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长的一梦》_小鱼联盟 著
第三卷 过去时现在时
第204章 交换秘密【下】

车文韵继续说道:“后来,调查组终于来了,我被叫到一个宾馆,隔离了一个星期。每天都有人来问基本同样的问题。你想啊,那不过是十分钟二十分钟的事情,我翻来覆去大概讲了几十遍。我耐心的重复着,想要告诉他们我没有撒谎,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到了最后一天,调查组的人态度忽然变了,领头的一个四十几岁的中年妇女,很严厉的质问我,知不知道诽谤是刑事犯罪?我说,我知道,但我说的都是实话。她说,你还有一个机会,说出实情。我告诉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情。她说,车文韵同志,我老实告诉你,我们约谈了七中所有的青年女老师,没有一个人指证宁校长曾经对她们有任何的不正当的要求。我说,这不能证明他没有对我做过那个事啊!那人冷笑道,你很特别吗?你长的特别狐媚?我当时就呆了,连她叫我自己回家反省问题,都没有听清楚。”

车文韵说:“下一个星期,我去了学校。没有人来抓我,控告我诽谤。但是,再没有老师愿意和我说话,连夏老师也不再理我了。大家都传,王书记要外调,或是提前退休了。这时候,学校又传出了另一种流言,说我其实是王书记的秘密情人,为了他来诬蔑宁校长的。现在王书记在同宁校长的权力角逐中失败了,所以我就跟着完蛋了。那段时间,我真像是生活在地狱啊。什么是度日如年的感觉,我算是体会到了。我被重新分到最差的那个班,有一天,上课的时候,有一个女生不停的讲话,我招呼她,她不听,还和我顶嘴。我就让她出教室去,她不走,我过去推攘了她几下,第二天,她父母来学校告我打学生,我被暂时停课了。回到家里,才知道最大的打击还远没有来。”

车文韵喝酒润了润喉咙,“我丈夫在单位里收到了一封匿名信,里面说我是如何同王书记偷情的,有很多细节描写,就像一部下流的色情小说一样。过了两天,不知道为什么,这封信在他单位里传开了,好像每个人都在议论。我丈夫回家以后,脸色很难看。睡觉的时候,他突然问我,是不是真的?那一刻,我觉得天塌下来了。那段时间,我唯一剩下的精神支柱就是他了,他怎能怀疑我?让我出面去控告宁校长的,难道不是这个男人?我哭了一晚上,觉得姓宁的好像有一点是对的,他不能也不愿保护我。”

江之寒叹口气,“离了?”

车文韵说:“离了,很利索的。我其实不怪他,只怪自己瞎了眼,选了这样一个人,竟然连这样的困境都不能携手度过。那个学期要结束的时候,我反而平静了,因为我没有什么可以失去了,不是吗?我上我的课,任他们议论,任他们嘲笑,任他们诬蔑。暑假一开始,我就被安排连值两个星期的班。我其实挺高兴的,反正也没有地方去,也没有别的事可以做。坐在办公室的时候,电话铃响了,他叫我去他的办公室。我去了校长办公室,他让我关上门,问,现在过的怎么样?我冷冷的看着他,他说,你想好了吗?我的承诺依旧有效。我问,那些匿名信是你找人寄的?他说,这不重要,如果是我寄的,你应该感谢我,因为我替你试出了那个男人根本就不配做丈夫,没有担当,没有勇气。我笑了一声,我还应该感谢你?他走过来,蹲下来,把手放在我大腿上,说,大多数人都是墙头草,是势力小人。只要我重用你,再处罚几个乱嚼舌头的人,一切都会被很快忘记,你知道吗?”

车文韵道:“他把手伸上去,解我衬衣的纽扣。有几分钟的时间,我只是木然的坐在那里。他解的很慢,好像很享受那个过程,解到第二个的时候,胸罩露出来,他叹了口气,脸上是满足的笑。我也笑了笑,打开他的手,往地上吐了口口水,站起来说,你其实错了,这个世上还是有一些傻乎乎的人的。”

江之寒看着这个沉浸在记忆里,毫不掩饰自己心底最深处隐秘的女人,忽然有种错觉,自己已经认识她很久很久。


阅读www.yuedu.info