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07章 除夕与新年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应江之寒的要求,今年是他一个人做的,略略表示一下他的孝心。

在母亲那年复一年,永远不变的仪式以后,三人围着桌子开始吃饭。吃晚饭,江永文放下筷子,说:“大家都吃完了吧?我有件事情说一说。”

历蓉蓉和江之寒都惊讶的看着他,不知道一向少言的江永文有什么事情要宣布。

江永文看了眼妻子,又看着儿子说:“我说的是关于你的事。我想,有什么在旧的一年说好了,免得拖到新年去。”

江之寒脸色很严肃的看着父亲。

江永文说:“这一年,我们名下一下子有了三个公司,雇了近百个人。别的人不清楚,我和你妈是知道的,虽然你妈做了些事,主要功劳还是你的。在这方面,我没有什么可以指教你的,但我还是你父亲,不是吗?”

江之寒点点头。

江永文说:“既然我是你父亲,而你才十七,对你的生活和学习,我还是有权发表一下意见的,你说呢?”

江之寒说:“当然了,你说吧。”

江永文说:“好,那我先来说说你的生活。你有什么重要的事瞒着我们?”

江之寒愣了一下,“重要的事?我瞒着什么了?”心里急速的运转开,却一时想不出是什么。

江永文说:“被人拿枪逼着跳楼,不是重要的事?”

江之寒啊了一声,不知道父亲怎么会知道这个,又隔了这么久才拿出来讲。

历蓉蓉吃惊道:“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江永文冷冷的说:“你现在一天忙着做生意,哪里还想到关心他这些?”

历蓉蓉脸色一沉,忍着没说话,转向江之寒,“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没有回家说过?”

江之寒有些心虚的说:“根本就没有受伤,因为……怕你们担心,所以就没说。”

历蓉蓉沉着脸说:“你还真是翅膀硬了,这么大的事居然瞒着我们。”

江永文接过话头,“那都是你纵容的。现在他一个星期有几天都不回家睡觉,不是也没人管?”

老实说,短短的一年时间里,江之寒已经习惯了把自己当作成年人来对待,他不仅时常平等的和成年人对话,实际上还指挥着近百号人的工作。即使见到位高权重的人,他也可以轻松的做到不卑不亢,侃侃而谈。在他的潜意识里,他应付危局的能力,社交网络的深度都已超过了父母,所以可以也应该作为家里的栋梁,站出来自己承担自己的事以及家里的事。

江之寒说:“师父的屋子没人照看嘛,所以我才时不时的过去住一夜的。”

历蓉蓉说:“先说一下枪的事情。”

江之寒不想把牵涉林晓那些复杂的事一一道来,就撒谎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个道上混的家伙找上我,大概是有一次找我收保护费,我没有给,所以跑来寻衅。结果被我打跑了,一气之下,就去端了把破枪过来。总之,事情已经解决了,他被逮起来,据说案底很多,不关个几十年大概是出不来的,你们也不用担心了。”

江永文问:“那次十几个小混混去学校围你,又是怎么回事儿?还是收保护费?”

江之寒说:“对呀,我也不知道怎么了,我可没有钱财露白,不知道为什么这帮家伙觉得我是有钱人家的,老找我麻烦。不过这个事情也解决了,现在也不是问题。”

江永文说:“我早就说了,四十中那个地方不能去,短短一学期,就出这么多事。谁能保证以后不会出更大的事儿?”

江之寒说:“不会了,那里混的人,现在都知道惹不起我了。”

江永文哼了一声,看着历蓉蓉。

历蓉蓉想了想,说:“你爸说的不是没道理,你再能干,再学了几天工夫,也要注意安全。我看四十中这个地方确实要不得,要不过了年我问问戚处长和温校长,看看他们能不能想想办法。对了,你和温校长这么熟,自己去打听一下。”

江之寒说:“你不用去麻烦了,我在四十中呆的挺好的,而且越来越好,和从校长到班主任,关系都处的不错,和同学也慢慢熟起来。再换学校,离高考太近了,也不是个好事儿。”

江之寒又说:“你们看,我期末不是考了年级第一?”

江永文说:“四十中的年级第一,又有什么用?”

江之寒有些不高兴,“干嘛歧视我们学校啊!就算考上大学的人少些,我觉得这个学校挺好的,不比七中差。”

江永文看看妻子,说:“反正你现在是什么话都听不进去的,真的是长大了么?”

江之寒虽然孝敬父母,但十七八岁正好是有些反叛的年龄,再加上转学后父亲一直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心里一直也窝着火。他站起来,说:“而且干嘛要在除夕夜来说这些呀?我辛辛苦苦作一桌菜,开开心心的吃饭过年多好,非要来说这些争来争去的话题!”

