

又吸了口烟,楼铮永说:“这么,中午才接到电话,说病情加重了,好歹拖到医院去治疗了一下,才有时间给我打个电话。我准备回家去看看。”

江之寒说:“那还不赶快走?”

楼铮永说:“我住那个地方,交通不方便,只能坐长途汽车,一天还只有一班,是早上的。我就想着坐明早的好了,反正电话打过来说,暂时没什么问题,人已经回家了,他死活不愿住院太久,花了钱。”

江之寒想了想,问:“你还住原来那里?”

楼铮永点头说是。

江之寒问:“明天什么时候的车?什么时候去买票?”

楼铮永说:“那个车倒不挤,去那个方向的人不多,我都是上车前买票的。”

江之寒问:“几点钟出发?”

楼铮永说:“七点半以前吧。”

江之寒说:“好,明天七点左右,我到你那儿来,给你带样东西。”

楼铮永说:“不用麻烦了。”

江之寒站起身来,说:“我还要去准备一下,明早见,说好了啊。”

※※※

楼铮永打开门,看见江之寒背着一个硕大的旅行包站在门外,呆了呆,“这是什么东西?”

江之寒笑道:“我昨晚忽然改变了主意,想跟你一起回家去看看,不知道欢迎不欢迎?”

楼铮永愣了愣,说:“怎么会不欢迎?不过我们那里很偏僻,住宿条件也不好,家里又有人病着,我害怕招待不周。”

江之寒说:“这么婆婆妈妈的话,可不像你说出来的!”

楼铮永说:“可这是大年初几,你离家外出不太好吧?”

江之寒说:“不过两三天的工夫而已。老实告诉你,我最近几天比较郁闷,想找个别的地方呆一呆,兴许会好些。”

楼铮永知道这个老板向来行事有些天马行空,便说:“你要有心理准备,我们那里条件真的不太好。”

江之寒笑道:“你不反对的话,我就死皮赖脸跟着去了。那我们出发吧?”

在长途汽车上坐了六个多小时,楼铮永和江之寒下了车。

楼铮永说:“再往下,就没有公车了,只能去找一些小车,机动三轮或是拖拉机什么的,搭个顺风车。要不找个地方吃点啥?”

江之寒从背包里拿出两个面包和水,说:“不如就这么解决了,再继续赶路?”

楼铮永接过来,两人随便找个地方,拍拍灰,坐下来吃。

楼铮永感叹道:“现在两川地区发展的很快,但这一块儿还是老样子。”

江之寒问:“为什么呢?”

楼铮永说:“现在国家重点扶持的是中州和偃城这条线辐射出去的区域,而我老家恰好在另外一个方向,这边全是险峻的高山,人口也不算密集。总的来说,这第一条,就是交通太差了。其实,我们这里,自古就是军事要津,现在还有一支野战部队驻扎在附近。”

两个人花了五分钟解决了中饭,便到处找可以搭的便车,终于找到一个来运菜的机动三轮,便一起往回走。这一路,道路泥泞,及其颠簸。以江之寒现在的体质,也被颠的七荤八素,胃里及其难受。

开三轮的那位,是个热心人,不但不收他们的钱,还一路安慰江之寒来着。他说:“最近连下了一个星期的雨,所以路烂的不像话。要是平时,还稍微好点儿。”

好不容易到了终点,楼铮永以前工作的小镇。江之寒迫不及待的跳下车来,深深的呼出两口气,庆幸终于结束了这样的折磨。

江之寒掏出钱包,要给司机车费。

司机摇手说不要。

江之寒说:“那怎么行?油钱总是要给的。”

司机指着楼铮永说:“这位大哥我认识,乡里乡亲的哪里好意思收什么钱?”

江之寒看他坚持不要,想了想,从背包里拿出一包精装的巧克力,说:“这个拿回家给孩子吃,总可以吧?”

那人拿过去,翻来覆去看了好久,爱不释手的说,“我娃就爱这个,不过买不起。啧啧,这个是高档货,有洋人的字在上面。小兄弟够爽快,我就收下了。回去的时候找不到车,到正街5号来找我,一定记着啊。”

楼铮永关心的问:“还行吧?”

江之寒苦笑道:“被颠的有些恶心,现在好多了。”

楼铮永说:“走走就会更好,下面啦,连这个都没有了,我们只要靠两只脚了。要不要先休息一下?”

江之寒摇摇头,说:“继续吧,免得等会儿天都黑了。”

楼铮永问:“要不我来背下包,看起来挺重的。”

江之寒摇头说:“不行了再给你,我不会硬撑的。对了,你们部队拉练,不是也要负重长途行军吗?”