历蓉蓉沉下脸,说:“怎么?爸爸妈妈问你几句,给你些意见都不成?”

江之寒说:“你们的意见我听到了,也充分尊重。但我的意见也很明确,我不需要转学,也不需要去折腾。”说着话,进了自己的屋,关上门,看书生闷气去了。

※※※

江之寒的新年过的不算开心,跟着父母走了三四天亲戚朋友,初五的时候他就借口有事,自己一个人出了家门,随便闲逛起来。

虽然知道父母担心一下没有任何的错,但江之寒以为自己已经站在更高的一个高度,一天到晚纠缠于转学这样的小事,实在很是无聊。他有些悲哀的发现自己和父母的共同话题,尤其是和父亲的,好像越来越少。有多久没有坐在一起聊过国际风云,或是说说体育消息了?难道长大成熟的过程,就是和父母疏离隔阂的过程?

江之寒坚持每个星期给伍思宜写封信,快三个月了,还是没有得到哪怕一点儿的回音。前两天,他跑到伍思宜的学校去随便晃悠,无意间遇到了有一面之缘的冯榛榛,伍思宜的好朋友,便上去问了问她伍思宜的近况。没想到,冯榛榛劈头盖脸对他一通指责,说他除了把伍思宜气哭,让伍思宜帮他买东西,什么也不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江之寒就觉得这个女生对自己有些敌意,但没想到上去打个招呼会招来莫名其妙的一通严厉的指责,似乎自己是个吃软饭的负心小白脸一样。江之寒压住火气,没有和她争辩,摇摇头走开了,但心里却是极为不爽,不知道自己对她做了什么事,招致这样的待遇。

上个星期的时候,江之寒送二师兄关山河上长途车回老家,路上说起师父的近况,埋怨说师父连个电话都不留下,找他也找不到。关山河说,师父向来不喜欢用电话的,联系还是偏好于写信。江之寒叫屈道,哪有这回事?以前在中州的时候,我三天两头和他打电话的。关山河安慰了他几句,江之寒硬塞给他一个大红包,他推辞了几次,终于还是接了。

大年三十的时候,江之寒给几个朋友挨个打了简短的问候电话,然后想了很久,要不要给倪裳打一个,以一个朋友的身份。可是仔细衡量利弊,最后还是放弃了。倪建国大概不会相信自己以朋友的名义来打电话这件事,如果在新年前夕引起什么家庭的争吵,对倪裳不是一件公平的事。

总之,江之寒这个新年觉得有些憋屈,最亲近的人要么杳无音信,要么在闹别扭,要么近在咫尺,却没法联系。他在街上一路疾走,竟然消磨了一整个上午的时间。到了中午时分,眼里出现城市旁边那条大江,不知不觉又走到图书馆附近了。

江之寒觉得肚子咕咕的在叫,便停下脚步,看看眼前的两家餐馆。左边,是伍思宜带他来过的那家带飞檐的新店;右边,是曾经他和倪裳最偏爱的刘老板的小店。江之寒站在那里,一时有些犹豫不决,最后想到刘老板诚恳的希望他们照顾生意的话,还是向右转,进了他的店。

餐馆的服务员是个老人,认识江之寒的,见他进来,热情的招呼着,又去叫老板。刘老板走出来,江之寒热情的说:“拜年拜年,恭喜发财。”又开玩笑说,“红包拿来。”

刘老板笑道:“我听小芹说,你才是深藏不露的大老板。我早就看你不简单,倒是瞒得我好苦!”

江之寒说:“你别听小芹姐夸张了,他们搞报纸的说话总是夸张几分。对了,才过年就开店,真是辛苦啊。”

刘老板说:“我们做小生意的,靠的就是出卖劳动力啊。我这儿,除了大年三十,天天都开的!”

江之寒笑了笑,“没错,做生意的都不容易。”

刘老板说:“就是嘛,你也做生意,我们最能相互理解了。”忽然凑过来,很神秘的说:“你以前带来吃过几次饭的那个小姑娘,现在是不是那个在报纸上做广告的明星哦?”

江之寒向来知道刘老板的八卦精神,倒是不瞒他,说:“没错,不过就是做了个广告,算得上什么明星?”

刘老板咧嘴笑道:“那个广告可轰动!那个地方贵死人,我女儿就喜欢去买!”

又说:“对了,她今天恰好在,我给了她一个特别的小包间,就是你最喜欢那个位置。”

江之寒惊讶的扬扬眉,“一个人?”

刘老板点头说:“一个人,要不你去凑一凑?”

江之寒犹豫了半晌,他不确定倪裳是不是在等人。但既然这么巧碰到了,故意不去打招呼,也未免落了痕迹,自己不是下决心要以朋友的身份重新回到她身边,好好照顾她吗?

江之寒点点头,走进去,绕过屏风,只见倪裳面前摆着两盘冷菜,一杯茶,正以手托腮,痴痴的望着远处的大江,留给他一个绝美的侧面轮廓。

江之寒站在屏风后面,不忍心破坏这美丽的画面。他心里想,如果我是王萧的话,一定会拿出画笔,把这绝美的神态勾勒下来,以后可以时时拿出来翻看。

江之寒摇摇头,微微叹了口气。仿佛有心灵感应一样,倪裳转过头来,脸上浮现出惊喜的表情,然后长长的眼睫毛使劲眨了眨,好像有些不可置信的样子。

江之寒给她一个微笑,“没有打扰你吧?在等人?”

倪裳心里有些酸痛,江之寒以前总是说,对最亲近的人不用太客气,而现在,他终于总是客气的来面对自己了。倪裳轻轻的说:“没有,我一个人呢。”

江之寒指了指她对面的椅子,“我可以坐吗?”

倪裳微微嘟了嘟嘴,“这么客气呀。”

江之寒坐下来,说:“拜年哦,新年万事如意。”

倪裳说:“你也是,心想事成。”

江之寒问:“期末考的好吗?”这几周的时间,他都没去找倪裳问问题,所以有段时间没见到她了。

倪裳说:“嗯……挺好的,考了年级第六。”

江之寒呵呵的笑起来,“难得你不谦虚一回。”

倪裳问:“你呢?”

江之寒说:“终于当了回鸡头。”

倪裳愣了愣,才明白他的意思,“是第一吗?”

江之寒点点头。

说完考试,似乎一下子找不到什么话题,两个人沉默下来,气氛有些奇怪。

倪裳试探着问:“春节过的还好?”

江之寒苦笑道:“老实说,不算很开心。”

迎着倪裳疑问的眼神,江之寒说:“没什么特别的事情,不过有些小小的不顺心。你以前不是说吗?看看这大江,觉得那些事都是些鸡毛蒜皮,不值得过多的计较的。”

倪裳扭头去看江景,过了一会儿,转过来说:“是呀,那就加油吧。”

江之寒说:“你也加油!今年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倪裳身子震了一下,眼里忽然有些水雾一样的东西,她说:“不能讲,讲出来……就不灵了。”

江之寒想起去年的愿望,深悔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掩饰的夹了口菜吃起来。

出了餐馆,两人在门口告别,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曾经离的那么近,现在要调节距离来作朋友,原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江之寒抿了抿嘴,说:“开学了,如果有问题解不出来,再来找你。”

倪裳点点头,温柔的看了他好久,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挥了挥手,转身走了。

农历新年和情人节(一)

不要误会,不是章节更新。

还有几个小时,虎年就要到了。

记忆中,小学到初中那一段时间,对过年很向往。是什么原因呢?不太记得了。能放鞭炮烟火肯定是一个原因。有人说,因为那时候生活水准不如现在,过年有好吃的。但回想起来,记忆中没什么过年吃到的平时吃不到的美味。也许,能得一点点压岁钱是另一个原因。

后来,生活更好了,但所谓的年味倒是越来越淡了。年味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也许是一种集体的对过年的某种憧憬,或者说挂在大家脸上的笑容,或者说街上的某种氛围。

另一种可能,其实那些都没怎么变,只因为自己长大了。

在大学的时候,有一年为了赶导师的一个项目,寒假拖延了一周多,要走的时候发现买不到火车票,又买不起飞机票,所以决定大年初一还是初二再坐火车回去。决定的时候,还觉得有些新鲜,从来没有在外地一个人过过年。

大年三十那天下午,不回家的极少数人,食堂是有免费晚餐的。偏偏我实在寂寞无聊,看了半天大唐双龙,便一觉睡到傍晚。醒来的时候,食堂关了,连卖方便面的地方都关了。不得已,跑到学校外面的那条街,发现所有的店铺都关了。

终于在一家经常吃饭的小店,看见门开了,兴冲冲的冲进去,人家老板一家在吃年夜饭。问能不能卖点吃的,答曰,来碗蛋炒饭好了,今天不收你的钱。

和着茶水,吃了一碗蛋炒饭,还是压了五块钱在桌子上。走出店,感到无比的凄凉。原来只有对比,才知道过年的好,团聚的好,年夜饭的好。

过年意味着什么,对我来说,现在过年是意味着团聚,意味着和亲人爱人能够在一起,意味着感谢和珍惜这样的时光。

所以,祝愿大家,都能有一个温馨团聚的年,来年事业顺利,生活幸福。


阅读www.yuedu.inf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