楼铮永说:“野战部队的话,二十公斤负重,十公里二十公里急行军拉练都是有的。我们侦察兵,要求更高一些。就这点来说,我们的部队在世界上都是数一数二的。像美军,习惯了机械化,步兵徒步拉练的标准通常定的比较低。”

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在山路上跋涉。

楼铮永讲起家里的情况,他还有一个姐姐,嫁给同村的丈夫,丈夫父母都去世了,所以姐姐一家就一直在娘家住着,方便照顾老人。楼铮永的妻子是外地的,也算是小城市里的姑娘,却无怨无悔的陪他回了农村,现在也在务农来着。楼铮永有个儿子,才四岁,而姐姐家有两个小孩,大的女儿却是已经高三了,和江之寒一样大。

道路虽然崎岖,而且有些泥泞,周围的景色却是不错。连绵的山峦,似乎延展到了天的尽头。

江之寒笑道:“这景色,还真是青山绿水,丝毫不比我上次出去旅游的那个地方差。”

楼铮永叹道:“在很多人眼里,这里不是青山绿水,而是穷山恶水。”

翻过两座小山丘,夕阳已经落到山下面去了,天上的云霞异常的艳丽。

楼铮永往前一指,“就快到了,下了山,就是我们村。你看……”

江之寒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几十间平房已经映入眼帘,叹口气,玩笑道:“万里长征终于到终点了。”他昨日听楼铮永说起老家交通不便,但做梦也没想到是这样的不便。

江之寒问:“你以前在镇上工作的时候,天天都往返吗?”

楼铮永说:“工作忙的时候是不可能的,那时候我一周至少会回去两次,有时候是三次。”

江之寒忽然说道:“我外公去世的时候,是癌症。那时候……我家的经济状况也不算太好。在医院的时候,有一种外国进口的针,医生说打一次应该可以延缓一点时间。当然,他是癌症的后期,只不过是早几日迟几日而已。那时候,我外公说,花这么多钱,来多活几天干什么?我已经活的够长了,钱要省下来……之寒以后上大学还要用呢。”

楼铮永有些惊讶的看着江之寒。

江之寒停下脚步,坐下来,说:“休息五分钟。”

楼铮永跟着也坐下来。

江之寒说:“我妈后来经常和我讲这个,勉励我要努力学习,考上大学。可是……我每次听到,都挺难过的。我总是想,要是那时候有现在这么多的钱,能多活哪怕一天也是好的呀。”

江之寒看着远处的山脉,神情好像有些恍惚。楼铮永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

江之寒转过头来,说:“所以呀,命是最重要的,尤其是至亲的人。钱留在那里有什么用?买些东西来炫耀给人看?”

楼铮永说:“我明白。”

江之寒说:“所以呢,这件事,我要帮你,你就不要拒绝。最多不过,以后慢慢的还我就是了。”

楼铮永看着江之寒,眼里有感激的神色,他微微低下头,然后抬起来,坚定的说:“就听你的。不过……我还是害怕我爸他不会接受。”

江之寒拍拍屁股上的灰,站起来,说:“说到撒谎不眨眼,你不如我。所以,等会儿你只管配合我好了。”

农历新年和情人节(二)

情人节是舶来品,论历史论重要性没法和旧历新年相提并论。记得当年第一次真正知道情人节,是打一款日本出品的小游戏-追女生的。情人节的时候,要根据女孩子的性格爱好,猜测什么礼物才最适合她,能让关系更进一步。

不管起源如何,动机如何,有这样一个节日,至少表明很多人还是向往一些美好的东西,譬如爱情。

在江之寒,倪裳林墨们长大的岁月,也就是九十年代早期到二十一世纪来临之前那七八年,西方节日不如现在这么大行其道,但如果说到对传统观念上爱情,承诺,相守这些东西的信任和向往,我的感觉,整体上比现在来的更多。

时代变迁,社会的主流想法也与时俱变。也许那时候,更多的人向往的还是海藻小贝类的简单情感,而非海藻宋思明这样的关系。无论这是幸或不幸,幼稚或是信仰,就我个人来说,我很庆幸拥有选择相信的那段岁月。

关于这本书,我想说的是它开始的这段设定在一个稍有些不同的年代,而在那个年代,如果你经历过,我们对爱情,金钱,和其它一些东西曾经有稍有些不同的解读。不要忘记这件事情。

***********************************************************************

既然是情人节,我当然要衷心的祝愿我的读者和书友,能够对美好的情感有所期待,能够收获感情,能够将幸福进行到底,有情人终成眷属。

在这本书开始的时候,我写了林墨和江之寒的初见,这一段大概有八成是摘抄自自我的亲身体验。

自从认识我LP以后,从在校园里的初见,像旁人一样谈一场校园恋爱,到毕业后曾经千里相隔,靠每天长时间的电话联络情感,到在异乡重新相聚,相互扶持,最后终于走到一起。

一路走来,你一直美丽体贴,你总是温柔鼓励,你从未抱怨疏离,你始终努力付出。

谢谢你,亲爱的。

情人节快乐,遇到你是我一生最大的幸运。

P.S.你对江之寒高三时期的混乱非常的不满,但他挣扎的人生和我阳光正确的人生观爱情观毫无关系。当然,我希望他能有念头通达抑或是走上康庄大道的那一天,但那并不完全受我控制。不要忘了,这只是小说而已。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